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珠演义 > 98、仙逝
    ()    嗒,嗒,嗒……

    锄头一下一下地挥舞,在耕地犁得更松软。

    老农脖子上挂着白汗巾,脸上却不见一滴汗水。

    旁边放水瓶的竹篮子上挂着他的外套。

    似乎是锄头舞得烦了,老农停下动作,走到竹篮那边拨开外套取出水瓶喝了一口,看着远方的风景。

    微风徐徐吹过,竹篮挂着的外套上,绣着一个“鹤”字。

    -------------------------------------

    嗡,嗡,嗡……

    引擎轰鸣的声音飞速拉近,飞扬的尘土绕成一个圈,将王超、孙悟饭、塔依丝三人包围。

    “这地方还真是来一回碰一回混蛋啊……”王超叹气。

    “强盗么?”孙悟饭看着飞扬沙尘中的人影。

    “他们可真倒霉,”塔依丝一点也不慌张,笑着说道,“打劫谁不好?”

    “喔喔喔!”沙漠强盗们停下机车,摆出一圈阵型,各个都一副北斗神拳的杀马特造型,什么豺狼虎豹人都有,怪吼怪叫连成一片,然后为首的獠牙男对孙悟饭与王超命令道:“不想死的话,把现金、胶囊、珠宝之类的东西统统交出来!否则,别指望能活着走出这个沙漠。”

    塔依丝举起双手:“我投降。”

    “哈哈哈哈,这位大美女,你的话可不是交钱就行的哦?”

    沙漠强盗们哄然大笑,嚣张的一匹。

    “唉,何必呢?”塔依丝叹了口气,与旁边的王超对视一眼,两人都耸耸肩。

    不过,这时候孙悟饭却看向另一个方向,是强盗首领的背后。

    嗯?王超也一挑眉,看了过去。

    只见一道黑影极速地在强盗首领的后方逼近,高高地跳起,双臂微微划动,指如狼爪,逆着阳光显得较暗的面部里双目微亮。

    “功夫不错哩。”孙悟饭评价道。

    “嗯?”强盗首领猛然回头,还未看清背后是什么人,脖子上就忽然一麻,眼睛一翻失去了意识。

    来人正是沙漠强盗乐平。

    如今的他高大英俊,身形矫健中带着一丝流氓痞气,正要对其他强盗下手,却听到那边王超喊了一句:

    “嘿,小子,谁准你抢我的猎物了?”

    “啊?”

    乐平正觉得这声音似乎有些耳熟,只听得周身四处响起噼里砰砰一连串的打击声。

    这是什么速度?什么身手?!

    乐平不禁骇然,可循声看去时,却不见出手的人影,只留下强盗们一个个眼睛翻白,接连昏倒在荒漠地上。

    “啪。”

    再回头看去,王超不知何时回到了原处,正在与塔依丝轻轻击掌。

    他别说额头见汗了,连气息都丝毫不乱,仿佛刚才在一刹那间放倒所有的强盗的动作,就像是与妻子走在街上,她的衣角不小心被路边飞来的灰尘沾上,他相当轻松随意地将之吹落。

    “你、你是……”

    这些年在荒漠上抢劫其他强盗的强盗乐平一时间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唷,”王超走过来,“好久不见啊,小强盗。”

    乐平猛然一震,“果然是你!”

    在他背后,飞出来一只蓝色猫儿一样的生物,眨巴着眼睛,问道:“乐平少爷,他就是你曾经说过的高手吗?”

    是认识的人?塔依丝低声询问,王超说是最初与悟空离开包子山寻找龙珠时,曾有过一面之缘。

    孙悟饭笑呵呵地对乐平说:“年轻人,功夫很好么。”

    一行人跟着乐平回到他的老巢那个墙壁上写着“千百”的石窟。乐平将自己原属的强盗团一窝端了以后,就住在了这里,每日勤修苦练,兼职打击犯罪黑吃黑赚点外快。倒不是他变得多有正义感,而是怕自己哪天也像多年前那样,碰见王超孙悟空那样路过的狠人,一不留神就被人家当成强盗杂毛给灭了,那不是冤死。

    王超站在外面,看着石窟墙壁上的四个巨大汉字。

    塔依丝在旁托着手肘、摩挲下巴,随口问:“你写的?”她猜到了。

    王超点点头,自语道:“那个时候我很好奇,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文字呢?”

    塔依丝觉得他才奇怪,“一种小众文字而已吧。”

    “ybe。”王超不置可否,手在口袋里摩挲着那枚戒指,心道:这里鸟不拉屎的地方,可找不到能刻字的老师傅啊……嗯,去别的地方的时候补上好了。

    望着远方的风沙,乐平问他们接下来是要去哪里。

    孙悟饭说:“前面有座山,我们就是要去那里。”

    乐平琢磨着,前面有什么名山大川吗?

