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悍妃修炼手册 > 第496章 你想清楚了?
    最新网址:.

    傅尧看着冷月欲要离去的背影,猛地缓过心神。

    “王妃请留步!”

    冷月顿住脚下的步子,回转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傅尧。

    “干啥,你要找我算账?”

    傅尧:“……”

    “你想清楚了?我怀着身孕呢。”

    傅尧再次:“……”

    怎么有种被碰瓷被威胁的既视感?

    看着冷月一本正经的模样,傅尧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平复了一下心情。

    “王妃莫慌。

    我只是想知道,王妃为何昨晚要将我打晕。”

    这是傅尧想了一早上都没能够想明白的问题,如果说冷月打晕了自己,做了什么还好,可是他竟然只是打晕了自己,然后又给送了回来。

    目的何在?

    傅尧百思不得其解,现下见到冷月,自然是要问上一问。

    而面对傅尧这么开门见山直截了当的问题,冷月却只是怔怔的眨巴了两下眼睛,然后缓缓开口,用不带什么情绪,却又足以气的人一口老血自胸口喷出的语气,淡淡朝傅尧说道:

    “没有原因。”

    “什么?”

    “就是看见你的后脑不太平,所以忍不住就打了。”

    傅尧不想说话了。

    如果是换做别人,说出这样的理由,傅尧是一千个一万个不会相信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表情如此认真虔诚淡漠的冷月说出这样的话,傅尧心里却诡异的觉得,好像真的有可能。

    “还有事么?”

    傅尧抿了抿唇。

    他还能有什么事?

    “没事我回去了。”

    说完,冷月不再看傅尧的表情,转过身,重新迈起六亲不认的步伐,大步流星堂而皇之的离开。

    艾玛,好险!

    刚刚虽然面色上装的无恙,但实则冷月心里慌得一批,生怕被傅尧看出什么端倪。

    要怪就怪夜九宸那小妖孽。

    既然已经想好了接下来的计划,咋就不能提前跟自己知会一声,好歹提前通个气,她也不至于把主意打在傅尧的身上。

    现在可好,还得睁眼说瞎话。

    老娘从前是多么诚实可信,善良单纯的一个人啊!

    自从认识了夜九宸这只小妖孽,过去那个冷月,就一去不复返了。

    哎!

    往事不可追啊。

    冷月心里的小人正在伤春悲秋的唉声叹气,傅尧却因为被冷月一个信口胡诌的答案雷的外焦里嫩,软软乎乎、热气腾腾,站在原地久久没能缓过神来。

    到底冷月说的,是真是假?

    “将军?”

    蓦的,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傅尧闻声不禁微微敛了敛心神,转眸看去,只见曹营正摸着后脑,一脸莫名其妙的站在身后。

    “将军,末将昨晚是不是,被王妃的婢女给打晕了?”

    傅尧抿了抿唇:“是!”

    曹营懵了:“因为点啥啊?”

    傅尧刚毅的脸阴沉像是暴风雨前的天空,压抑而又逼仄。

    因为点啥?

    “本将军也想知道!”

    没好气的冷冷呵斥了一句,傅尧随即提步准备离开。

    这回换成曹营站在原地,一脸懵逼了。

    昨晚莫名其妙被打晕,一大早在自己的营帐内醒过来,还没等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又被傅尧莫名其妙的一顿喷。

    他这是招谁惹谁了?

    虽然傅尧被冷月胡说八道的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理智尚存的他,还是立刻找来刘铮,询问了一下昨晚的情况。

    傅尧的军帐内,刘铮一脸兴奋的讲述着昨天他们偷袭大获胜,让大周军队猝不及防吃了一个大门亏的事,说的眉飞色舞的。

    但是很快,刘铮就发现,傅尧的脸上没有多少高兴的意思。

    “将军,你不高兴?”

    “刘铮!”

    “属下在!”

    “昨晚,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被突然这么一问,刘铮先是一愣,转身仔细回忆了一番。

    略微思忖了片刻,刘铮很肯定的回答道:“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啊?将军怎么突然这么问?”

    刘铮的答案几乎在傅尧的意料之中,可他仍旧不死心。

    “王妃那边呢?确定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王妃?”

    显然,刘铮对于傅尧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的表示愈发的不理解。

    “属下昨晚回来就跟兄弟们一起庆祝了一番,然后就回去睡觉了,要说特别的,那可能是没见到王妃。

    哦对了,王爷也没同兄弟们一起庆贺。

    不过这也没啥特别的吧,王爷和王妃本就身份尊贵,而且听说王妃还怀有身孕,那么晚了,不来跟兄弟们一起凑热闹,也是正常啊。”

    刘铮自顾自的分析着,傅尧却皱起眉心,敛起双眸,顾自的沉思起来。

    是这样么?

