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珠演义 > 72三颗人头一顿饱饭
    ()    翌日。

    王超起得很早。

    特别早。

    可以说,他没有怎么睡。

    忍着腹内咕咕乱叫的煎熬,王超在夜色里靠着墙壁,不知不觉就呆想了一夜。等回过神来后,察觉到时间也差不多了,便作势起身,这一动,立即牵扯到脚上绑着的绳子另一端的天津饭。

    手臂上系着绳子的天津饭立刻惊醒过来。

    揉揉眼,天津饭与王超的金色双眼对上。看了下手上的绳子,再看看天色,蒙蒙亮,远未到起床的时辰。

    “这么早吗?”三眼男孩惊诧。

    对于比自己大不了几岁体力却超过自己的金眼男孩,天津饭其实还是颇为在意的。难道这家伙以前都是起这么早锻炼,才有昨天那样强大的体能吗?天津饭想,寻思着自己是不是也应该更严格地要求自己。

    “……”王超瞥了眼不远处办了张床和被躺下的鹤仙人、桃白白,对天津饭小声说:“肚子太饿了,我想出去找点吃的。”

    天津饭定定地看了看他。

    “怎么?”

    “你不会以为……”天津饭变得面无表情。因为自己昨天跟他讲了两句好话?“我会同意让你出去吧?带上我也不行,我有自知之明,你想跑我恐怕拦不住你。”

    “我是真的快饿扁了。”王超无奈的样子显得有气无力。

    “那也不行。”天津饭已经解开与王超连结的绳子,“不过,师父师叔已经醒了。”

    果然,桃白白与鹤仙人已经不在那边的床铺上。

    “大清早吵吵嚷嚷的,想死吗?”桃白白居然在扎发辫,十指在浓密的黑发中游走,跳舞一样转瞬便扎好一根一米多长的脑后发辫。也不知道这家伙的暗器杀人手法是不是就是靠给自己编头发玩儿练出来的。

    鹤仙人走到屋子外面瞧了两眼,果然很早,早到这样的偏远小村庄的土街上,都看不到一个早起的村夫农妇。

    “哼,耍些小聪明。”鹤仙人回头不屑地笑了笑,“你说……要是原本我们没想过杀人,结果因为你多此一举的行为提醒,真的把这个村子屠掉,你会怎么想呢?”

    王超低头拍打衣服的灰尘,呼了口气。“随便你们好了,我做我能做的,我问心无愧。别想让我把你们丧心病狂的罪孽强加到我自己的头上。”

    “语气很狂啊?”桃白白一手掐住王超的脖子将之拎起,“大哥,让我杀了他吧!我快要忍不住了……”

    “没有必要,桃白白。”鹤仙人示意桃白白放下王超,他阴测测地笑着,戴上了太阳镜,“杀死他有什么意思?亲手摧毁一个龟老头看重的小子,那才是令人愉快!龟老头看上你什么了?嗯,我想想……应该是正义感,还有……哦,坚韧不拔的意志力?多么美好的品质……呵呵呵呵……”

    鹤仙人发出令天津饭都觉得毛骨悚然的低沉笑声。

    “原来如此。”

    桃白白将王超扔下,大笑道:“也对!这小子杀完人再跪在咱们面前摇尾乞怜的样子……还挺想看到的啊!哼哼哼……”

    两个神经病。王超爬起来,默默地没吭声。他也不傻,明知道讲出来只会白白激怒对方,没有必要的话,当然不会只因意气而说出口。不过……自己会因为压力而屈服吗?王超还没来得及细想,就跟着鹤仙人三个出去了。

    ……

    赶路的速度明显没有昨天快了。

    当然最主要的是因为王超的体力,远远没有昨天充足。

    从昨晚开始,他就米粒未进。

    今早出发,鹤仙人三人用早饭时,也是把王超赶到一边。

    桃白白还是那句话,三颗人头换一顿饭!