    等等,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仔细打量这位老先生的模样气质,越看越觉得符合,“您莫非就是”

    “呵呵,”孙悟饭笑了笑,说道:“天下第一武道会不久就要开始,年轻人如果有兴趣参加的话,或许能有特别的际遇哩。”

    他指的际遇是龟仙人。

    这届的武道会,他知道悟空与王超约定了参加。既然如此,龟仙人师傅大概率会去现场。这个叫乐平的年轻人或许能有机会拜入武术之神的门下。

    “天下第一武道会啊,好吧,我记着了。”乐平点点头,笑道:“他也会参加吗?”指的是王超,“那样的话,冠军不是已经没有悬念了吗。”

    “是啊,冠军没悬念的。”王超口中没有悬念的冠军显然与乐平所指的并非一个人,不过他也没有解释的意思,而是招呼一声:“走吧!我们该继续上路了。”

    说完,当先转过身去,大步往回走。

    “喂,你走反了吧?”乐平满脸诧异,看着王超的背影。

    “没有反,路就是这么走的。”孙悟饭冲年轻的沙漠强盗一眨眼。

    嘭,塔依丝扔出机车胶囊,潇洒地跨上,并起手指对乐平一挥,“拜拜咯,小帅哥。”

    轰轰!机车轰鸣,追上师徒两个。

    “搞什么啊……”乐平在风尘中凌乱,旁边的普尔也完摸不着头脑。

    -------------------------------------

    折返的路,明明是同样的路、同样的风景,可心情却变得不一样了。

    “……”塔依丝开着摩托车,景物在两侧飞掠,心里想道:“我们只是原封不动地按着王超当年的路走而已,回头的时候都有些心情复杂。那个时候……被鹤仙人桃白白他们强行掳走的王超,看着身后远去的包子山,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她微微回头,看着远去的荒漠。挡风镜的空隙因为风声而吹拂得呜呜作响,像是有谁在鬼哭狼嚎。

    “别走神哦,塔依丝。”

    王超与孙悟饭一不留神就跑步反超了她。

    塔依丝笑了笑,喊道:“路还长着呢,走个神又怎么了嘛?”

    一拧车把,加速追去,留下一路飞尘。

    夕阳西下,空寂如死的城镇外,王超与塔依丝相伴。

    蹲着的孙悟饭轻轻放下一朵清丽的野花,站起来看向前方,是连片的墓碑坟堆,映着如血的晚霞,竟有别样的宁静。

    旁边,似乎站着当初瘦小的少年王超,也用金色的眼睛看着这片墓地。

    少年王超说:那个时候,我救不了他们。

    他们也救不了你。王超手抄着口袋,对着墓地的空气说:“我们已经把桃白白杀了。”

    微风吹过,青草晃动,三人静默片刻,塔依丝拍拍王超的手臂,“走吧。”

    孙悟饭领先王超半个身位,忽然侧递出一脚,似乎要绊倒他。

    王超的眼神还在漫无焦距地看着远方,沉浸在刚才的情绪里,完没有留意到孙悟饭的动作。

    可是,走路时他却鬼使神差地多抬了一脚,自然而然地就跨过了孙悟饭的使绊。

    走了一会儿,塔依丝才发现孙悟饭落在后头,回头问:“悟饭爷爷,怎么了?”

    孙悟饭胡子都翘了起来,微笑道:“哦,刚刚……看见个有趣的孩子。”

    嗯?塔依丝面露不解。

    再度回到南都,旅程的起点,王超找了个理由离开片刻,让孙悟饭与塔依丝稍等。

    孙悟饭吹着冒热气的茶,“这孩子是不是在偷偷做什么?”

    “谁知道呢~”塔依丝手撑侧脸,端起白瓷杯抿了一口饮料,嘴角翘起,“大概是浪漫先生有什么小秘密吧……”

    孙悟饭想了想,也是轻轻一笑。

    塔依丝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一辆悬浮车在她旁边停下。

    礼服精致的猫脸女士下车,递给塔依丝一个小盒子,“塔依丝小姐。”

    “谢谢。”塔依丝迅速收到包里。

    “喔?”孙悟饭的尾音上扬。

    “嘘,”塔依丝抬起一根手指竖在嘴巴前,“保密啦。”

    孙悟饭呵呵笑了笑,对塔依丝俏皮地眨了下眼睛,表示爷爷知道啦。

    等到王超回来,他带回一束鲜花与两盒点心。

    塔依丝扔出一枚悬浮车胶囊,以现在的反重力交通工具技术,已经完可以用悬浮车跨海了。

    将这束鲜花放到后座,塔依丝拉开副座的门,做出优雅绅士的样子道:“请。”

    王超笑了笑,与师父孙悟饭坐上车。

    塔依丝戴上太阳镜,油门一踩到底,直接飙到大海上,目标是大盛博士养老的那座岛。

    “真是怪人……”

    小岛的岸边,大盛博士无语道,他手里拿着一盒点心,目送塔依丝三人匆匆来、匆匆去。

    加克从盒里拈来一块点心,“牛奶味的,我喜欢。”

    “你怎么又来蹭吃蹭喝啊,”大盛博士死鱼眼瞪旁边的加克,“银河巡警的精英看起来也不是那么忙么!”