    刘铮不知道傅尧心中的想法,只是沉浸在大挫大周的喜悦之中。

    “将军,接下来我们估计不用乘胜追击,大周军队就会灰溜溜的滚回老家了。

    毕竟,还没等开战粮草就被烧了,军营也被毁了,还打个屁啊!

    这次,咱们还真得谢谢王妃和王爷啊!”

    傅尧静静的坐在椅子上,耳边是刘铮呱噪的声音,可是他却仿佛都充耳不闻一般。

    确实,事实正如刘铮所说,昨晚这一战,冷月献计,夜九宸带兵,两个人配合完美,大挫了大周。

    原本,自己应该没有什么可怀疑的才对。

    也或者,冷月真的就是看自己后脑不顺眼,所以打晕了自己,又送了回来。

    看起来,也不是完都说不通。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傅尧心底总是有一股隐隐的,说不清道不明的直觉。

    直觉告诉他,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

    灰衣这两日度过了很煎熬的两日。

    自从抵达军营开始,他便尽可能的一个人独处,几乎不和任何人接触,也不同任何人说话。

    吃饭是一个人,睡觉是一个人,做什么都是一个人。

    没人能明白他现在的心境。

    江行烈的密旨在他身上已经待了两日了,他都没有交给傅尧,而且他发现,最初迟疑以后,后面就更加没有办法做出抉择了。

    如今,夜九宸更是帮着西凉军队大败大周,他就算现在真的将江行烈的密旨交给傅尧,想必以傅尧的为人,也绝对会抗旨不尊。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这个时候,江行烈也没有办法将傅尧召回宫中。

    所以,如果自己现在将密旨交给傅尧,或许,不会对冷月和夜九宸造成什么伤害呢?

    这个想法一窜出脑海,连灰衣自己都吓了一跳。

    什么时候开始,他竟然开始会担心别人的安危了?

    而且那人,还是他只认识了几日,接触了几日的人。

    可是吓归吓,皇命在身,灰衣略微思忖了片刻,最终还是决定,将那封密旨交给傅尧。

    就在现在!

    这个对冷月和夜九宸来说,最没有危险,也是最好的时机。

    心里打定了主意,灰衣立刻起身准备返回营帐去取那封密旨。

    之前那封密旨是被他带在身上的,可是后来他怕自己一个忍不住,会将那封密旨交出去,所以便藏在了营帐之内。

    灰衣眸光坚定,脚下的步子更坚定,快速的朝营帐走去,一路上不管遇到了谁,都目不斜视。

    只是,当他快速赶回到营帐,掀开帘子,准备去取密旨的时候,营帐内的景象,却让他整个人,如遭石化。

    原本应该空荡荡的营帐内,夜九宸正坐在原本属于他的床榻之上,岳城就站在一旁,岳城双眉紧缩,脸色凝重而又阴沉,充满杀气。

    夜九宸却表情淡然,眸光幽深,只有嘴角,勾着一抹似笑非笑,而又意味深长的弧度。

    而他的手中,赫然呈着的,正是江行烈交给自己的那封密旨。

    灰衣双眸霎时间撑大,岳城见到灰衣回来,更是直接拔出佩剑,二话不说的朝着他便袭击过来。

    灰衣见状,本能的就开始闪躲。

    这是他从小就练就的本能,敌人攻击,那你就要比敌人更快更狠,只有让敌人先你一步死去,你才能够活下来。

    所以,岳城攻过来的一瞬间,灰衣就本能的伸手探向腰间。

    然而下一秒,夜九宸的声音,却在空气中低沉着炸裂。

    “岳城!”

    因为夜九宸的声音,岳城手下的动作只好顿住,而灰衣已经探在腰间的手,也没有将自己的兵刃掏出来。

    空气,一瞬间变得胶着而又僵持。

    夜九宸就是在这样的气氛下,缓缓的从床榻上站起身,手中拿着那封密旨,一步一步,朝着灰衣走了过来。

    他表情依旧平淡,嘴角依旧挂着笑,黑眸依旧深沉晦暗。

    可灰衣却莫名觉得胸口像是压了一块千斤重的巨石,憋闷不已。

    可笑么?

    你在担心他们的安危,而违抗了江行烈的命令,可是没想到,他们却在不知道实情的情况下,发现了这个。

    就算现在自己解释,怕是他们也不会相信吧?

    而且自己什么时候,面对事情,需要解释了?

    灰衣直视着夜九宸的目光,原本探在腰间的手,随之也慢慢的垂了下来。

    他表情冷静而又平静的回看向夜九宸,看着他一步一步的靠近自己,宛若暗夜索命的修罗。

    直到,走到自己面前只有两步的位置,停了下来。

    “这种东西,还是贴身收好的好。”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