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悍妃修炼手册 > 第669章 有些话一旦出口,便是伤害
    芜菁的心在狂跳着,犹如擂鼓一般。

    岳城从未这样过。

    甚至于,芜菁能够猜到,岳城想要和她说什么。

    但是有些话,一旦说出口,就是伤害。

    所以,她没有回头,手用力抓着门板。

    身后的岳城同样很紧张,他也不知道,自己今晚为什么会有这种冲动,有想要叫住芜菁,想要同她说话的冲动。

    他只知道,他这么做了。

    顿了顿,岳城深吸一口气:“芜菁,我……”

    “你什么都别说!”

    蓦的,芜菁冷不防开口,打断了岳城没有来得及开口说完的话。

    她还是保持着背对着岳城的姿势。

    “天色不早了,早些休息。”

    快速的说完一句,芜菁立刻推开门走进了房间,随即反手将门关上,将身子死死的抵在门板之上。

    门外,岳城看着已经没有了芜菁身影的眼前,嘴角终是抑制不住的勾起一丝苦笑。

    他垂下头,低声呢喃着,声音低小的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芜菁听。

    “嗯,早些休息。”

    说完之后,岳城随即慢慢的转身,步伐沉重且同样缓慢的,离开。

    芜菁抵着门板,听着外面越来越远的脚步声,直到消失不见,用力闭了闭眼睛。

    她知道的,她都知道。

    她知道岳城的心,也知道如果向冷月祈求的话,冷月也会同意。

    可她的命是冷月救得,如果没有冷月,那么也就不会有如今的芜菁。

    筑儿已经被许配给小白,过起了平静的生活,如果她也嫁了人,那么冷月身边还会有谁照顾?

    她不能这么自私,也不能在现在这么危险而又关键的时刻,弃冷月于不顾。

    或许吧。

    或许有一天,等一切都结束了,等他们可以不在面对这些危险,如果那时候岳城的心还没有变,芜菁想,她是愿意嫁给岳城的。

    可是那一天,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够等到。

    也不知道,她是否能活到那个时候。

    所以有些话,现在来说,只适合埋藏在心底。

    ……

    冷月一直被夜九宸折腾到子时才消停下来。

    她现在看夜九宸只觉得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人人面兽心。

    那么诡异而又羞耻的姿势,他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

    自己还是从二十一世纪新新世界来的人呢,怎么都不知道还有那种姿势?

    真是……

    冷月心里吐槽着,身体上却没有力气吐槽,只能任由夜九宸抱着她将她清理干净,然后不知不觉间沉沉睡去。

    夜九宸看着已经熟睡了的冷月,眼底的宠溺和笑意,怎样抑制都抑制不住。

    然而在宠溺和笑意下,却是浓重的,如雾气一般化不开的深沉。

    冷月的身子越来越重了,还剩下三个月的时间便要生产了,三个月,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就等于留给他的时间,只有三个月。

    他一定要在三个月内,将事情全部解决。

    如今局才刚刚铺开,接下来他要做的事,必须万无一失。

    可是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什么事情是万无一失的,从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

    曾经在西凉的时候,他便想着要将冷月送出去,结果冷月自己却跑了回来。

    夜九宸知道,想要将冷月送离开自己,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的可能性是没有了。

    可是呆在自己身边……

    夜九宸会不惜一切将冷月护住,可若是他也不在了呢?

    如果他也不在了,又有谁能够护得住冷月,护得住孩子?

    他不是悲观的人,可是这一次的事情,和以往的每一次都不同,他必须要做好一切最坏的打算,替冷月和孩子,筹谋好后路。

    想到这些,夜九宸便无法入睡。

    他小心翼翼的轻轻起身,走出房间,看着外面的浓重的夜色,一言不发。

    同样彻夜不眠的,还有华章。

    华章今日见过夜九宸之后,不知怎的,再看阿大、阿二,总觉得两人不像是从前看起来那般了。

    他们两个人真的是蒲巴伢的人?

    可是这十年来,他们两个兢兢业业的为自己做事,忠心耿耿的为自己筹谋算计,为自己保驾护航。

    如果这一切,都是蒲巴伢授意的……

    华章不想去想,可是脑子却像是不受控制一般,总是不由自主的回忆起过去发生的事情。

    当年阿大、阿二出现在自己面前,也太过巧合了。怎么偏偏,就在那个时候,不是别人,就是他们两个人,将自己救下的呢?

    而且为什么他们什么都不要,只要跟着自己呢?

