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悍妃修炼手册 > 第637章 那不然,是我和别人的?
    .

    夜九宸激动而又忐忑的声音,让冷月也有点懵逼。

    就算是经历过再大的风浪,但这种事大佬冷月也是第一次经历,尤其是夜九宸这么一问,冷月下意识就回答道:“那不然,是我和别人的?”

    夜九宸:“……”

    原本还激动不已的心情,因为冷月这一句不着调的话,顿时就烟消云散了。

    夜九宸哭笑不得的看着冷月,随即目光一狠,向前倾了倾身子。

    “你还想和别人,嗯?”

    冷月有点冤枉:“不是你问我的么?”

    “我那是……”夜九宸想要解释,但是想想又有些无奈,只能摇着头低笑一声,随即再次不自觉的将目光落在了冷月的小腹之上。

    原来,那里面的孩子,属于他和冷月的孩子,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可以给他们回应了。

    他在告诉自己和冷月,他一直都在。

    夜九宸用力闭了闭眼睛,努力的将心底的激动和喜悦暂且压制了一下。

    重新睁开眼睛,夜九宸的眼底除了以往的深沉和幽邃,又多了几分坚定。

    那是属于责任的坚定。

    他要守护的人,不再是冷月一个,而他们的家,从此也将变得完整。

    想着,夜九宸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月儿,我知道接下来我要说的话,你可能会不赞同,也可能会不听,但我还是想告诉你。

    你从来都不是孤身一人,从遇到我的那一刻开始,你的一切,就开始由我守护着。

    你爱的人,你的夫君,从来都不是一个普通的人,也从来不是一个不可以托付、信赖之人。

    从前因为爱你,所以我愿意纵容你的任何决定,任何举动。

    可是月儿,你现在,已经不是从前的你了。

    你的肚子里有我们的孩子,他已经开始可以听到我们每天说的话,也可以开始回应我们,他在告诉你,他马上就要来到这个世界和你见面了。

    他在告诉你,要相信你的夫君,相信他的父亲,能够有能力处理好一切的事情,来守护你们两个人,来给你们安稳而又宁静的生活。

    所以——”

    说到这里,夜九宸不禁顿了顿,深吸一口气。

    其实这样的话,他之前就同冷月说过,可是那个时候,冷月总是不以为意,无奈之下,他也只能小心翼翼的照顾着,不让冷月有任何危险。

    但是现在冷月的身体越来越不方便了,孩子的胎动就像是给了夜九宸一个警醒一般,提醒他,这一次,不可以再心软,不可以再纵容了。

    “月儿,从现在开始,蒲巴伢的事情,由我一个人来解决,而你的任务,就是要好好的休养身体,保护好你自己和孩子,相信我,等着我。”

    说这话的时候,夜九宸脸上有着前所未有的坚定和虔诚,如枭鹰一般深邃漆黑的眼眸之中,闪烁着让人根本无法拒绝反驳的光芒。

    饶是冷月,从前也不是没有听到过这样的话,可是每次听到,都会用各种理由搪塞或者怼回去。

    但是这一次,感受过孩子的胎动,看着夜九宸的眼睛,冷月突然就有点说不出话来了。

    她拒绝不了。

    即便她再不想承认,如今她也是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了。

    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除了行事和行动有诸多不便之外,还会给对手更多要挟自己,要挟夜九宸的砝码。

    从现在开始,她也确实不能够再随心所欲了。

    不是不相信夜九宸,只是一想到夜九宸要孤身一人面对那些个狗东西,面对那些危险的境地,就有些于心不忍。

    毕竟,妖孽是她的,除了她,谁也不能欺负。

    思及此,冷月不禁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将手从小腹上慢慢挪开。

    夜九宸见冷月这幅表情,不禁勾唇笑了笑。

    知道冷月心里肯定是不愿的,但她好歹这次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脚炸毛,夜九宸就知道,冷月理解了自己,也明白了自己。

    想着,夜九宸不禁上前一把将冷月抱住,但仿佛又怕抱的紧了,会挤压到冷月的肚子,所以只能维持着一个很别扭的姿势。

    即便如此,他甘之如饴。

    “好好的,干嘛抱我?”

    “我的小月儿,想抱就抱。”

    “不要脸。”

    “我的小月儿,长大了。”

    “……”

    不想说话了,怎么破。

    “主子!”

