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悍妃修炼手册 > 第586章 过去,到底是谁?
    冷宵纤瘦刚毅的面容之上,带着不容抗拒反驳的笃定,一双黑眸投射出的光亮,让冷迟不禁微微有些怔楞。

    冷宵自从改姓冷,成为了冷家的义子之后,每每出现都是一副恭顺谦卑,稳重少言的模样,冷迟几乎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冷宵。

    他宛若像是变了一个人,即便是身中五石散之毒,神志不清的时候,也未曾露出过这样的模样。

    这样的冷宵宛若一个地狱修罗,浑身上下、连一根头发丝都带着一股让人无法抗拒无法忽视的强大肃杀之气。

    这样的冷宵让冷迟怔楞的同时,心底也不由得产生一丝犹疑。

    冷月当初只是将冷宵带了回来,却从未提起过冷宵的往事,过去他是做什么的,冷迟也从未问过,从未怀疑过。

    但是此刻,看见冷宵这副架势,冷迟眉心不禁拧了拧。

    寻常的人,怎么可能会有冷宵身上那般绝世的武功?

    寻常的人,又怎么可能会有冷宵身上这股浓烈的肃杀之气?

    所以,他过去,到底是谁?

    或许是冷迟的目光太过笔直锐利,丝毫不做掩饰,让冷宵一瞬间也回过神来,似乎自己刚刚的反应有些太过激烈了。

    微微凛了凛心神,冷宵敛起了身上的气势,想要上前。

    然而却不想这个时候,却又一道人影冲到了面前,不由分说的便一把将他抱住。

    “冷宵哥哥,你太帅了!”

    梁浅没心没肺,化身成小迷妹,一面像八爪鱼一样挂在冷宵的身上,眼底一边冒出闪亮的小星星,直看的一旁的冷老夫人、冯妈妈、罗小玉和一众影卫一阵唏嘘。

    冷宵脸色微微有些尴尬,一边往下扒梁浅,一边有些忐忑的朝着冷迟望了过去。

    好在,冷迟这个时候也收敛起了脸上所有的情绪,定定的朝着冷宵看了一眼,随即快速收回目光。

    “这件事,容后再商量。这里危险,我们还是先把大家送到接头人那里。”

    冷迟率先拍了板,冷宵见冷迟没有再坚持,不由得也暗自松了口气。

    影卫见状,开始安排众人各自上马车准备赶路,而冷宵也终于有机会去理会还挂在自己身上的梁浅。

    “浅儿!”

    冷宵压低了声音,略带嗔怪的说了一句,而梁浅却出乎预料的,没有像之前一样无理取闹,只是安静的从冷宵的身上爬了下来,然后神色安静的说道:“走吧。”

    说完,也不管冷宵脸上是一副怎样的表情,便顾自的转身去找冷老夫人。

    冷宵看着梁浅的背影,一瞬间,不禁有些恍惚。

    刚刚那副深沉的表情……

    那是梁浅么?

    她是故意闹那么一通的?目的呢?是为了让冷迟……

    想到这里,冷宵心底不禁“咯噔”一声,眸光略微闪烁的重新定定朝着梁浅看了一眼。

    刚刚那一瞬间,明显的,冷迟的眼底出现了怀疑和探寻,而梁浅这个时候闹,打消了冷迟的念头,是不是因为,她不但看出来了,还早就知道些什么?

    这个念头一窜出脑海,冷宵只觉得整个人如坠冰窟一般,竟然让他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刚和梁浅在一起的时候,他不是没有想过要跟梁浅表明心迹,而且更早一些,他也不是没有想要逃避这份感情。

    毕竟,梁浅是高高在上的国公府小姐,而自己只是一个双手沾满鲜血,杀人无数的杀手恶魔。

    这样的自己,怎么可能和梁浅在一起?

    可是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偏偏是你越想克制,越无法克制的。

    感情!

    当他意识到自己对梁浅的感情时,那些感情便一发不可收拾,宛若山洪决堤一般,很快就将他攻陷淹没。再加上身边有冷月那么一个神助攻,所以到了后来,等到冷宵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冷宵没有后悔过,也想过找个机会告诉梁浅,自己的过去,可是却一直都没有找到。

    再到后来,他改头换面,从一个应该躲在泥淖阴沟里的残忍杀手,摇身一变成为了冷家的义子,这一切让他感觉到仿佛自己真的已经脱胎换骨,重获新生。

    而那段黑暗的、丑陋不堪的过去,也就这样被深深掩埋。

    只是这么久以来,冷宵其实心底一直都有一种隐隐的恐惧和不真实感,冷家义子、梁浅、安宁的生活、家人……这一切的一切,好像都是一场梦,是不属于他的。

    他总是觉得如果哪天梦醒了,或许这一切就都不在了。

    所以当初中了五石散之后,他没有第一时间告诉给冷迟和梁浅。

    因为在身中五石散之后,那种兴奋和迷离,让他几乎忘记了心底的恐惧和不真实感,让他以为,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就是他拥有的。

