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悍妃修炼手册 > 第658章 那片光亮,名曰希望
    蓝直?

    冷月对于羌无的事情了解的并不是很多,只挑对自己有用的事情才会去了解一下。

    倒是夜九宸,对于蒲巴伢和蒲巴伢身边的人,了解了个透透彻彻。

    夜九宸知道,这个蓝直,正是蒲巴伢身边的第一武士,也是蒲巴伢最信任的人,几乎所有重要的事情,蒲巴伢都会交给蓝直去做。

    阿九继续说道:“我们一共九个孩子,有的是孤儿,有的是乞丐,有的是直接被蓝直抓来的,蓝直把我们放到一起,让我们忘记了本来的姓名,用一到九给我们作为代号。

    从小,蓝直就疯狂的训练我们,而我们之中也不是所有人都是刺客,比如阿大,因为智慧过人,便被训练成为了军师谋士,还有阿三,因为对金钱极为敏感,便被训练成了可以执掌金钱的人,还有其他的几个,也根据我们各自不同的特点,训练成为了不同的人。

    而我们长大之后,有的被蓝直留下,为他直接做事,有的则是被他送到朝廷上一些官员身边,成为那些官员的心腹。

    我们全都受蓝直领导,并没有见过大汗,但是我们每个人都清楚,我们所做的事,都是为大汗做的。

    对了!”

    说到这里,阿九突然想到一件事,随即朝着冷月身边的夜九宸看了一眼:“今日我跟着夫人回酒楼的时候,发现你们被人跟踪了,而跟踪你们的人中,就有蓝直!”

    听闻了阿九的话,夜九宸也突然回想起来,之前那几个跟踪自己的人当中,为首的那个,就被人称为蓝大人。

    那个人,就是蓝直吧。

    “你刚刚说,有对金钱极为敏感的?”

    “是!”

    “他后来应该没有跟你们在一起,而是被送到了其他的地方吧。”

    阿九点了点头:“我记得我离开的时候,阿三被送到了嘉木长公主的身边,但是具体嘉木长公主如何安排阿三的,就不知道了。”

    夜九宸闻言眼眸一眯,唇角也随之一勾。

    一个智谋过人的阿大,成为了羌无丞相华章的谋士,阿二则成为了华章的护卫,至于这个阿三,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就是地下钱庄的郑老板了。

    这样一来,倒是都说的通了。

    看来这个蒲巴伢,还真是将多疑猜忌的本性,演绎了个淋漓尽致。

    他从多年前就让蓝直亲自培养人才,然后等他们各自长大了,便送到各个对他有威胁的人身边,从而将这些人的一举一动,全都控制住。

    只不过,蒲巴伢似乎忘了一件事。

    人,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控的,人心,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多变的。

    就好像郑老板。

    夜九宸能猜想到的事情,冷月自然也能猜想得到。

    只不过,她现在需要解决的,不是那些事。

    顿了顿,冷月没什么表情没什么情绪的开口:“既然如此,想必你比我更加清楚,你此去到底会有什么下场。你觉得,就算你舍弃性命,难道真的就能够将福伯救出来么?

    他们以为你死了,可是你却没有死,还嫁人生子,消失了十年,你想,你的那位蓝大人,会这么放过福伯,放过你么?”

    “我……”

    冷月说的话,阿九又何尝不明白。

    如果可以,她一辈子都不想要变回阿九,回到过去那种暗无天日,受人摆布的生活。

    可是她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相公,被蓝直他们捉去而无动于衷。

    原本,她是想要将恒儿托付给冷月和夜九宸,然后和阿福一起,将功折罪的,她知道这条路也是凶险无比,但她相信只要他们夫妻在一起,那么这世间任何的难关,他们夫妻二人都能挺过去。

    只要她们能活着回来,就来找冷月,要回恒儿。

    可是事情突然发生转变,阿九只能改变初衷。

    打从她嫁给福伯那一日开始,她便已经下定了决心,这一生,生,要和福伯在一起,死,也要一起。

    可是直到刚刚,她才发现,她有多么放不下恒儿。

    想到这里,阿九不禁又看向了怀中的孩子。

    他还那么小……

    “起来吧。”

    见到阿九看向恒儿时,眼底的不舍,冷月不由得慢慢站起身,一边起身一边朝着阿九说道:“所以我就说,你们这些人解决问题的办法,真的是不够聪明,也不够一劳永逸。”

    阿九:“???”

    “只要弄死那个什么蓝直,然后再让那个什么蒲巴伢当不成大汗,你们一家人,不就能安心生活了?”

