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独步紫寒 > 第785章 族长夫人
    “艹...”大长老见轩辕修墨一行人消失在视线当中后,才嘟囔着骂了句,这实在是太让人生气了!

    他们天狼族怎么说也打了那么久,竟然连巨灵族内部见都还未见过!

    “那么,大长老,我们就此告辞。.M”寂莫生临走前还朝大长老打了个招呼,那神情....长老眼里...怎么都觉得像是在炫耀...

    五楼的人少,本就过来一千五百人,方才又是一下损失了五六百人,眼下剩余的不足一千人,自是跟随着寂静岭的人一同入了巨灵族。

    而紫寒再次来到这巨灵族,围这些景象,虽是未曾有变化,却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咯吱。”前些日子一直紧闭的巨灵族长房门此刻开了,出来的是一个面带愁容倦怠的女人,身形些弱柳迎风般,柳眉轻轻皱着,踱步走出。

    女人长得不错,就是....

    紫寒站在一丛珠子下静静闻着竹花清香,眼角打量着那女人。

    女人应该就是那巨灵族长的夫人了,眼下出来作甚?

    观她的神情虽是一抹愁容,但脚步却是有些急匆,不知要去哪.....

    她那眼神里闪烁的光芒...怎么面上表现的有些不符.....

    紫寒只深深族长夫人一眼,直到她消失在自己视线中。

    眼下这巨灵族内各个地方都被那皇族女人安放了人员,说是休息,眼下...倒觉得像是监视一般。

    很快,紫寒也消失在那丛竹子下方.....

    “刷~”身形则是飞快绕过那些皇族之人,跟在那女人身后。

    女人似乎没什么戒备,只一直往前走着,脚步加快,身上气息....恩,紫寒可以感觉到她气息貌似变得急促了。

    那是...累了?还是兴奋?

    总觉得怪怪的....

    五分钟后,族长夫人来到一处有许多卫兵守卫的房屋,探着头垫着脚,往那窗户里

    紫寒此番躲在不远处,顺着那光线,恩....那地方是皇族女人住的。

    卫兵守卫就知道了。

    只是这女人去这里作甚?

    “何人!竟敢鬼鬼祟祟到大殿下房门来?”那卫兵见族长夫人站在屋前,瞬间便是拿着长矛对准女人。

    女人只是浅浅笑了,有些腼腆卑微,道:“我是巨灵族长的夫人,有事情找大殿下,还望通禀一声。”

    卫兵只是上下打量女人一眼,见她一个弱女子也惹不起什么事端,便是进去汇报。

    没一会,轩辕修墨的房门开了,女人走了进去。

    轩辕修墨只放下手中书卷,侧眸静静人,唇瓣轻启,“你有何事?”

    女人许是因为紧张,手下不停地攥着衣袖,唇瓣有些泛白...

    轩辕修墨许是瞧不得女人这般模样,眉间微皱,睥睨着女人,纤长手指指着门外,“出去!别耽误我时间。”

    女人见轩辕修墨赶自己出去,连忙开口,“大殿下....”

    几分钟后,紫寒瞧见那女人又从房间内出来了,神色间的愁容貌似少了许多,眼神里还夹杂着一抹深情.....

    奇怪,太奇怪了....

    从那皇族女人房里出来就变成这样了?

    难道她们两人之间有.奸.情?

    紫寒撇撇嘴,心下不禁只能想到这些......

    只是这族长夫人委实太过古怪了,巨灵族都要被封禁了,她还这般?

    不过这也不关她事,跟过来只是因为好奇,眼下身形一闪,走了~~~

    只是她前脚刚踏在木梯上,身后便是传来一道女声,是韩清纱。

    “我在这等了你许久,以为你不住这一间了。”

    恩?紫寒回头清纱,盯着她手中端着的羹,挑眉,“住,为了等你手中这碗羹。”

    “呵呵。”韩清纱闻言则是掩嘴轻笑着,“你说话倒是有趣。”

    进屋后,紫寒舀着羹缓缓吃着,眼角扫着韩清纱,问道:“你伤如何了。”

    “差不多了,不若也不会与你煮这碗羹。”韩清纱莞尔一笑,十分清丽。

    眼眸却是有些许倦怠和愁意。

    说着,她递给了紫寒一储物戒,道:“这里头我装了不少竹花进去,你出去后可以自己学来做做。”

    “谢谢。”紫寒也不矫情,直接接过戒指。

    若是她不接这戒指的话,韩清纱心里估计是总归放不下那救命之恩....

    -----------------------------------------------------------------------------------------------------------------------------

    半夜,许是出于对这巨灵族内竹花的景色有些眷恋,紫寒并未睡下,而是寻了处石头坐下,拿了瓶清酒出来小酌,夜色星辰衬着那竹花清香,别有一番风味。

    夜晚的风的吹着,耳边传来那农村特有的虫鸣鸟叫,还有...脚步声?

    眼角一扫,恩?

    只见那韩清纱朝自己走来,神情十分随意,朝紫寒问道:“介意我坐下么?”

    “请。”紫寒往旁侧挪了挪,“要么?”顺势又拿了瓶酒出来给她。

    “好久未喝了,也好久未有这般惬意来赏夜....”

    说着,韩清纱便是仰头喝下一口,眼中倒映着夜空中的繁星,风吹着丝遮了些许面庞。

    紫寒瞧着,这姑娘挺敏感,却也坚强。

    她亲人...该是都死在战场上了吧....

    眼下这带着怀念与隐忍的神情,她再熟悉不过。

    突兀的,紫寒问,“你酒量好么?”

    韩清纱一愣,侧眸寒,摇摇头,“寻常一杯下肚,我便有些头晕,自是不好的。”

    紫寒闻言,则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只听“铿锵~”一声脆响,紫寒将酒瓶碰撞在韩清纱酒瓶上,“干杯,为今晚这美好夜色,庆祝。”

    说着,紫寒仰头喝下。公告: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