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珠演义 > 25枯林,小店
    ()    王超哟嗬一声。

    “牛魔王?你们俩是从火焰山来的?”他问。

    牛马二人对视,跪着茫然道:“火焰山是哪儿?”

    王超呆了一下,回头问司机:“你也没听过火焰山吗?”

    “没有啊。”司机说。

    王超这才忽然记起来,牛魔王住的山是失火后才改名叫做火焰山的……他正琢磨着火焰山之前的名字叫什么的时候,面前跪着的牛头人就已经不好意思地说:“我们兄弟两个只是听说凉景山的牛魔王名气很吓人,所以才起了个差不多的名字……嘿嘿……”

    “嘿嘿你个头!当强盗都要偷别人的名号,丢不丢人哪。”王超给了牛头人一脚,然后问同样跪着的马头人,“他一牛头人起个外号叫小牛魔王就算了,你不是马人么,起个马牛魔王算什么意思?”

    “嘿嘿……”马头人也嘿嘿,只求赐一脚,他跪得膝盖疼了。

    王超给了他一脚。

    碰见他这个外表看似小孩力量却异于常人的家伙,也算牛马二人倒霉,他们干拦路强盗也有些日子了,从没遇到这么怪强的小男孩。

    劫没打成,自己两个被人暴打了一顿。

    这鬼地方是乡野小路,连特么一个路过的警察同志让他们呼救的机会都没有!想想也是,要不是这样他们也不会挑这里打劫了……

    “哎哟!”

    “哎哟!”

    牛马二人抱头挨打。

    王超捶这两人,当沙袋练手了,之前与滋奥兰对练,他才是被练的那个,憋坏了……练到手酸,他停下歇了会儿,问道:“你们挑这种地方拦路打劫,怎么想的?有生意吗?”

    “哎哟……以前不来这儿,最近听说这里有生意,这不才来吗哎哟……”马头人快被打成驴头肉了,鼻青脸肿地说。

    牛头人的头仿佛都大了一圈,抱怨道:“早知道不来了!”

    王超回头问司机:“这儿最近强盗很多吗?”

    司机茫然:“没听说啊……”忽然,司机面色一变,喃喃道:“不过,好像城里最近……新闻上报道的失踪案是有点多……不会就是?!”

    “失踪案?”

    王超想起了自己之前在熊掌下救的中年人叔侄。

    那个中年人的大哥和他侄女也是失踪好几天了,一直找不到。

    不过王超想来想去,都没觉得跟自己有毛线关系……他又不是警察,就一路过的,而且还要赶路呢。

    “大叔,这一带看来是不安了,你还是回头选个大路吧!”

    王超劝了一句。

    总不能让他一直跟着这小卡车司机当保镖吧?这也不现实。

    司机看了看赖在地上装死的两头小山大的牛马强盗,又看了看王超,最终还是没好意思腆着脸麻烦王超,只能自己回头绕道。

    “管它呢。”

    王超自认不是坏人,但也没有多到没出发挥的圣母心。冷漠的看客他或许做不出来,但冷漠的听客还是有点符合的……小插曲之后,王超也懒得管这对活宝盗匪,最后赏了一人一脚,踢到两边,他背着包扬长而去。

    牛马二人多装了半天死,确认王超走远之后,这才对呼一口气,连滚带爬地走了。

    而王超那边,继续竞走一样赶路了小半天,等日温渐升,前方陡然出现一片小林。也不知是什么树种,这夏季时节也基本没有多少树叶,光秃秃的小林子看上去阴森森的。王超对照了一下地图,地图上并没表示出前头的秃林,可见是一片小林。

    连刚上岸时的那片原始丛林王超都走过来了,他当然不会怕走这种小场面,安之若素地进入林中。

    光秃秃的小树林里,安静得很。

    偶然附近传来隐约的声。

    王超走路不变,踩碎一地枯叶,漆黑的两眼忽然亮起金光。

    火眼金睛在眼眶里转动。

    王超用余光观察着环境,他现在连正规武术都没接触,就更别谈更加高深的气的理论了,因此只有靠常规的五感来观察。

    咻,咻。

    余光里飘过有道灰影,一闪而逝,很像是错觉。

    “不对劲啊。”

    王超心里淡淡地想,他忽然有一股危险的直觉,于是将手伸入腰带上挂着的袋子里,握住了那个榛果大小的球体。

    哧!

