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其他小说 > 全面攻略 > 第四百五十九章 封口费
    郭阳其实一直都很努力。

    苏牧猜的没错,他的确想当个机甲师…不对,应该叫机甲奶妈。

    坐在机甲里加血的奶妈!

    战场上,一边打炮一边奶,想想都很刺激呢!

    事实上,郭阳最初并没有想那么多,他是真抱大腿抱习惯了,整个就是一条咸鱼,对自己唯一一个要求就是把修为跟上,不拖队伍后腿,至于存在感什么的,郭阳都不考虑了。

    这绝对不是因为他菜,而是队友太强,郭阳坚信,哪怕把蓝星第一奶妈放到黎明社,也只有打酱油的份儿。

    这种情况下,郭阳真挺看得开的,反正奶妈不怎么需要训练技能,他就每天划划水,陪着赫伊文在小世界里逛悠,日子倒也过得很惬意,这种状态像极了两个月前没有积分霍霍的苏牧。

    要不怎么说是好兄弟呢,咸鱼的方式都差不多。

    直到拿到魔神机甲,沉睡在郭阳体内的躁动因子便彻底被唤醒了!

    对于男人来说,机甲总是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吸引力,那巨大的体型,闪烁着金属光泽的外壳,以及搭载在上边的各种新型武器,无不彰显霸道之气,分分钟就能把人体内的热血点燃!

    自从在科技感满满的驾驶舱里体验了一把过后,郭阳便深深爱上了这种感觉——男人骨子里都是有破坏欲的,那种一炮轰平一座小山坡的视觉震撼和爽感,郭阳只在赫伊文身上找到过!

    于是乎,腰间永远拴着两根法杖的胖子彻底沦陷了。

    在郭阳心中,魔神机甲就是他第二个女朋友!

    老实说,苏牧其实也很喜欢这个大家伙——机甲是男人的浪漫,苏牧同样也不能免俗,只不过相较自身而言,魔神机甲的武力值稍微差了些,所以苏牧暂时不准备拿来对敌,而是另作他用,比如现在——

    郭阳驾驶着机甲,在小世界的沙漠里练习炮击准度,而苏牧则在不远处的小山坡上,和星野纯夏在驾驶舱内约会。

    第三代魔神机甲驾驶舱的空间很足,这是特伦蒂按照苏牧的要求专门改造的,除了操作台和两个驾驶位之外,还摆了一张小圆桌子,以及一张简易的木板床,角落里还放着衣架——如果将操作台当成书桌,整体看上去就和卧室没什么区别了。

    “苏牧啊,真没看出来,你还挺有想法的嘛,这算什么,机震吗?”

    星野纯夏一路被苏牧牵着,以为对方是想在小世界里散步呢,结果没想到苏牧把她带到了这么一个地方,看来这个男人,已经不满足于浴室和沙发了。

    苏牧无视掉少女调侃的目光,取出两个高脚杯,倒上红酒,一本正经地递给对方,然后问道:“今天感觉怎么样?”

    星野纯夏眨了眨眼:“我们不是还没做吗?”

    苏牧被噎了一下,瞪着少女道:“我问的是之前打架!”

    “打架啊,你说清楚点嘛。”星野纯夏一脸无辜,抿了口红酒,才又开口道:“果果的伤害统计你看了吗?”

    “看了。”苏牧点点头道。

    之前在通往浮阎鬼城的公路上,苏牧黑了教会一个航拍,后来赵果果将上面的感应器拆了下来,放在竹蜻蜓里头,做了一个升级版的探测器。

    竹蜻蜓探测器的主要功能和教会在单人赛上使用的航拍差不多,可以拍摄并监控范围内所有目标的生命状态,只不过竹蜻蜓比航拍更加细致——这个细致具体体现在数据和画面可以同步显示,并且精确到每一帧。

    换句话说,竹蜻蜓每秒都会得出12个数据,对应这一秒之内12个不同的时间节点,将黎明社众人出手前、出手后,以及审判化身吃到技能前、吃到技能后的所有状态都准确记录了下来。

    赵果果稍微整理了一下,将每个人的数据分开,然后套到柱状图上,一份完整的伤害统计表便新鲜出炉了。

    其中排名第一的自然是苏牧,这家伙一个爆灯就爆掉了审判化身30%的血量,2-5名的夏娜、沐璃、薇尔莉、赫伊文等四个女孩加起来都没他打得多。

    倒数第一则是郭阳,这是毋庸置疑的,而郭阳上头则是武雄、楚天浩和林洛洛,再往上就是星野纯夏了,至于陈雪烟和黎雅这两名纯辅助选手,赵果果都没去统计,也没有统计的必要。

    那柱状图粗略一看,星野纯夏的名字在中部,排名好像不算低,可星野纯夏对此并不满意,因为楚天浩、武雄和林洛洛三人都只打了一轮技能,而郭阳又是个奶,没有可比性,所以严格来讲,她才是输出垫底的那个。

    星野纯夏抿了抿唇:“你都看了伤害统计,干嘛还要来问我?”

