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悍妃修炼手册 > 第571章 弑君啊,篡位啊
    一瞬间,联营只觉得好像晴天一记大雷,咔嚓一下就劈砍到了自己的身上,将自己劈砍的个外焦里嫩,软软乎乎,热气腾腾。

    弑君啊,篡位啊!

    本来就神经紧绷的宛若拉满的弓,稍稍碰一下就能飞出去好几里,冷月这么突然之间冷不防的出现,联营感觉自己仿佛都石化了,不会动了,说都不会话了。

    啊不是,是话都不会说了。

    联营僵硬而又机械的转着头,朝着自己身后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一张无波无澜,宛若死水一般面瘫不已的冷艳面容。

    而冷月看见联营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心中顿时就不高兴了。

    “干啥?我长得吓人?”

    联营:“……”

    王妃您可能不知道,您长得不吓人,但是出场的方式有点吓人。

    这要么就不出场,要么一出场就得死俩,这谁也受不了啊。

    见联营只是瞪着一双略微深陷的老眸,直勾勾的望着自己也不说话,冷月眼底顿时蒙上一层寒霜。

    “吓不吓人你也不能想,你要时刻记得,老娘是你永远也得不到的爸爸。”

    联营想了想,再次:“……”

    所以王妃,您这是说啥呢?

    能不能尊重点弑君篡位的现场?

    好好的紧张时刻,让你这么一搅合,都快成说话本评书的现场了。

    当然,这些话联营也就只敢在心里吐槽一下,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当着冷月的面说出半个字。

    好在,冷月也没有在这件事上纠结太久,只是擎着一双冰冷锐利的眼,定定的看着联营。

    “王爷呢?”

    “王爷刚刚离开了,将这里交给了老奴。”

    “可以啊公公,以前我怎么没看出来,你还有叛变的潜质呢?”

    要是以前看出来,冷月说什么都得将他提前策反。

    冷月一句话说完,联营的脸色顿时有些难堪,但无奈归无奈,只能尽量扯出一丝尴尬的笑容。

    “王妃谬赞了。”

    “行了,别商业互捧了,里面什么情况知道么?”

    “王爷离开的时候,将费皇后送了进去,至于具体的情况,老奴就不清楚了,只是知道,皇上今日的蛊毒发作似乎比以往都要离开,恐怕……”

    江行烈只说了一半就没有再说下去,虽然此时御书房外只有他和冷月、还有芜菁三个人,其他侍奉的人都早早被江行烈自己遣退了,但这么多年在宫里、在江行烈身边当差的经验和习惯,早就让他习惯了有什么话能说一半的时候,绝对不能说满。

    好在,就算他不说完全,冷月心里也明白。

    微微抿了抿唇,冷月略微沉思了一下。

    夜九宸现在不知道去了哪里,傅尧被江听白和岳城他们带人救走了,自己一时间好像有点没啥事干啊。

    意识到这一点,冷月整个人都不好了。

    以前不管小妖孽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她好歹都能混个女一号这种重要角色当一当,这一回可好,她家小妖孽整出大戏,整个把她排除在外了。

    连个背景板都不给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连人都找不到。

    心里将某种妖孽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冷月随即转眸,朝着身旁的御书房紧紧关闭的大门看了一眼,随即做下一个决定。

    “通往御书房有条密道,你知道么?”

    联营一脸懵逼:“什么?”

    “灰衣之前说过,他进出御书房从来没有人发现,一是因为他的武功高强,身手不凡,还有一点就是因为有一条密道,每次他进出御书房都是通过那条密道,所以这么多年你才没发现。

    那条密道,知道在哪么?”

    “王妃,这你就可就问住奴才了。”

    “哦,你不知道。”

    联营今天第三次:“……”

    冷月抬起头,在心中默默测算了一下距离,果断的放弃了自己爬上去的想法。

    转过头,冷月没什么表情的淡淡朝着芜菁吩咐了一句。

    “来,是时候展现你真正的技术了。”

    芜菁之前一直跟在冷月身后,老老实实安安静静的将背景板充当的那叫一个淋漓尽致,突然被冷月叫到,先是微微一愣,紧接着就立刻明白了过来。

    头顶,顿时有一大群乌鸦,扑腾着翅膀呼啸而过。

    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她们家王妃就要趴人家房顶,怕是不好吧。

    何况还是皇宫内,乾华殿的房顶。

    夜九宸虽然已经安排布置好了一切,只等到江行烈驾崩,江听白赶回来用密旨继承皇位然后主持大统,但这些事,也并不是每一人心里都清清楚楚。

    毕竟是牵扯一国帝位的大事,除了主要的几个人,其他人根本无从知晓。

    整个皇城,如今还和往日一样表面宁静祥和,竟然有序。

    然后突然看见一个人趴在房顶上,御林军和那些御前佩刀侍卫,不得吓炸毛了?