    甚至让他忘记了自己曾经有过一段,无法掩埋的丑陋过去。

    然而今天,冷迟眼底那毫不掩饰的探寻和怀疑,却还是刺痛了他,宛若一盆冷水,从头浇到底,让他整个人都幡然醒悟了过来。

    曾经存在过的,永远都不会消失。

    即便不被提起,也只是暂时被忘记,终有一天,会被大风吹散迷雾和掩盖的尘埃,露出本来的面目。

    所以……

    冷宵凝着心神,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群人的。

    冷迟、冷老夫人、梁浅、冯妈妈、罗小玉、还有影卫……

    这一天,终于要到来了么?

    “宵儿?站那干嘛呢,快来,要出发了。”

    冷宵正在思忖间,不远处突然响起了冷老夫人柔慈祥的声音,看着她那张布满了沟壑,却依旧在面对自己时,充满慈爱微笑的面容,冷宵的心尖猛地颤了颤。

    “孙儿这就来!”

    冷宵笑着朝冷老夫人说了一句,随即快步走了过去。

    只是,脸上的笑可以伪装,可以欺骗,那心里呢?

    心里的恐慌、忐忑、不安,该要如何发泄纾解?

    马车一路缓缓行驶着,众人因为已经换上了羌无人的衣服和打扮,所以在进入镇子的时候,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众人都是第一次来到羌无,看着这个建立在戈壁大漠之上的镇子,众人都是既觉得新奇,又觉得感慨。

    羌无人给人的印象,一直以来都是蛮荒之上生长出来的野蛮人,他们人高马大,面容丑陋,甚至于为人也粗鲁莽撞,但是此时见到这些羌无人竟然能在连植物都很难生长的大漠戈壁之上,建立起如此繁华的城镇,冷老夫人等人也不由得心生感慨敬佩。

    冷老夫人压低了声音:“没想到,这羌无人,并没有像传闻之中那般粗鲁丑陋,他们虽然常年在日光下曝晒,所以皮肤相较于我们黑了一些,身上的衣服也没有我们中原那么精致细腻,可是不得不说,也有男俊女俏的,而且他们的智慧,也丝毫不比大周和西凉要弱。”

    “世人的误解罢了。”

    听闻了冷老夫人的感慨,冷迟不禁接着说了一句。

    他曾经是大周国的镇国大将军,既和羌无人打过仗,也和羌无人打过交道,所以他早就知道,世人那些传闻之中对羌无人的说法,大多数都是误解和谣言罢了。

    羌无人善骑射,勇猛无敌,聪慧不已。

    “祖母,传闻是最不能相信的东西。”

    梁浅闻言,也不禁搀着冷老夫人说了一句:“当初传闻还说,冷月是个蠢货呢,可你们看看,咱们家冷月哪里蠢了?

    她那个脑子,就是十个我加在一起,都比不过。”

    说起冷月,冷老夫人等人都笑了起来,只有冷迟,听见冷月俩字,一张原本就庄严肃穆的脸,立刻就阴沉了下来。

    甚至,还从鼻子里哼出两声。

    “哼!她那个脑子,不光用来算计旁人,还用来算计自己家里人!”

    梁浅闻言不禁垂眸吐了吐舌头,冷老夫人却是拍了拍梁浅的手:“别管你公爹,他就是那个性子,记仇,一点都不大度。”

    冷迟:“……”

    那是我不大度的事?

    “行行行,你们都是好人,你们都大度,就我一个人心胸狭窄,小肚鸡肠行了吧?”

    说到这里,众人又是一阵哄笑,梁浅唇边挂着弧度,转眸却有些忧心忡忡的朝着骑在马上走在前方的冷宵看了一眼。

    这一路,他们有说有笑,可是冷宵从始至终都没有参与进来。

    他一直沉默着,板着脸,像是有什么心事。

    不!

    不是像。

    而是真的有心事。

    想到此处,梁浅不禁微微敛了敛眼眸。

    或许,有些事情,是时候该说出来了。

    因为天色已晚,他们这群人之中老的老、妇的妇,还有梁浅这个怀有身孕的,所以冷宵向冷迟请示过之后,便决定今晚在客栈住上一晚,明日再赶路。

    影卫们为了避免目标过大,从进城开始便和冷宵他们分开行动了,但却并没有离开太远,而是暗中保护。

    所以此刻,他们便只有六个人来到客栈之中。

    冯妈妈安排好了房间,众人便各自回到了房间休息。

    只是,等到梁浅收拾安排妥当的时候,却发现冷宵这个时候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