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悍妃修炼手册 > 第581章 丑出天际了
    驻守官的话让随从不由得一阵唏嘘,连忙低头应是。

    然而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至近的响起,驻守官等人也顾不上其他,连忙敛起心神,扬起笑脸,准备迎接。

    只是,马蹄声越来越近,驻守官和其他人也随即发现了不对劲。

    不远处,伴随着尘土飞扬,渐渐出现了一个身影。

    那个身影骑着骏马,英姿飒爽,越来越近,但明明使团的队伍应该是浩浩荡荡,就算不是声势浩大,好歹也得有个几十人才对。

    这怎么才一个人呢?

    驻守官虽然刚刚训斥自己的手下有板有眼,但实则站了一个时辰,也是累到不行。

    毕竟昨日,可是伺候了大周的使团一整日,今早还起了个大早将人送走,又收拾了好大一通,结果这会子听见马蹄声以为是羌无的使团来了,却只来了一个人?

    驻守官一张老脸顿时就拉了下来,眉毛也都挤在了一起,没好气的看着那匹越来越近的马,和马上越来越近的人。

    之前刚被驻守官训过的人,这个时候也顾不上触霉头,再次上前小声询问道:“大人,这羌无使团,就一个人?”

    “我怎么知道?”

    驻守官冷冷的训斥了一句,不过转念一想,也觉得不大可能。

    估计这人可能不是羌无使团的。

    但是刚刚好不容易燃起来的激情,摆出来的笑脸,这会子突然间就卸了下去,就好像你这边刚把火点着,结果对面来个人上来一盆冷水,哗啦一下就给你浇了个透心凉,心飞扬,熊熊燃烧的小火苗也瞬间被熄灭了个彻彻底底。

    那种心情,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

    马匹此时已经来到了驻守官面前,上面的人也随之翻身而下,站在了驻守官对面。

    驻守官皱着眉头,冷冷的看着站在面前的人。

    面前的人一身大漠人的打扮,穿着双衽的长袍,衣摆绣了一圈金色的祥云暗纹,头发自然的披散在肩膀和脊背,头上戴一顶帽子。

    虽然是一身男子装扮,但是人却有点纤瘦弱小,而且脸长得也有点……对不起观众。

    说丑,已经不足以概括这个人的长相了。

    驻守官觉得自己活到这么大岁数,好歹也见过世间百态了,可是却从来没见过这么丑的一个人。

    两只眼睛小的就像是两条缝,睁开和不睁开几乎没啥区别,鼻子反而大的出奇,几乎占据了一整张脸三分之一的面积,嘴唇也是出奇的厚,嘴边还有一颗长了毛痣……

    反正就是丑就对了!

    驻守官一时间有些说不出话来了,还真是第一次见丑的如此惊为天人的人。

    但他们毕竟是有差事在身,所以这个时候,也不能将眼前的人当做视而不见。

    毕竟,羌无的使团没有出现,结果单独出现了一个大漠而来打扮的人,他们身为驿馆的人,自然要询问清楚。

    顿了顿,驻守官上前一步。

    “敢问阁下……”

    “看不出来?”

    驻守官刚一开口,一句话还没等说完,就被那人冷冷打断。

    而且听见了对方的声音,驻守官才发现,这个人的说话声音有点尖细,而且这尖细之中,还透着一股摄人心魄的寒凉,仿佛能够在一瞬间就将人整个封冻住。

    而且这样近的距离下,驻守官也得以看见这人的眼睛。

    这人虽然个头不大,身材也很瘦弱,但是偏偏长了一双如古井般,深沉、凄冷、却又无波无澜的眼眸。

    那双眼眸,像是能够看穿人心一般,无论是什么样的人,在这双眼睛下,都能无所遁形。

    驻守官是面过圣的人,在一国帝王的眼睛里,都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气势,而偏偏,在这个人的眼睛里感受到了。

    那种强大的、高高在上、宛若雪山之巅走下的王者一般,睥睨苍生的气势。

    驻守官心里顿时一个激灵。

    再想到,这人虽然一身羌无人打扮,但却说的一口流利的中原话。

    驻守官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

    这人的身份,怕是不简单。

    意识到这一点,驻守官立刻敛起心神,赔上笑脸,恭恭敬敬的朝着来人行了个礼。

    “下官乃西凉驿馆驻守官,奉皇上旨意在此恭迎羌无尊贵的使者……”

    “行了,客套话别说了。”

    驻守官再一次没有意外的,被打断了没来得及说完的话。

    饶是驻守官脾气好,心里也有点不爽。

    这人怎么没礼貌呢?

