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珠演义 > 『08』超能力骗子
    ()    三年后,“武道馆”的室外修行场地,穿着白色武字道服的学员弟子们神情统一,都一脸麻木地看着场地中央正在激烈比武的两人。

    砰砰砰砰砰,短笛与武泰斗贴身拳脚相加,你给我一拳我给你一脚。

    “真是两个怪物……”有学员嘀咕。

    “武泰斗大师兄已经够离谱的了,没想到这个短笛,竟然学武三年就能跟大师兄势均力敌……”弟子们都觉得这件事也夸张。

    别说这些学员弟子,就算是武道馆的主人也是满心郁闷。教武泰斗这样的学生已经够吃力的了,没想到三年前泰斗捡回来的大个子更加变态。虽然天分如此之高,他调教起来也分外得过瘾,但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就只过了两年多的瘾,他就没什么可以教给这两个弟子的了……

    碰见这样的弟子,让武道馆主人有种自己终究只是个普通人的郁闷感。

    啪,武短二人互给一拳,各自分开,短笛仗着臂长明显下手更重。

    空中翻滚之际,武泰斗凝聚气力,屈膝重重一蹬地,弹簧一样朝还未落地的短笛撞了过去。

    “来不及调整了……”短笛回头,眉头一皱,手掌张开,本能地就要挥手朝撞来的武泰斗打去。

    “够了!”武道馆主人大喝一声,叫停比斗。

    武泰斗一个踉跄,脑袋在地上刹车,犁出一条坑迹。

    轰,短笛的手掌临时改向,拍向空地之处,竟然喷薄出排山倒海一样的风暴,刹那间飞沙走石,掌心所对的那一片的空气都好像被部排净。

    武泰斗将灰头土脸的脑袋拽出来,见状哈哈一笑道:“短笛,你这家伙果然留了一手啊!”

    短笛沉默着,伸手将他从地上拽起来。

    “可恶,真不甘心,竟然落后你了。”武泰斗眉开眼笑地说。

    短笛心生不解,这家伙为什么说这种丧气话的时候却还喜气洋洋的?

    “你们两个,泰斗,短笛。”武道馆主人将最杰出的两个弟子叫过来,感慨良多地说,“师傅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你们的了……走出武道馆吧,世界是很大的!凭你们的天分,一定可以走出自己的道路。”

    武泰斗先是惊讶,然后蛮洒脱地笑道:“好啊!”

    “世界很大,武术的世界也是如此。”武道馆主人语重心长地最后嘱咐道,“你们已经超过师父我了,我也无法给太多的建议,免得影响你们自己对自己的判断。师父只希望,在见识了更加广阔的世界后,一定要时刻记得学武的初心。武术,绝不是恃强凌弱的技艺。武术的修行,在于认识自己,提高自己。”

    武泰斗认真地点头。

    短笛则是习惯性地冷着一张脸。

    送别时,武道馆主人最后微笑道:“还记得我们武道馆的宗旨是什么吗?”

    “做自己。”武泰斗斜背包裹,神采飞扬地说。

    一旁同样远行打扮的短笛仍旧一言不发。

    武道馆主人看了看这个只相处了三年的弟子,似乎有什么话想说,却欲言又止。

    “走吧。”他最终还是摆摆手。

    “各位,再见了!”武泰斗倒是挺没心没肺。

    短笛已经转身离开。

    武泰斗倒着走,阳光灿烂地对送行的师父和师兄弟们挥手告别,直到看不清他们。

    ……

    二人的修行之旅开始。

    他们是远远超过普通人的武术高手,一身的功夫就算子弹枪炮都不怕,行走天下自然没有什么难度。

    又有短笛这种原本就曾经独自旅行过十多年的在,武泰斗发现这次修行其实还是蛮好玩的。

    就是外面的其他人是不是太弱了一点。

    基本没有碰到过像样的高手。

    这就是师父说的很大的世界?武泰斗忍不住有点怀疑。还是说,他跟短笛走错方向了?

