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悍妃修炼手册 > 第604章 韩信点兵
    冷月站在大殿中央,看着江听白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心里忍不住一阵吐槽。

    是有多懒?

    多懒!

    江听白刚刚说的解题之法跟当初在落玉轩时,自己告诉给他的竟然一字都不差。

    他倒是记性够好,可特么连一个字都没改。

    而江听白此时看着冷月虽然面无表情,但是眼底却满是无语的样子,嘴角也不由得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

    “大武士对朕的回答,可满意?”

    废话!

    明知故问。

    冷月微微敛了敛心神,随即效仿羌无人行礼的模样,抬起右手,放在胸前,朝着江听白微微躬了躬身。

    “皇上英明,答案和解题之法,都精准无误。”

    早在冷月开口之前,整个宴会场的人就已经被江听白的答案镇住了,所以此刻冷月再说,已然没有之前那么强的力道。

    夜九宸一手撑着面前的桌面,身子斜斜的看着殿中央的冷月,眼底突然翻涌起一阵深沉骇人的光芒。

    冷月刚刚说的雉兔同笼的问题,他竟然从来都没有见冷月同他提起过。

    而看江听白这副架势,明显是以前曾听冷月说起过,不然,他怎么可能会算的出来?

    从另外一方面想,冷月竟然和其他男人,聊过不曾和他聊的话题,而他,竟然还完不知情。

    这么一想,夜九宸心底顿时像被打翻了醋坛子,整个人身上都开始弥漫散发出一种幽冷而又寒凉的气势,让坐在他身边的冷宵和羌无使者,一个个都诧异不已。

    只是,羌无使者以为的是,夜九宸是因为冷月的第一个问题没有难得住江听白,生气不已,所以身上的气势才会变得这么骇人。

    至于冷宵……

    他似乎有点能够理解夜九宸的想法。

    毕竟,梁浅和其他的男人有说有笑,他都会不舒服。

    回想起当初梁浅和夜风棉刚见面时,就那般亲近,毫无芥蒂,冷宵就觉得梁浅的曾经,有一个如此亲密的男人,而他却未曾参与过。

    所以此刻,看见夜九宸这副模样,冷宵也只是默默的摇了摇头,叹息一声。

    也许是夜九宸身上蔓延出的冷意太过强大,太过明显,以至于坐在对面隔着一段距离的夜陌寒,都感觉到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夜九宸吃醋,他心底竟然腾升起一股异样的快感。

    原来,和冷月亲近如斯的夜九宸,也有对冷月所做之事不知情的时候啊。

    这么想着,夜陌寒随即幸灾乐祸的挑了挑唇角,短期面前的酒杯,自斟自饮了一杯。

    宴会场内的众人各怀心思,而冷月此时也微微敛了敛心神,再次开口。

    “皇上虽然英明,但是奈何西凉泱泱大国,竟然只有皇上一人回答出我的问题,着实是让人惋惜啊。

    不过,不知皇上可否准备好了?

    我的第二题,要来了。”

    冷月这番表面是褒贬实则是讽刺的话,倒是让羌无人刚刚颓下去的气势,获得了一点点好转。

    而江听白心里有气,却也不敢发作。

    他太明白了,冷月这是在故意让他当众难堪一下下,收拾收拾他,只是在国家大义大是大非面前,她却并没有做出错误的决定。

    索性,就让她撒撒气,也好。

    想着,江听白随即浅然一笑。

    “大武士请出题。”

    冷月微微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传闻古时候,有一位骁勇善战的大将军,为了保住军事机密,每次点兵的时候,都让士兵按照一至三,一至五,一至七的方式报数,然后再记下每一列余下的人数,最终便能获得准确的军队人数。

    请问皇上,这位将军所用的,是什么方法?”

    冷月一番话说完,整个宴会现场,再次陷入一阵嘈杂。

    大家争相要来纸笔,默念的默念,计算的计算,可一眼望去,整个宴会现场,却都是一脸懵逼的人,竟没有一个眼神通透,有所头绪。

    冷月早知道会是这样的局面。

    她所出的第二题,是有名的韩信点兵,运用的是有名的余数定理,古时候被人称为鬼估算或者是隔墙算,后来还被外国人称为中国剩余定理。

    当初韩信在刘邦面前说起这种点兵方法的时候,饶是一代枭雄帝王刘邦,都是一脸懵逼,何况是面前这些人?

