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悍妃修炼手册 > 第545章 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了
    夜九宸幽凉而又带着隐隐冷冽气势的声音让傅尧不禁一个怔楞。

    夜九宸为什么来?

    之前还不觉得,如今夜九宸这么一提起,傅尧却猛地发现,他竟然不知道,夜九宸为什么会来。

    即便,他心中一直笃定着,预感着,可是却不知道原因。

    想到此处,在面对夜九宸锐利而又笔直的目光,顿了顿,傅尧不禁略微自嘲的一笑。

    “如果傅某说,傅某不知道,王爷可会相信?”

    听傅尧这么说,夜九宸倒是没有马上回答,只是沉默着盯着傅尧看了两秒,随即点了点头。

    “本王相信!”

    傅尧像是意外又像是意料之中一般,表情复杂的看着夜九宸,低声笑了笑。

    夜九宸则是短暂的收回目光,朝一旁看了一眼。

    下一刻,立刻有人上前,将傅尧牢房的门锁打开,打开之后,又弓着身子,快速退到了一旁。

    而夜九宸,则是提起脚下的步子,走进了牢房,在傅尧的注视下,走到了他的身边,慢慢屈膝蹲下,凑到和傅尧极近的距离。

    傅尧确实有些诧异。

    他相信以夜九宸的本事,悄无声息的进入到守卫森严的天牢,即便是需要花费一些功夫和精力,但也绝对不是什么难以办到的事。

    可是,居然还有人给他打开门锁?

    看来,夜九宸的手,竟然已经在不知不觉间,伸到这天牢内了么?

    天牢内有的话,那么宫墙之内呢?

    是不是那看似坚不可摧的皇宫,其实,也尽在他的掌握之中呢?

    傅尧心中疑惑着、思忖着、也震撼着,擎着一双炯炯有神的正气眼眸,直直的望着夜九宸,望着他一点一点的朝着自己逼近着,直到,凑到自己的耳边。

    “傅将军……”

    低沉暗哑的嗓子在耳边缓缓像是,像是夹杂着尚未融化的冰块一般,冰冷却又让人瑟缩。

    傅尧越听眼睛撑的越大,眼神下意识的想要往旁边的牢房看去,但夜九宸的声音却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像是定身咒一般,让他根本动无可动,只能那么僵硬着身子。

    直到,夜九宸说完话,抽离开身子,慢慢站起身。

    傅尧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想要脱口而出:“王爷你……”

    “傅将军!”

    察觉到傅尧的意图,夜九宸随即表情平淡的,开口打断,意味深长似笑非笑的冲着傅尧定定望了一眼,紧接着猝不及防的转眸,朝着隔壁牢房内,缩在角落中,看似还在熟睡的费仲看了过去。

    “费老,好久不见!”

    夜九宸冷不防的开口,让傅尧的思绪有了那么一瞬瞬的缓和。

    对了!

    傅尧猛地回想起来,仿佛在夜九宸出现的那一刹那开始,原本还鼾声阵阵的费仲,就突然安静了下来。

    难道从那个时候,他就醒了?

    至于夜九宸是怎么知道隔壁牢房关着的人是费仲,又怎么知道他已经醒了的,此刻的傅尧已经完全不诧异了。

    一个能够将手肆无忌惮的伸到天牢之中的人,牢房里关的是谁,又怎么可能会逃过他的眼睛?

    只是,他既然醒了,那是不是听到了刚刚夜九宸同他说的话?

    想着,傅尧不由自主的转过头,朝着费仲所在的方向看了过去。

    而原本安静的,像是一尊没有生命的雕塑一般的费仲,在听见夜九宸这一声之后,也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用刺耳而又诡异的声音,尴尬一笑。

    “寰王,好久不见。”

    “费老不用装了,你之所以买通这天牢的看守,将牢房特意换成傅将军旁边,不就是为了等待本王的出现么?

    怎么本王现在来了,费老倒是畏手畏脚起来了?”

    什么?

    夜九宸的话让傅尧今晚不知道是第几次诧异怔楞。

    是费仲自己买通人,搬到自己旁边来的?

    为的还是夜九宸?

    那和夜九宸刚刚同自己说的计划,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还是说,他原本就猜到了什么?

    傅尧虽然一直都知道,自己同那些整日浸淫在波诡云谲朝堂之上的人相比较起来,不管是心思、还是运筹帷幄、未雨绸缪的本事,都要略逊一筹。

    但他也同样知道,自己不是什么愚笨之人。

    即便身在军营,对于人心,也不是完全不懂。

    可和夜九宸接触之后,傅尧却一次一次的发现,自己曾经以为的那些可以看透人心的本事,如今,却宛若鸡肋一般。

    真的,就只是以为而已。

    譬如现在!

