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悍妃修炼手册 > 第475章 在意会只字不提?
    黑衣人就这么带着浓浓的不甘心和不解,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和同伴们一起踏上了黄泉路。

    夜九宸和冷月率先朝林子里走去,后面岳城抱着灰衣,芜菁跟在旁边。

    灰衣看着前方几步之遥的两个人。

    原本晦暗的夜穹,此时已经有月亮悄悄冒出了头,皎白的月光照进林中,照在冷月和夜九宸的身上,仿佛给她们镀上了一层银色的光晕。

    他们二人仿佛丝毫没有受到刚刚那场刺杀的影响。

    灰衣说不出此时到底是什么心情,只觉得复杂而又难解,像是纠结在一起的线团,凌乱而又没有头绪。

    动了动喉咙,灰衣终是忍不住开口。

    “他们,一点都不想知道,到底是谁派来的人么?”

    毕竟,看刚才那个黑衣人,也不是那种严刑拷打就一定什么都问不出的人。

    可是冷月压根连问都不问,留下活口只是为了要人家的马。

    冷月这样也就算了,夜九宸也如此纵容她?

    灰衣一句话落下,芜菁已经给出了答案。

    “不是不想知道,是已经知道了答案的问题,不需要再浪费时间。”

    灰衣一愣。

    芜菁倒是有耐心给他解释。

    “那十几个黑衣人,一开始只有我和岳城在抵挡,如果他们分出几个人来牵绊住我们,其余的人去攻击主子,我们根本就无法阻拦。

    但是那十几个黑衣人,并没有这么做。”

    灰衣似乎有些不大明白。

    “你们的意思是,这些黑衣人,不是为了刺杀而来的?”

    “不!是为了刺杀而来的!”

    这一次回答的,是岳城。

    “只不过,目标不是当时站在树下的人。”

    树下?

    当时树下有三个人,冷月、夜九宸、自己。

    夜九宸后来加入了战局,那些黑衣人也并没有手下留情,就说明那些人的目标,是包括夜九宸在内的。

    这样一来,就只剩下了两个人。

    不会有人因为自己而来,那就是……

    想着,灰衣不禁朝冷月看了过去。

    冷月还走在月光下,背影纤瘦冷艳,但即便是背影,也有着一种独特的、与生俱来的冷冽气质,宛若雪山之巅走下的女王,更似高悬于夜穹广寒宫中的月中仙子。

    一个背影都如此迷人,样貌,自是不必说。

    所以……

    一瞬间,灰衣立刻有了答案。

    “是夜陌寒!”

    说着,灰衣垂下了眼眸。

    冷月和夜九宸虽然走在前面,但是几个人的距离并不远,所以刚刚灰衣和芜菁、岳城的对话,自然是被他们一丝不落的全都听进了耳朵里。

    “还有救!”

    蓦的,冷月猝不及防的开口,说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

    灰衣一愣。

    紧接着,就听冷月用不咸不淡的口吻,继续说道:“还没傻到无药可救的地步。”

    灰衣:“……”

    我谢谢你啊!

    说话间,几个人已经走到了林子深处,不远处,果然拴着十几匹马。

    冷月阴沉了一晚上的心情,总算是得到了缓解。

    顿了顿,冷月背对着岳城等人:“看好哪个挑哪个。”

    说完,便同夜九宸一起上前先去挑选。

    五个人,十几匹马,确实可以随便挑。

    很快,几个人挑好了马。

    夜九宸不放心怀着身孕的冷月自己单独一匹马,说什么都要跟冷月公乘一骑,灰衣现在就跟一滩泥一般,自然也不能自己单独乘坐一匹马,要和岳城一样。

    就这样,五个人三匹马,很快便在夜色下,疾行起来。

    ……

    大周国的军营内,巡逻的士兵正有条不紊的从夜陌寒的帐篷前经过。

    柳青借着月色进入到帐篷内。

    夜陌寒此时正站在地形图前,神色严肃而又专注。

    如今的夜陌寒,虽然还是同样一张脸,但是身上的气质早就已经截然不同,尤其是曾经那双深不可测,而又幽冷深邃的眼眸,如今愈发的深不可测,却也愈发的让人琢磨不透,心神震颤。

    朔风站在夜陌寒的身旁,静静的看着。

    自从回到大周,夜陌寒就真的像是变了一个人。对于曾经那个执着的冷月,再也不提起半个字。反而把染离封了妃子不说,还将右相程必的女儿程嫣然纳入后宫,还有一些其他朝廷重臣的女儿。

    只是,后宫充盈的夜陌寒,却仿佛对谁都没有真情。

    换句话说,曾经夜陌寒看冷月的那种眼神,朔风再也没有看过。

    “帝君!”

    柳青来到朔风身边,朝他点了点头,随即躬身向夜陌寒行礼。

    听见柳青的声音,这才抬起头看了一眼。

    “怎么了?”

