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珠演义 > 10、鹤仙
    ()    木瓜岛,下午,远郊海岸边。

    附近的人本来就少,加上城里今天有天下第一武道会举行,这里就更人迹罕至。

    或者说,王超将桃白白扔过来时,特意用火眼金睛分辨,选了人形气聚集稀少的方向投掷。

    砰!

    砰!

    安静的空气里,激荡着躁动、不安的氛围,一声声沉闷的撞击声,被淹没在风中,海浪声里。

    啪!两道人影互相弹开。

    各自倒飞出去一段距离后,几乎是同时地,恢复了行动力,翻滚身体,反蹬地面

    啪!两人贴地疾冲,复又朝对方攻了过去。

    “喝!”桃白白比王超高个一头,臂长也更有优势,飞速扑近后,率先挥拳。

    王超却有所预料,并未直接攻击桃白白,而是向下方飞速向后掠去的地面猛击!啪,王超前扑之势折断,弹到上方,令桃白白的挥拳挥了个空。

    “什么!?”桃白白惊愕。

    他们两个交手的速度是有多么惊人?都是在电光火石之间,普通人别说看清具体的招式、交手的过程了,连他们两个人身影都瞧不见!在这样的高速抗击中,王超竟还能做出这样的反应,不可谓不惊人。

    王超滞空,腰胯使力扭了个圈,一条长腿上肌肉硬结得如同钢铁,撕裂空气,朝桃白白的脑袋抽打过去!

    轰!

    这一鞭腿打了个结实!桃白白给打得懵了。

    王超落地,趁胜追击,低声怒吼,双拳化作团团黑影,连追连打,边赶边捶,无数记沉重的拳头轰击在桃白白的身上!

    砰砰砰砰!击打声如同暴雨倾盆,将桃白白浇了个透体冰凉。

    “给我死!”

    王超高高跃起,右手握成爪,部的力量都凝结在这一爪上,以至于手掌上青筋鼓起,微微颤抖,甚至可以看到微微的白光凝聚。

    他凶狠地盯着桃白白的心口,毫不迟疑地一爪刺去!

    “少开玩笑了!”

    桃白白抓住机会,一甩头,发辫竟有如活物般,缠住了王超的手臂。

    “轮到我啦!”

    桃白白挨了这么凶狠的揍,着实受伤不轻,他露出凶残的表情,握掌成刀,刁钻地用力戳在王超的咽喉!

    “呕!!!”

    王超被这一记点得几乎窒息!喉管似乎都截断了。

    他无力地退开,却被桃白白拎住疯狂暴打。

    “噗!”

    “哇!”

    鲜血飞溅,王超接连地痛呼。

    但就在桃白白得意忘形之际,王超眯着染血的眼睛,张嘴一口咬住桃白白刺来的手掌!啃在对方硬得像铁板一样的手指上。

    “啊!”桃白白痛叫。

    他不停地甩手,却甩不脱死咬不松口的王超,最后将气凝聚在手掌,生生崩断了王超的一颗牙。

    “该死……”桃白白正咬牙,却惊讶地发现,原来下嘴咬他的手令他急着甩脱王超啃咬的纠缠,只是王超似的障眼法,王超在桃白白疯狂甩手的同时,趁机将双手聚于腰间,蓝白色的光球已经在凝聚,这家伙跟谁学的竟如此阴险。桃白白慌道:“这一招,莫、莫非是!?”

    “龟……”

    -------------

    武道会,擂台上。

    <……好、好精彩的格斗!>

    裁判主持人兴奋的解说回荡在现场,他语速飞快地描述着擂台上正在发生的状况,<没想到本次武道会,除了能与天下第一杀手桃白白抗衡的王超选手之外,竟然还有天津饭选手,甚至十四和尚选手如此强力的高手存在!观众朋友们可以看到,他们比武的水准,简直就是往届天下第一武道会决赛层次的!>

    观众们窒息,欢呼,鼓掌,喝彩!

    “打得好棒!”

    “三只眼睛的小帅哥,加油啊!”

    “……”布尔玛仰头,发现姐姐始终心不在焉的,她将难道贴到塔依丝的胸口,挤进去才听清楚心跳声。“好乱呀,姐姐的心律……”

    而龟仙人则仔细看着擂台上的两个大小光头的比武,太阳镜上映出十四和尚步步紧逼,天津饭艰难招架的局面。

    “难道……”武术之神沉吟,仔细观察十四和尚的神情与动作,“果然如此,这位大和尚,是有意在拖延呀!难道是在为王超和悟空争取时间么?”

