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珠演义 > 『15』风吹起了未来
    ()    没有风云激荡,没有任何预兆,天空就这么突然之间,一片漆黑了。

    矗立在天地间的细线,加林塔,也仿佛被突然降临的浓重黑夜擦除,变得模糊不清。

    “哇,吓我一跳!一下子什么都看不见……”正在攀爬的年轻人慌张地抓牢塔身的岩石,接着他朝上朝下看了看,果然是什么都乌黑一片根本看不清楚,他嘀咕道:“这也挺不错的,至少往下看的时候,没那么慌了。”

    而此刻,神殿之上,金色的闪电从**先生端出来的黏土龙模型中飞出,化作电光长龙在黑夜天空上游弋,盘旋,蜿蜒。

    “真惊人……”**先生惊叹。

    王超和安宁并肩站在一处,都在抬头平静观看。

    祖儿坐在安宁肩上,看着天空中的金色闪电逐渐显露出青绿色神龙的样子,小嘴不禁张成0形。

    “……”短笛,这套龙珠的制作者,仰望着自己的造物,也是情不自禁握紧了拳头。

    神龙气魄十足的龙首缓缓低垂,猩红一片的巨大双目没有眼瞳,随意扫过神殿广场上的这几人,最终停留在它的制造者身上,微张龙口,吐露出恢宏庄严的声音:“我的创造者啊,我可以为你们实现一个愿望,任何心愿我都可以满足……”

    “这么夸张?”安宁若有所思地瞥了一眼自己肩上满脸新奇的袖珍女孩,随后用确认的眼神看向王超。后者只是轻轻点头。

    好吧。难怪祖儿曾经说过,这个短笛……跟她曾说过的老伯有些相似。王超并未特意告诉过安宁,祖儿所说的老伯是龙界之主什么的,但安宁好歹也是一位天使的弟子,而且如今也是天界黄泉体系的一份子,对这些事情有她的猜测。如果说祖儿的神奇之处,就是来自那所谓的老伯的话,那么在祖儿描述中跟那位老伯很相似的短笛,能够制造出这种声称可以实现任何一个心愿的神龙,就能够理解了。

    原来如此,难怪王超曾说,也许短笛也会是一个特例。

    不过……这样是不是也可以说,王超能够一定程度地驾驭魔气,也是因为那个所谓的老伯?

    安宁继续安静旁观。

    那边,短笛作为这套龙珠的制造者,自然对神龙有了一定的了解。

    他开口道:“我要你解除我的魔族身份。”

    神龙沉默片刻,遗憾道:“很抱歉,我无法做到超出我的制造者,也就是你,能力之外的事情……”

    “什么!?”短笛满脸错愕,很显然这个答案超出他的预料,难免很失望。

    不过,纠结了一会儿,短笛想起这一年里,师父——他已经用这个词来称呼神,后者也并未明确拒绝——曾透露过的关于魔族的本质,他深吸几口气,又开口说道:“那么,我这样说怎么样,我要你……将我体内的魔气,一丝不剩地部移除体外!”

    短笛吞咽唾沫,等待着神龙的回应。

    可惜,神龙还是让他失望了,它缓缓答道:“很抱歉,我无法做到超出——”

    “行了,多拉格!”

    王超这时忽然开口,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包括神龙——以及,神龙猩红双目的背后,穿过时空的壁垒,那个正坐在龙界星环的某处,通过法术与这条地球的神龙契合的龙族。

    龙族多拉格很是吃惊,甚至觉得不可思议,这个地球的初代神仙,为什么叫破了他的名字?这怎么可能?他竟然知道龙珠和神龙的秘密?这种事情,可能连短笛这个制造者本人也不清楚的吧?

    多拉格觉得,界唯一触及到龙界存在的龙族,应该只有那个在那美克星和波仑伽相处得还算不错的大长老了。

    王超没有理会其他人,自顾自对神龙说道:“我知道你能够做到,你就帮他一下又能怎么样呢?好歹你们也是同族。”

    在众人惊讶的注视下,神龙的脸上居然露出明显的人性化表情,“你真的知道我?”

    “我真的知道你。”动物面具背后传来一声轻笑。

    多拉格控制神龙的大脑袋,将之降得更低,凑到了这个初代地球神仙面前。

    动物面具自然阻隔不了神龙的目光。

    多拉格仔细观察面具背后的这张脸。确实是地球人,不是龙族同胞。金色的眼睛倒是很奇特……等等,他的手腕上?

    那是……!?

    “不对,你并不是这个时……”多拉格这下总算借由神龙的目光看到了什么,这下是真的吃惊了。可王超直接打断他:“我是什么,跟短笛的这次许愿没什么关系吧?想聊天的话,我们以后应该有的是机会闲聊……”他想起了那几次有趣的许愿经历,不禁露出微笑。

    多拉格总觉得这微笑有点不怀好意。

    “嗯,这个么……”神龙的脑袋抬了回去,沉吟片刻,“行吧,这个愿望,我可以为你实现……”

    “那个!”安宁这时举手,看着神龙,放下手笑道,“既然要转移的话,干脆直接转移到五行山的八卦炉好了。”她合掌歪头,“拜托咯。神龙……多拉格先生?”

