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悍妃修炼手册 > 第483章 跟谁传情啊
    灰衣和岳城都不再说话,只是彼此对视着,对峙着。

    片刻,灰衣重新别过头,将视线对向了另外一边。

    如果他还是从前的他,那么不管岳城说什么,都不会改变他任何的想法。

    可是问题是,现在他已经不是从前的他了。

    即便不想承认,可是他却不得不承认。

    现在的他,不需要岳城说什么,自己首先已经动摇了,不是么?

    月落日升,皎白的月光渐渐被温暖的日光所取代,将整片大地都笼罩在一片光明之中。

    一大早,刘铮就梳洗干净,换上了一身新洗干净的军服,站在冷月和夜九宸的帐篷门前,要板挺直,一动不动。

    乍一看,宛若门神。

    来往的士兵见状都不禁好奇的小声议论,刘铮却也宛若浑然不觉一般,丝毫不在意。

    冷月平日里是心思缜密,但是在某些时候,却也大大咧咧。

    就比如她连着折腾赶路赶了两日,昨晚又跟傅尧比试耽误到半夜,睡的还是军中完没有什么舒适度可言的军帐。

    但是冷月这一觉却睡的格外的好。

    那种熟悉的感觉,那种熟悉的味道,让她仿佛回到了原本属于自己的世界,回到了雇佣兵军团内,和战友们整日混在一起的日子。

    睁开眼的时候,已然是天光大亮。

    冷月揉了揉眼睛,安静的从硬板床上坐了起来。

    夜九宸比冷月醒的还要早,只是此时正伏在简易的桌案前,不知道在写着什么。

    冷月面无表情的走下床。

    夜九宸听见声响,不由得回头朝冷月看了一眼。

    “醒了。”

    “嗯!”

    冷月一边应声,一边提步走到夜九宸跟前。

    夜九宸确实在写着什么,见到冷月过来,也丝毫没有要回避的意思。

    冷月见状,知道夜九宸这次长出息了没打算瞒着自己,也没客气,直接拿起来看。

    夜九宸写的是一封信,信上的内容很简单,只有一句诗。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出自白居易的《长恨歌》,原本这一句是描述唐明皇和杨玉环之间感情的,后来多被情侣用作表达情感。

    夜九宸写这么一句诗……这是想要造反?

    跟谁传情啊?

    夜九宸就那么擎着一双阆黑的眼眸,微仰着头,直直的望着冷月,仔细看的话,还能分辨出他眼底的戏谑和调侃。

    冷月眨巴了两下眼睛,面无表情的将信放回到桌案上,转身往外走。

    夜九宸突然愣了,看了看冷月,又看了看桌案上被冷月放回去的信。

    自己没写错啊?

    那为啥冷月看了没有反应?

    一瞬间,夜九宸的心仿佛被架在了火上炙烤一般,隐隐的腾升起一股异样的钝痛灼烧感,又仿佛像是在一瞬间打翻了醋坛子,酸楚的不行。

    下一秒,夜九宸直接起身,快步追上冷月,直接将人拉过。

    冷月依旧面无表情,眸光淡漠。

    “有事?”

    夜九宸薄薄的唇紧紧的抿成了一条直线,脸部原本就棱角分明的线条,也因为用力和愠怒,而变得尖削冷厉,一双宛若枭鹰般阆黑幽邃的眸,更是深不见底,隐隐的投射出让人心神都位置颤动的暗芒。

    有事?

    “你都没有什么想要说的么?”

    冷月眨巴了两下眼睛。

    小妖孽这是咋的了?

    生气了?

    没原因啊。

    “你……字挺好看?”

    夜九宸:“……”

    原本憋闷不已的胸口,因为冷月这一句话,突然间就畅通了,不但畅通了,还有点畅通的过分,让人无言以对。

    “月儿,那是一首情诗!”

    “我知道啊!”

    “你都不想知道,我给谁写情诗么?”

    “给夜陌寒啊!”

    夜九宸:“???”

    看着冷月不假思索的说出来,夜九宸突然就怔楞了,疑惑了,不会了。

    自己可什么都没说,她是怎么猜出来的?

    原本,冷月还对夜九宸突然莫名其妙的情绪低落,表情阴沉感到疑惑不解,但是夜九宸问了几句话之后,冷月猛地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

    小妖孽这是因为自己没吃醋,所以生气了?

    可是自己没有原因要吃醋啊!

    先不说夜九宸整天都跟她混在一起,压根没有机会上外面找别的狗,就算是有机会,冷月就不相信,他还上哪去找自己这么独一无二的绝版。

    而且,按照夜九宸的脑子和行事风格,就算真的在外面有别的狗了,也绝对不会用这么酸掉牙,俗到家的方式。

    跟他的画风完不符合。

    所以,无论从哪个方面来想,冷月都一点都不担心。

    但让冷月没想到的是,她对夜九宸百分之百的信任,竟然让她家小妖孽误会她不在意。

    哎!

