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全能花少 > 第1858章
    ,,,楚雨霏第一感觉是有些震惊之余的将信将疑。

    “是的,这些都是楚飞亲口对我说的,他还说,他已经回家求了他父亲救霜儿,可是,舅舅依旧不为所动,我也搞不清楚,为什么舅舅会突然变成这样一个恐怖的人了?”

    荣耀的言语里也满是疑惑不解的成份。

    “是啊,我很了解我大哥,他绝对不是这种人啊!他怎么会去害霜儿,就算害霜儿,他怎么可能去害自己亲生儿子楚飞呢?这无论如何都说不通啊!”

    楚雨霏觉得这事情背后肯定有蹊跷。

    “妈,现在不是分析这事情到底说得通,说不通的时候,现在十万火急的事是救霜儿,也是救楚飞!”,荣耀急切地说。

    “那是,那是,我马上去找你舅舅!”,楚雨霏连连点头。

    “妈,你去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安,楚飞说,虽然他不能百分百确定,他觉得现在的父亲楚雁潮就像是中了邪一样,性情大变,变得冷漠残忍,千万要注意,要不我陪你一起去吧,我可以保护你!”,荣耀像个男子汉一样表示。

    “不用了,傻孩子,你舅舅再怎么样,也是我的亲大哥,又不是坏人,女子这搞得我像要跟歹徒会面一样的。”,楚雨霏觉得荣耀有点过度紧张了。

    “不是,不是,妈,楚飞说了很多,他说他的父亲真地是变得好恐怖,不注意安搞不好,搞不好。”,荣耀显得很担心。

    “搞不好?他会吃了我啊?!”,楚雨霏没有把儿子的话当成事。

    “算了,不说了,我马上动身去楚家了。”,楚雨霏赶紧挂断了电话,出了店门,叫了一辆车飞速赶往楚家。

    楚雁潮这会儿刚跟儿子楚飞发了一通脾气,正窝着火,听见儿子开门出去的声音,他也懒得搭理。

    此刻,他现在最担心地莫过于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完打乱了他的计划,本来,好不容易取得了林月如的暂时合作意向,最要紧的就是加快速度,抢在荣啸天等一众对手之前赶往安西,寻找到楼兰圣地,现在,没有想到,这一切都被现在楚飞这闯出的棘手事情都影响了。

    如果让荣啸天知道自己给霜儿下药,甚至自己给自己儿子楚飞下药,以他对荣啸天的了解,,荣啸天必定是会怀疑到很多方面,他本来就有些怀疑自己的身份,如果再让他知道这,一贯胆大的楚雁潮也不禁有些心虚起来,这可不是小事,搞不好会让自己盘计划因为这一步而导致,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的局面。

    楚雁潮紧皱眉头,苦苦思索着,现在面临的局势很复杂,他想了半天也没有理出个具体思绪,这个时候,他只有想到向自己的心腹老管家求助了。

    “老哥哥啊,情况不妙,楚飞竟然把我给他下药的事情告诉了荣家的人,我担心我的身份迟早会暴露。”,楚雁潮的语气显得有些紧张得颤抖。

    “发生了什么事?楚飞为何好端端地出卖你?”,电话里传来老管家也显得十分纳闷的信息。

    “霜儿病危了,可能医生说她得血液里有问题,而荣耀又不知道怎么知道的楚飞给霜儿下得药,所以逼楚飞救霜儿,楚飞无奈,对他说出了事情的原委。”,楚雁潮简单把情况给老管家叙述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老主人,你的想法是什么?”,老管家没有表态,反而是率先问老主人。

    “我现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现在荣耀知道了,意味着荣啸天和楚雨霏很快就会知道,我不知道他们会有什么反应,但是我估计和荣家之间关系算是彻底了结了。”,楚雁潮黯然地说道。

    “和荣家的关系断裂其实并不是完是一件坏事。”,楚雁潮没有想到,老管家倒是说了一句让他琢磨不透的话。

    “什么意思,老哥哥,女子这话我完听不懂。”

    “道理并不复杂,我们原先设想的是通过霜儿,来拉近和荣啸天的关系,从而随时掌控荣啸天的动向,另外和荣家亲上加亲,也可以让荣啸天放松对我们的警惕,对吗?”,无论在什么时候,老管家的思路都是非常清晰。

    “是啊,有什么问题?”,楚雁潮有点不明就里。

    “你想想,如果荣啸天就是我们最大的敌人,你和他走近了,你能掌控他,他难道就不能掌握你的动向吗?”,老管家问道。

    “也许道理,我明白了,这次,我第一次见到荣啸天,发现他的可怕之处就是完看不透他的实力到底有多强?换句话说,他太深不可测了!”,楚雁潮忽然明白了老管家话里的深意。

    “是的,看来,我们都低估了这个荣家的大掌门,他或许就是我们以后最大的敌人!”,老管家点点头。

    “老哥哥,那你的意思,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呢?如果荣家因为霜儿的事情找我理论,怎么办?”,楚雁潮不无担忧地问道。

    这就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即便不考虑后来的事情,现在摆在眼前马上就要面对的事情,应该怎么办呢?

    楚雁潮拿不定主意,有点疑惑地问道。

    “老主人,现在的问题,取决于霜儿你到底想救或者不救?”,老管家突然反问道。

    “这个,这个嘛,霜儿虽然和我不是什么沾亲带故,但她毕竟也是一个无辜的女子,原来,也只想通过她监控荣啸天,现在这个作用也没有了,我倒也不是想看着霜儿这丫头死,只是,只是。”,楚雁潮显得有些犹豫。

    “老主人,你只是因为救霜儿而坐实你下药的事情对吗?这事情传出去玩怕对你的声誉不好对吗?”

    还是跟了他几十年的老仆人,知道楚雁潮的心思,一语就道破了楚雁潮最担心的事情。。

    “哎,老哥哥啊,还是你了解我,我的心事你一阵见血啊,的确是有这个担心。”,楚雁潮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

    “这其实也很简单啊,你可以换一种救霜儿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