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悍妃修炼手册 > 第474章 七秒钟记忆
    夜色浓重,冷风恻恻。

    伴随着冷风,一股浓烈的杀气朝着马车直直的奔袭而来,芜菁立刻拔出腰间的软剑,朝着杀气传来的方向回击而去。

    同一时间,风声和着无数的箭声,从四面八方一齐涌了过来。

    马车内,夜九宸微抿着薄唇,冷冽着眸光,一手揽着冷月的腰,一手拎着灰衣的衣领,猛地腾身而起,从马车顶端跃出。

    赶在他们跃出马车的前一秒,车身已经被无数把箭齐齐射穿。

    车身,瞬间四分五裂。

    四周的密林之中,随即出现十几个手持长剑的黑衣人,每个人都蒙着面。

    芜菁和岳城立刻冲上前,与那十几个黑衣人厮杀起来。

    只是,芜菁和岳城的武功虽然高强,单打独斗或许有绝对的胜算,但对方派来的人也不弱,加上人数众多,所以岳城和芜菁对付起来,很快便开始力不从心。

    冷月站在一旁,冷眼看着地面被刺成了刺猬还四分五裂的马车,心里一阵妈卖批,再看那些个黑衣人,顿时就想要撸胳膊挽袖子。

    这种时候,干就完了!

    然而,夜九宸却事先察觉到了她的意图,赶在她有所动作之前,直接将人拉住。

    “月儿!”

    “干什么?”

    “刚刚答应了我什么?”

    冷月:“???”

    夜九宸严肃的语气让冷月不禁一愣。

    她刚刚答应啥了?

    好像啥也没答应啊!

    似乎是察觉到了冷月心中的想法,不等冷月开口,夜九宸已然抢先一步。

    “不管如何,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允许,你只能待在这里,不许动!”

    厉害了我的妖!

    冷月眨巴了两下眼睛,夜九宸也不等她答应,转眸看了一眼靠在树上的灰衣,随即转身,纵身一跃,便加入了战局。

    冷月傻不愣登的站在原地,看着面前的人厮杀的那叫一个酣畅淋漓,只觉得胸口憋闷不已。

    半晌,只能重重的叹息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

    哎!

    能怎么办?

    自己选的妖孽,跪着也得宠完。

    想着,冷月随即来到灰衣身旁的位置,干脆也和他一样,靠着大树坐了下来。

    有了夜九宸的加入,战局很快便有了逆转,黑衣人一个一个的倒下,眼看着一场危机,就要被化解。

    灰衣侧眸看着身边面无表情的女人,突然发现,有些摸不透她。

    也不算是突然发现。

    好像从一开始,冷月的为人、所作所为所思所想,对他来说就是个迷。

    离经叛道仿佛已经不能形容她了。

    心爱的人在眼前同杀手厮杀,就算是胜券在握,一般的女子也会忧心不已吧。

    结果眼前这位可好,不但一点都不担心,还一副好整以暇的看戏模样。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根本不喜欢夜九宸来着。

    想到此处,灰衣不禁情不自禁的笑了笑。

    也许是看的太过无聊,听见了灰衣的笑声,冷月不禁转头。

    “你笑什么?”

    冷月不带什么语气的质问,让灰衣不由得一愣,擎着一双眼眸,不解而又震惊的望着冷月。

    她刚刚说什么?

    自己……竟然,笑了?

    从伙伴们都死去的那一刻起,灰衣就再也没有笑过,不只是没有笑过,喜怒哀乐这些情绪,他统统都没有。

    仿佛,早就变成了一个行尸走肉,没有感情。

    可是刚刚,他竟然笑了么?

    回想起那一个瞬间,灰衣自己也有些迷茫。

    太久没有笑过了,早就忘记了笑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

    冷月也察觉到了灰衣的怔楞,只是没往他那方面想。

    孩子这么傻了么?

    连自己因为啥笑都不记得?

    “你是属鱼的?”

    冷月的话让灰衣不禁唤回了几分思绪。

    “你说什么?”

    冷月:“……”

    完了,孩子不管记性不好,听力也不好了。

    多半是废了。

    “我说,你是不是属鱼的。”

    灰衣脸色微微有些不自然:“十二生肖之中,从未听过有鱼这一生肖。”

    “嗯,我这是十三生肖。”

    冷月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一时间竟然让灰衣有些莫不着头脑。

    “这世间,还有十三生肖?”

    “我说有就有,你不就是么?只有七秒钟的记忆。”

    灰衣怔怔的望着冷月,而冷月已经对和灰衣之前的对话失去了所有的兴趣,毕竟,一个又傻又聋的孩子,体会不到她这种小仙女的快乐。

    冷月重新看向战局,此时黑衣人已经没剩下几个了,眼看着就要分出胜负。

    冷月顿了顿,用不咸不淡,不大不小,但足以让夜九宸几人听到的声音,缓缓说道:

    “速战速决,留一个活口!”

