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玄幻小说 > 踏破太古 > 第一百五十九章:群殴
    原本已经沸腾的海面如火山喷发,一道血浪喷涌而出,直冲虚空。血浪中各种紊乱的属性力量更是将海面搅得入体沸腾的热粥。

    风廉像是一叶沧海孤舟,被毫无规律可言的气流搅得气血在体内不断冲撞,连续吐出数口淤血。

    紧接着,海底传来一声怒吼,更是将海水直接炸开。怒吼声像是向世间万物发出挑衅一般,各种各样的怒吼声不断从海底传来。像有无数枚炮弹在水下炸碎一样,血浪一层高过一层,不断喷向高空。

    风廉不敢再在虚空停留,因为无数无比坚硬的骨头从海底射出,冲击力无比强大,站在虚空很可能被射成筛子。

    他冲向海底,看到龙月风和句芒正在一进一退,一退一进,不断攻击普朗特。而普朗特根本没有办法还手,因为他被禁锢在一个百余米平方的空间中。

    禁锢他的人居然是勒寨。勒寨也很意外,没想到自己一个无意之举,居然困住了普朗特。

    先前他为了收取更多的黑血晶和魂晶,就把空灵戒中不少灵器、灵材等物丢弃。可是他又没法独自离开海底,于是就想出了一个阴险的点子。

    用这些灵材和灵器布置一个法阵,等后来者过来的寻宝的时候,给他们一点“意外和惊喜”。

    他不知道,其实风廉几人也不知道,血海本身就是一个超级阵,被勒寨这个小法阵给带动起来,威力强大得不行。

    普朗特一冲下来,很幸运,他直接触发了法阵,不仅被法阵强大的力量击伤,还被困在其中。行动不便的他又被箭矢射爆了右臂,接着勒寨的雷暴珠跟着炸响,将他炸得体无完肤,无比凄惨。

    这还不算,龙月风和句芒还不断攻击他。虽然攻击力不是很强,但是积少成多,迟早能把他耗死。更重要的是,他心里憋屈呀,被几个蝼蚁给当猴耍。

    最兴奋的莫过于勒寨,能欺负一个强大到自己无法仰望的强者,比打了鸡血还要兴奋。还剩余的一次性灵器,毫不心疼地砸向普朗特。反而是他的攻击更能伤害到普朗特,如何让他不得意,不兴奋?

    普朗特恨得都要咬碎自己的牙齿,只想把这三人捏成肉泥。可是他身上像是被亿万无形锁链捆绑住,根本没法触及到他们三人。

    风廉看都此情景,收回箭矢,又是一箭射出。之后握着无名刀,加入战团。

    为了给予普朗特更大的伤害,四人尽可能靠近他攻击,进进退退,真的很像是在戏耍毛猴一样。

    普朗特真给气疯了,发出歇斯底里的咆哮,引来地下更多的咆哮声。

    龙月风有些紧张地问道“会不会将下面那些大家伙也给引出来?”

    风廉一刀劈向普朗特的侧腰,立即快速退回,才答道“那是以后要考虑的事情,现在不杀了这家伙,一会他脱困,死的肯定是我们。”

    句芒喊道“对,情况已经不可能再坏了,先击杀了他再说别的。”

    勒寨兴奋地喊道“让你尝尝我的连环雷暴珠!”

    整整九颗仙级一品的雷暴珠呈一条直线,射向普朗特。

    密集的爆炸声后,把他白皙的皮肤砸成焦炭,一头金黄色的毛发卷成一个金色鸡窝。

    这几颗雷暴珠各有属性,衰弱、迷惑、焚烧等等都有,让他苦不堪言。

    普朗特吐出一口浓浓的黑气,刚要怒吼,风廉四人几乎是同时冲到他身边,一顿拳打脚踢。那场面真是比街头混混的战斗画面还要混乱,还要火爆。

    雷暴珠像是把他一身力量都给炸飞了一样,他根本提不起力量来反击。只能抱着头在地上打滚,一个大神被如此狂虐,实在是凄惨至极。

    “用本体力量揍他,狠狠地揍!”风廉一拳砸在普朗特的鼻梁上,大喊道。

    本体力量很羸弱,也受身体结构等内在因素的束缚,不能像灵力、魂力等力量可以无限扩张。但本体力量也有一个强大的优势,就是可以无视一切防御,直接作用到上。这还是他跟白源楼那一战得到的启发。

    果然,一转换力量,就揍得普朗特吃哇乱叫。因为太疼了,风廉的本体之力就不用说了,龙月风本体是地狱黑龙,本体力量跟风廉比,只高不低。句芒和勒寨也差不了多少。

    不一会,普朗特已经被揍得皮青脸肿,哪怕在血海中,都掩不住他满脸的泪水和鼻涕……一个天级大神,被几个“蝼蚁”如此狂虐,古往今来,只怕也就这一回吧。

    打了半个多时辰,勒寨紧张地说道“法阵力量在消散,估计撑不了多久了,怎么办?”

    风廉也在想这个问题,他们可以把普朗特揍得没有人样,揍得他生活不能自理,揍得他妈都认不出他来。但是没法揍死他。

    万一他脱困,他们还是难逃一死。该怎么办?唯一的方法就是将他封印,可是以风廉的能力,想要封印他,不现实。

    正思索间,地面突然出现一道道裂缝,更加鲜红的血液从裂缝涌出,一节节骨头不断从裂缝伸出。

    风廉等人大惊,镇压在血海底部的大家伙们要突破封印了,他们还有活路吗?

