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珠演义 > 『30』你好呀,我叫安宁
    ()    漆黑逐渐散去,恢复蓝天白云。

    巴达克重获新生,灵魂与**契合,战斗力泄洪般释放出来,不自觉腾空而起,整座包子山都被一股无形的压力笼罩。

    龟仙屋的龟仙人、加林塔的猫仙人立即捕捉到这一股突然出现的庞大气息,所幸巴达克的气虽然透着凶悍,但并不邪恶;乃至于在北方的某个基地,正在捣鼓秘密实验的盖洛博士也发现,自己进行能源反应炉实验的副产品能量检测器,突然侦测到数值异常的能量反应……

    某人抱起电饭锅,将原本打算飞上天空四散的七颗白色石头一锅闷住。

    巴达克则回头遥看神殿方向的天空。因为他的复活,对方故意展露气息,对他这个赛亚人强调其存在感吗?

    话说回来,复活之后更能清楚地感觉到了,那个地球的神仙,真是强得离谱!或许已经可以和弗利萨那个混账相提并论……

    实际上,站在神殿边沿注视着包子山这边的短笛则是心情激荡,他也程听到了神龙告之某人他们的关于赛亚人的s细胞、超级赛亚人和超级赛亚人之神等等的情报……他忽然间明白了,他豁然开朗,他恍然大悟。或许这就是他师父对这个孙悟空如此看重的原因?

    超级赛亚人么,真的有那么厉害?还有那个什么超级赛亚人之神……

    短笛面沉如水,握紧木杖,他决定要继续打磨功力,延后那一招启用的时刻。

    师父告诉他,越是忍耐对那最后一招的使用,效果才越强大。最好是当他觉得自己的功力练无可练,涨无可涨的时候,方为最佳!

    短笛回头朝宫殿走去……

    另一边,复活的姬内神情凝望着小儿子;悟空迟疑少许,被布尔玛笑着一推,最终还是投入母亲的怀抱。

    在他记忆的最深处,似乎还记得这个怀抱的温度。虽然次数并不多……

    “这件衣服……”老悟饭不知何时从家里翻出悟空当初降临地球时所穿的小号战斗服。已经很旧了。

    “不需要了。”巴达克接过战斗服,一团能量球将之烧毁成烟,“卡卡罗特,就是孙悟空。”

    ……

    重要的人复活后的这一夜是相聚的一夜,某人、悟空、姬内、巴达克、布尔玛、塔依丝、老悟饭齐聚一堂。

    洗漱,拾掇,用餐,喝茶,围坐闲聊……

    他们聊着地球的生活,聊着巴达克和姬内口中的赛亚人相关的事情。

    孙悟饭、某人和巴达克从不同的视角,探讨修行的高低以及战斗力数值多少这回事儿。

    塔依丝也不知道跟谁学的,竟然悄悄用录音笔将之前龙神通过地球神龙之口说的一切记录下来,众人一起好好推敲了一番赛亚人的事情,s细胞、过去的历史、s战士、亚莫西、超级赛亚人、超级赛亚人之神……

    ……

    又是近一年的时间过去,某人与女朋友旅行兼写作取材兼武术修行的途中,龙珠的力量恢复了。

    某人抖抖厚厚一叠“合同”,一揽子条款,用于详细描述某个被他称作“灵界”的玩意儿。

    这次的愿望,正是这个凭空构想的“私人定制世界”。

    一个……假如以后会出现王抹除宇宙时,可以派得上用场的特殊避难所。

    “呵呵……”龙神萨拉玛当然借助地球神龙的眼睛看到了某人手中的那坨“说明书”,他忍不住摇头发笑,“有趣!有趣!难怪老夫会看上这小子……”

    然后,某人直接被拽到了龙界,第一次见到了传闻中的龙神,竟是意料之外的老伯形象。

    龙神似有意似无意,将一枚机械龙睛丢到地球。

    机械龙睛击中地球的一瞬间,主体部分成为了企鹅村则卷博士制作阿拉蕾的核心;部分力量潜移默化地重塑地球本身;最后剩下的一部分制造的无形波动无差别地席卷球,不经意间造成了什么,比如激发了某个邪恶科学家的脑回路,让他在生化人实验的进展上有了极具创造性的新思路。

    盖洛博士兴奋地摊开设计图纸,17号、18号以及……0号!

    可以做到!这次一定会成功!盖洛博士兴奋地想,只要这三个,不,只需要17号或18号成功一个,红缎带军团就可以分分钟支配世界!

    他满意地喝了一杯咖啡。在实验室的角落某个培养槽里,仿佛标本的两只断脚与一只手,在培养液里微微浮动……

    ……

    当某人、塔依丝、布尔玛和龟仙人等人驾着飞机来到企鹅村拜访则卷博士的时候。

    神殿之上,早已离开数百倍重力室,来到这里修行的巴达克积蓄已久的力量,在回忆弗利萨那个混账欠揍的笑容时的怒火下点燃。巴达克冲冠一怒,金色的烈焰裹住身!

