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悍妃修炼手册 > 第640章 按计划一步步进行
    想到冷月,夜九宸嘴角的弧度不禁越来越放大起来。整个人都如沐春风般,流淌着缓缓的柔和。

    如果是从前的岳城,突然见到夜九宸露出这幅表情,一定会震惊诧异的无疑世界末日到临。可是如今,连想都不用想,岳城就知道,自家的主子这是又想到夫人了。

    也是,说起耍无赖,别说是夜九宸了,就连他,都第一时间想到了冷月。

    而且不得不说,一开始他也是在脑袋里好顿揣摩,如果是冷月遇到这种情况,会怎样应对,然后再把脑海中的情景演出来。

    果然,逼真的不要不要的。

    感谢夫人!

    岳城在心里对冷月着实狠狠的感激了一番,这才收回思绪。

    而此时,夜九宸也已然收敛起了脸上的笑意,恢复到了寻常深沉幽凉的模样。

    岳城顿了顿:“主子,那个胡加,没问题么?”

    “如果他真的如传说中那么在意他的妻子,就不会有问题。”

    虽然亲眼见过,但夜九宸从很早以前开始,就很少相信自己的眼睛,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相信任何人。

    所以即便心中还是有很大的把握,但他也不得不在做任何事的时候,心中有所保留。

    “那主子,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

    夜九宸闻言,不禁微微敛了敛思绪,如枭鹰一般漆黑深邃的眼底,随即迸射出一道幽暗而又寒凉的光芒。

    “按照计划,一步一步进行吧。”

    “是!”

    马车,缓缓行驶。

    冷家大宅内,冷霄在见到胡加的第一时间,剑眉就紧紧颦蹙了起来。

    冷迟、冷老夫人、梁浅、罗小玉和冯妈妈,此刻都在大厅内,若有所思的看着站在中间的胡加。

    冷霄回来之后,并没有将在西凉发生的事情详细说一遍,所以他们也不知道胡加的存在,和发生过的事情。

    只是本能的,看见冷霄似乎对胡加有所戒备,便也开始警惕起来。

    冷霄实实在在的盯着胡加看了好久。

    他们自从被关进这栋宅子内,就没有人进来过,胡加算是第一个。

    而且,冷霄也很清楚,没有蒲巴伢的准许和吩咐,胡加也进不来。

    之前胡加是因为蒲巴伢的关系才混进出使的队伍中,如今,想来也是应该奉了蒲巴伢的命令,来接近自己和冷家人。

    目的呢?

    打听冷月和夜九宸的消息么?

    难道,他还不知道?

    “你来做什么?”

    宅子内没有外人,所以冷霄也不再绕弯子,直接了当的就开门见山的朝着胡加逼问。

    胡加也同样没打算迂回,听冷霄这么一说,便立刻开口:“大汗给我下达的命令,让我不管用采取什么方法,用什么手段,都要接近你们,取得你们的信任。”

    胡加话音刚一落下,屋内的几个人就露出了讶异的神色。

    虽然他们早就猜到了,但是这个叫胡加的人,居然这么坦白这么主动,还着实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

    尤其是冷霄。

    因为和胡加打过交道,也知道胡加是羌无第一聪慧之人,所以即便他说的是真话,也难保,不是因为想要取得他们的信任,而故意这么兵行险着的。

    “然后呢?”

    “接下来的任务,他还没有给我。”

    呵呵!

    果然!

    冷霄在心底暗自思忖着,神色也随即放松了许多。

    “但你如今把实话说出来,就不怕,我们更加不会相信你了?”

    “不怕。”

    胡加摇了摇头:“我今天来,第一是为了告诉你们,蒲巴伢向我下达的命令,第二件事,便是要带白鹤公子离开这里,是夜公子和冷姑娘让我做的。”

    胡加一句话说完,厅内的气氛,顿时安静的落针可闻。

    而且冷迟等人脸上的讶异深沉,似乎比之前更加浓重。

    因为刚刚,胡加口口声声说的,是夜公子和冷姑娘。

    也就是说,他已经知道了冷月和夜九宸的真实身份了,而起他还知道白鹤,如果不是已经得到了冷月和夜九宸的信任,想来也不可能知道白鹤的事。

    但虽然有这个可能,冷霄却还是不敢轻易放松警惕。

    尤其是罗小玉。

    她对羌无是真的一丁点的好感都没有,不管是谁,所以在听胡加的嘴里说出白鹤的名字的时候,明显的,她整个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昨晚她才刚刚和白鹤私定了终身,还没来得及向冷迟和冷老夫人禀报,今日居然就有人要带白鹤走。

    罗小玉整个个人都紧张不已,下意识的朝着冷霄和冷迟看了过去。

    冷霄一张脸也迅速阴沉了下来,似乎在判断着什么。

    然而胡加在这个时候,又再次开了口:“我同白鹤公子是认识的,你们大可以叫他出来,便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

    胡加同白鹤认识?