    神龙停顿少许,缓缓道:“这个愿望,很简单啊……”

    嗡…………

    它的双目红光绽放,在短笛诧异的神情中,一股无形的力量进入他的身体。

    王超的火眼金睛没有放过任何细节,他清楚地看见了,一团暗金色的地狱能量,也就是魔气,也就是天界的浊气,从短笛的躯体之中被神龙——被多拉格借助龙界龙神的力量,给完摘了出来。暗金色魔云一被分离,就在空气里倏地消失。

    王超对安宁点点头。安宁明白,她知道王超可以用眼睛看见那些东西。

    短笛体内的魔气,已经被送到五行山的八卦炉,做八卦炉的薪柴了。

    短笛则在深深呼吸……

    心情许久许久没有这样舒畅过了……很轻松,很轻松。

    “你们的愿望已经实现,那么……”神龙再度被金色闪电笼罩,留下最后一句话,“再见了……”

    轰!金色闪电冲天而起,腾飞至高处,分裂成七道电光,飞向地球的四面八方。

    随着这七道电光飞逝而去,漆黑一片的天空也缓缓释放光芒,回归了原本的蔚蓝天色。

    “接下来的一年之中,构成神龙的七颗龙珠,将变成七颗无用的白色石头……”短笛向**先生和安宁他们解释道,“一年之后才可以聚集起来再度召唤神龙,通过神龙许愿……”

    安宁道:“能理解,毕竟多拉格先生也是要休息的嘛。”

    祖儿跟着点头,“每天都被拜托的话,那会很忙的吧!”

    “……”短笛一时无语,转向王超问道,“师父,那个……多拉格,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有点困惑,神龙不是他自己制造的吗,他怎么完不知道什么多拉格之类的。根据刚才师父所说的,那多拉格似乎……跟他是同胞?

    王超微微点头,将短笛领走,往神殿深处走去,边介绍着一些关于龙界的事情。

    **先生知道,初代神仙大人教导完短笛,大概又要沉睡了。

    而且,他有预感,这次神仙将会沉睡很长的时间……不过也没关系,短笛差不多已经被**先生视为神仙的接班人,这次在神龙的帮助下,短笛体内的魔气被完去除,更是帮了大忙,短笛毫无疑问会成为地球正式的二代神仙。

    “呜……”安宁伸了个懒腰,站在神殿边缘叉腰笑道,“龙珠啊!真是了不起的东西!一年后要不要也找来许个愿什么的呢?”

    她轻轻挠一挠额头,也许拜托神龙让自己变得更年轻一点?

    呃,太上老君早就青春永驻了怎么办……

    “等等,如果要聚集龙珠的话,该怎么做?让短笛对着天空喊一声,就像召唤筋斗云那样,把龙珠都喊回来吗?”

    安宁跳下神殿,在空中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没关系!”祖儿从她的黑发之中冒出来,眨眨眼说道,“我帮你找呀!我可走运了,而且非常擅长找东西喔!”

    袖珍女孩做出拗手臂的动作,也不知道这姿势跟找东西有什么关系……

    “是呀,有祖儿帮忙的话,一定没问题的!”

    安宁也笑了笑,在空中绕了一个圈,活力四射地呜呼一声,掠过加林塔殿,折身一转,笔直飞向天边的五行山。

    加林塔殿,年轻人死狗一样爬在围栏上喘气,看到远去的人影眼睛都直了,“好漂亮的大美女啊……不对,大美女竟然在天上飞诶……哎哟!干嘛啊!”他后脑勺被用力一敲,恼火地回头吼道。

    “真是失礼!”猫仙人教训道,“那可是五行山的太上老君大人啊!你这小子……拿着!”

    它扔了一枚仙豆给对方。

    年轻人抱怨着吃下……就这样,他在加林塔殿的修行开始了。

    时间流逝,日月交替,加林塔上年轻人和猫仙人嬉戏修行……

    不知不觉就过去三年……

    年轻人坑蒙拐骗要了一片筋斗云,斗志满满地离开了加林塔……

    他没有回到师父的武道馆,而是独自流浪天下,寻找属于自己的武术道路……

    去沙漠里的宫殿跟自己的老姐姐叙旧,结果被对方敲诈了一大笔钱,人还被对方扣在宫殿擂台上打了两年拳……

    狼狈不堪地滚出沙漠,年轻人也谈不上年轻,继续四处瞎混……

    他在最繁华的都市享受过奢侈,在最巨大的舞台上聆听山呼海啸的崇拜和欢呼,也在最穷酸的乡村传授各式各样的孩子们武艺,教导他们做人的道理……

    他在第一届天下第一武道会摘得魁首,世人称他武术之神!

    他将得自师父武道馆的理念重新定义……

    好好吃,好好玩,好好锻炼,好好休息,好好学习……不过第一个弟子是个超级笨蛋,根本领悟不到他老人家这番武学思想的妙处!

    赶紧让大弟子滚出去自己折腾吧,省得气死他老人家。

    二弟子倒是很有悟性,可惜跟他老人家一样,悟性上佳,根骨稍欠!

    啧,可惜,可惜。

    后来,二弟子也辞别,独自修行去了,听说后来也闯下好大一番名声。

    时光荏苒……

    风吹起了海面上焦灼的热浪,将躺椅上盖在龟仙人脸上的色情杂志哗啦啦掀开。

    “呜……”龟仙人打了个哈欠,唉声叹气道,“真是老了,刚才竟然梦到在加林塔上修行的时候……那已经是三百年的事情了吧!”没念叨两句,他就恢复本性,开始嘿嘿淫笑,“那位太上老君大人,真的是超级漂亮的啊……哎哟,失敬了失敬了……”

    他正色咳嗽两声,从沙滩椅上爬起来,“说起来,再过阵子,十八届武道会也快开始了。唉,想当初……嗯,要不去看看?”

    忽然一摸颈间,龟仙人惊讶道:“我那个在海底捡来的珠子呢?真是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