    想着,芜菁脸上顿时露出一丝难色,想要劝说冷月要不要换个方式,然而还没等开口,就见一个小太监行色匆匆的朝着他们所在的方向跑了过来。

    冷月看了一眼,认出了这人是联营的徒弟,之前一直跟在联营身边的。

    联营也怕冷月会担心,赶在人到来之前,连忙向冷月解释道:“启禀王妃,这人是老奴的徒弟。”

    “嗯。”

    冷月低低的应了一声,倒是暂时放弃了要趴房顶的想法。

    联营的徒弟跑到跟前,先是朝冷月和联营各自行了个礼,然后就听联营皱着眉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师父,是凝香夫人,凝香夫人往御书房这个方向来了,说是要见皇上!”

    凝香夫人?

    联营闻言眼底顿时划过一抹狠戾之色,之前夜九宸说过,这里的事情他可以拿主意,但如今冷月在,所以联营很自觉的看向冷月、。

    “王妃,这……如何是好?”

    如何是好?

    冷月微微眯了眯眸子。

    反正她现在也找不到她家小妖孽,芜菁也不带她趴房顶,整出大戏正找不到啥出场的机会呢,结果这个狗东西就送上门了。

    行吧,替她家小妖孽,收拾一下这货也不是不可以。

    想着,冷月挺了挺胸,抬了抬头、

    “有什么如何是好,我去。”

    扔下一句霸气十足的话,冷月随即提起脚,迈起六亲不认的步伐,往前走去。

    联营的徒弟略微有些担忧的看着冷月和跟在她身后的芜菁,转头朝着自家师父征询似的看了一眼,联营却没好气的狠狠朝着自家徒弟一瞪。

    “看什么看?还不赶紧跟着去?”

    “啊,是,师父。”

    说完,小徒弟连忙去追冷月。

    联营站在原地,看着冷月的背影,再次忍不住摇了摇头。

    如果是他或者是旁人,或许处理起来可能没有那么容易,要么就是直接采取强硬的手段,可是现在好了,冷月去了。

    都不用什么手段,就冷月那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三两个回合下来,估计凝香夫人自己都忘了自己要来御书房,找皇上干嘛了。

    这么一想,联营重新敛起了心神,虽然精神依旧紧绷着,可是被冷月这么一搅合,仿佛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

    转过头,联营重新盯着面前御书房那两扇,紧紧关闭的大门。

    御书房内,江行烈此时已经靠着桌案,坐在了地面之上。

    他头上和脸上的伤口和血肉依旧狰狞模糊着,鲜血淋漓着,眼底依旧充斥着红血丝,已经醒过来的那只蛊虫此时正在疯狂而又快速的,在他的大脑四处游走着,啃噬撕咬着,彻底失去了控制。

    然而江行烈这一次像是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一样,就那么坐在那里。

    费皇后站在江行烈的面前,和他只有一步之遥的距离。

    这是第一次,她在江行烈的面前可以居高临下,她身侧的双手死死的攥着,美眸大大的撑着,脸上早就没有了曾经的端庄华贵、雍容典雅。

    现在的她,就像是一个因为愤恨和怨毒而发狂的女人,丑陋而又让人憎恶。

    而造成这一切的人,如今就在她的眼前,就在她的脚下。

    一想到这里,费皇后就想要抑制不住的大笑。

    “江行烈,你做梦都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吧?”

    费皇后恶狠狠的开口,声音里的狠戾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

    江行烈此刻因为之前夜九宸给他那枚解药的关系,虽然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但除了疼痛,每一样感觉,仿佛都被放大了好几倍,格外的清晰。

    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身体里血液在流淌。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蛊虫在大脑组织间来回的窜动游走,甚至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自己身体一点一点僵硬的速度,和生命流逝的频率。

    面前的费皇后唇瓣上下一张一翕,声音传入耳畔,像是带着回音一般。

    江行烈确实没有想到,自己的最后一刻,身边留下的人,居然会是费皇后。

    而她,也是来杀自己的。

    想到这里,江行烈就觉得可笑,事实上,他也确实笑了出来。

    他的笑,彻底刺痛了费皇后。

    为什么?

    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是笑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