    这么多年来,自己过得顺风顺水,好像就连蒲巴伢那里,对自己都不似从前那么关注,开始有些放任的意味了。

    难道,就是因为他们两个?

    因为他们两个的存在,蒲巴伢对自己的一切都了若指掌,所以根本不需要针对关注。

    只是静静的,静静的将自己所做的一切,都看在眼里,了解在心里。

    越想,华章越觉得可能性大。

    可是他不能去问,更加不能表现出来。

    因为如果一旦表现出来,那么说不定,蒲巴伢就会知道自己已经察觉了。

    自己和夜九宸见面的事情,就是最好的借口,也是最好的导火索。

    蒲巴伢可以轻而易举的就要了自己的命。

    可是自己不能死!

    自己这么多年筹谋算计,小心翼翼,为的就是能够活着。

    怎么可以就这么死!

    所以现在,真的只有和夜九宸合作这一条路了么?

    夜九宸想要做什么,其实一直以来虽然没有说,华章也能大概猜到个几分。

    只是,那么大的事情,需要冒的危险也是很大的。

    成,便从此高枕无忧。

    败,便死无葬身之地。

    但如果蒲巴伢一直以来都在让阿大、阿二监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那么早晚,自己这条老命,也会被蒲巴伢拿走。

    既然怎么样都是个死,不如就拼一把。

    思及此,华章不禁心下一定。

    华章起身走出书房,这个时候的夜,极其宁静,万籁俱寂,毫无声响。

    然而华章刚一推开书房的门,却看见书房外,不知道什么时候,正站着一个人。

    那人一身黑色的夜行衣,虽然看不清样貌,但却能够清楚的让人感受到一股凌厉之气。

    华章一愣。

    但是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这人既然能够这样无声无息,不被任何人发现的便出现在自己的府邸,而且这么久都没有人发现,那么如果想要自己的命的话,也绝对是易如反掌,不会等到现在。

    所以,这人不是来杀自己的。

    既然不是来杀自己的,那么又是来干什么的?

    夜九宸派来的?

    “大人!”

    华章正想着,就见那人突然间朝着自己恭恭敬敬的开口说道:“嘉木长公主,有请。”

    嘉木长公主?

    华章跟着洪尧悄无声息的离开府邸,来到嘉木长公主在城外的庄子。

    直到看见嘉木长公主的那一刻,华章才确信自己并不是做梦。

    只是,嘉木长公主和他以往并无半点牵连,怎么会突然让她身边的人,深夜请自己前来?

    这么多年来,嘉木长公主看似和朝廷毫无半分关系,但其实很多人都知道,这羌无的金钱和信息命脉,都握在这个女人的手中。

    而这个女人和大汗蒲巴伢之间的关系,也十分微妙。

    这么多年来,没人能看得透,这姐弟两个的关系到底是好还是不好,而且两个人也好像一直以来都相安无事,只是各自守着各自的事情。

    但不知道为什么,华章每次见到嘉木长公主,都觉得这个女人不像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

    “老臣,见过长公主殿下。”

    “深夜把华大人找来,实在是情非得已,还请大人不要怪罪。”

    华章朝嘉木长公主行了个礼,而嘉木长公主看起来也对华章十分尊敬,看起来两人,倒是和谐的可以。

    “公主严重了,身为人臣,自然是要为皇家尽心尽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大人说的是。”

    听华章这么说,嘉木长公主不由得笑了笑:“那就是不知道,大人口中所谓的人臣,到底是哪个人的臣了。”

    嘉木长公主突然之间说了一句毫无征兆,而又凶险万分的话,着实让华章心里一惊。

    这个嘉木长公主,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老臣愚昧,不懂长公主殿下的意思。”

    “大人若是真的愚昧,本公主倒也好办了。”

    嘉木长公主从容而又淡定的说着:“想必大人已经知道了,你身边的阿大、阿二,其实是大汗的人吧?”

    嘉木长公主突然又说了一句毫无征兆的话,华章心里一怔,大脑却在飞速的旋转着。

    原来,嘉木长公主也知道这件事?

    所以,她找自己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那句是哪个人的臣,难道是想要试探自己什么?

    还是有其他的目的?

    华章的大脑一瞬间冒出无数疑问,而嘉木长公主似乎也不着急,依旧自顾自,尊贵而又淡然的坐在原处、

    “大人不必慌张,本公主之所以知道这件事,是因为本公主,和大人其实都是一样的,都是同病相怜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