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悍妃修炼手册 > 第662章 十年
    胡加安顿了冷月和夜九宸住在了家里,虽然胡加的院子并不是很大,但是多住个三四个人,还是不成问题的。

    冷月吩咐芜菁先带恒儿去睡,毕竟还是个孩子,虽然一天之内经历了许多大人一辈子都经历不到的事情,但他到底只有七岁。

    房间里,冷月和夜九宸相对而坐,夜九宸手中把玩着茶盏,一双如枭鹰般漆黑深邃的眼眸,正隐隐的闪耀着深沉而又晦暗的光芒。

    冷月则是没心没肺的吃饱喝足,坐在椅子上消化食。

    夜九宸看着这样的冷月,内心不禁泛起一阵暖意。

    他知道,冷月是因为怕他担忧,所以不管发生了什么,每天都是正常吃饭睡觉上厕所。

    夜九宸不知道自己到底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这辈子才会遇到冷月。

    这么一想,看着冷月的目光,就不禁变得深沉缱绻起来。

    察觉到夜九宸的目光,冷月的眉心不由得轻轻一动。

    “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看你长得漂亮。”

    夜九宸的甜言蜜语,都不用打草稿,简直是信手拈来。

    对此,若是一般的女子,怕是早就娇羞的跑开了,偏偏冷月一脸镇定自若:“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长得漂亮不是一直以来的事实么?”

    夜九宸好心情的弯了弯眉眼:“是,我的小月儿,一直以来都这么漂亮。”

    虽然嘴上这么说,脸上也带着笑意,但冷月还是眼尖的察觉到了夜九宸眼底的一丝深沉。

    “不用在想了。”

    端起杯子喝了口茶,冷月随即淡淡说道:“蒲巴伢此刻早就已经收到消息了,如果他真的有所怀疑,或者是察觉到异样,这个时候,我和你早就身在这羌无皇宫之中,跟那个蒲巴伢都咳嗽了。

    但是你看我们好好的坐在这,就代表我们之前的猜测没有错。

    相反的,这里虽然会有人盯着,但绝对没有祖母父亲他们那边危险。”

    因为按照正常人的思维,冷月和夜九宸的据点暴露了,最先投靠的,就应该是父母亲人,即便那里有人把守,但那里也是最安全的。

    更正常一点的思路,是他们二人现在应该不顾一切的将人救出来,然后一家人快速离开羌无。

    所以,这个时候,蒲巴伢会把更多的人手派到那里。

    可惜,冷月和夜九宸从来就不是普通人,也不会按照普通人的行事方式和思维方式来思考行事。

    听冷月这么一说,夜九宸也觉得颇为有道理。

    想到此处,夜九宸不禁笑了笑,随即向前探了探身子,将那张棱角分明而又绝美不已的面容,凑到冷月面前。

    冷月擎着一双大眼睛,脸不变色心不跳的看着夜九宸突然伸过来的大脸。

    “干什么?”

    说话就说话,靠那么近干什么?

    “我的小月儿,怎么那么聪明?”

    “是不是觉得你家祖坟冒青烟了?”

    夜九宸:“……”

    虽然冷月没有寻常女子的娇羞,但是这样大胆直接的冷月,反倒更加让人喜欢。

    “是!”

    ……

    另外一边,皇宫之中,蒲巴伢果然收到了蓝直手下的人传来的消息。

    蓝直有些谨慎的朝蒲巴伢建议:“大汗,不如我们把那几个人关押起来,审讯审讯看有没有异样。”

    毕竟早不来人、晚不来人、偏偏这个时候来人,不是有些诡异么?

    面对蓝直的建议,蒲巴伢却是不甚在意的摇了摇头:“不必,不是说那几个人,是羌无人么?既然如此,就不需要花费多余的时间和精力在没有用的人身上。

    倒是冷家宅院那边,要派人盯紧了,冷月和夜九宸的据点暴露了,他们最大的可能,便是将冷家人救出去,然后抓紧离开羌无。

    你吩咐下去,让守卫的人佯装放松一些,表面上也撤走一些人,既然要救人,总要给人救人的机会。”

    蒲巴伢这么一说,蓝直立刻便明白了蒲巴伢的意思。

    “是!”

