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珠演义 > 56阴天
    ()    在七龙珠这个世界,最耀眼的一个关键词,无疑是“希望”。

    传说中的超级赛亚人是希望。

    元气弹是希望。

    超神水、仙豆……龟派气功、如意棒……永恒不灭的七颗龙珠,都代表希望。

    而筋斗云,就是此时此刻,给绝境里的王超带来希望之物。

    或许在地球的古老时代,筋斗云本来就是回应心灵纯洁者呼唤的灵物。带着贪婪**或者占有欲的喊声,筋斗云就不会理会。随着时代的发展,人类的变化,筋斗云出现的范围越来越少,能够使它回应的对象也越发少见,恶性循环的是,如此一来,知道“心灵纯洁的呐喊就能唤来筋斗云”这件事的人,也越来越少。

    “看来我这是将死之人,其人也善啊。”

    王超趴在筋斗云上,紧紧抱着云体,虚弱地偏头俯览下方飞掠的山河大地,原来翱翔天际是这样痛快的一件事!而且……筋斗云飞得这样快,待在上面的他却不怎么觉得冷,不知道这是筋斗云有护体的功能,还是单纯的……他感冒病入膏肓,冷热的知觉已经错乱而已……

    不过他也真是没有想到,只不过是突发奇想地临死前一喊,也算是没白来龙珠世界一趟,却居然真的唤来了天边的筋斗云;更加是没有料到,像他这样的人,竟然真的能切实地坐上筋斗云。他微笑着想,大概是临死之前的觉悟,让自己的心灵变得纯净了,所以才能坐上来?

    不过,不重要了。

    王超已经手刃了那个讨厌的死基佬,虽然滋奥兰送的刀丢在了那里,但起码自身是脱离了危险……这么想着,精神越发的疲惫,就这么趴在筋斗云上昏昏睡去。

    这一睡,就像死过一回似的,王超连做了数个噩梦,趴在筋斗云上的身体没有一刻不在打着冷战,嘴唇干裂、泛着青紫,骨头肌肉都好像在灼烧……

    “终于学会舞空术了!来试试看吧!”

    山崖上,王超突然嬉笑道,虽然脑海里滑过“我什么时候学会的?”、“我现在在哪儿?”、“我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等疑问,但潜意识里忽略了。他在山崖之巅俯览大地,远方的天际线呈一个弧形,天地一色,何等的壮阔!王超也顿生豪情,纵身一跃……

    “哦嚯!!”

    他兴奋地尖叫,可很快这兴奋的尖叫就转成惊悚的尖叫他想运转舞空术腾飞,可怎么、怎么用来着??我怎么飞不起来啊?我飞!我飞!怎么还在掉……啊!!

    “唔!”王超猛地惊醒,打着冷战的身体上爬上一层冷汗。眼前是金黄色的雾气……不对,不是雾气,是筋斗云!筋斗云的云体,挡住了他的视线,遮住了他的脸?王超非常疑惑,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仔细环视了一圈,他居然整个人都“陷”在了筋斗云的内部!

    刚才的坠崖噩梦,居然就是在筋斗云上的“失重”映射的。

    “什么意思……”王超趴着没敢动,他有点懵,“我这就已经不纯洁了?”

    筋斗云仍然载着他飞。

    王超冥冥之中感觉到这团通灵的金色云彩中传递过来的某种意念,或者说讯息……筋斗云,似乎是在提醒他,有掉下去的危险。而且,王超感觉到,筋斗云对他的亲近感,正在削减……换个说法就是,筋斗云对您的好感度正在快速流失……

    “我还生着病呢,就不能……咳咳!就不能……通融一下子嘛……”

    王超勉强笑着说,可是身体忽然又下沉了几分,再次惊出他一身冷汗。这里可是几百米的高空啊!而且筋斗云这车速可比飞机都快!王超他这要是直接掉下去,除了直接摔成三万八千块,没有任何其他结果。

    “行吧,咳……筋斗云,送我去最近的……有人类……活动的城镇……”

    王超的脑门热得能煎鸡蛋了,醒过来没几分钟,精神又开始萎靡不振,昏昏间又睡了过去……而筋斗云得到指令,立刻在高空转了个弯,笔直地朝离这里最近的人类城镇飞去。也没过多久,就能看见一座大都市的轮廓,可此时昏睡的王超,已经下陷得触及筋斗云的下边界了,再不把这个人类放下去的话,真的会摔死的。

    筋斗云毕竟有些通灵,在不违背指令的情况下,还是可以便宜行事的。

    于是,不再向前飞,而是斜向下俯冲,王超昏迷不醒,在筋斗云内部缓缓下沉,一只腿已经挂了下来……筋斗云改成垂直下冲,王超的肚子已经冒了下来……筋斗云减速,距离地面大概还有二十多米,它再次改做斜向下滑翔,而王超呼啦一下整个人都掉了下来,只有一只手嵌在筋斗云底部……筋斗云拖着他,不断减速,终于在离地四五米的时候,水平前飞,让王超安掉了下去……

    砰!咚咚咚……王超砸在距离前放的都市几公里外的公路上,前滚了好几圈,滚到了公路一侧的排水渠上,仍旧是昏睡着,满脸病态的深红,气息虚弱,没有醒过来的意思。

    嘟嘟嘟……筋斗云缓缓飞来,停在了趴倒的王超身边,金色的云体动态翻腾,没有立刻走。

    天色变换,时间流逝,在有路人车辆经过时,有人惊异于这片金色云朵之前,筋斗云不再管仍旧未醒的王超,咻地飞上了天空,叮,化作天边的星点。而王超对这些一无所知,满脑袋的沸腾的豆腐脑,做着支离破碎的噩梦……

    傍晚,阴云密布,下起了雨。

    偶尔会有骑车的,快跑的人,经过这条城郊的公路,但没有人注意到昏倒在路边的王超;或许有人注意到了,但不想摊麻烦,便没有理会。

    王超是被彻骨的寒意冻醒的。

    他满脸瘦瘪,皮肤是病态的苍白,像是透明了一样,一半脸浸在水渠里流动的雨水里,一半脸上已经被雨珠打得泛红……他浑身湿透,牙齿打颤,试着爬起来还摔倒了好几次,弄得浑身泥浆。王超哆哆嗦嗦地站在暴雨里,站在公路边,抱着自己,眯眼四顾,不知道该去哪里。

    他疲惫地喘着气,眼前的一切都灰蒙蒙的,有些旋转。

    抬头,视线穿过密集的雨幕,望着铅灰色的天空,王超发出有气无力的声音:“你不管我了吗,筋斗云?”

    “回来啊……”

    他一个人穿行在大雨中,缓慢地朝前方的都市走去。往日里,以他的脚力,只需十分钟就能一路跑到的距离,这次走了一个半小时还没有走到。路上,王超几次栽倒,眼眶都栽得青紫,但还是顽强地继续向前。

    “红缎带都没……没有要了我……我的命……我怎么能……怎么能死在……死在这里……”

    王超在满是雨水泥水的路上向前爬。

    忽然一双雨靴出现在他手掌前,挡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