    而因为有了前面第一题的铺垫,所以这一次众人没有头绪,倒也没有之前那么焦急。

    而且,这一次,众人发现自己测算不出来之后,便再一次将目光纷纷投向了坐在正座龙椅之上的江听白。

    江听白原本还带着笑意的一张脸,此刻不由得黑了个彻底。

    这些人……

    真是一个比一个饭桶。

    可是想了想,也不禁有些释怀。

    毕竟,冷月出的题都太冷门太诡异了,他第一次听到的时候都是一片茫然,何况是这些人?

    但这也恰恰从侧面证明了另外一点。

    他似乎,也该开始为朝廷招纳一些新的人才了。

    毕竟,冷月的题目不会平白无故的出现,冷月能说出来,谁敢说西凉百姓之中就没有奇能异士,也精通这些算理?

    不过现在,他几乎心中已经有了定论。

    那就是,冷月所出的三道难题,不过是想要名正言顺的让西凉拿回那三座被羌无攻下的城池,而到时候羌无大汗蒲巴伢或许会生气,但也不能反悔,而且冷月他们此番回去还要带着自己送去的除了城池之外的其他物资,这样一来,就让蒲巴伢没有发作的机会和理由了。

    想到此处,江听白看向冷月的目光之中,不禁带了几分复杂。

    冷月虽然只是一介女子,但是她缜密的心思,运筹帷幄控领大局的本事,以及那番常人无法企及的聪明才智,如果换做是一个男子,都足以在这世间,成为一个难能可贵的人才。

    甚至说建功立业,开疆辟土,都不为过。

    可惜,她只是一个女子。

    还是一个没有什么野心的女子。

    也好在,她只是一个女子,还是一个没有什么野心的女子,不然就以她和夜九宸的本事……

    江听白不敢想。

    他怕一想,自己和冷月、夜九宸之间的那份友情,也会随之掺杂其他的东西。

    而此时的宴会现场,也由刚刚的嘈杂,重新归于平静。

    看着西凉官员一个个将头低的死死的,羌无的使者一个个又扬眉吐气起来,只是他们还是不忘小心翼翼的看向坐在上座之上的江听白。

    要知道,这位少年继位的皇帝,着实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

    居然在先帝驾崩不到一月的时候就举行三国会谈,而且坐稳帝位,手段狠辣凌厉,绝对是必然的。而今日,他的聪明睿智又让众人重新见识到……

    看来回去羌无,一定要向羌无大汗好好禀报。

    大武士的此番做法,现在看来,还真的是最合适的。

    不然,按照这位西凉新帝的做法,说不定真的会将他们所有人都扣押,然后以强硬的手段,硬攻下那三座城池。

    到时候,不光是西凉和羌无的士兵会损伤惨重,百姓也会因此而饱受疾苦。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这样难解诡异的题目,这位西凉新帝,无法解答出来吧。

    一时间,所有羌无使者的目光都落在了江听白的身上。

    而同样的,夜陌寒和夜九宸的目光,也在江听白的身上。

    夜陌寒只是好奇,冷月为什么会知道这样的题目,又为什么会告诉给江听白。

    难道是昨日,他们两个见面的时候,冷月就已经提前和江听白商定好了?

    可是刚之前的那幅架势,明显不像啊。

    夜陌寒想的是这一层,而夜九宸想的,明显就是另外一层了。

    一方面,他很自豪也很开心自家小月儿的睿智,可是另外一方面,却见到她和江听白之间又多了一个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愤怒和嫉妒的火焰,就那么猝不及防的悄然腾升而起,灼灼燃烧。

    甚至于夜九宸还有种错觉,觉得自己仿佛随时随地就会原地爆炸,然后华为灰烬。

    等今日的三国会谈结束之后,他觉得,他有必要和冷月之间来一个独属于两个人的,小型会谈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冷月见江听白久久没有说话,就知道这货这是又开始装模作样了。

    浪费老娘的时间。

    没好气的给了江听白一记白眼,冷月随即淡淡开口:“皇上这一次怎么不开口了?难道是解不出答案了?这样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将答案告诉给皇上。

    皇上也不必自责恼怒,毕竟这样的题目,即便是真龙天子,也不是一定可以解出来的。”

    “多谢大武士,只是朕想等等看,我西凉的官员之中,有没有能够解除题目的。”

    说着,江听白朝下座的西凉官员再次看了一眼。

    可惜,和之前一样,一个个头低的恨不能直接在地上开个缝,然后钻进去。

    江听白无奈的摇了摇头。

    “呵!

    看来我西凉的朝廷,该是面向民间,广纳人才的时候了。”

    “所以呢?皇上可知道答案?”

    “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