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悍妃修炼手册 > 第713章 你再说一遍
    “呵呵!”

    蒲巴伢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夜九宸不由得轻声一笑。

    只是那笑声听起来低沉暗哑,又仿佛带着一丝丝沁凉,让人听起来就浑身不舒服。

    “大汗说的有道理,本王也这么认为,只不过,大汗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个合理的理由和机会,还需要一个能够在铲除他们的同时,对整个羌无的局势,造不成任何影响的。”

    蒲巴伢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夜九宸又继续开口:“所以,如果本王能够,让大汗心想事成呢?”

    夜九宸一句话说完,蒲巴伢一双眼睛突然瞪了起来。

    不是之前那种因为愤怒震惊、也不是因为恐惧不可置信。

    他就那么直直的望着夜九宸,望着冷月,望着夜九宸脸上若有似无却又胸有成竹的笑容,也望着冷月脸上岿然不动的清冷和寡淡。

    心跳,噗通噗通,加快了起来。

    如果本王,能够让大汗心想事成呢?

    ……

    冷月和夜九宸从蒲巴伢这里离开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

    湛蓝色的天空此时已经被落日染成了一片铅灰色,浅淡的云彩还挂在苍穹之上,原本是不应该让人感觉到压抑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一眼,就会让人觉得呼吸不顺。

    两个人被轿辇送回了偏殿,岳城和芜菁跟在轿辇旁,每个人脸色都没有丝毫的异样。

    宫内的人,也不知道这一下午,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些被杀掉的宫人和武士,好像一下子就失踪了一般,就那么突然的就消失了,即便有人怀疑,但是却没有人敢真的开口询问。

    回到偏殿的时候,冷迟和冷霄他们都等在院子里,焦急而又担忧。

    见到冷月和夜九宸安然无恙的回来,冷迟和冷霄等人虽然松了口气,落下了心脏,但还是忍不住疑惑。

    毕竟,他们去了不是一时半刻,而是整整一下午。

    这一下午,他们和蒲巴伢都聊了什么?

    冷霄迎了上去。

    “怎么样?蒲巴伢有没有为难你们?》”

    冷月眨巴了两下眼睛,莫名其妙的看着冷霄,看的冷霄有点发毛。

    “怎么这么看着我……”

    “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有谁能为难的了我?”

    冷霄:“……”

    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冷月不为难别人就不错了,别人还想为难冷月?确实有点难。

    夜九宸站在冷月身旁,轻声笑了笑:“冷兄放心,有我在,不会让任何人为难月儿。”

    冷迟此时也走了过来,先是仔仔细细、不甚放心的将冷月和夜九宸从上到下,从前到后、从里到外都观察打量了一番,确认两人确实没事,这才凛着一张脸朝两人问道:“蒲巴伢都和你们说什么了?”

    “岳丈放心,没说什么,只是达成了一些共识而已。”

    “什么?”

    冷迟原本还是放心的,但是听夜九宸这么一说,顿时眼睛一瞪,眉毛一样,大喊一声。

    然而他这么一喊,冷月却不乐意了。

    “老头,你把你孙子吵醒了。”

    果然,冷月话一落,梁浅的房间内,便传出来一阵惊天动地中气十足的婴儿啼哭声。

    冷迟:“……”

    我觉得孙子不是被我喊醒的,是被你方醒的!

    饶是如此,冷迟还是回头担心的望了一眼,确认只是孩子醒了在哭,冷老夫人他们并没有受到惊动,这才转过头,没好气的瞪着冷月和夜九宸,压低了声音:“到底怎么回事?你们难道想和那个蒲巴伢合作?你们明知道他之前是怎么对宵儿,对我们的,居然还要跟那样的人合作!”

    因为之前蒲巴伢对冷家人所做的一切,让冷迟对蒲巴伢这个人、甚至对整个羌无都视若仇敌。

    虽然如今情势所迫,冷家人住进了羌无的皇宫,住到了蒲巴伢的身边。

    但是在冷迟心中,他们这么做,是要保护家人,是要同蒲巴伢斗智斗勇的。

    而不是来跟他结盟的!

    可现在他听到了什么?

    冷月和夜九宸,居然要为虎作伥,和蒲巴伢那样的人结盟,为他做事?

    冷迟性子刚正不阿,即便如今已经不是当初赫赫的大周镇国将军,但也绝对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事情。

    不只是冷迟,就连冷霄,都有些无法接受冷月和夜九宸的做法。

    听见这句话,他足足皱着眉头在原地怔楞了半晌,盯着冷月和夜九宸也看了半晌。豆豆盒

    但见冷迟已经发了火,冷霄只好上前打圆场:“父亲,父亲息怒,月儿和夜兄想来有自己的计划,他们怎么可能和蒲巴伢那样的人结盟,他们一定是……”

    “没有!”