    王超饿得没有力气做任何回应,只是默默地在一旁闭目养神。只是每每一闭眼睛,浮现的都是各种美食的影子……想要观想某一个具体的事物专注精神从而不让自己胡思乱想时,想出来的事物居然……是一颗仙豆。

    “这时候如果有一颗仙豆的话……该有多好……”

    王超难免也会这样想。

    没多久,鹤仙流的三人已经吃完,叫王超跟上。天津饭走在王超后头,以王超现在的体力,只怕都用不着桃白白或者鹤仙人,年幼的天津饭就能将他盯得死死的。

    这一天,王超跟着三人走了三十多公里路,饿到眼冒金星。

    不过好在找到机会掬了两把清泉灌下。

    桃白白与鹤仙人或许有注意到,但并未阻止。王超知道,只是喝点水的话,根本顶不了多久的。

    “索隆那家伙被绑在十字架上暴晒了一个星期以后还能用三刀流砍几十个海兵……不知道我现在这小身板能顶得住这样饿肚子赶路几天呢?”王超摇摇晃晃地跟在鹤仙人与桃白白身后,越来越需要漫无目的的胡思乱想来分散注意力,否则饥饿感真的会让他发狂。

    人在极度饥饿的时候,非常容易做出冲动或者不理智的事情。王超想起前世一个人不愿意做饭,等到肚子饿得不行了才想起来用手机点外卖的时候,就特别容易一冲动点一些有点小贵但看起来就特别好吃的东西……

    “我为什么想这些?是已经开始觉得三颗战五渣的人头……也不是很难接受的事情吗……不!就算要做十恶不赦的坏蛋,也要由我自己的意志做主!假如连当个恶棍都要被胁迫,那活着还有个什么劲?”

    王超继续咬牙干挺着。

    第二天,挨饿,赶路。

    第三天,挨饿,赶路。

    第四天……

    第五天……

    鹤仙人与桃白白似乎都快把身边跟着的一个面色憔悴、苍白消瘦的小子当成了隐形人,越来越少搭理形如游魂的王超了。平时赶路,吃饭的时候,除了天津饭也甚少与他搭话。桃白白也干脆不再主动说“三颗人头换一顿饱饭”之类的话。似乎是在等,等王超在饥饿的催动下,舍弃尊严,跪地恳求,求桃白白同意用三颗人头,换一顿饱餐。

    天津饭也差距到了师叔的这个意图,心中微微地感到发寒。

    吃饭的时候,天津饭甚至不敢去看一旁的王超,紧闭额头的那只视野更开阔的第三眼。

    而王超,在呆坐不动的时候,简直就像一具尸体,连呼吸起伏都很微弱。

    等到第十三天。

    天津饭已经需要用绳子将王超连住,拖着王超前进。王超别说像初见面的那天那样跑到天津饭怀疑人生,现在王超就连走路都不太利索,与其说是走,不如说是在拖着脚底板挪动。

    天津饭有心劝说师父师叔,干脆给这个男孩一个痛快算了,但在桃白白凌厉的眼神下,还是把话吞了回去。

    “反正你也吃了这么久的苦了……再熬一熬吧,死了就不饿了。”他想。

    第十六天,王超的两只鞋废了。鞋底磨穿,两只脚底板也磨得是血,但他本人毫无所觉,已经没有力气去在乎疼痛了。也就是在今天,带着被天津饭牵着的王超慢悠悠走在野外路上的桃白白和鹤仙人,突然停下了脚步。

    原来是前面,跳出来一伙剪径的强盗。

    “想活命的话,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身材庞大的狮头人强盗举着斧头威胁,带着两个帮手拦在前路中央。

    “哟呵,我数数看,一,二,三……”桃白白咧咧嘴笑道,“正巧是三个!”旁边的鹤仙人露出微笑。桃白白扬声问道:“喂!你们杀过人吗?”对面的狮子头强盗愣住了,恶狠狠道:“看不起我?矮冬瓜,本大爷杀过的人比你见过的都多!”后头的两个动物人强盗手下附和地点点头。

    “哦……”桃白白故意拖长了语气,“那么,三位就是无恶不作的大坏蛋咯?”

    对面的三个强盗也不知道这时候该不该点头才好,只好挥舞手中的武器,用更加凶狠的语气骂道:“别罗里吧嗦的!快交钱!没钱就去死!”

    这时许久没有搭理过王超的鹤仙人回过头来,摸着八字须对形容枯槁的王超笑呵呵道:“我知道你现在没有什么力气,那好,王超,只要你现在点个头,哪怕是桃白白代劳,这三个人头也算是你弄下来的。怎么样?三颗人头,一顿饱饭?”

    这种语气,在饥饿至死边缘徘徊的王超耳中听起来,简直就像闪闪发着光的散发着无穷诱惑的美食……但就连站立都在摇晃的王超闻言,虚弱地抬起头,乌黑的眼睛四周是血丝,他看向模糊不清的鹤仙人,动了动嘴唇:

    “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