    砰!天津饭挨了一拳,向后跌去。

    <天津饭选手倒地了!一,二……>金发裁判在天津饭倒地后的第一时间就跑过去计数,按照规则,倒地十秒不起就会判负!可未等他数个几下,天津饭便再次爬了起来,擦掉淌下的殷红鼻血,面色不善地看向自己的对手,年迈的大和尚微微地在喘息。

    武字牌坊后,饺子高兴道:“天津,加油呀!”

    “真是厉害的家伙……”不愿透露姓名的人狼选手流汗道,“不过,三眼的家伙似乎没有胜算!”

    饺子听着就不高兴,用心电感应问准备再战的天津饭道:天津,需要我用超能力帮忙吗?我可以让那个光头肚痛,这样你就可以……

    绝对不行!!

    天津饭怒喝的声音在饺子的脑海响起。

    “……”饺子没有争辩。

    “我……”天津饭虽年幼,但有天资,有骄傲,同样看出来对面这老秃驴完有能力直接击败他,却处处留手,招招收力!天津饭很生气地指着十四和尚大声质问道:“觉得我不配你使出力?你看不起我吗!可恶的老东西!”

    “唉……”十四和尚略有疲惫地叹气,“阿弥陀佛,施主,切莫要一叶障目。心有邪魔,则所识所见无不是邪魔。你这样好的天分,走上了这样的歪路,实在是可惜了……还是回头吧!你还有机会!”

    “叽叽喳喳的……”天津饭恼羞成怒,狂吼着扑了过去。

    -------------

    “气……功!!”

    一声怒吼,蓝白色的光柱推向桃白白。

    桃白白叫着糟糕,朝侧边匆忙飞扑,险之又险地闪避开了王超的这一记龟波。只是,桃白白的裤子终究没有幸免,被波及成一条一条的。

    “正、正蠢材!”桃白白流着汗从地上爬起来,讽刺道,“我桃白白大爷怎会中这样正面的招式呢!”

    “谁跟你说是正面的了?”

    王超释放龟派气功的手势仍未撤去!他掌中喷发的蓝白色气功波仍未消散!只见他举起双掌,来回拉扯,最后向后一拽!

    武道会之前,在火焰山使了成百上千次龟派气功,他可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啊!

    “什、什么!”

    桃白白回头震惊地看到王超打出去老远的龟派气功竟然他娘的回头了!速度竟然更快!

    如此刁钻的招数,桃白白已经无法躲闪,他狂吼一声,浑身一暴,将功力聚集到极限巅峰,双掌在刹那间连连舞动,调集气功聚集在两只手臂尤其是双手上,并在胸前结了一个手印,打算正面硬抗这一记龟派气功!

    “喝!!!”桃白白大声怒吼。

    龙回头的龟派气功轰击在他结印的双手,竟好似陷入某种泥潭,龟派气功寸步难进。

    桃白白顺势跳起,倒吊跃起,运用手臂上气功的黏劲,竟将龟派气功以更快的速度,朝发射这一记气功的王超轰击过去!

    金色的眼瞳浮现惊愕,被炽亮的白光吞没……

    -------------

    “你这是、是什么招式呀!?”

    猿悟空这边,它也是惊愕不已。

    在它面前的鹤仙人已经是大变样!

    在脱下衣服腾出手后,鹤仙人似乎感觉到了猿悟空惊人的可怕力量,上来便没有任何保留地使出部能力。

    他在猿悟空的注视下,精瘦的身体发生异变,肢体变长,甚至脖子也伸长、变细。

    整个人的形体特征,竟变得好似一头仙鹤,双臂一展,便仿佛是一对翅骨,双足试探,就犹如仙鹤的长足在戏水、捉鱼。

    猿悟空试着攻击了好几次,可这大变样的鹤仙人竟如同一片轻鸿,总能飘飘然躲过孙悟空的攻击。

    “咔,咔……”

    猿悟空的耳朵动了动,它惊讶地听到了从鹤仙人异化的身体内传来的不正常的声响,“那是骨头的声音吧,坏蛋老伯?”

    (反弹龟波的这一招,22届武道会上天津饭用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