    ……

    是夜,野外。

    “短笛你真可怜!”武泰斗烤着老虎,“居然只喝水……你是植物吗?”

    短笛像是没有听见,坐得较远,隐在夜色里,只有仰头看星空的双眼有些暗黄的微亮。

    他忽然问:“泰斗,你听过神吗?”

    “神?”武泰斗吃着烤老虎肉,烫得呼呼直吹气,闻言诧异道,“你是说神仙吗?我好像在哪听说过……喔,对了。我小时候听过有关神仙的故事……”见短笛挪了过来静听下文,他意外于这冷漠的天才师弟居然真的这么感兴趣,便给他讲了关于神仙救世主的传说。

    武泰斗吃得满嘴满手都是肉油,含糊道:“不过应该只是童话故事吧?毕竟太夸张了……怎么可能有那样的神仙存在啊,飞在天空中?和毁灭世界的大魔王战斗?一拳就能把陆地击沉?甚至眨眼之间将世界的妖怪都杀死?”

    他嚼着肉不停摇头。

    而且,那些故事里说动物人和怪物人是因为曾经的妖魔灾难,这怎么可能嘛?大家不是生来就是这样,只是长得不同而已,甩锅到妖怪头上也太失礼了。

    “加林塔……”短笛喃喃念着刚才武泰斗提过的一个词。“你知道在哪儿么?”

    武泰斗停下动作,怀疑道:“你真相信这种故事啊?”

    “我见过神。”短笛平静地说着在他眼里如同常识的事情,“他会飞。他甚至在几秒钟之内学会了……”说到这里,这位来自那美克星的天才龙族微微皱眉,“似乎只有我会的语言。我怀疑他有读心的法术……”

    没发烧吧?武泰斗眨眨眼,不过很快笑道:“好啊,那就这么定了,接下来我们就去找加林塔!”

    他举着虎腿指向星空。

    武泰斗手中滴着油的虎腿烤肉,倒映在短笛暗黄色的眼睛,遍布的油脂似乎变成了淋漓的鲜血,他眼底划过一丝戾气和疯狂……

    短笛赶紧闭眼,深呼吸。

    ……

    三个月后,师兄弟俩走在一座更现代化风格的城镇街道上。

    “根本没有人听说过加林塔啊!”武泰斗郁闷地直挠头。

    这三个月里,他们走遍了许多大小城镇,专找那些道馆、格斗训练班还有稀奇古怪的巫师、大师、僧人之类的拜访,结果没有一个人知道加林塔的位置。倒是有人想骗他们,被短笛狠狠地教育了一番,要不是武泰斗拦着,那家伙可能直接被短笛撕成两截。

    忽然,前方街角似乎挺热闹。

    人群围着,短笛个子高,武泰斗挺厚脸皮地直接跳到他肩膀上,反正这点体重对师弟来说也不算什么。

    一个紫色头发的女孩,穿着挺像那么回事的巫师衣服,抱着一颗水晶球,煞有介事地在给围观群众……似乎是在占卜?武泰斗咂咂嘴,这一路上他们见过太多这种江湖骗子了。尤其是这三个月里为了找加林塔,他们还亲手教训过不少骗子。

    短笛却提醒他,别被人群注意力中心的巫师女孩吸引,看看其他地方。

    只见围观群众的衣兜、背包、行囊里悄无声息地飞出来一个个钱包、零钱、罐子……似乎是有什么无形的手抓着它们一样,不约而同地朝着街角另一面角落里的一个不起眼的木箱里飞去,排着队落到里面。

    “这也是个骗子啊!”武泰斗拽住从自己背包里飞出的钱包,看着人群中央还在给人占卜的巫师女孩,有心注意之下,能够发现她不经意流露的狡黠,还有瞥向角落木箱的余光。

    短笛冷漠地说:“但她确实有些真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