    金发碧眼,成为超级赛亚人的巴达克透露着亢奋且凶厉的气质,浑身都止不住喷涌着狂暴的能量,即便远在企鹅村的龟仙人他们都感应到了。

    离他不远的地方,神仙短笛几乎失语,他想过所谓的超级赛亚人会是什么样子,但从没想过,所谓的超级赛亚人会是这个样子!

    巴达克的气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只不过是一种变身,就直接飙升了差不多50倍!

    短笛定了定神,见巴达克在成功变身之后,迟迟也未解除,不免有些疑惑。

    后者握着拳头,缓慢却坚定地道:“我想记住这个感觉。这只能够将弗利萨那个混账的脑袋打个稀巴烂的拳头……我要牢牢地握住。”

    ……

    艾纪745年,5月7日,第20届天下第一武道会开始。

    决赛是乔帕王vs天津饭。

    观众们欢呼,鼓掌,吹口哨;乔帕王放着狠话,轻蔑又挑衅;天津饭只觉得乏味枯燥……面前这家伙,层次相差得也太多了。

    某人带着女朋友混在围观群众里头,笑着冲看过来的天津饭挥挥手。

    这一次他并没有参赛。

    ……

    武道会都还没结束多久,夜晚的星空突然变化,一粒星光也无。

    当某人通过灵界内的布尔玛迅速转进到西之都,果然见到了久别的巴达克——已经将超级赛亚人的状态消化如常,很明显一举精进到超级赛亚人功率的巴达克。

    后者召唤出神龙,许下了他的愿望。将他的大儿子拉蒂兹立即转移到这里。就这里,现在,不需要包括衣服。

    很好。某人心道,这下“赛亚人篇”恐怕也要糊了……

    ……

    配合着小悟空和镇场子的功率超级赛亚人巴达克,一起将初来乍到且趾高气扬的拉蒂兹小朋友教育了一番,热心地帮助其适应地球的淳朴生活之后,某人带着女朋友继续他们的旅行。这一次他来到格斗之城,选择蒙上面成为一个格斗选手,打算在最俗的地方,练最不俗的功夫。

    擂台上的他并不在意胜负。无论是什么对手,他一步步封印自己的感官,先是视觉,再是听觉,接着是嗅觉,甚至是触觉……

    置身于空无一物的死寂里,聆听“气”的脉搏……

    他这大俗人,似乎也只能这么变着法儿地折腾自己。直到有一天,一位熟悉的人登门拜访。

    “师父,您怎么来了?”

    ……

    孙悟饭带着某人与非要跟着一起的塔依丝走了。

    买票搭飞艇,三人跨越千山万水,回到了某人的一切开始的地方……遥远的南都。

    师父孙悟饭甚至拿出了某人当初前往包子山时的那张地图。

    再次从南都开始,三人沿着当初某人辛苦走过的路出发了。

    孙悟饭倒也没有什么深刻的用意,就只是……他隐约感觉到自己大限将至,就只是想最后为自己这个弟子做些什么,留下些什么。

    思来想去,这个弟子虽然比起悟空显得有点笨拙,但真的是很努力、很辛苦才走到今天这一步了。

    他在师父这个身份之前,首先也是一名武术家,实在没有多少立场可以过分自我地对另一位已经拼尽力的出色武术家随意评判……

    那么,就让他从过去的自己身上寻找些什么好了。孙悟饭只是这么简单地想而已。这也是他认为他作为一个师父,在最后能做的事情。

    ……

    他们经过某人遇见外星人的城市。

    他们来到某人遭遇不幸的红缎带军团的山洞,可惜早已不知被谁将一切摧毁。

    他们一起在墓碑群前默哀,这些是某人曾挥之不去的内心愧疚自责的阴影。孙悟饭和塔依丝陪着他一起释怀,在这些墓前放上一朵花。

    ……

    夕阳的光倾泻,让交换戒指与项链的两人,好似披上金子般的轻纱,互相凝望的眼瞳都犹如将最美的晚霞映入其中。

    “之后的路,”

    孙悟饭轻轻拍拍两人的手背,离包子山还有一段路,他这徒弟的未来还有更长的路,只是他这师父要先走一步了。

    老悟饭白须白眉,抚按这对在他见证下的新婚夫妻交叠的手掌,温和笑道:“就靠你们两个孩子一起走了……”

    塔依丝的眼泪直接淌了下来。某人强忍难过,微笑道:“谢谢您,愿意做我的师父。”

    孙悟饭点点头,面带笑容,身体在两人的注视中,竟缓缓化作了无数的光点,在阳光中随风飘起…………光点流逝融入金色的晚霞之中,随风飘啊飘,一路西行,飘到了世界的尽头,飞入五行山深处。

    太上老君手指挥舞,法术驱使之下,在她身旁的巨大八卦炉边,老悟饭的身躯被天国气息重塑,头顶着天国光圈出现。

    老人家意外且茫然,却见那英武非凡的女子笑道:“你好呀,我叫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