    大家境界都差不多,自己却拿了倒数第一,那除了失落以外,还能有什么感觉呢?

    不过话虽这么说,星野纯夏倒也很快将心态调整了回来。

    毕竟她只是个A级天赋,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赶得上薇尔莉那种天之骄女,得看开一点。

    A级和SSS级,光是伤害加成就差了50%左右,SSS级天赋还有额外的大招和领域,星野纯夏估计,自己打10分钟的输出都不一定有薇尔莉5分钟多。

    想到这,星野纯夏不禁又有些郁闷了,这种天生比人低一头的感觉真的很不舒服,尤其是这个人还是自己的“情敌”。

    “都怪你,没事提这个干嘛?”星野纯夏嘟起小嘴,显然对苏牧这问题很不满意,两个人难得约一次会,气氛都被破坏完了。

    面对少女的嗔怪,苏牧却笑了起来,一点都没有做错事的觉悟。

    事实上,他确实是故意这么问的。

    在晚饭之前,看到赵果果制作的伤害统计表时,苏牧便知道星野纯夏心里一定会不舒服,而且还一定会憋着,装作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于是他今晚特地放弃了修炼,带着星野纯夏来了驾驶舱。

    苏牧可不想看到自己的臭妹妹把什么事情都憋在心里,万一憋坏了,他找谁赔去?

    所以,与其说这是一次约会,不如说是一次谈心。

    无声的谈心。

    有些情绪不需要别人理解,也不需要别人安慰,只要展露出来,心里自然而然的便轻松了。

    别看星野纯夏一共也没说几句话,但苏牧却完全能够体会到对方现在的心情,同样的,苏牧问了一句之后便闭嘴了,星野纯夏看到他的笑容,便也明白了他为什么要这么问。

    这就是恋人之间的默契。

    星野纯夏心头暖洋洋的。

    原来,这家伙是想安慰自己。

    不得不说,在苏牧面前把郁闷的情绪释放出来,心里真是舒服多了。

    尤其是这种无声的安慰方式,更让星野纯夏体会到被细心关怀的感觉,就像被人捧在手心里,说不出的安稳和温暖。

    苏牧真的变了,他以前只会说“多喝热水”,可现在却知道该怎么关心女孩子了,星野纯夏不禁有些感动,心想,这大概就是爱情的力量吧?

    而事实上,苏牧其实只是受到天道之力的影响,展露出了暖男的本质而已…

    星野纯夏眸子水蒙蒙的,苏牧忍不住伸手捋了捋她耳畔的发丝。

    结果,星野纯夏一巴掌就把手给他拍开了,冷哼道:“不错嘛苏牧,最近撩妹技术见涨啊,说说吧,你是不是就这样撩人家穆婉婉的?”

    苏牧:???

    不是,你画风会不会转换得太快了点?

    刚刚还一脸感动的样子,怎么突然就开始兴师问罪了?

    人家明明是在关心你,跟穆婉婉有什么关系?

    饶是苏大官人有两点悟性加持,此时也猜不透星野纯夏的心思了,所谓恋人之间的默契,在一刻统统都喂了狗…

    女人的脸,还真就是六月的天,说变就变,一点都不讲道理。

    看着苏牧委屈的样子,星野纯夏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之色,仿佛有什么阴谋得逞了一般。

    星野纯夏当然不是在真的兴师问罪,这么多姐妹里,要说谁最不介意苏牧继续开后宫,一定是她星野纯夏。

    或许连苏牧都不知道,星野纯夏想要的生活其实很简单很简单,仅仅是永远跟在他的身边而已,为此,哪怕只是当个小小的侍女,星野纯夏也心甘情愿。

    她刚才故意装作凶巴巴的样子,无非是想换个话题罢了。

    跟苏牧单独相处的机会可不多,星野纯夏才不愿意一晚上都沉浸在那种软绵绵的氛围之中。

    星野纯夏大概猜的出来,苏牧今晚找自己的主要目的就是安抚自己的情绪,有点喝酒谈心的意思,那现在心谈完了,不就应该好好约会了么?