    夜九宸和费仲之间短暂的对话,已然带出了大量的信息,这些信息一股脑的塞进傅尧的脑子,登时间窜出了无数的疑问,而且是一个疑问尚还没有答案,另外一个疑问就已然冒了出来。

    这些问题盘踞在脑海里,纠结着,缠绕着,凌乱着,此起彼伏着,几乎让傅尧头痛欲裂。

    他下意识的皱起剑眉,探究的目光时不时的在夜九宸和费仲的身上来回切换着,可是偏偏,他们一个隐藏在黑暗中,看不清神态,一个虽然看的清,但却嘴角噙着似笑非笑的弧度,黑眸深沉而又暗哑,让人看不出任何的端倪。

    好在,只是短暂的沉默之后,费仲便又再次笑了起来。

    “哈哈……王爷果然是好城府、好计谋,连老朽,都自愧不如。”

    “费老不如说说,你等本王,想要什么,能给什么。”

    费仲倒是没想到,夜九宸会这么直接。

    “刚刚还说王爷城府深沉,怎么现如今,这么快就按捺不住了?

    不过,也好。

    时间用来浪费,与浪费生命无异。

    老朽,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了。”

    说着,费仲的声音不禁沉了沉,傅尧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仿佛在费仲的声音里,听出了之前都不曾听到过的——

    恨!

    “老朽想要什么,想来王爷已经很清楚了。

    我们不如说说,王爷想要什么?”

    夜九宸凝着眸光,微微喊了颔首:“费老想要离开这天牢,还想要冷宫之中的费皇后,安然离开,本王说的没错吧。”

    “王爷英明!

    而且老朽相信,这些事情对于王爷来说,简直不费吹灰之力,易如反掌。”

    “确实容易。”

    费仲这话,绝对不是恭维,夜九宸竟然能出现在这里,自然带费仲离开,也不是什么难事。

    至于冷宫中的那位……

    虽然需要花费点精力,但也不是做不到。

    “只是,费老想要的,本王能够做得到,可是本王想要的,费老却未必能做的到。”

    说这话的时候,夜九宸的语气里和声音里,毫不掩饰的带了一丝丝的轻蔑和不屑。

    傅尧在一旁看着,不由得微微有些讶然。

    夜九宸什么时候,也会这样了?

    而另外一边,费仲却因为夜九宸的话和轻蔑不屑的语气,情绪开始不再稳定。

    原本之前还安安静静的坐在角落里,此刻却仿佛想要站起身,只是,刚刚一动弹,还没等站起来,整个人就跌坐了回去。

    夜九宸见状,瞳孔不禁缩了缩,倒是没说什么。

    傅尧也是抿着唇,没有说话。

    费仲的身体,竟然已经虚弱残败到,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地步了?

    怪不得!

    怪不得他一直缩在阴暗的角落里,不让人看见他的状态;怪不得他的声音诡异而又刺耳,像是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而损坏掉了。

    现在想来,估计是在这天牢之中的日子,难熬又难捱吧。

    之前还有人很是羡慕费仲,进到死牢之内,居然还能留下一条命。

    可是现在看来,留下一条命,也未必是件好事了。

    想到此处,傅尧不禁转眸看向了夜九宸。

    费仲的状况,夜九宸是否知晓?

    如果知晓了,还这么做的话,难道不会……

    正想着,傅尧却见夜九宸朝着身旁的黑暗中打了个手势,然后之前来打开门锁的人再次出现,只是这一次,是将费仲牢房的门锁打开。

    夜九宸冷冽着一张棱角分明的脸,深沉着一双宛若枭鹰一般,漆黑深邃的眼眸,走出傅尧的牢房,走进费仲的牢房,来到费仲身边,慢慢蹲下。

    两人似乎在说着什么,但奇怪的是,这样近的距离,傅尧竟然一个字都没有听清。

    他只能看见夜九宸的唇,在黑暗中一张一翕,又看见费仲伸出手,死死的抓着夜九宸的胳膊。

    那只手,干枯而又瘦弱,像是已经枯掉的树枝,又像是鬼魅的爪牙,狰狞而又可怖。

    最后,傅尧看见夜九宸从怀中掏出了什么东西,递给了费仲。

    费仲接过之后,便塞进了怀中,两人便再没有其他的交流。

    而夜九宸也没有再多做逗留,而是十分干脆的,转身走出了牢房。

    有人上前来将两人牢房的门重新上了锁,将一切,都归于了之前的模样。

    夜九宸只是用一种复杂而又仿若深海一般讳莫难解的目光,朝着傅尧和费仲各自看了一眼,随后便转身,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

    仿佛,从未出现过。

    牢房内,再次回到了之前那个死气沉沉的,老鼠、蟑螂肆无忌惮,到处都弥漫着一股濒死味道的天牢。

    只是,傅尧似乎看见角落里的费仲,死死的攥着什么东西。

    异常,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