    不让人把话说完。

    而且看起来挺平静淡漠的一个人,咋这么暴躁、这么没有耐心呢?

    个头不大,脾气倒是挺大。

    “是是是,大人说的是,下官这就命人带大人下去休息。”

    说着,驻守官又顺着那人的身后看了一眼,确定再没有其他人随行而来,不由得疑惑着朝着来人询问道:“不知贵国使团的其他人员,现在何处?”

    “我来就是来通知你一声,他们不经过这条路来驿馆休息了。”

    “这……”

    那人说了一句,便直接将马顺手交给了驻守官的手下,随即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大步的就往驿馆内走。

    驻守官有点懵逼。

    “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他们会从另外一条路直接进入到临安城,你呢,只负责把我接待好,其他的,就不需要你操心了,懂?”

    不带什么情绪的说完一番话,那人便面瘫着一张脸,头也不回的进入到驿馆内,留下驻守官和其他一大群人站在原地,面面相觑。

    这羌无,玩的是什么套路?

    “大人,这面瘫脸说什么呢?”

    “我怎么知道?”

    熟悉的对话响起,驻守官没好气的朝着手下的人训斥道:“先别说没用的,这人既然是羌无使团的人,就得先招待好,看见没,我之前跟你们说什么来着?

    羌无那种蛮荒地方来的人,一个个没礼貌不说,还面瘫暴躁,你们都小心点伺候着。

    然后马上去禀告礼部,说羌无使团只有一个人来到了驿馆,其他人要从别的路直接进入到临安,让他们注意一下。”

    “是!”

    驻守官吩咐完,便连忙带着人进入到驿馆内。

    驿馆大厅内,那位羌无的面瘫神秘人正坐在椅子上,无波无澜的四下观看着,驻守官朝着身旁的人使了个眼色,随即亲自上前。

    “大人长途跋涉,一定累极了,房间下官已经安排好了,大人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这驿馆重新装的倒是比以前好不少。”

    面瘫脸一句话出口,驻守官顿时一愣。

    “大人知道这驿馆重新修整过?”

    “嗯啊,去年这里不是被人放了一把火烧了么?”

    面瘫脸淡淡的一句话,却让驻守官的眉心不由自主的动了一下。

    都说羌无人在临安城内安插了不少的细作,现在看来,还真的是所言不假。

    不然的话,他一个远在大漠的羌无人,是如何得知临安城外的驿馆曾经被人放过火呢?

    看来,这次羌无人来访,怕是来者不善啊。

    作为驻守官,这些讯息,自然是要上报的,只是眼下,其他的羌无人都要直接进入到临安,而这一个却跑到这驿馆来,着实让驻守官有点琢磨不透。

    就算是探听消息,他这一个小小的驿馆,怕是也探听不到什么吧?

    所以,这面瘫脸来着干嘛来了?

    想着,驻守官随即露出一副职业性的笑容,“不知大人独自一人前来,所谓何事?”

    听闻了驻守官的话,面瘫脸不由得慢慢转了转眸,擎着一张寡淡冷漠的脸,和一双无波无澜的眸子,不辩情绪的朝着驻守官看了过来,但却没有说话。

    驻守官一愣,下意识的也看了看自己,确定没有什么异样的地方,不由得想要朝面瘫脸询问。

    然而还没等开口,就见驿馆内突然间进来几个人。

    看见为首的礼部的人,面瘫脸随即轻轻抬了抬下巴,慢慢站起身。

    “我来等他。”

    驻守官:“???”

    礼部的人:“???”

    两个人两脸懵逼的看着面瘫脸朝门口走去,驻守官一脸疑问的看着礼部尚书。

    这人说等你的?

    礼部的人也是一头雾水。

    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啊,我半路碰到你的人,才知道的消息,现在也才刚到啊。

    两人无声的用眼神交流着,而面瘫脸此时已经走到了驿馆的门口,察觉到没人跟上来,不禁顿住脚下的步子,回头看了一眼。

    “愣着干什么?不是来接我进宫的么?走啊。”

    礼部的人:“啊?啊!是!下官遵命!”

    说着,上前一步:“不知大人可否将腰牌给下官过目一下……”

    礼部的人刚说了一半,就感觉到一股疾风,冷不防的朝着他的脸砸了过来,他本能的后退两步,待到看清楚面前擎着的牌子时,顿时瞪大了一双眼睛。

    上面的字虽然是羌无的字,但是却写的清清楚楚。

    大武士!

    羌无的皇室子弟,每个人身边都有一个十分受器重的人,这个人不但负责教导羌无的皇室子弟,还要负责为其出谋划策,

    这样的人,名曰,大武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