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悍妃修炼手册 > 第542章 再见了,我的钱
    乾华殿内,江行烈高高的坐在龙椅之上,双手自然而又威严的搭在扶手的龙头,一张庄严而又肃穆的脸,擎着一双锐利无比的眼眸,望着殿内匍匐在脚下的一众大臣。

    每当这个时候,他内心的权力和欲望,都会得到无限的满足。

    从出生那天开始,江行烈就知道,他是要站在权力之巅,睥睨苍生天下的人。

    生而为王,世间一切在他眼中,都如蝼蚁蜉蝣一般渺小。

    可是这些蝼蚁和蜉蝣,往往有不明白自己身份的。

    总是有那么个别的,胆敢忤逆他的。

    江行烈总觉得特别可笑。

    不过,既然是不听话的蝼蚁和蜉蝣,留着也没有什么用了。

    碾死就好。

    想到此处,江行烈顿时眸光一冷,直直的看向了跪在大殿中央的傅尧。

    “傅尧,你可知罪?”

    蓦的,江行烈开口,声音如洪钟一般,虽不大,但却有着一种能够震慑人心的强大气势和力量。

    敷衍闻声心神一凛,但却没有任何心虚,或者是气势上怯弱的原因,只是因为,江行烈为君,他为臣,君臣之间,应该有的尊重。

    顿了顿,傅尧脊背挺直,看向江行烈。

    “臣抗旨不尊,愿受责罚。

    只是皇上,边境战事告急,臣恳请皇上能够准许臣戴罪立功,先将边境战事……”

    “你是不是以为,朕的江山,除了你傅尧,没有人能守得住了?”

    不等傅尧一番话说完,江行烈猛然间开口,不咸不淡的询问了一句。

    虽然,声音依旧不大,语气上也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意味,但满朝文武百官,听见江行烈这一句,都不由得身子一个瑟缩,随即将头都低垂的死死的,生怕有什么牵扯到自己身上来,成为被殃及的池鱼。

    傅尧却是抿了抿唇,不卑不亢:“臣,不敢!”

    “你不敢?呵!”

    江行烈冷笑一声:“朕看,就没有什么你不敢的事!

    连朕的旨意,都你敢违抗不尊,还有什么你傅尧不敢的事?

    是不是改日,朕的这个位置,你也要坐一坐了,嗯?”

    江行烈越说声音越大,语气越冷冽,说到最后,更是直接抬手,重重的排向龙椅的扶手。

    傅尧眉心微微颦蹙而起,眸光炯炯的看向坐在上座龙椅之上的江行烈,这才发现,江行烈的脸色很是难看,不同寻常的难看。

    不是因为愤怒,或者生气,而是由内紫外,透着一股不同寻常的黑气,额头更是,黑气笼罩着,已然和周遭其他的肌肤形成了明显的色差。

    而他眉心明显皱起的褶皱,和睚眦欲裂而又布满红血丝的眼眸,看起来,更是狰狞不已。

    “皇上,傅将军一家三代忠君为国,绝没有二心,还请皇上明鉴!”

    蓦的,朝堂上一位胡子花白,足足在西凉经历了三朝的老臣站出来,朝着江行烈说了一句,其他文武百官一听,更是纷纷下跪,向江行烈请命。

    “还请皇上明鉴!”

    江行烈阴沉着一张脸,宛若山洪将至,带着吞没一切的毁灭气势,暴虐的看着乾华殿内,那些匍匐在他脚下的文武百官。

    头疼,好像越来越强烈了。

    那种疼,就像是有无数只虫蚁,在同一时间在他的脑子里爬着,啃噬着,撕咬着一般;又像是有无数根钢针,在脑海里不断的翻搅着,让他一瞬间有种错觉。

    仿佛脑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裂一般。

    而此时此刻,这些原本应该匍匐在他脚下,如蝼蚁蜉蝣一般的存在,居然敢对着他大声的喊,教他怎么做事?

    江行烈只觉得身体里仿佛被放了一把火,熊熊燃烧着,快要将他整个人都灼烧殆尽。

    “放肆!”

    冷不防的,江行烈大呵一声,暴虐肃杀的声音,在乾华殿内一遍一遍的回响着,让整个乾华殿的气氛,瞬间陷入一片胶着压抑之中。

    众人见状都是莫名一愣。

    明显的,今日的江行烈,有些不大对劲。

    联营靠江行烈最近,几乎是第一时间,他就已经察觉到江行烈的异样。

    江行烈有头疾的事情,虽然已经十多年了,可是除了他和几个在身边伺候的人,以及冷月、夜九宸、江听白和费皇后等人之外,再无人知晓。

    况且,自从费仲和费皇后被关了起来之后,江行烈的头疾已经许久没有犯过了。

    今日是怎么了?

