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悍妃修炼手册 > 第54章 你到底想说什么
    极乐净土?

    夜九宸显然有点不大相信自己的耳朵。

    青楼红馆里跳的舞叫“极乐净土”,怎么听怎么觉得违和。

    她的脑子里,到底装的都是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思忖间,音乐声停止,一舞终了。

    姑娘们挂着妩媚动人的笑,弯腰鞠躬向台下的观众谢幕,而就在这时,原本还安静的人群,不知道是谁先反应过来,卖力鼓起了掌。

    其他人这才从刚刚的震惊中缓过心神,纷纷鼓掌以表示自己的态度。

    一时间,掌声嘈杂,站在舞台下原本还捏着一把汗的冯妈妈,眼睛都快笑弯了。

    不过这会子她可来不及被喜悦冲昏头脑,连忙收整了一下情绪,按照冷月的吩咐上台。

    雅阁内,夜九宸笑着看向冷月。

    “没想到,我的小月儿还挺厉害的。”

    “嗯。”

    冷月毫不谦虚的接下了夜九宸的夸奖。

    夜九宸:“……”

    一楼,冯妈妈站在台上,依次为其中三位姑娘安排竞拍。

    刚刚几个姑娘的表现已经让众人惊艳,趁热打铁,在台下人热情高涨的时候安排竞拍这种环节,自然是成功的。

    经过几轮叫价,姑娘甲乙丙成功的被客人买下,剩下的姑娘戊己庚则也陪着客人喝喝酒聊聊天,快乐的不要不要的。

    冷月仍旧板着一张脸,微垂着眼睑,雅阁内的烛灯在她眼底投射出睫毛长而浓密的影子。侧脸轮廓像是被鬼斧神工雕琢过一般,棱角分明而又精美。

    夜九宸定定的看着,不知不觉就靠了过去。

    冷月不知道自己正在被某只不要脸的妖孽垂涎着,只是在顾自的琢磨着。

    直到身子,跌进一个怀抱。

    “在想什么?”

    低沉暗哑的嗓音,犹如大提琴一般,悠扬婉转,勾人心弦。又好似砂纸,粗粒的打磨着,刮着人的耳畔。

    “春江楼的姑娘好像有点少。”

    夜九宸轻轻环着冷月,没有说话。

    耳边喷洒着的热浪让冷月这次想忽视都忽视不了了。

    转过头,冷月面无表情的对上夜九宸的眸。

    “你靠这么近干什么?”

    “你说呢?”

    夜九宸故意拉长了尾音,声音邪魅而又带着攻击性。

    冷月觉得他脑子里现在一定带颜色,但是她没有证据。

    “我钱呢?”

    “……”

    夜九宸蓦的一愣,脑子里那些带点颜色的想法,顿时被狠狠的踩在了地上摩擦。

    她是不是就忘不了她那点贺礼了?

    夜九宸颇为无奈的笑了笑,但是环着冷月的手臂并没有松开。

    “放心,贺礼肯定有。”

    冷月一脸不信任:“那你倒是送啊。”

    “别急。”

    冷月:“……”

    真想呵呵你一脸。

    ……

    深夜,墨蓝色的夜穹之上,一轮弯月高挂,

    春江楼外,马车缓缓驶离。

    冷月安静的坐在马车内。

    “突然间想起来件事。”

    夜九宸:“什么事?”

    冷月:“把梁浅那个狗东西给忘了。”

    夜九宸:“……”

    梁·狗东西·浅忿忿地坐在春江楼内。

    怎么等了一晚上,都没看见冷月的身影呢?

    还真就不信了!

    明日还来!

    ……

    一夜之间,春江楼在都城内已然名声大噪。甚至于许多达官贵人,都想要慕名前去看一看究竟。

    可惜,春江楼一日只发放五十只牌子,没有牌子,就算是皇帝来了,也不接待。

    冷月除了第一日的时候去看了看,最近几日倒是都待在将军府里没有出门。春江楼的事情,也都交给冯妈妈处理。

    四皇子府邸内,柳青将打听来的内容一一禀报给夜陌寒。

    夜陌寒坐在椅子上,一张脸晦暗不明。

    夜陌寒不说话,柳青和朔风彼此对视了一眼。

    朔风:“主子,根据李嬷嬷和常嬷嬷带回来的消息,九皇子确实和冷大小姐早就认识,怕是之前的事,也是他们两个一同做的。

    我们要不要提前……”

    夜陌寒抿了一口茶:“不必,一切按照计划进行便可。”

    朔风和柳青似乎还想说什么,但见到夜陌寒这幅样子,想了想,也只能作罢。

    两人离开,留夜陌寒一人在书房内。

    桌案上,正放着一副画。

    浓墨淡彩,却似乎画不出画中女子清冷的神韵。

    冷月!

    夜陌寒心中呢喃着这个名字,随即缓缓阖上眼眸。

    李嬷嬷前几日便带回消息,说看见夜九宸和冷月一同从将军府离开。

    春江楼那边也已经确认,是夜九宸为冷月买下的。

    若说他们两个没有关系,夜陌寒是绝对不信的。

    不然,春江楼这样突然间崛起,一点麻烦都没有?