    “帝君,我们派出去的人,无一返还。”

    柳青说完,不禁垂下了头,夜陌寒闻言脸上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像是早就预料到了一般。

    “嗯,还有其他事么?”

    柳青愣了愣:“没有了。”

    夜陌寒听出了柳青语气里的异样,不由得再次抬起头看了一眼。

    “怎么,有话要说?”

    “属下不敢!”

    柳青闻言立刻垂下头,恭敬的了回了一句,夜陌寒闻言却是浅然一笑。

    “什么时候,你们两个在孤的面前,也开始有所隐藏了?”

    柳青和朔风都没有回话。

    “没事,有什么想问的,问吧,孤恕你们无罪。

    毕竟,孤的身边,也只剩下你们两个了。”

    说这话的时候,夜陌寒的语气里竟然难得的带出了几分久违的落寞。

    听夜陌寒这么一说,柳青和朔风这才抬起头,彼此对视了一眼。

    略微思忖了一下,还是朔风忍不住开口。

    “启禀帝君,您是不是早就已经知道,这些人派出去,有去无回?”

    “是!”

    夜陌寒倒是没打算隐瞒,朔风一问,便不假思索的回答。

    “那您为什么……”

    “你们啊!”

    知道朔风和柳青一时间没法理解,夜陌寒不禁摇了摇头,随即起身,走到一旁的椅子旁,慢慢的坐了下来。

    “你们以为,夜九宸修书给我,让我发兵攻打西凉是为了什么?”

    “这……”

    面对夜陌寒的这个问题,朔风和柳青却答不上来了。

    他们只是对夜陌寒忠心耿耿死心塌地,但对于权谋之术、猜人心思的事情,却是一点天赋都没有。

    夜陌寒也不恼:“我们在西凉的时候,你们就没有察觉到,夜九宸和江行烈之间,那种不同寻常的气氛么?”

    经夜陌寒这么一提醒,朔风和柳青顿时想了起来。

    夜陌寒继续说道:“江行烈认定了夜九宸就是他的儿子,表面上看起来,想要将皇位传给夜九宸。既然想要传皇位,那么有些事情,自然也是要管的。

    除了给个王位,对于王妃,那个未来皇后的位置,想来也不会坐视不理。

    可是奈何,夜九宸心中只有一个人。

    江行烈会不对那个人下手?

    可是江行烈不知道,对夜九宸来说,那个人胜过一切。江行烈对那个人下手,以夜九宸性格,怎么可能会完全无动于衷?

    而且,就算是现在局势缓和了,但是夜九宸也好,江行烈也好,都知道这只是暂时的。

    有些事情,早晚要面对。

    所以,为了那个人,夜九宸自然会不顾一切。”

    夜陌寒有条不紊,语气平缓的说着,朔风和柳青听到这里,自然也已经完全明白了过来。

    只是,他们同时也注意到,夜陌寒从头到尾,都只用“那个人”,而没有叫出一次,冷月的名字。

    所以,有些人、有些事,看似已经过去了,其实只是假象罢了。

    “属下还是不明白,帝君今日为什么要派那些人去。”

    “呵!”

    夜陌寒轻轻一笑:“夜九宸休书与孤结盟发兵西凉,其实也是在试探,孤对他挚爱之人是不是已经完全放弃了。

    既然如此,孤不如提早给他个答案。

    当然,孤不是真的放不下。

    只是,兵既然已经发了,自然就要做出点事情来。

    你们之前不是还劝阻孤,这个时候对西凉发兵,没有十足的胜算么?

    确实,如果只是我们单独向西凉发兵,别说是没有十足的胜算,直接可以说是必败之势。

    可现在有了一个夜九宸,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兵,孤可以发!

    战士,孤也可以起!

    但结果,却不是他夜九宸说了算!”

    说到这里,夜陌寒突然一敛脸上所有的表情,阴沉着眸光,慢慢的站起身,重新走到地形布防图前,薄唇轻启,一字一顿道:

    “孤要,整个西凉!”

    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

    朔风和柳青看着夜陌寒那副势在必得的模样,心底突然有些担忧。

    夜陌寒口口声声说,已经不在乎冷月了,他充盈后宫,只字不提,也确实看起来像是完全不在意了。

    但若是真的不在意,会连名字都不敢提起么?

    这种情况下,如果牵扯到冷月的生死安危,夜陌寒,还会像现在一样,如此笃定决绝么?

    夜陌寒这边发生的事,冷月和夜九宸完全不知道,也懒得去猜测。

    他们只是乘着夜色,快马加鞭的往西凉的军营赶去。

    冷月心中正妈卖批着。

    狗东西夜陌寒!

    居然派人来毁了她的马车,害她要骑马被颠!

    这笔账,咱们慢慢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