    “给我滚回去好好躺着,敢再造次,我让血海之水将你们部腐蚀!”一个女子清亮的声音传来。

    风廉转头看去,这女子真是靓丽,不,应该说是英姿飒爽,浑身上下充满了暴力美学。

    一身靓丽的甲胄,齐耳短发,双目精光闪烁,翘臀细腰,双峰高耸。腰间挂着一把超大的砍刀,与她的身材完美结合,仿佛在告诉大家,她就是一个力量的载体,狂暴的化身!

    只见她取下腰间大砍刀,连着刀鞘一起,用力砸向地面,淡青色的光芒如波纹向着四面八方荡去。

    光芒过处,伸出来的那些骨头像是遇上天敌一般,部缩回地下。裂缝自动愈合,整个地底瞬间安静下来。

    女子看着皮青脸肿的普朗特,微微皱眉,摇头道“竟敢擅自脱离血海,留你不得。”

    纤纤细手一把抓住普朗特的咽喉,像是有着无尽力量一般,掐得后者颈脖发出“咔咔”的骨头碎裂声。

    “敢尔!”

    一声怒吼不知道从何处传来,海底突然裂开一道缝隙,一只粗壮的手臂伸出来,直击向女子。

    女子反应极快,将普朗特的身子移过来,挡住拳头。

    拳头并未因此减速,穿过普朗特的身体,轰击在女子的腹部,将她击退了十余米。一缕鲜血从她微微翘起的红唇溢出。

    拳头并没有再追击,一把抓住普朗特,将他拉入空间裂缝,消失不见。

    “头,啊,不,苍老师,你来了!”

    风廉看过去,正是让他很想揍一顿的韦渡世。这小子看着女子的眼神都要燃起火来了,连哈喇子流出来都没察觉。

    女子似乎已经司空见惯,根本没在乎韦渡世那垂涎欲滴,不,应该是垂涎已滴的表情。问道“你就是如此守护天牢的吗?”

    韦渡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伸出舌头舔去嘴角的口水,一脸正经地说道“卑职恪尽职守,鞠躬尽瘁,绝没有做出任何违反守则的事情!”

    女子轻哼一声,转头看向风廉几人,冷声道“既然你们这么喜欢血海,就留在这里客串守护者吧!”

    风廉没看出女子的修为几何,但要他留在血海,要了他小命该容易一些。说道“不可能,我只是不小心闯入,现在想出去没找到出口而已。”

    女子毫无感情地说道“在这里,我说了算,让你们留下,你们谁也走不了!记住,我是天牢的十大牢头之首苍婉妮,你们也可以叫我,苍老师!”

    韦渡世看了风廉一眼,对苍婉妮说道“苍老师,你看几个家伙,根本不是成事的料,还是让他们滚蛋吧。”

    苍婉妮乜了他一眼,指着风廉和勒寨,说道“你是怕他俩成为你的情敌吧,我连你都看不上,会看上他?”

    韦渡世不仅没有失落和气馁,反而兴奋地说道“只要苍老师多看我几眼就够了,多看几眼你就会发现我身上其实有很多的发光点,有很多吸引人的地方,有很多……”

    苍婉妮指着句芒,微怒道“够了,让你守护中心阵眼,你放走了他。把你调来守护血海,却让普朗特那家伙逃走。你说你还能做什么?”

    “做……”韦渡世差点脱口而出,做你的道侣呀!看到苍婉妮杀人的眼神,赶紧改口道“我做好了自己的本职工作,至于普朗特的逃离……呵呵,头,难道你不知道,普朗特并不是被封印在血海低沉吗?”

    韦渡世说的话可是客观事实,让苍婉妮一时语塞,气道“你就那张嘴厉害,有本事做出一点成绩。我不管其他的,这几个人,你处理好,再出乱子,唯你是问!”

    说完她有些气恼地冲出血海。

    韦渡世做出一副后怕的样子,拍了拍胸膛,说嘿嘿笑道“你看,我又帮你解除危难了。你是不是应该,嘿嘿……”

    风廉只能无声摇头,这家伙,不见好处绝对不会说话。只能问道“想要什么,直接说。”

    韦渡世高兴地说道“跟兄弟你说话就是痛快,我别的爱好没有,就是喜欢收集天晶。”

    风廉拦住想要冲上去揍他的句芒,问道“把我们几个送出去,价格多少?”

    韦渡世又露出招牌的为难表情,道“离开这里,那可就不简单了,你也知道,在水底打开域门是很危险的事情,还有……”

    风廉直接取出一万天晶,说道“只有这么多了,你开,我就走,不开,我就往地下挖,但要是出什么乱子,那就不是我能关心的事情。”

    韦渡世气道“你还敢威胁我?”

    勒寨笑呵呵地道“岂敢,我们不敢威胁你,但敢剥了你的皮。”

    韦渡世低头一看,也不知道等级最低的勒寨是如何在他脚下放置了十几个仙级的雷暴珠。这要是一引爆,这美好世间,还有他什么事?

    可他没有退让,还是讨价还价,风廉也不敢真杀了他,最后又掏出五万天晶,才让他满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