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珠演义 > 28我读心术呢?
    ()    已经被变成胡萝卜的家伙,竟然在兔老大没有主动解除超能力的情况下,莫名其妙地自己就变回来了?

    这怎么可能?!

    这个疑问,盘旋在兔老大与他的手下脑海里。

    尤其是兔老大自己,它猝不及防下被王超一刀砍断双腿,倒在血泊里,鼻尖前一公分就是刀尖上传来的森冷的血腥味。

    事情发生得太超出理解,兔老大想不通。

    王超冷冷命令它时,兔老大甚至大脑里除了疑问就是一片空白,忽而呆滞地飘过一个念头:“他的刀可真是锋利……而且,刀身上基本不沾血……”

    唰!

    刀光又一闪。

    原来是王超见这只肥兔子好像傻了,于是横刀斜斩。“你能不能专心一点?我在问你话呢。”

    兔老大只感觉头顶有一阵微风流过,然后啪嗒啪嗒两声,地上多了两片软趴趴的长耳。

    它愣愣地看了一会儿,然后这才回了魂一样,露出莫大的惊恐,呜咽狂叫道:“呜……啊啊啊啊啊!!!”

    它本想挪动身体往后退,离王超这个煞星远一点,可失去了两条腿和一只胳膊,兔老大无法适应,斜栽在地。身上的伤口里传出的难以用语言描述的巨大痛苦,撕扯着兔老大的神经,痛得它涕泪横流。

    “呜呜呜你疯了吗?你这个疯子!!!”兔老大低吼哭泣。

    现在,它肥硕的身体只剩下一条胳膊拄在地上,下身从王超脚下的两根断腿处拖来两道血路,断臂下血还在流,很快聚了一滩鲜血。另外,兔老大的上半个脑袋光秃秃的,原本还算白的绒毛染透了血,显得狰狞可怖。

    王超忍着腹中恶心欲吐的翻腾感,悄悄深呼吸,踩着地上的血污,向前走去。

    兔老大吓得直往后滚,伤口在地上摩擦,痛得它生不如死,王超的逼近,吓得它毛好像都变回白色了。

    撕拉!王超用刀将兔老大身上衣服切出一条条,用力将兔老大的断臂、断腿处绑紧,暂且止血。王超怕这家伙还没等解除能力,就先流血流死了。面前上不知道,兔老大死了之后,它用能力变成的胡萝卜会不会自动变回人类。

    “呜呜呜……”兔老大虚弱地哀声低鸣,已经不敢直视王超的眼睛。

    王超回忆着以前看过的电影里各种变态的、神经质的反派。

    滋奥兰给的长刀太长,王超只好捏住刀尖,在兔老大的脸上比划,同时用好像是跟朋友商量家常的语气,说道:“你看,我毕竟也不是什么恶魔。如果你能配合一下,把至今为止你用超能力变成胡萝卜的、还没有被……被吃或者死掉的人类,给变回来呢,我的刀就不会落在你身上不致命的地方了,比如眼球、耳蜗、牙龈、仅剩一只手的手指头上之类的。这把刀的质量你也亲身体验过,如果直接刺入你的心脏,我想你应该可以放心,你可以走得毫无痛苦。”

    兔老大越听越绝望,脸上灰败无比,虚弱地问:“为什么,我没有招惹你吧,你为什么……非要害我?”

    王超说道:“吃人,是不对的。骗人去吃人,就更不对。你,应该去死。”

    “……”兔老大简直说不出话来。王超说的这番话简直跟上次它碰见的那个老和尚说的差不多,可上次碰见的老和尚刚说完就被兔老大变成了胡萝卜,而放进四五十度的温水里煮了几天,现在就跟其他准备拿去跟红缎带军团交易的‘优良胡萝卜’堆在一起,也不知道死了没有。它绝望中带着一丝不甘心,问道:“你为什么可以解开我的超能力?”

    这是它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的,明明王超都已经被它变成胡萝卜了,结果这家伙自己又突然变回来了。凭什么啊?

    王超没回答。

    跟将死的对手解释自己的能力?王超才不愿意这么做。养成这种坏习惯的话,哪天被敌人先手刺瞎他的双眼就倒霉了。

    “我也不知道,可能我不该死吧。”

    王超轻描淡写地略过,转而用手指轻抚刀尖。刀刃极锋利,王超的指尖上不知何时就擦出肉眼看不清的伤口,沁出一粒血珠。王超有意模仿印象中神经质的反派,这时居然舔了舔手指上的血珠,若无其事地提了一句:

    “哦对了,你有了解过男转女的变性手术操作吗?好巧的是,我看过示意流程的动画哦。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下,先纵切开皮,然后割断包皮系带,然后环切去头,然后……”

    王超说着自己都觉得痛得不行的台词,暗想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很他妈变态。

    他用余光观察兔老大,果然,这死肥兔被吓得不轻。

    兔老大本来没觉得王超这种年纪的男孩会想出什么折磨人的方式,无非是把他身上砍来切去,一个没注意说不定自己就能流血流死了。它才不想老实解开超能力呢,既然这小子这么有同情心,喜欢解救同类是吧?有本事是吧?反正本大爷也活不成了,那我就偏要你在自责里度过后半生!

    它打定主意死扛,但没想到王超居然有条不紊地介绍起了这么恐怖的‘手术’。

    王超忍着鸟痛描述着变性手术,见兔老大还没松口,他也暗暗地有些急了:“不行啊,这家伙难道这都无动于衷?”