    冷霄正在帮冷月和夜九宸解释着,突然见冷月面色一冷,毫不留情的打断了冷霄的话。

    冷迟原本听了冷霄的话,怒气已经有所缓和,但见冷月突然这么冷冷的说了一句,心底的怒气立刻再次腾升了起来。

    “你说什么?”

    冷月脸不变色心不跳,甚至于,原本如古井一般深沉而又无波的眼眸,此刻也宛若蒙上了一层寒霜一般,冷意蔓延。

    “我说,没有,没有你们说的那些,我和夜九宸刚刚表达的,就是字面的意思。

    没错,我们和蒲巴伢结盟了,我们要为他做事!”

    “你……”

    冷月和冷迟吵过无数次架,每一次,冷迟都被冷月气的吹胡子瞪眼睛,捶胸顿足的,但是却没有一次,是真的生气。

    因为从前冷月和冷迟吵架,都只不过是父女两个的拌嘴,虽然冷月很多事情的做法,冷迟都不赞同,但是却不得不承认,他的女儿,只是有自己的主见,行事和正常人不大一样而已,但是她所做的每一件事,每一个想法,每一个决定,都不违背道义,也绝对站在对的那一方。

    然而这一次,冷月居然想要和蒲巴伢那样的阴险小人站在同一条船上,还如此信誓旦旦,如此不知错。

    冷迟一张脸,瞬间黑的宛若锅底灰一般,眼底也随即翻腾起了熊熊燃烧的愤怒火焰。

    “你再说一遍!”

    冷迟浑身上下的气势都变得不一样了,虽然已经不再上战场领兵打仗,但是身上那股子凛然的血腥之气,却依旧浓烈骇人。

    饶是冷霄和夜九宸站在一旁,都能清楚的感受到,冷迟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

    也难怪。

    如果不是冷迟,冷霄之前也不会被逼着去到西凉,冷家人也不会吃这么多苦。

    这么久以来,冷迟带着冷家人,一直站在冷月的身后,支持她的所有决定,一家人为了冷月,甚至可以放弃在大周的所有。

    他们一直在支持着、跟随着冷月,即便风餐露宿,即便要面临危险,甚至不知道哪一天,性命都会丢掉,但是却从来没有过怨言。

    这次,虽然是夜九宸动的手,将他们迷晕了送到了羌无,但却也是因为冷月。

    冷月有着无可推卸的责任。

    结果到了羌无,就被蒲巴伢软禁了,后来又发生了这么多事,一家人见面之后,几乎没有什么机会,可以好好的沟通一下。

    可即便不说,夜九宸也知道,冷迟作为一家之主,其实对家人有很多愧疚吧。

    尤其是,他身为父亲,可是却没有办法护住家人,护住冷月,反而要让冷月来护着一家人。

    所以,他内心的压力,内心的那种压抑和深沉,夜九宸是可以理解的。

    和蒲巴伢合作,冷迟会生气,夜九宸想到了,但是却没有想到,会像现在这么严重。、

    偏偏,冷月这个性子,也不是会解释的人,而且有些事情,现在为了保护冷家人,是不能够解释的。

    见到冷迟和冷月之间的气氛此刻变得剑拔弩张,一触即发,夜九宸立刻上前想要劝说。

    “岳丈大人,月儿不是那个意思……”

    “父亲,父亲你先别生气。”

    然而不管冷霄和夜九宸说什么,冷迟却仿佛什么都听不见一般,只是擎着一双深沉而又愤怒不已的眼睛,直勾勾的瞪着冷月。

    冷月也绷着一张大佬脸,内心的小人虽然一直无奈的叹息,但是她却只能忍着。

    “你们两个闭嘴!”

    蓦的,冷月低低的呵斥了一声,让夜九宸冷霄劝说的话语,全都生生的顿住。

    冷月上前一步。

    “我再说一次,再说十次,再说一百次都是一样的,是,我就是要和蒲巴伢合作,你……”

    “啪——”

    冷月正说着,冷迟突然间扬起手,朝着冷月的脸颊就是一巴掌。

    因为太过突然,一旁的夜九宸和冷霄根本来不及反应阻止。

    “父亲!”

    “岳丈!”

    冷霄和夜九宸异口同声,夜九宸随即挡在冷月身前。

    可是他看着面前那个暴怒不已、却已然苍老的男人,终是无法再说什么。

    因为这个人,这个动手打了冷月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冷月的父亲,是除了他之外,在这个世界上,最爱冷月的男人。

    “岳丈大人,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请您不要再责怪月儿!”

    说完一句,夜九宸立刻转眸查看冷月的情况。

    冷月的脸此刻正偏向一侧,原本白皙精致的面容之上,此刻真赫然清晰的,印着五个指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