    听见冷月充满烦躁和不耐的声音,夜九宸随即勾了勾唇,眼底的光却似乎更冷了,手上的攻势也愈发的凌厉迅速,让人无法招架。

    灰衣依旧怔怔的凝望着冷月,脑海中一遍一遍的回想着她刚刚看似随意的话。

    虽然不知道冷月为什么会说他和鱼一样,记忆只有那么短暂的时间。

    但,鱼的记忆,真的只有七秒钟么?

    如果是这样……

    那自己,真的希望能够做一条鱼。

    那样,就可以忘记自己是谁,忘记年少时的痛苦与欢乐,忘记同伴在自己面前一个个倒下的刻骨铭心……

    可惜,他不是!

    战局,结束了。

    十几个黑衣人,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因为冷月发了话,所以留下了一个活口。

    夜九宸退出战局的第一件事就是来到冷月身边。

    “没事吧?”

    “没事。”

    冷月觉得夜九宸这话问的有点多余,自己怎么看也不像是有事的样,但是来自小妖孽的关心,冷月觉得自己应该好好收下,所以就忍住了没怼。

    夜九宸点了点头,牵过冷月的手,将人从地面拉了起来。

    “虽然天气已经开始转暖,但是夜晚还是有些凉意,你这样坐在地上会着凉,以后,不许这样了!”

    冷月:“……”

    小妖孽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

    现在退货还来不来得及?

    说话间,岳城和芜菁已经押着剩下的那最后一个黑衣人来到面前。

    冷月擎着一双如古井一般无波无澜的眼眸,居高临下的睨着跪在面前的人,片刻,缓缓启唇。

    “你们怎么来的?”

    黑衣人:“???”

    岳城、芜菁、灰衣:“???”

    就连夜九宸,听闻了冷月的话,都是一脸懵逼加问号。

    正常逻辑,不是应该问黑衣人,是谁派来的么?

    冷月问的啥?

    你们怎么来的?

    什么意思?

    别说是黑衣人,就连芜菁和岳城都没听明白,还以为冷月描述错了,正在犹豫着要不要提醒,就见冷月眼底已经浮现出一抹冷燥,强打着最后一点耐心,沉着声音重复了一遍。

    “我问,你们怎么来的?走路?乘车?还是骑马?”

    这一回,众人就算是想要迷茫,都无处迷茫了。

    冷月把话说的多清楚啊。

    只是,她为什么要这么问,几个人还是完摸不着头脑。

    当然,除了夜九宸。

    想起刚从马车里跃出落在地面,冷月第一眼看的就是已经四分五裂被射成了刺猬的马车,还有当时那个眼神,加上她现在问的问题,夜九宸顿时就明白了过来,也顿时有点哭笑不得。

    他的小月儿,果然与众不同。

    但却不得不承认,实际的很。

    也许是被冷月的问题跟震的完失去了思考能力,黑衣人眨巴了两下眼睛,本能的回了一句:

    “骑马……”

    “嗯!”

    听黑衣人这么说,冷月眼底的燥意才消退了一些。紧接着,又朝黑衣人问道:“马呢?”

    这么多人,十几匹马,一会可劲挑。

    “在林子里……不是,你想干什么?”

    黑衣人回答完冷月的问题,猛地反应过来,随即凶狠的朝冷月反问了一句。

    “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不用白费力气。”

    “我想干什么?

    你们把我的马车都弄成什么奶奶样了?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还能用么?

    把你们的马赔给我,这事就算两清了。”

    众人:“……”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更怕,安静的空气之中,仿佛有一群乌鸦扑腾着翅膀呼啸而过,还一边扑腾一边发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叫声。

    “嘎——嘎——嘎——”

    黑衣人整个都懵了,灰衣、芜菁、岳城也懵了。

    芜菁和岳城还好,虽然早就领教过冷月那与常人不同的想法,但冷不丁看见冷月这番操作,还是有些接受不来。

    灰衣和黑衣人就彻底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哪有人被刺杀后的第一瞬间,想的是马车?

    冷月没有那个心情管其他人的想法,只是略显疲惫的朝着身旁一脸宠溺的夜九宸看了一眼。

    “人没用了,杀了吧。”

    夜九宸点点头:“好!”

    黑衣人:“???”

    你都不问问,谁派我来的?

    黑衣人心中这么想着,冷月却像是有读心术一般,竟然不用听到声音,就猜到了他心中的想法。

    “不是你说的,你什么都不知道,让我们不用浪费时间么?”

    黑衣人今晚不知道第几次:“……”

    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可是这么死,好踏马不甘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