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珠演义 > 第四十一章 来来往往
    ()    出场馆之前,王超先找大和尚问了下有没有冲澡的地方。

    从海里出来后,他都没有机会好好洗洗,身上干结的盐粒一块又一块,即使他上岸后就打了赤膊,也怪难受的。

    “那边转手就有水缸,小施主可以舀清水冲洗一番。”大和尚很和气。

    王超致谢,果然在转角找到一个盛满清水的大水缸。反正现在这身体年纪也不大,毛都没有一根,王超就毫无顾忌地将身上仅剩的大裤衩脱掉,取来水缸水面上的水瓢,就开始痛痛快快冲凉起来。紧绷的肌肉浇了冰凉的清水,也变得放松不少。

    “哗~~”舀了一瓢清水当头泼下。

    将脱下的大裤衩也用清水来回搓洗了几番,王超很不讲究地套上湿漉漉的裤衩子,踩着光脚离开了。

    虽是5月上旬,可热带气候的木瓜岛,日温却已着实不低了。

    王超走进武道寺场馆时还没觉得什么,这时打完比赛再出来,发现已经过了正午,日头炎炎,他一身湿透也感觉热得不行。

    好在他今天磕了一个半仙豆,肚子根本不饿,不然还得问武道寺庙里的食堂讨饭吃。

    王超是从场馆的后门出来的,门口是一条小道,两边是很有热带风情的椰子树。

    他正待离开,身后隐约传来轰然爆开的嘈杂声。

    “……”

    王超顿足,回首望了一眼武道寺的场馆,闭眼倾听。

    他能依稀听到,对面的场馆另一侧正门前,即将开始的八强室外擂台赛处,传来的喧嚣与热闹。

    “五年…”

    王超闭眼自语。

    “不论今天之后我会走上什么路,希望五年之后,我都能再来这里…比上一场!”

    王超微微一笑,睁开金亮的双瞳,整个人神态之间,再无往日的优柔与迟疑,倒有一番下定决心后的洒脱。

    生死之间的觉悟,同台竞技的激励,使他真正认清了自己的本心。

    王超赤脚大步向前,留下一个个**的脚印,在高温中很快就干涸、消失…

    ……

    木瓜岛武道寺附近的大街上,光着膀子,露出一身肌肉线条的男孩,赤着脚满街乱窜。

    暴晒的水泥路面实在烫脚,不过王超毫无所觉,他一路走一路张望,在找人。

    只走了这么几圈,大裤衩和身上的水珠早就干透,现在满身淌的都是热汗。

    “那个老头呢?”

    王超在找的当然就是带他来参加武道会的神秘老者。

    出了武道寺后,他就绕着武道寺走了一圈,都没发现那个老者的身影。

    “不会就这么不管我了吧?”他狐疑,“神神秘秘的…到底想做什么?今天找不到他的话,那我就去武道寺碰碰运气了…虽然不太想当和尚,但只要能学到功夫,当和尚也算不了什么!克林不也当过几年和尚么…”

    只不过,在武道寺修行,终究不被王超当做第一选择。

    因为,在龙珠漫画里,提及到的别家武术流派实在太少,换句王超的理解,就是不能确保其他“小门小派”能否“直指大道”。

    王超能肯定的、正宗的武学流派,无非就是龟鹤两派。

    “龟鹤两派算是基础班,提高班是加林塔,强化班就是神殿了…这算是漫画里最正宗的成才路线。”

    “龟仙流的话,龟仙人虽然已经明言拒绝了我,可也并不是没有回转的余地他最开始不也拒绝克林来着的么?嗯,豁出去一张脸皮不要,死缠烂打,说不定也还有机会…能入龟仙流,自然是上策。”

    “鹤仙流么…虽然鹤仙人和桃白白两个人不算什么好东西,但好歹也是个路子。可一来我不知道怎么找到他们,二来这帮家伙太危险,说不定见面一个不高兴就给我打死了,这上哪喊冤去?嗯…实在是下下策…”

    “这老头怎么真的跟人间蒸发了一样?”

    王超绕着木瓜岛的环岛主街道跑了一圈,都没有发现那个神秘老者的踪迹,不由地烦闷起来。

    仔细想想的话,那个老头从一开始就好像是不存在的家伙一样,即使在公园晨练的时候,也从未与除王超以外的人有过交流,而王超在老者不愿见他的时候,也从未在任何情况任何场合下碰见过对方…“瞎想什么呢!”王超拍拍自己脸颊。

    一颗半的仙豆果然有神效,王超满岛乱晃了一下午,也没有任何肚饿的迹象。

    日头西沉,天气也转凉。

    那个老头始终不见影子,王超也不算着急了,根据之前的经验来看,那老头想见自己的话,不用他去找,或许自己就会蹦出来。

    只是,王超依旧没有停下脚步,慢悠悠地岛上闲逛。午时烦闷的心情已经不见,走了一下午,身上凉快了心里也冷静了不少。武道会那边的结果如何,王超路过时也并未凑过去看,是乔帕王还是别的人拿到了冠军,对他而言并不重要。王超一个人走着,想着自己一个人的心事。

    “这五个多月,好像一场梦一样!”

    王超形单影只,夕阳下是他长长的影子。

    他手上拿着一张地图,这是用身上仅剩的老者给的硬币买的。

    王超赤脚缓步地走着,脚下的地面已不那么滚烫,倒有丝丝清凉。

    “哗啦!”

    王超不知不觉来到北海岸,坐在一块礁石上,他在研究手上这张国地图。

    “加林塔到底在哪儿呢?这地图上也没标啊…”

    王超吹着海风,地图在大风中呼啦呼啦乱动。

    干脆将地图折好收起,王超闭着眼睛,张开双臂,想象着自己乘风而行的情景,不由露出一丝笑容。

    “咦?”

    王超睁眼,注意到近海游弋的鲨鱼鳍,他笑道:“是你啊,我的鲨鱼老师!”

    随手捡了一块小石头,朝鲨鱼扔去。

    鲨鱼跃出水面,甩了一下脑袋,就将王超扔过去的小石头弹开。

    王超低声道:“不知道鲨鱼肉好不好吃?”

    鲨鱼鳍沉入了水中,好像游远了…

    王超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拍拍屁股,回头朝武道寺走去。

    得!当和尚就当和尚吧!

    总不能都指望老爷爷啥的。王超虽然有些失望,但还是能够稳住心态的。只是走回武道寺门前大街上时,王超正要走入武道寺正门,却猛然站住,回身看去,只见在零星游客来往的街口,有一道模糊的影子徘徊。王超的双瞳染上一层金色,他打开火眼金睛,定睛看去!只见那模糊的影子,竟是一名老者凌空盘坐,闭着眼睛,浑身仿佛笼罩着一层金边,如神如佛。

    不是那个他找了大半天的神秘老者又是谁?

    王超疑惑中带着欣喜,快步走过去,问道:“您…什么时候在这儿的?”

    老者徐徐睁开眼,放下凌空盘坐的两腿站在地上,很自然地说道:“你一个下午在我这儿路过了十七次,我也看着你来来回回跑了十七次。你却要问我我是什么时候在这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