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悍妃修炼手册 > 第680章 娘们唧唧了
    阿九和福伯夫妻俩原本就对恒儿突然之间的举动感到诧异而又揪心,见蓝直突然之间对恒儿动手,夫妻两个眼睛瞬间就红了。

    福伯被绑缚着手脚什么都做不了,然而阿九却行动自如。

    看见蓝直抓住恒儿的那一刹那,阿九已然浑身紧绷,见蓝直竟然还对恒儿动手,对她和福伯捧在手心里,从小到大一指头都没碰过的恒儿动手,阿九瞬间失去理智。

    蓝直自然差距到了阿九的异样,他倒不是责怪阿九,女子本弱,为母则刚。

    就算是寻常的弱女子,如果见到自己的孩子深陷这样的困境,恐怕都会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张开双臂将自己的孩子牢牢护住。

    何况,是阿九这样的女子。

    蒲巴伢的出现,原本就让她整个人的神经都开始紧绷,突然出现这样的意外,阿九会失去理智,也是理所当然的正常现象。

    如果没有,那阿九也就不是阿九了。

    一切,都在他的一念之间。

    千钧一发的时刻,蓝直立刻用低沉而又铿锵有力的声音,朝着蒲巴伢快速说道:“大汗,这个孩子怕是被大汗的威严吓到痴傻了,想是也问不出什么,不如属下先将人带下去,等等看好转之后再来给大汗审问。”

    蓝直的声音,让阿九和福伯一瞬间就冷静了下来,眼底的赤红色虽然还没有褪去,但是那抹激荡和汹涌,却已然有了平静的趋势。

    阿九努力的克制着自己,双手死死的攥着拳头,指尖嵌着掌心。

    而福伯却是用一种既惊愕而又异样的目光,朝着蓝直看了一眼。

    但也就只有一眼,他怕看的太多,会被蒲巴伢起疑。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蓝直似乎是在帮阿九,就对了。

    蓦的,福伯脑海中有了一个猜测。

    再次出现的时候,他的妻子琼儿已经被唤成了阿九姑娘,而且通过这几天的观察,福伯已经明白,自己的妻子,怕是就是蓝直身边的人。

    只是,蓝直这样的人,居然也会袒护手下,倒是让福伯有些诧异。

    不过,不管怎么样,恒儿暂时是安全了。

    可他刚刚突然之间的疯闹……难道,真的是被蒲巴伢吓到痴傻了?

    福伯还在想着,而这边,蒲巴伢却盯着蓝直,久久没有开口。

    暗室内的气氛,一瞬间,也降至冰点。

    蓝直此刻也有些紧张。

    他微垂着头,不去看蒲巴伢的神情和反应,但即便如此,还是能够清楚的感受到那如芒在背的灼热逼视感,他知道,蒲巴伢在看着他,在怀疑他。

    也难怪,曾经的蓝直,可不是个会对孩子心慈手软之人。

    但这个孩子如此疯闹,又没有问出什么,他不对这个孩子下手,也无可厚非。

    所以,蒲巴伢即便是起疑,也只是微微起疑,并没有在心中直接下定论,不然的话,他现在就不可能好好的站在这里了。

    时间,正一分一秒的过去着,暗室内的每一个人,除却蒲巴伢以外,都无比的紧张,就连空气中,仿佛都漂浮着淡淡的胶着。

    好在,就在阿九觉得,自己马上要支撑不住的时候,蒲巴伢终是收回了目光,淡淡的开了口道:“下去吧。”

    “是!”

    蓝直垂着头,如释重负般闭了闭眼睛,提着的那口气,却始终不敢松。

    蓝直应了一声,单手抄起恒儿,正要离去的时候,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一个声响。

    原本盯着恒儿的阿九和福伯,也因为这个声音,而转移了注意力。

    “启禀蓝大人,外面来了两个女子,其中一个女子自称姓冷,说是……来跟你要三个人!”

    女子,姓冷?

    听见这个消息,别说是蒲巴伢,就连福伯和阿九,都震惊了。

    酒楼之前是夜九宸和冷月的据点,被暴露之后,他们二人便不知所踪,如今,竟然主动自投罗网,还自报家门?

    蓝直微微一顿,转眸看向坐在椅子上的蒲巴伢。

    只见蒲巴伢虽然面色上没有什么太过明显的反应,但是明显的,一双眼眸里,投射出了谨慎,却压抑不住的兴奋的光亮。

    姓冷,冷月!

    蒲巴伢说不清自己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

    但冷月和夜九宸毕竟是他心心念念很久了的人,如今他会在这里,也是因为他们二人,可是他遍寻不到的人,如今却突然主动找上门。

    高兴?

    那是自然,这个冷月敢来,自然就别想就这么回去。

    但是担心?