    加克振振有词道:“这颗星球上聚集了目前宇宙数量最多的赛亚人,作为精英我怎么能不经常来巡查呢?大盛。”

    大盛博士满头黑线:“我看你就是嘴馋……”

    -------------------------------------

    “来到龙珠世界的第15年,我对自己想做什么样的人,非常清楚。”

    “我现在的战斗力数字差不多是160以上,不超过180,比悟饭师父、龟仙人强也有限,但比不过漫画里克林、天津饭同阶段的水准。”

    “穿越到龙珠世界15年,却混得这样战百渣,大概也蛮搞笑的。”

    “即使每天训练不断,但体能进步的迟缓却是能够清楚感觉到的,太过勉强的话恐怕只会让身体受伤。”

    “没有极限的赛亚人专用的重力室训练法,就更是无福消受了。”

    “至于猫仙人传授的气境界的修行……”

    飞驰的悬浮车上,王超吹着迎面的风淡淡地想道:“‘也许没有用处就是最大的用处’……”

    他开口问道:“师父,你觉得,武学境界究竟算什么?”

    孙悟饭没有回答。

    “师父?师父?”王超喊了两声,后座始终没有回答,塔依丝与他同时回头,却见孙悟饭坐在那里,低头垂手,忽然鼾声一抖,悠然醒来,“呜……什么?呵呵,刚刚打了个瞌睡……武学境界啊?……嗯,我想想……”

    塔依丝松了口气,回过头继续开车。

    王超皱眉问道:“师父,你没事吧?”

    孙悟饭呵呵笑了笑,只是答道:“武学境界,大概就是一种思维方式吧,如何看待自己,看待生活,看待周围的一切……巴达克放弃继续提高重力室倍数的时候曾经提及过,假如没有来过地球的话,他大概会一直无限制地将重力倍数往上提高,但接受了武学观念的熏陶后,他才懂得了调节身心的思维方式。”

    王超静静聆听。

    “毕竟说到底,”孙悟饭轻轻说,“气,并非单纯是身体的能量啊。勇气,正气,种种心气也是气的一部分。”

    王超看着谆谆教导的孙悟饭,他忽然睁大漆黑的眼睛,忍不住浮出泪水。

    “师父……”他正要开口。

    “呵呵,”孙悟饭抬手,示意他不用说什么,“塔依丝啊,往左转应该有一座小村落,就在那里停下吧。”

    “哦,好吧。”塔依丝一转车舵。

    悬浮车经过一片片农田,来到这座静谧的小村庄前停下。

    风光正好。

    孙悟饭下了车,看着周围的田园景色。

    “不知道悟空那孩子这会儿在哪里……”老人说着,“不过没关系了,多亏王超你把他的父母复活。”

    “爷爷……”塔依丝听出了孙悟饭语气的不对。

    “塔依丝,”王超在旁却制止她。

    塔依丝看向他,才发现他的眼眶早就泛红。

    这时,王超从口袋里取出一枚戒指。

    塔依丝看了看戒指,又扭头看了看孙悟饭,老人冲她一眨眼,塔依丝红着眼露出微笑,也从自己包包里取出一只盒子,正是第一次飞艇抵达南都后,她悄悄电话预约定做,然后重回南都后取到手的。

    “塔依丝小姐,”王超拿着戒指,牵过塔依丝的一只手,“我能否有幸,成为你的丈夫呢?”

    塔依丝看到,戒指上雕刻着花纹,仔细看的话,那竟是王超一路走来的地名、风景。

    “嗯。”塔依丝点头,“不过你问多少次,我都是一样的回答。”

    孙悟饭站在两人中间,微笑地看着这一幕。

    塔依丝也打开自己手中的盒子,盒子里是一条男士项链,坠子上是两人亲吻的侧脸剪影。

    王超想起来,自己送给塔依丝的第一件礼物,就是一条项链。虽然当时是赶时间匆匆用金锭手搓出来的……

    “王超先生,”塔依丝问,“我能否有幸,成为你的妻子呢?”

    王超张开手臂,开玩笑道:“你很有幸。”

    “噗哧。”塔依丝被逗乐了,眼中一直含着的泪水也掉落出来,她将项链戴到王超的脖子上。

    两人相拥,亲吻,分开。

    孙悟饭牵起各一只手搭,上下叠在一起。

    “之后的路,”孙悟饭轻轻拍拍两人的手背,离包子山还有一段路,徒弟王超的未来还有更长的路,白须白眉的老师父笑得眯起眼,温和地说:“就靠你们两个孩子一起走了……”

    塔依丝的眼泪直接淌了下来。

    王超忍着情绪,尽量微笑,对孙悟饭说:“谢谢您,愿意做我的师父。”

    孙悟饭点点头,面带笑容,身体在两人的注视中,竟缓缓化作了无数的光点,在阳光中随风飘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