    一时间,联营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想着要上前建议江行烈先退朝回去休息,却还没等动弹,就听江行烈猛地一拍击龙椅的扶手,便从龙椅之上站了起来。

    “好!很好!

    你们一个个的,都来教朕怎么做事?

    来人!”

    “在!”

    殿外守着的御前侍卫听见江行烈的声音,立刻进入到门内,躬身应是。

    “骠骑将军傅尧,抗旨不尊,忤逆犯上,除去身上所有顶戴花翎,革去骠骑大将军职务,即刻收押天牢,三日之后午时,问斩。

    退朝!”

    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宣布完一番,江行烈连一丝一毫的停顿都没有,转身就往殿外走。

    满朝文武百官听见这样的结果,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江行烈的背影。

    更有一些正义而又站在傅尧一边的,直接大声朝着江行烈求情。

    “皇上!

    皇上三思啊!

    皇上!”

    “皇上!”

    “……”

    然而,不管众人怎样求情,江行烈却都丝毫不为所动,很快,便消失在了乾华殿之中。

    傅尧从始至终,都表现的极为淡定从容,即便此刻,朝堂之上已经乱成了一锅粥,而他作为中心,却也只是安静的跪在那里,虽然微垂着头,却脊背挺直,丝毫不折。

    嘴角,也不由得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江行烈,果然是想要了他的命!

    可是,他却一点都不嫉恨冷月或者是夜九宸。

    来的路上,他也曾忐忑过,也曾犹豫过。

    但是直到刚刚那一刻,他才猛地明白过来。

    原来,想要他死的人,是江行烈。

    不管有没有冷月和夜九宸,不管有没有灰衣的密旨,有没有他傅尧抗旨不尊这件事,江行烈,都想要让他死。

    没有今日的事,也会有其他的事。

    可是为什么呢?

    功高盖主么?

    他是战功赫赫,可是这么多年,他远离临安,远离朝堂,怕的,就是这个。

    为什么到头来,还是没有躲得过?

    “傅将军……”

    心中想着,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苍老而又哀痛的声音。

    傅尧微微凛了凛心神,抬眸,见是之前第一个为他站出来说话的三朝元老。

    “大人……”

    “我没用啊,居然没有保下你,百年之后,让我如何去面对你的祖父!”

    傅尧闻声,却只是浅然一笑。

    “伴君如伴虎,我知道这个道理,大人也知道,祖父也更加知道!”

    “你……”

    说话间,傅尧已经被御前侍卫革去了身上的衣服,押着从地面站了起来。

    而傅尧的脊背,却一直都是笔直颀长的。

    一直到,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押着走出乾华殿。

    殿外,阳光灼热而又刺眼,肆无忌惮而又浓烈。

    傅尧微微仰了仰头,眯着眼睛,看着九天之上那轮太阳。

    三日之后啊!

    夜九宸,你会来的,是不是?

    ……

    落玉轩内,老、鸨翘着二郎腿,磕着瓜子,看着桌面上一叠厚厚的银票,在看看面前已经易容乔装过的冷月、夜九宸、江听白几个人,眼睛顿时乐开了花。

    “哎哟,老板真是爽快人!”

    老、鸨一边拿起银票数着,一边嘴上还不忘朝几个人恭维着。

    负责出面的江听白看着自己的银票落入了老、鸨的手里,只觉得心脏痛的滴血。

    再回头看看坐在一旁的冷月和夜九宸,平静淡定的,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更甚至,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仿佛还从两人的眼神目光之中,感受到了一种鼓励!

    鼓励!

    江听白欲哭无泪!

    他不想要鼓励!

    他就想要回自己的银票。

    “地契呢?”

    “啊,在这呢在这呢,老板收好!”

    江听白没好气的质问了一句,老、鸨一点都不在意,还极其热情的将地契从怀中掏了出来,递到江听白面前。

    江听白接过,仔仔细细的观看着。

    冷月忍不住揶揄:“不用看那么仔细吧?”

    “这现在是本……我的产业了,干嘛不看仔细点?”

    冷月撇撇嘴:“那你看看,能不能把你的银子看回来。”

    “你……”

    “好了!”

    眼看着两人就要吵起来,夜九宸及时开口,制止了两人。

    而这边,老、鸨已经数完了银票,确认无误,高高兴兴一点没有留恋的背着包袱就走。

    天知道,之前她接手这落玉轩的时候,是听说这里的生意好的让整个临安的青、楼红馆都嫉妒,可是谁成想接了手之后,别说是生意了,连个鬼影都没有进来过。

    她巴不得有人来接,如今有了不说,还给了这么一大笔钱,当然要快点跑了。

    万一这些傻子一会反悔了怎么办?

    看着老、鸨飞快离去的身影,江听白忍不住抬手抚了抚胸口。

    再见了,我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