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其他小说 > 特殊挟持 > 第十二章 安全隐患
    唐程伏在窗口向下望去,恰好看到那个身影连滚带爬地起身,仓皇逃走。

    带着凶器潜入林艺的居所,必然是抱着谋财害命的打算。相比之前间接威胁到林艺的几个人,这一次出现的人影所带来的威胁是直接的,他也更有可能是那个要杀掉林艺的幕后黑手。

    这样的话,无论如何唐程都不能让这人跑掉!

    略作简短的思考之后,他毅然决然地跟着跳了下去。

    作为骨科医生,唐程对于人体骨骼和关节的耐受能力有更好的判断,所以在落地之前,他顺势做了一个标准的前滚翻动作,灵巧地避开了脚掌直接杵地的误区,将脚踝和膝关节的受力程度最小化。

    但是先前跳下来的那个人影就没有那么好运了,他在落地时不小心崴到脚,一瘸一拐逃跑的样子十分狼狈。受了伤的脚怎么也跑不过健的双腿,结果当然也在意料之中,在逃了百十米远之后,那人成功被唐程制服,按倒在地。

    为了不被轻易认出,他特意戴了黑色的鸭舌帽和黑色的口罩。

    唐程毫不留情地挥拳,砸在那人的面门上,“跑!往哪跑?”

    倒在地上的男子口中发出一声闷哼,努力挣扎着。唐程一把扯下他脸上的黑色口罩,露出来的是一张陌生脸孔。

    初看这张脸,唐程莫名觉得有种丧气感。

    眼尾下垂,囧字眉,毫无半点精神气。山根塌陷,下颌内缩,一副怂样。

    这副面相,无论怎么看,都让人觉得难以和心狠手辣的杀手产生半点联系。可他明明是带着刀的,刀刚才已经掉在了房间里,考虑到徒手搏击还有些胜算,唐程这才丝毫没有畏惧地跟了下来。

    “大晚上私闯民宅,就你这小身板,是打算抢劫还是谋杀呢?”唐程揪住他的衣领,厉声质问。

    男子紧张地看着唐程,冷汗顺着脸颊淌下来。从刚才疯跑到现在被抓,他连气都还没有喘匀。他的嘴唇微微颤抖,不知该如何应答。

    这时,被两人此前的跳楼举动惊吓到的林艺匆匆赶过来查看情况,视线扫到男子那张辨识度很高的脸时,一眼便将他认了出来。

    “赵小俊?”

    唐程惊讶地回头,“你认识他?”

    “这是我室友童娇娇的男朋友。”林艺说着,将两人分开,并质问男子,“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里,还带着刀?我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你要是不老实说,我可要报警了!”

    赵小俊脸上的五官顿时拧巴到了一起,表情委屈。

    “童娇娇这臭婆娘绿我!我对她掏心掏肺,赚的钱都给了她,她居然在外面勾引野男人!”他用拳头恨恨地砸了两下地面,“我知道这事以后,找她理论,结果被她拉黑了。现在找不到她人,只好寻到住处来……可是我没想杀人,只是想吓唬吓唬她。就算不能让她回心转意,我也要让她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至少,至少也应该把我送给她的那些东西要回来!”

    赵小俊抽噎地控诉着,话到情绪点上,鼻涕眼泪止不住地一起流下来。

    “行了,瞧你这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同情心让林艺忍住了那股恨铁不成钢、想骂他几句的冲动,“实话告诉你吧,童娇娇已经搬走了,不住在这里。”

    “什么时候的事?”赵小俊猛地站起来,用袖子在脸上胡乱地抹了一把。

    “大概……上周。”

    “你知道她搬去哪里了吗?”

    “不知道,我也跟她断了联系。”林艺说,“总之,你要是真喜欢她,就像个男人一样,堂堂正正地把她追回来。动刀子威胁这种极端手段,千万不要再用了。”

    “我知道了。谢谢你。”赵小俊神情失落地垂下头,拍了拍身上的土灰,转身离开。

    “等一下!”没走多远,唐程突然叫住了他。

    赵小俊怯怯地回过身,唐程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把刚才扯下来的口罩塞还给了他,“不好意思,刚才下手重了些。以后别做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我还以为你是小偷呢!”

    赵小俊把那块黑色口罩紧紧攥在手里,尴尬一笑过后,拖着一瘸一拐的腿走掉了。

    林艺看着那颓废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伫立良久,缓缓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

    两人返回的时候,唐程在刚才跳下来的落点处停住脚步,仰头观望。

    他发现了一个很大的安隐患:楼房总排水管与厨房窗口相距很近,稍微灵活一点的人能够轻易地从水管的固定点攀爬到厨房外侧窗台,窗口没有设置防盗窗,一个翻身就能钻进室内。

    他猜测,赵小俊应该就是这样进来的。

    既然赵小俊能进来,那么意味着杀手也能进来。唐程不禁担忧起来。

    而且租房信息这种东西,稍微花点力气就能查出来,找到林艺并不难。他担心幕后黑手会利用林艺的生活空间布局,设置巧妙的“意外死亡”。类似的案例他不是没有看到过,出于周密考虑,他觉得还是应该带林艺离开这里。

    回到出租房内,林艺去检查家里有没有被破坏的东西,唐程借口上厕所,和图灵机5467展开对话。

    “她不能待在这里,太危险了,必须给她找一个绝对安的避难所。我想到一个好地方,你的那间科技实验室,是对外绝对封闭的,能不能让她暂时搬到那里去?”

    “不可以。”对于他的提议,图灵5467持坚决反对的态度,“你的意图很明显,想把她与世隔绝地保护起来。你还爱着她,我懂。正如人类东方文明中有句老话叫‘捧在手里拍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但这是溺爱。而且从道德的层面来讲,你也剥夺了她的自由,愿不愿意做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需要她自己来决定。”

    “你不是也在剥夺我的自由吗?”唐程反问。

    “性质不同。”图灵5467说,语气里透着几分腹黑的腔调,“我说过,无论你怎样保护,她都会死。命运如此,该来的总是会来,你阻挡不住。既然如此,你不妨换个角度考虑。现在的林艺如同漂在水中的鱼饵,只有嗅到她的气息,鱼才会浮上来咬钩。所以她的存在,可以帮你引出幕后黑手。如果想让她多活一段时间,那你就贴身保护她。最后补充一句,除了实验室之外,还有另外一个比较安的地方,可以供她落脚。”

    “哪里?”

    “你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