    苏牧要是知道星野纯夏此时的想法,估计得当场吐出一口老血。

    因为在他看来,不管是谈心还是约会,都跟穆婉婉没有半毛钱关系,提她干什么?

    搞的就跟自己和她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似的。

    殊不知,女生最擅长的事情,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她们说的话有时候本身并没有太多含义,但男人们偏偏要去往死里分析,最后得出一个错误答案,被女生否认,于是就有了这么一个结论——女人心,海底针。

    “星野会长,你想多了,我跟穆婉婉没有任何关系。”苏牧神色严肃的解释道,顿了顿,又补充一句:“我们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

    这可都是大实话,他是想把穆婉婉拉上贼船不错,但这不是还没成功吗?

    以那少女的性格,估计到现在都还对他那天吃豆腐的行为耿耿于怀呢。

    “是吗?你要真对她没想法,为什么要送人家那么多星卡呢?”

    星野纯夏似笑非笑,盯着苏牧的眼睛,似乎是想看出什么端倪来。

    而听到这话,苏牧却愣住了:“你怎么知道我给了她星卡?”

    “刚好路过,所以看见了。”

    “不对吧?”苏牧目露思索之色,“我当时可是做好了杀人灭口的准备,故意找了个偏僻的角落,连航拍都拍不到,那地方离房车也有一段不短的距离,你没道理刚好路过……”

    说到这,苏牧顿了顿,撇嘴道:“星野会长,你跟踪我。”

    “那你就当我跟踪你吧。”

    事实上,这完全是个巧合,当时苏牧和穆婉婉“约会”,星野纯夏闲得无聊,便去了房车顶上拿着望远镜看风景,顺便帮赵果果记录地形,结果凑巧看到苏牧和穆婉婉一前一后从某个旮旯里走出来,而后者手中拿着一摞厚厚的星卡,起码有一百多张。

    星野纯夏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因为作为苏牧的女朋友,她有“捉奸”的权利,就算跟踪这种行为本身不是很对,但比起“捉奸成功”,后者明显更为严重,所以星野纯夏没必要解释,毕竟,“道德”这两个字,现在可是站在她这头的!

    星野纯夏明显入戏了。

    她叹了口气,一副深闺怨妇的样子,幽幽道:“苏牧啊,我们这么多姐妹,都装不满你的心么?你要是真喜欢人家,跟我们说一声就好了,我们又不会拦着你,你何必非要瞒着大家,偷偷摸摸去跟穆婉婉约会呢?”

    “你少来啊星野纯夏,我跟穆婉婉一清二白,你少在这胡说八道!”

    苏牧才不吃这套,他没好气地道:“再说了,什么叫偷偷摸摸,我那明明是光明正大!”

    “可是,你并没有告诉我们这件事,对于我们来说,这就是偷偷摸摸。”

    星野纯夏认真道:“你当时没说,可以解释为时间来不及,那你送了星卡之后,总该有机会跟我们说了吧?可你没有,从头到尾都没有,我只能理解为你在故意瞒着我们。”

    这话真的挑不出毛病,因为事后苏牧确实应该跟老婆们知会一声——最起码要让赵果果知道,只是这家伙最近被那“明性见意”折磨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哪里还有记得住这些乱七八糟的琐事?

    苏牧也不继续解释了,他算是看出来了,这臭妹妹是在演自己呢!

    星野纯夏和大小姐可不一样,吃醋什么的根本不是她的风格,更何况他们现在还在约会呢,星野纯夏应该抓紧时间,想尽一切办法占自己便宜才对。

    于是,苏牧板起脸来,冷冷地道:“星野会长,我再说一次,我跟穆婉婉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信不信由你!”

    “你凶什么凶啊!”星野纯夏似乎生气了,瞪大眼睛道:“就算我相信你又怎么样?你个大猪蹄子,可可的事都还没解决完呢,现在又去招惹人家穆婉婉,大小姐知道了不砍死你才怪!”

    “这件事就我们两个人知道,你不说不就行了?”

    “你想得美!”星野纯夏冷哼一声,“本来我是想帮你保密的,可是你刚才凶我,我改主意了,明天我就去跟大小姐说!除非……”

    “除非什么?”苏牧心中暗笑,臭妹妹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除非你给我封口费。”

    星野纯夏伸出小手,五指张开:“五千个亿,少一滴都不行!”

    “嘶——!”苏牧倒吸一口凉气:“星野会长,你胃口可真大!”

    “你可以选择分期付款,每天10%的利息。”

    “不用了,今晚付清!”

    滋啦!驾驶室当即便响起了布条撕碎的声音!

    ……

    ……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