    阿九看着冷月,简直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瞪大了一双眼睛,整个人瞬间处在了懵逼之中。

    弄死蓝直?

    让蒲巴伢做不成大汗?

    这不是天方夜谭么?

    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虽然冷月说的也没毛病,可是阿九过去,可是连想都不敢想。燃文

    但是为什么,此刻这些话从冷月的嘴里说出来,就是这么的容易,就是这么的轻松,就像是在说一件和吃饭睡觉上厕所一样,再寻常不过的事一样?

    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夫人……”

    阿九怔怔的望着冷月,不确定的开口,然而冷月此刻已经不去看她,而是调转目光,看向了自己身边的夜九宸。

    夜九宸当然明白冷月的意思。

    其实,就算是没有福伯和阿九这件事,就凭蒲巴伢对冷家人做的那些事,他也好,冷月也好,也没打算把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何况,蒲巴伢那边还一直惦记着他们俩,要搞事情,所以这件事,无论如何,都得有一个结果。

    现在多了福伯和阿九的事情,冷月自然是更加确定了自己的心意。

    看着冷月那张绷的宛若大佬一般,面无表情,却又冷冽肃杀的脸,夜九宸颇为无奈的重重叹息了一声,随即抬起手,轻柔的摩挲了一下冷月的发丝,顺势将她垂在脸颊的发丝别到了耳后。

    “你啊……”

    说罢,夜九宸转眸,看向阿九:“夫人让你起来,你就先起来吧。”

    阿九不知道冷月和夜九宸之间的对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就这样看着冷月,看着她那张寡淡平静的脸,看着她那双如古井一般无波无澜的眼睛,心底像是顿时照耀进了一片光亮。

    那片光亮,名曰希望。

    阿九抱着恒儿慢慢站起身。

    而冷月此刻也转过头看向阿九:“你想救福伯么?”

    听冷月这么一说,阿九几乎毫不犹豫的就重重点下了头:“想!”

    “嗯,你想将功折罪么?”

    阿九:“……想。”

    “你想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么?”

    阿九:“什么???”

    看见阿九和夜九宸还有芜菁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冷月就知道坏菜了,一顺嘴,就给溜达出来了,连忙板着脸,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说道:“你想过回安宁的生活么?”

    虽然不知道冷月刚刚那句莫名其妙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此刻看见冷月的神情,看见冷月的眼睛,阿九就知道,自己和福伯,或许可以有另外一条路可以选择了。

    想到这里,阿九立刻屈膝想要跪下,

    然而这一次,冷月却眼尖的提前察觉到了阿九的意图,不等她跪下,立刻伸出手阻止道:“不许跪!”

    “???”

    “给我老实站那!”

    “……”

    阿九有点懵了。

    自己咋的了,咋夫人的语气突然变得凶巴巴的?

    “现在有个办法,可以让你既救出阿福,又能将功折罪,而且等一切都结束了,我和你们主子还可以放你们夫妻俩自由,让你们去过想过的生活。”

    冷月一边说,阿九的眼睛一边放射出光亮。

    然而冷月的话却还没有说完。

    “但是我丑话说在前面,你要做的事,会很危险,而且一个不慎,就有可能丧命。当然你要是死翘翘了,我会好好抚养恒儿的。

    你愿意么?”

    “我愿……”

    “你可以选择拒绝,我不会逼你,会让你带着恒儿一起走。”

    阿九笑了:“夫人,没有相公,就没有如今的李琼,妾身可能早就已经死在不知道哪个角落里了。或者,妾身还是从前那个阿九,如今过得如行尸走肉一般。

    所以没有相公,我和恒儿活着,也不会幸福。”

    冷月点了点头,垂眸看了一眼依偎在自己娘亲身边的恒儿。

    冷月弯下腰:“喂,小家伙,你呢?”

    恒儿虽然不是全都明白,但是听了这么多,如今也知道,自己的父亲被坏人抓住了,自己的娘亲要去救父亲,而且会有危险。

    “恒儿和娘亲一样,要一家人,整整齐齐的在一起。

    虽然漂亮姐姐你很好,可是你肚子里不是有弟弟了么?你是弟弟的娘亲,不是恒儿的,所以恒儿不怕死,恒儿要乖乖的等娘亲和父亲一起回来接恒儿。”

    恒儿的话让冷月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欣慰。

    果然是她稀罕的小伙子,有胆色。

    “行!”

    冷月点点头,重新直立起身体。

    “那我们就一起,去收拾那些狗东西吧。”

    阿九被冷月的话闹的一怔,但心底却从未像此刻一样,这般坚定而又充满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