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悍妃修炼手册 > 第718章 分道扬镳
    白鹤做出一副伤心不已的模样。

    “我好心好意去求傅尧,甚至不惜把江听白搬出来,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有多么忌讳用江听白的名号去做事情,但如今为了你,我都做了,你居然还怀疑我的用心,居然还觉得是别人做的。”

    虽然白鹤表现的那叫一个情真意切淋漓尽致,但是罗小玉还是皱着眉头,一副不尽然相信的模样。

    她算是这些人当中,最后一个跟在冷月身边的,但是她对冷月的感情和信任,绝对不比任何人少,或者,比她们都要多。

    正是因为如此,她才十分肯定信任冷月的人品,觉得不管怎样,她都不会是为了一个区区蒲巴伢,就舍弃她们的人。

    “我只是觉得,冷月姑娘作不出这样的事。”

    白鹤见罗小玉的语气稍稍有所放缓,连忙乘胜追击,一把将人抱住。

    “我也觉得,可是现在的事实就是,她已经不要你们了,把你们赶出来了,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任何人都可能舍弃你。

    别怕,以后我来护着你。”

    白鹤冷不防的一波深情表白,让罗小玉的心顿时一个激荡,被冷月赶出来的那些痛楚和失望,也随之减少了几分。

    “嗯,我相信你。”

    “累了一天了,早点歇息吧。”

    “好,”

    罗小玉点了点头,便转身往床榻的方向走。

    白鹤见状,忍不住如释重负般长长呼出了一口气。

    可真他妈太难了。

    要不是被威逼利诱,他才不肯干这事!

    然而罗小玉似乎是听到了白鹤的哀叹声,不由得立刻一个转身,眼神再次敏锐犹疑起来。

    “你叹什么气?”

    白鹤见罗小玉又要起疑,连忙凛起神情,快步朝着罗小玉走了过去“叹气?叹什么气?你是不是太累了出现幻听了?”

    看着白鹤一本正经的样子,罗小玉也不由得怀疑了起来。

    “可能是我太累了吧,”

    “嗯,早点歇息吧。”

    白鹤摆平了罗小玉,冷老夫人因为年纪大了,也早早的由冯妈妈照顾着睡下了,冷霄虽然不好摆平梁浅,但是奈何孩子还小,这一路折腾的哭哭闹闹的,梁浅忙着照顾心疼孩子,也来不及找冷霄麻烦,倒是让冷霄能够清闲一会。

    好不容易夫妻二人将孩子哄的睡下了,梁浅也累的快去了半条命,跟着孩子很快也睡了过去。

    冷霄看着熟睡中的妻子和孩子,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笑,但想了想,自己却一丝困意都么有,便轻手轻脚的出了门,来到客栈的院子里,打算一个人思考一下。

    这整件事都发生的太过突然,别说梁浅他们没有办法接受,他也没有。

    他需要好好的思考一下,捋顺一下。

    直到现在,他也不相信,冷月是真的舍弃了他们,抛弃了他们。

    只是,让冷霄没想到的是,他刚一进院子,就看见一个人影在树下,手里拎着酒坛子,正在喝闷酒。

    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但是冷霄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喝酒的不是别人,正是冷迟。

    而且,冷迟身上那股子落寞和萧瑟,不管隔了多远,都明显的让冷霄想要忽视都忽视不了。

    冷霄脚下的步子顿了顿。

    冷迟其实也和他,和其他人一样吧。

    甚至于,他此刻的沉重,只会比别人多,不会比别人少。

    因为冷月,是他的亲生女儿。

    “既然来了,站在那里做什么,过来陪爹喝酒。”

    见冷霄只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冷迟拎起酒坛子,给自己灌了好大一口酒,随即朝着冷霄冷冷的呵斥了一声。

    冷霄闻声,连忙凛了凛心神,走上前。

    “爹,怎么还没睡?”

    冷迟没有回答,只是将手中的酒坛子往冷霄面前一举。

    “明知故问!”

    冷霄并不生气恼怒,只是接过酒坛子,顺势坐在了冷迟的身边,也抬头给自己灌了一大口。

    冷迟仰着头,看着漆黑如墨色一般浓重的夜穹。

    “你说,我是不是太冲动了?”

    冷霄顿了顿:“爹……”

    “这个女儿是我生的,是我养大的,我从小看着她长大,她虽然一直以来都很骄纵跋扈,任性妄为,可是她从来没有做过一件坏事。

    当初她妹妹那么害她,几次几乎害的她丢掉性命,如果按照她自己的性子,若雪早就该死了十次八次了,可是她一直都没有动手。

    我知道,她是因为心疼我,怕我失去女儿,会痛心,怕她们手足相残,我会受不了,所以才一直都放任着若雪。

    我都知道。”

    冷迟呢喃的说着,像是在说给冷霄听,又像是在说给自己听。

    冷迟从冷霄的手中拿回酒坛子,仰头又是一大口。第一读书网

    “这几年,她虽然变了,但是我知道,她只是变得比以前更加心软了,你看她平日里老冷着一张脸,装的跟一二五八万是的,可是我是她爹,我能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么?