    破空声忽然从脑后袭来!

    王超来不及扭头,凭前世打游戏锻炼出来的听声辩位的本事往侧边一滚。

    噔~~

    在他刚才的原地,一支弩箭没入地面,箭翎的塑料羽毛还在不断颤动。

    在那里!

    王超趁着打滚躲箭的功夫,一双火眼金睛在弩箭袭来的方位树林,飞速地搜寻,很快找到了目标。

    是个又瘦又高的人影。

    王超掏出腰袋里紧握的剑丸,用力一抓,剑丸腾地变成一把人高的长刀,被王超朝着目标用力一掷!

    忽,刀身在暗影重重的树林里,拉出一线雪光。

    对方那边传来压抑的痛呼,显然是王超的这一刀扎中了。

    王超暗叫一声欧气!

    可发现对方竟然转身就要逃走,这王超就不干了,偷袭了他还想跑?

    偷袭者肩膀被长刀刺伤,忍痛拔下后,发现这刀还真不错,于是抹了刀上血珠后,将刀倒提在手中,急速逃跑。

    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那路过的肥羊小子居然追了过来。

    这么有脾气的么?

    偷袭者暗叫一声倒霉,碰到硬茬子了呀。可发现追他的那男孩居然仍旧背着大包小袋的,他心下稍稍放心,不禁也鄙视起那小孩来,带着那么多的负重,还想在这个树林里追上自己?正蠢材!

    可下一次回头,却发现对方那双毫无感情似的金眼,居然越来越近了!

    “见鬼了!”

    偷袭者发足狂奔,拼命在枯树林里绕来转去,可他却不知道,他这种混淆视觉的把戏,在王超的火眼金睛下根本卵用都没有。

    王超甚至有种自信,即使是面对魔术师的那种用仨杯子交换杯下骰子的把戏,他的火眼金睛也能洞若秋毫!

    “跑你个头啊!”

    王超最后冲刺,加速高高一跃,在枯树林里仿佛背着旅行包的泰山,借力一蹬偷袭者头顶的树干后,从天而降一个下劈腿!

    踢的不是偷袭者的脑袋,踢脑袋的话直接就爆了,王超踢的是对方受伤的肩膀。

    偷袭者错愕中直接扑街林中。

    肩膀本就被王超的刀刺伤,又挨了这么一下,偷袭者直接失去了部战斗力。

    王超捡起刀,用刀身拍了拍趴地上的家伙,问道:“行了别装死,怎么你们这一带的强盗都喜欢装死呢?说吧,干嘛偷袭我?”

    扑街的偷袭者无语了,你一个小孩,独自走在这荒郊野外的枯树林里,我不偷袭你偷袭谁?

    “是我有眼无珠,饶了我吧!”偷袭者求饶。

    王超当然不会这么简单放过他,又盘问了几句,偷袭者始终顾左右而言它。

    最后趁王超一个不注意,抓了一把泥灰洒向王超面上。

    事实上王超在他抬手的一瞬间,火眼金睛就已经看清了对方手上的动作,以及指缝间一粒一粒往下落的泥沙。

    在泥沙糊脸之前,王超已闭上了眼睛,并迅速往后退了两步。

    可腾腾腾快跑的声音远去,王超一抹脸睁眼,那家伙跑了。王超想了想,没有爆发速追上去,而是cos了一波宇智波二柱子同学耍了耍刀花,差点割到自己的手腕,吓得赶紧两手捧着刀将刀收了回去,变成剑丸放到腰袋。

    王超远远地跟着前面逃命的家伙。

    没多久,前方出现一个……似乎是客栈旅店的地方。

    那人没从正门进,绕到小店后院,翻墙进去不见了。王超定睛一看这小店的正门牌匾,没有文字,只画了一个胡萝卜的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