    “另外,继续用刑,那个人想必是关键,如果能从他的口中问出些什么,也会省了我们许多事。”

    “是,请大汗放心。”

    “嗯。”

    交代完这一切,蒲巴伢整个人也显得有些疲累了,不由得抬手按了按眉心。

    “你说,阿九回来了?”妙书吧

    蒲巴伢一边按着眉心,一边闭着眼睛,看似浑不在意的朝着蓝直询问了一句。

    一听说阿九的事情,蓝直立刻身体紧绷起来:“是,阿九说她当年因为受了重伤,所以失去了记忆,嫁给了一个农户做妻子,还生了子。

    直到前段时间,孩子生病去世,丈夫受不了打击也撒手人寰,她原本也想要追随着丈夫和孩子离去,却不想大难不死,还恢复了记忆,所以便立刻找来了。”

    “倒是个听起来,无懈可击的故事。”

    蒲巴伢不甚在意的说着,但蓝直又怎么会听不出蒲巴伢话语之中的含义。

    “蓝直已经派人按照阿九说的去打探去了,三天之内便会有结果,若是阿九的话有任何的掺假,蓝直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不会么?”

    听蓝直这么说,蒲巴伢猛地睁开了眼睛,眼底投射出来的光芒宛若带着实质一般,就那么毫不避讳的,直直的朝着蓝直投射而去,

    像是一片片刀子,将蓝直身上遮蔽着的衣服,全都撕扯开来,让他毫无隐藏的暴露在空气之中。

    接触到蒲巴伢这样的目光,蓝直不禁心神一凛,连忙躬身向蒲巴伢表明心迹。

    “蓝直一颗心,都在大汗的身上,蓝直对大汗绝无二心。”

    蒲巴伢这一次没有马上说话,而是垂下手,慢慢起身,提步缓缓走到蓝直跟前,不轻不重的拍了拍蓝直的肩膀。

    “我从来不怀疑你对我的忠心,这个世界上就算是剩下一个人不会背叛我,那么那个人,也一定是你。

    只是蓝直,你就算对我再忠心,你也不过是个人,是个血肉之躯。

    是人,便会有七情六欲,便会有生老病死、爱憎会、求不得。

    或许你自己都没发现,你对阿九,根本不是普通的上级对下级的那种感情。”

    蒲巴伢的话让蓝直的眼眸顿时一撑,直接屈膝跪在了蒲巴伢的面前。

    “大汗……”

    “你不用紧张,我没有怪你。”

    蒲巴伢轻轻叹息着:“我刚刚说过,你是个人,是个有七情六欲的人,阿九是你从小看着长大的,对她有些不同的情感,也没有什么不妥。

    就像这十年来,你其实一直都在暗中找寻阿九,我一直都知道,却从来都没有说什么,是不是?”

    蒲巴伢的声音清浅,语调也很柔和,但是每一句话,都让蓝直的身体不由自主的紧绷一分。

    因为蒲巴伢是在用这样的方式告诉他,他所做的每一件事,他的每一个心思,都没有逃过蒲巴伢的眼睛。

    “大汗,蓝直从未有过任何事情隐瞒大汗,蓝直对大汗的忠心,日月苍天可鉴!”

    蓝直字字珠玑,声声铿锵,蒲巴伢也只是浅笑着。

    “我都说了,你不必紧张,起来吧。”

    蓝直小心翼翼的凝视着蒲巴伢的面容,咱三确认他的神情之中确实没有什么不悦之后,这才缓缓的站起身。

    蒲巴伢盯着蓝直:“你确实对我很忠心,可若今天回来的人是阿二、阿三、阿四,凭你以往的性子和行事准则,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动手,也不会给机会,让他说那么多了,是不是?”

    冷不防的,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之后,蒲巴伢搭在蓝直肩膀上那只手,随即不轻不重的向下按了按,紧接着,便收了回去,然后提起脚步,慢慢悠悠的从大殿之中走了出去,只留下蓝直一个人站在原地,神色凝重,眸光闪动。

    到底,还是被蒲巴伢看出来了么?

    一直以来,蓝直都知道,自己对阿九和对其他八个人是不一样的。

    他从小训练他们,教导他们,长大之后又将他们送到各个羌无重要人士的身边,用来探取情报,并且控制这些人呢,从未为蒲巴伢巩固江山。

    唯独只有阿九,他一直留在身边,只让她去做一些刺杀的任务。

    而且每次阿九出任务,他都会随行。

    只有一次,他因为蒲巴伢的任务不能通行,从而让阿九受了重伤,从而失踪。

    那个时候,所有人都以为阿九死了。

    他也告诉自己,阿九已经死了,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但是这十年来,他却总是忍不住悄悄的去打听,看有没有阿九活着的消息。

    十年来,从未放弃过。

    直到今日,看见当年的阿九重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蓝直说不清自己那一刻的心情是怎么样的。

    他只知道,自己被蒲巴伢说中了。

    如果换做是另外一个,消失了十年突然回来,不管有没有难言之隐,不管有没有什么苦衷,他都会毫不犹豫的,用手中的短刀,割断那人的喉咙。

    可是对阿九,他却没有下的了手。

    想到这里,蓝直不禁闭了闭眼睛。

    十年,他还是从前的蓝直。

    可是阿九,还是当年的阿九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