    她还是那个善良的,不会做坏事的月儿啊,她还是我的女儿。

    可是这一次……”

    冷迟的声音里充满了痛苦和失落,饶是冷霄在一旁听着,都觉得难过。

    “爹……”

    冷霄想要开口劝慰,但冷迟只是冲他摆摆手。

    “我是真的很生气,气到糊涂了,所以才会动手打她。这么多年,她长到这么大,我从来都没有动手打过她,这是第一次。

    可是打在她身上,我心里最痛啊!

    我真是恨不能,直接把心剜出来……

    她怪我,我能理解,我也能接受,甚至不会怪她,但是她怎么能跟蒲巴伢那样的人为伍呢?

    蒲巴伢是怎么对你?是怎么对我们的?她难道不知道么?

    我实在是想不明白,她到底有什么理由这么做,为了一个外人,不惜跟我断绝关系,甚至还把我们撵出来。

    我不想相信,我甚至觉得,她是有苦衷的。

    但是她……她却告诉我,她没有苦衷,就是要这么做,还那么冷血无情的要跟我断绝关系。

    宵儿,你说,爹是不是错了?”

    冷迟说着,突然转头看向了冷霄,而这一眼,冷霄才突然间发现,原来说着说着,冷迟竟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流下了眼泪。

    他已经苍老了,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叱咤风云,驰骋战场的大周镇国将军冷迟了,如今的他,只是一个父亲,只是一个老人。

    冷月犯了错,他比冷月还要痛心,他打了冷月,却比任何人都要难过。

    冷霄一时间只觉得胸口像是被塞了一团被浸了水的棉花一样,憋闷的难受。

    “爹,你没错,你只是喝多了,我带你回去休息好不好?”

    此刻的冷迟没有再拒绝,只是一边喝着酒,一边重复着呢喃同一句话。

    他是不是错了。

    冷霄紧紧的抿着唇瓣,扶着冷迟一路回到房间,将他安顿在了床榻之上,盖好了被子,亲眼看着他睡着了,嘴里却还忍不住呢喃低语着那句,他是不是错了。

    冷霄觉得,自己有必要单独见冷月一面。

    不!

    不是冷月!

    冷月心里的主意太正了,只要她决定了,任何人都不可能问出什么,但是夜九宸也是同样的人,如果他们夫妻两个已经打定了主意,任何人都看不出端倪来。

    但他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弄清楚,不然不只是他,冷迟、冷老夫人、梁浅、冯妈妈和罗小玉,所有人,都无法释怀,也无法接受。

    就算是他们真的离开了,也会一辈子不安心。

    从哪里打听呢?

    傅尧么?

    傅尧算是一个刚正不阿的人,但是他刚刚送完自己已经离开了,所以现在自己能问的,可能会知道事情真相的,怕是只有一个人了。

    ……

    翌日,清晨。

    冷月和夜九宸醒过来的时候,虽然精神都不是特别好,但是两个人却很有默契的,都让自己保持着昨日里的状态和神情,根本让人看不出丝毫的错处。

    芜菁和岳城服侍着两人洗漱更衣,刚刚结束,蒲巴伢那边就派人来传话,让他们二人过去,说是有事相商。

    夜九宸看着冷月已经高高隆起的肚子,眸光有些深沉。

    冷月顿了顿:“怎么了?”

    “不知道,在孩子出世前,这一切能不能解决。”

    冷月垂眸看了看。

    “希望吧。”

    说完,冷月主动上前一步,牵住了夜九宸的手,夜九宸抬眸,和冷月十指相扣的同时,也在和她四目相对。

    两人的眼底是深沉的、却也是深情缱绻,而又笃定异常的。

    他们无声的在用眼神告诉着彼此。

    片刻,两人十指相扣的走出了房间。

    当你有所求的时候,总要有些付出,如今他们正在经历的一切,不过都是为了心中那个共同的祈愿。

    “听说,王妃和家人已经闹翻了?”

    蒲巴伢见到冷月的第一眼,就看见她脸上尚还未消退的那五个指印。

    冷月没好气的冷冷回答:“大汗不是都知道么?”

    蒲巴伢似乎也不在意:“王爷和王妃,这番也算是为了本汗煞费苦心了。”

    “我们只是希望大汗能够说话算话,我们各取所需,相互利用,还请大汗不要会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