    自然也有。

    好好的,冷月怎么会找上门?

    而且,来报的人说的很清楚,是两个女子,也就是说,来的只有冷月,没有夜九宸,所以他们夫妻二人到底打的什么主意,葫芦里打算卖什么药,蒲巴伢还不清楚。877好书网

    最主要的是,她说要来要人。

    还是三个?

    哪来的三个?

    福伯和他儿子,加在一起也才两个,那么那第三个人,又是谁?

    虽然一时间脑子了涌现出了无数的疑问,但蒲巴伢却并没有表露出来,而是依旧维持着一张帝王般岿然不动而又威严肃杀的面容,慢慢的从椅子上站起身。

    既然如此,他就去亲自见见这个冷月!

    另外一边,芜菁和冷月来到了酒楼,在就楼外看见里面虽然坐着两两三三的宾客,但一下子就能被分辨出,这些人不是真正来吃饭消费的。

    而且,看他们的身形和面容,也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

    所以冷月和芜菁一下子就分辨出,这些人,是蒲巴伢的那些武士。

    芜菁略微估算了一下,自己一个对上这些人,连之前的保守说法怕是都无法成立了。

    这里的人怕是功夫都不弱,自己想要闯进去已然是难如登天,逃?更是要拼尽全力,还不一定成功的那种。

    之前她向冷月保证,一定会带着恒儿安然回去的话,此刻就显得有点脸疼。

    只是,芜菁此刻倒是顾不上那些,她只是更加担忧冷月。

    “主子,真的要进去么?”

    芜菁压低了声音朝着冷月询问了一句,冷月却是绷着一张大佬一般面无表情的脸,让人压根琢磨不透她此刻的想法和情绪。

    顿了顿,冷月转眸朝着芜菁看了一眼。

    “哟,不叫夫人了?”

    芜菁一愣。

    怎么这个时候了,主子还有心情在乎一个称呼?

    从前她也都是叫的随心,有的时候称呼冷月为夫人,有的时候称呼冷月为主子。

    但是今日,在发现恒儿不见到现在,她对冷月的称呼,一直是主子。

    冷月以前从来不在意叫什么,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个称呼,叫财神爷她也不能变出一堆钱来。

    所以现在,冷月突然毫无征兆的来这么一句,让芜菁着实有些无法招架,只能擎着一双懵懂无知而又渴求真相的大眼睛,萌萌哒望着冷月。

    冷月却没管芜菁什么反应,只是收回视线,转过头,朝着面前的酒楼看了一眼。

    “以后就叫主子吧。”

    老叫夫人,都给她叫的娘们唧唧的了。

    说罢,不等芜菁回应,冷月已然提步,不疾不徐,却又步伐稳健的朝着酒楼大门走去。

    芜菁见状,立刻回神。

    看见冷月那明明纤瘦却冷艳而又充满力量的背影,芜菁心底有些发胀发酸。

    祸是她一个人闯下来的,却要冷月为她收拾残局。

    刚刚她说,让自己以后都要叫她主子,就是在用她的方式告诉自己。

    她会罩着自己。

    一想到这里,芜菁不由得深深往下压了一口气,将心底翻涌着的血气和感动,统统压制了下去。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她的使命,就是要护住冷月,不管接下来要发生怎么样难以应对的状况,她都要拼死护住冷月和冷月肚子里的孩子,安然无虞。

    而且来之前,她已经留了信号给影卫,希望他们能够尽快将消息禀报给夜九宸。

    如果一旦发生意外,就算自己不敌,夜九宸加上影卫,也一定可以护住冷月。

    所以想到这里,芜菁立刻快步朝着冷月追了过去。

    而两个人就这么面无表情堂而皇之的走进酒楼,立刻就引起了酒楼内的人的注意。

    如今酒楼内不管是掌柜小二还是宾客,都已然是蒲巴伢的人,而且他们之前接到过命令,要找的是一男一女,所以即便冷月和芜菁是女人,他们也没有掉以轻心。

    宾客们相互使了个眼色,个个都处在戒备的状态。

    冷月虽然易了容乔了装,看起来相貌平平,但是她身上似乎浑然带着一股清冷而又矜贵的气质,即便掩藏在平凡的皮囊下,却依旧无法遮掩这股气势。

    即便看一眼,就会让人感觉到有莫名的冷意在身体和身体的周遭蔓延。

    这样的人,可不会是普通人。

    而冷月也似乎完全不在意这些人的注视,刚一走进酒楼,就找了一个看起来比较顺眼的位置坐了下来,随即抬起那双如蒙了寒霜的古井一般,幽深而又寒凉的眸子,在众人脸上淡淡扫了一圈。

    顿了顿,冷月开口,声音和她身上的气质如出一辙。

    清冷高悬,不容靠近亵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