    有一说一。

    王超在盛怒之下,提刀砍个人他做得出来。

    杀人,刚才也已经杀了一个了。

    但你要他突然像是变了人格一样,泰然地对一个智慧生物施以酷刑、折磨,王超冷静下来琢磨了一下……他可能真做不出来。酷刑真不是想做就能做的,也不是随便哪个人就能下得了手的。

    “对了,可以这样……”王超忽然有了主意。

    “这家伙是魔鬼吧!!”兔老大内心是绝望的。

    它忍不住与王超对视了一眼,对方金色的眼睛蛮好看的,但在此刻的兔老大看来却无比恐怖,犹如恶鬼的眼睛。

    可也正是在这时,兔老大的心里响起一个人的声音

    “唉,如果它能把人都变回来的话,还是把它放了吧……砍手砍脚,好可怕,我快忍不住要吐了……我剩下的半颗仙豆,应该能把它的手脚回复吧,这种神药我只有这半颗了,但没办法,毕竟它的手脚是我砍的嘛……如果它悔改,再把人都变回来,就饶了它吧……”

    这分明是王超的声音!

    直接在兔老大脑海响起来了似的。

    兔老大愣了,因为它面前的王超分明还在一本正经地描述,而且刚好说完。

    “原来是个只会说不会做的家伙?”它心中狂喜,见王超说完之后,迟迟没有动手,不经意间露出的不忍心的神色,兔老大就更加确信自己的猜测,心里狂吼道:“太好了!原来这家伙是个同情心泛滥的大白痴啊!还有,本大爷居然又觉醒了读心术的超能力!听说在强大的压力或者危机下,更能觉醒出超能力,本大爷真是太厉害了!!”

    “喂,你到底同不同意!”王超一脸铁青,提刀的手,微微颤抖。“再不把那些人都变回来,我就真的……真的要……”

    “果然!虚张声势了吧!”兔老大有种逃脱升天的感觉,“到底还是个小孩子啊,心理素质就不行……也不知道这小子说的仙豆是什么东西?真的能治好我的断臂断腿?嗯,既然是他心里的想法,应该是真的吧!哈哈哈哈,居然有这种神药!!本大爷先假装害怕答应你好了。”

    于是,它畏惧地点点头。

    王超露出欣喜之色,然后很快抑制住,板着脸,用剑身一拍兔脸,说:“那就快点吧!”

    同时,他心里悄悄松了一口气,暗呼侥幸:“妈的,好像成功了。火眼金睛的‘传音’居然还能这么用,绝了!老子真是个小天才。”

    “可是,我解除能力,必须要做一套动作才行啊。”兔老大说。

    这家伙自以为吃定了王超的内心活动,这时候居然还瘫在已经半凝固的血泊里拿起乔来了。

    王超说:“那你做啊!”

    兔老大无奈:“动作里我需要站着拍拍双手才行,现在……我的腿和手都断了啊!”

    “真的吗?”王超怀疑地用金色的眼睛看着兔老大。同时集中精神,伪造了一股意念,透过兔老大的眼睛,传达到它的脑海:“如果是那样的话,看来要先用仙豆恢复它的手脚啊……可恶,好舍不得啊!!!”

    实际上王超火眼金睛的‘传音’,传过去的只是一道意念,并非真正的‘声音’,但兔老大领会后,它的大脑下意识地就会将之理解成内心‘听’到的声音。也就是兔老大以为的它自己觉醒的‘读心术’。

    兔老大疯狂点秃头:“我都死定了,只希望你给我一个痛快,肯定不会骗你的啊!”心里却狂叫:“快把那种药拿出来吧!哈哈哈!心慈手软的大白痴!!看本大爷恢复之后弄死你!!!”

    它已经想好了,等它手脚恢复,就再碰一次王超,然后立刻将对方变成胡萝卜,抓起来就啃他妈的,然后去后厨拿菜刀剁成胡萝卜汁!绝对不给这小子再变回来的机会!!

    果然,王超掏出了腰袋里小心存放的半颗仙豆,做出一副不解释但自己在那纠结的样子。

    “真的是什么豆子!他真的有!!”兔老大不动声色,心里已经欣喜若狂了,“本大爷的读心术太厉害了!”

    “不行,”王超忽然将半颗仙豆捏在手心,回头去捡回了兔老大的断臂,然后他站在兔老大后面,一只手环抱,将无腿的兔老大抱起来,另一只手帮兔老大抓着断臂,他说道:“我又不可能让你把手脚再长出来,就先这样试试看吧!”

    “哈哈!这样看来,那颗豆子真的能帮我恢复!还假装什么呢,被本大爷读心术听到了,正蠢材!”兔老大内心却几欲仰天大笑了,“那个解除的动作只是本大爷的个人爱好而已!怎么可能真的有那么蠢的超能力条件啊!!大白痴!!!”

    但表面上,它装作为难的样子,“那我试试看吧……”

    王超掰开有些硬的断臂的手掌,一手抱着兔老大,一手抓着断臂,使断臂的手掌与兔老大仅剩的手掌拍了两下。

    “解除!”兔老大装模作样地喊了一声。

    嘭嘭嘭嘭嘭!……

    饭店的大厅里,那些变成胡萝卜的人部变回了人类。

    王超悄悄松了一口气,将手里抱着的兔老大扔到地上。

    “好疼啊!”兔老大躺倒在地,倒抽一口冷气,痛得脸都抽筋了,但心里却喜悦地想:“这下这小子该因为不忍心,喂我吃那颗豆子了吧?”过了会儿,兔老大奇怪地想:“咦,我怎么听不到他在想什么了?我的读心术呢?等等,我怎么感觉不到我的身体了?啊!屋子怎么转动起来了?呜……我……我的身体……他……怎那么在……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