    这一次,众人更加震惊了。

    他们一大早就听说宅子里进来一个人,而这个人来了之后,先是说是奉命来接近他们,又说是冷月和夜九宸嘱托,最后又说同白鹤认识。

    说来可能性倒是也很大,毕竟,白鹤就在宅子内的事情,除了冷月和夜九宸,并没有其他人知道。

    但是谁也不敢冒这个险,

    即便白鹤现在还不算是冷家人,但是他千里迢迢,放弃了在西凉的身份地位、安稳生活、放弃了一切不辞辛苦的跑来羌无找罗小玉。

    罗小玉是他们的家人,所以在心里,冷霄已经将白鹤当做自己的家人了,

    这是夜九宸和冷月给他的嘱托,也是他的责任。

    他要守护每一个冷家人。

    可是现在,他却没有办法说服自己,相信眼前这个人。

    冷霄心中这么想,但是却忘记了,除了他和冷迟,冷老夫人等人,还不知道白鹤已经来到了宅子内的事情。

    冷迟刚刚一直沉着脸,皱着眉心,盯着胡加看,这会子终是忍不住开口说道:“想来这位公子应该是搞错了,白鹤虽然是我们认识的人,但他此刻应该人在西凉。”

    冷迟一言既出,冷霄立刻就明白了冷迟的意思。

    冷迟是不肯相信胡加的,即便,他将冷月和夜九宸搬了出来。

    胡加自然也不恼怒或者急躁,会有这样的局面,是他在进入到宅子前,便预料到的。

    所以此刻,他深吸了一口气,神色坦然的,缓缓开口。

    “想来这位便是冷姑娘的父亲了,晚辈胡加,之前曾经跟冷姑娘和夜公子一同作为羌无使者,出使西凉。

    而晚辈之所以会出使西凉,是因为……”

    胡加语调平缓,条理清晰的将自己为什么会出使西凉,怎样受到蒲巴伢的威胁、又怎样受到冷月和夜九宸的帮助,以及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始末,一五一十的全都说了出来。

    从始至终,都没有人打断。

    冷迟等人一个个都在静心聆听着,一边听,似乎一边在猜测判断,胡加的话中,有几分真,几分假。

    “事情,就是这样了。”

    等到全部讲述完,胡加不禁定了定心神:“晚辈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告知了,相信晚辈与否,取决于各位,只是从今日开始,我需要每日都进入这里,然后将进城汇报给蒲巴伢。

    另外,冷姑娘和夜公子如果有什么需要传递的消息,也会有我带到。

    但是今日无论如何,我都要带白鹤公子先离开,不光是因为冷姑娘和夜公子的嘱托,还是因为我的妻子,在等着白鹤公子的药。

    想必你们也清楚,我大可以不必用这种方式,只要我同蒲巴伢说,这宅子内混进了另外一个人,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将他带走,而且从今往后,冷姑娘和夜公子想要进来,怕是也不可能了。

    但我没有用这样的方式,这就是我的诚意!

    另外,今日第一日,我不可以在这里逗留太久,一定会引起蒲巴伢的疑心,所以等会,还要劳烦配合胡加,演一出戏。”

    胡加不卑不亢的说着,话音刚一落下,就听见另外一道不属于这厅内的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胡加?真的是你,你怎么进来的?”

    白鹤之前被罗小玉留在房间里,等了许久都不见回来,不禁有些担心,所以就找了过来。

    结果一找过来,就看见了胡加的身影。

    白鹤现在没想别的,就是在想为啥这个胡加可以光天化日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进来,而他却只能深更半夜被冷月和夜九宸扛进来,飞的七荤八素的,差点没把胃直接吐出来。

    而且胡加也不算是外人,昨晚在胡加的宅子,他全程在场,知道冷月和夜九宸已经将胡加收为己用了,所以便没有太过谨慎回避。

    然而他这么一出现,让原本就将信将疑的冷家人,心中的天平,开始倾向于信任了。

    胡加转头看向白鹤:“我早上见过夜公子身边的岳城,他给了我一张字条,让我今日将你带出宅子。”

    “哦,原来是这样啊。”

    白鹤眨巴了两下眼睛,一脸平缓。

    然而罗小玉这个时候却有些坐不住了,立刻起身冲到白鹤跟前。

    “你认识他?”

    “认识啊,昨晚我和冷月和夜九宸一起,去过他们家,给他妻子看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