    呵!

    夜陌寒垂眸冷笑一声。

    他的这个九弟,看来对冷月还真的是费尽心机。

    可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到底到达了哪一步呢?

    两个人竟然同时从将军府离开……

    想到这里,夜陌寒猛地睁开眼,手中的茶盏也随之被他摔在了地上。

    顿时,茶水和茶叶散落地面。

    夜九宸眸光阴冷的看着眼前画卷中的女子。

    在他面前装的高冷洁身自好,在夜九宸面前却是另外一幅样子么?

    他就要亲手将那副冰冷的伪装撕碎!

    “冷月,我们明日见。”

    同一时间,将军府。

    因为明日便是初一,帝后娘娘为四皇子和冷若雪定下的婚期,所以整个将军府看起来都十分忙碌。

    毕竟,虽说是妾室,可是夜陌寒却是亲自送了十箱聘礼到将军府。

    而且现在整个都城,都知道这个消息。

    所以将军府一众上下也不敢怠慢。

    当然,这一众上下不包括冷月。

    冷月这几日故意不出去,就老老实实的待在潇湘阁里,看看书,晒晒太阳,思考思考人生。

    倒是夜九宸那只妖孽这几日都不翻窗了。

    特么的,老娘的老鼠夹子白撤掉了!

    想到此处,冷月不由得开口,朝着站在一旁的筑儿冷声吩咐。

    “去,把老鼠夹子再给我放到窗户下面。”

    筑儿愣了愣。

    “小姐,不是前几日刚撤掉么?”

    冷月不语,只是一记眼刀冷冷的扫了过来。

    筑儿下意识的一个哆嗦。

    “我这就去。”

    小姐凶巴巴的,筑儿好可怜。

    “等会!”

    筑儿刚走了两步,便被冷月叫住。

    “怎么了小姐?”

    “一个不够,多给我放几个。”

    夹不死他!

    筑儿:“……”

    到底是有多少老鼠啊。

    筑儿带着小白离开,冷月将书盖在脸上,重新靠在属下的藤椅上。

    冷迟走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咳咳!”

    冷迟走到冷月跟前,发现她一点起身的意思都没有,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来了,便主动出声示意了一下。

    冷月无奈的拿起书,面无表情的看向冷迟。

    “你来干什么?”

    她当然早就察觉到了,只是不爱搭理好么?

    这老头怎么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呢?

    冷迟被冷月说的一噎,微微敛了敛神色,随即自己搬了把椅子坐在了冷月的对面。

    冷月这才看见,冷迟这次不是空手来的。

    “月儿啊。”

    冷迟开口,拉着长音,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手中的坛子。

    “这是你娘……”

    冷月:“……”

    我艹!

    你个老家伙是不是变态?

    没事把原主娘的骨灰坛挖出来干什么玩楞?

    “留下的酒!”

    冷月心底还在吐槽,就听冷迟不咸不淡的接了一句。

    冷月:“……”

    所以你说话大喘气是个什么鬼?

    吓死宝宝了。

    冷迟不知道冷月的内心戏,只是自顾自的说着。

    “明日,若雪就要嫁人了,为父心里不舒服,你配为父喝点。”

    说完,也不管冷月同不同意,便打开酒坛塞子,端起来就往嘴里倒。

    倒了一口之后,转手又交给冷月。

    冷月对酒倒也没什么排斥,但是对冷若雪那个狗东西有啊。

    冷迟要是因为冷若雪来找她喝酒,那她就奉陪不了了。

    “不喝。”

    冷月想都没想都拒绝了。

    冷迟端着酒坛的手一僵,但也没有强求,而是拿回去又往嘴里倒了一口。

    “爹从来都没跟你说过你娘的事吧?”

    你别说,我不想知道,那不是我娘。

    “你娘,是个特别特别好的人,当初若雪的娘趁我喝醉然后……你娘不但没有一点生气怨恨,反而很大度的将若雪的娘收了下来。”

    冷迟自顾自的说着,冷月原本有一搭无一搭的听,但是听到这里却来劲了。

    合着,冷若雪的娘也不是个一般人啊。

    “后来你娘生你的时候去了,同一年,若雪的娘也生病过世。

    你娘临死的时候拉着我的手跟我说,让我好好照顾你,照顾若雪娘生下的孩子,说孩子没有错。

    这么多年,我却一直没有办法解开自己心里的结,我总觉得是我欠你的,欠你娘的。

    所以我没有办法像对待你一样对待若雪。

    可是你娘说的对,她娘再如何,她也是我的孩子,身上流着我的血。

    所以想到她要嫁人,我心里……”

    冷迟说着,又灌了一口酒。

    冷月眸光平静的看着这个已经不再年轻,漫延沧桑的男人,虽然这糟老头子坏的很,总是不按套路来,但不可否认他是一个好人。

    所以好人今天来找自己,就是为了谈心事?

    打死她都不信。

    思及此,冷月板着一张脸,语气淡淡的回了一句。

    “你到底想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