    两个人还在房间内维持着别扭的姿势拥抱着,房间外,突然传来了岳城的声音。

    夜九宸闻声这才直立起身体,将冷月的衣服往下拉了拉,确定不会有任何问题之后,这才朝着她说了一句:“乖乖把饭吃了,我出去一下。”

    说罢,还要得到冷月的眼神示意后,才肯放心走出房间。

    房间外,岳城一见夜九宸,就立刻上前交到夜九宸手上一封信。

    岳城压低了声音:“主子,按照你的吩咐,派人去了胡加的宅子,胡加派人将这封信交给你。”

    夜九宸闻声立刻神色一凝,凛着眸光,打开信,快速的浏览了一遍。

    岳城从始至终都安静的守在一旁,只是眼神时不时朝夜九宸身后,半关着的房门看去。

    这时候,芜菁也从楼上走了过来,来到房间门口,先是福身向夜九宸行了个礼。

    “主子。”

    “嗯。”

    此时夜九宸已经看完了胡加送来的信,绷着一张凝重而又鬼魅的面容,夜九宸慢慢将信折了起来,放回到信封之中,交还给岳城。

    “拿去烧掉。”

    “是!”

    夜九宸双手接过信,却又不自觉的往房间内看了一眼。

    夜九宸一双剑眉,顿时就凝结了起来。

    “怎么?”

    察觉到夜九宸语气之中的阴冷,岳城连忙垂首俯身道:“回主子的话,属下只是觉得夫人今天好像有点……夫人有哪里不大舒服么?”

    说起冷月,夜九宸脸上的寒霜,一瞬间如冰雪消融一般,消失了个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则是浓重的如雾气一般的,化不开的浓雾。

    顿了顿,夜九宸转眸看向因为岳城的话,同样开始担忧冷月的芜菁。

    “这段时间,夫人不会再同我一同行事,她的身子越来越沉了,你要寸步不离、好生照料着,知道么?”

    “属下知道,请主子放心。”

    冷月对芜菁是有救命之恩的,而且一直以来,芜菁在冷月面前,从来没有被当做下人对待过,两个人就像是姐妹一般,所以由芜菁照顾冷月,夜九宸原本是放心的。

    但不知道是不是今早感受到了孩子的关系,夜九宸突然发现,自己的媳妇和娃儿,好像交给谁都不放心,除了自己。

    这么一想,夜九宸顿时觉得,要加快些进度了。

    不管这个蒲巴伢是不是羌无大汗,是不是个难以对付的人,如今都是他的敌人,阻碍他和冷月、和孩子安宁生活的敌人。

    对付敌人,夜九宸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

    从前不管是在大周还是在西凉,不管是对付夜岚、夜陌寒、还是江行烈、费皇后,因为有冷月在,所以大多数时候,夜九宸都按照冷月的方式来做。

    即便是在下棋,也是暗中布局,给冷月留下了很多的发挥空间。

    可如今他已经让冷月安心等待,要一个人解决了。

    那就都按照他的方式来。

    非要说的话,只能说这个蒲巴伢运气不好,自己赶着来找死了。

    想着,夜九宸随即神色一敛,眸光幽幽凉凉的朝着前方的虚空看了一眼,随即朝着身旁的岳城吩咐了一句、。“

    “走吧。”

    “是,属下遵命。”

    说罢,两人便欲提步离开,只是临行前,夜九宸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

    来到芜菁面前,夜九宸压低了声音:“小心福伯。”

    芜菁昨晚并没有听到夜九宸和岳城的对话,所以突然听夜九宸这么说,不禁有着错愕怔楞。

    但是紧接着,一双秀眉便颦蹙了起来。

    “属下明白。”

    “嗯!”

    夜九宸满意的点了点头,转眸朝着房间内的冷月看了一眼。

    此时的冷月已经起了床,穿着宽松的衣服坐在桌子旁,吃着他刚刚端去的早饭。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饿了,还是因为孩子的存在感更加强烈,让她越来越有为人母的自觉了,总之这顿饭,冷月吃的毫不顾忌形象,十分放飞自我。

    看着这样的冷月,夜九宸的嘴角在一起不受控制的露出了笑容,。

    转身,叫上岳城,夜九宸大步的离开了酒楼。

    因为有冷月、有他们的孩子、还有冷家人的存在,夜九宸突然发现,原来自己的人生、自己所做的事情,都开始变得有异议。

    原来守护,是如此美好的一件事。

    福伯是亲自送夜九宸和岳城上马车离开的,原本还带着恭敬和笑意的脸,在马车彻底离开的那一刹那,瞬间变为凝重。

    福伯皱着眉i,定定的看着夜九宸马车离去的方向,眸光深沉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然而,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却冷不防的发现,原来芜菁竟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站到了自己的身后。

    福伯简直被吓了一跳,脸上也不由得闪过一丝心虚和慌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