    心好累!

    可是能怎么办?

    自己选的妖孽,跪着也得宠完啊!

    想到这里,冷月随即伸出双手,一把抱住面前的夜九宸,随即极其大佬的照着夜九宸的后背,啪啪就是两下。

    不知道的,还以为俩人是兄弟,不是夫妻。

    “咱俩这关系,我必然是相信你的!

    所以,吃醋没必要!”

    极其大刀阔斧的干完一系列操作,着实让夜九宸一时间被震得外焦里嫩、软软乎乎、热气腾腾。

    但是眼看着冷月转身又要离去,夜九宸眸光不由得一暗,紧接着再次拉住冷月的手臂。

    只是这一次,动作明显比之前温柔了许多,顺势还将冷月拉入怀中,紧紧揽住。

    冷月微仰着头,眉心不由自主的动了动。

    咋,小妖孽这还不满意?

    那能不能有话快点说啊,她现在有点急……

    看着冷月那副依旧没有什么动荡的表情,夜九宸顿时有些哭笑不得,顿了顿,不由得颇为无奈的长长叹息了一声。

    “有时候,真是拿你没办法。”

    “你想拿我办啥?”

    “寻常女子,若是看见自己的相公莫名其妙的开始写情诗,哪里还有那个理智去仔细分析,早就闹翻天了。

    你可倒好,不但不慌不忙,还分析的透透彻彻。

    真是不知道,你是真的对我放心至极,还是根本就不在乎!”

    冷月:“……”

    要不说,妖孽就是麻烦!

    心里的小人急的有点想要挠墙,无奈之下,冷月只好重新一把将人抱住。

    只是相比较上一次,这一次明显小鸟依人了许多。

    即便,冷月做起来有些别扭。

    “我是不是在意你,这种问题,你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

    而且你知道的,我是个什么都不靠说,只靠做的人。

    我来到这个世界,遇到你,爱上你,嫁给你,信任你,同样的,我相信的爱情是势均力敌,我给你的,你也同样在给我。

    我相信,如果遇到同样的事情,你也会和我有一样的想法。

    对不对?”

    冷月简直是用尽了自己所有的耐心,将这一刻能够想到的温言细语,都说了出来,而说完一番话,夜九宸的眸光果然闪动了一下,双臂也随之抬起,不由自主的抱紧了冷月。

    “真是拿你没办法!”

    还是同样的话。

    不过这一次,却是和之前截然不同。

    冷月见状,这才松了口气,顺势急急的松开夜九宸。

    “好了吧,没事了吧,我先出去一下。”

    说完,就要从夜九宸的怀抱之中挣脱,夜九宸见状,眉心一皱,却是死死的抓着冷月没有放手。

    “你敷衍我?”

    我敷衍你姥爷!

    冷月觉得自己现在整个人都要爆炸了,小妖孽怎么这么没有眼力见呢?

    “你急着去做什么?”

    夜九宸沉着一张脸,看着冷月火急火燎就要往外跑的样子,心底不禁再一次憋闷了起来。

    冷月这一次终是忍无可忍,一把抓过夜九宸的衣领,往前一带,不等夜九宸反应过来,直接在夜九宸的唇瓣上落下一吻。

    然后,用带着警告的,幽凉的声音,一字一顿的说道:

    “我现在要去上厕所,你要是再不放开我,我就就地解决!”

    夜九宸:“???……!!!”

    冷月说完一句,见夜九宸已然石化在了当场,顿时松开手,挣脱开夜九宸的怀抱,转身往帐篷外跑。

    真是……

    她现在简直太后悔了!

    为啥刚睁眼睛那会,不直接去厕所,非要贱贱的去看小妖孽在写什么。

    这可好,一泡尿,憋了半天。

    是真的要爆炸了好么?

    谁说大佬不用上厕所了?

    看着冷月急切的背影,和脚下仿佛被绑了火箭一般的步伐,夜九宸站在原地,终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只是,让冷月没想到的是,她好不容易摆脱了夜九宸的魔爪,以为能够终于可以好好是放飞自我了,却不想刚一跑出军帐,就被人拦了下来。

    “王妃早!末将刘铮,前来候命!”

    刘铮人高马大,声音底气十足,冷不防的这一嗓子,着实吓了冷月一跳。

    若不是因为平日里总是绷着一副大佬范,冷月觉得自己绝对要被刘铮这一嗓子吓蹦。

    “你……”

    刚说了一个字,冷月就想起来昨晚发生的事,只是她也没让刘铮这一大早就过来啊。

    算了!

    不管了!

    重要事要紧!

    “知道了!”

    急切的回复了一句,冷月随即提步朝茅厕的方向跑,可是却不想刘铮却跟了上来。

    “王妃,你要上哪去啊?”

    冷月:“……”

    我上你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