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悍妃修炼手册 > 第55章 造孽啊
    虽然已经入秋,但夜晚的风仍旧带着些许闷热,不见丝毫沁凉。

    可不知为什么,此刻面对冷月那张清清冷冷的脸,冷迟却觉得身体一震莫名的恶寒。

    “咳咳。”

    略微清了清嗓子,冷迟又给自己灌了一大口酒,继续说道。

    “当今圣上多疑猜忌,心思深沉捉摸不定,虽已定下太子,但其他几位皇子均是虎视眈眈,朝堂上波诡云谲,局势凶险不定。

    爹身为大周国的镇国将军,身上背负着保护大周百姓,维护大周四方安平的职责,身在其中,已然抽身不得,也不可抽身,这是我生来就带着的宿命。”

    说到这里,冷迟突然间抬起头,直直的看向冷若雪。

    冷若雪面色上毫无波澜。

    她知道这冷迟这老头虽然平日里挺气人,但实则心中明镜,对一切事情看得都十分透彻。

    冷迟接着说道:“你和若雪是爹的孩子,即便爹不喜欢若雪,但他毕竟是我的女儿,所以我不愿她卷入其中。

    而你,更是如此。”

    冷月:“……”

    所以呢?

    你又铺垫了半天,到底想说啥啊。

    冷迟:“你知道,你娘去世这么多年,爹为什么不续弦么?”

    为什么?

    冷月很是认真严肃的琢磨了一番。

    “爹你不行了?”

    冷迟:“……”

    冷迟只觉得喉咙里一大口血好悬没直接喷出来,直接站起来,很有气势的挺了挺脊背。

    “放屁,你爹我丰神俊朗,正当壮年,哪里不行了?”

    “爹你是不是对丰神俊朗这个词有什么误解?”

    “……”

    第一回合,冷迟卒。

    冷迟略微有些沮丧的坐下,端起酒坛往嘴里灌了一大口。

    难道自己真的不行了?

    呸呸呸!

    这不是重点。

    都特么被这丫头片子给拐跑偏了。

    冷迟冷静了一下,这才又接着开口。

    “爹只有你和若雪两个女儿,所以你们不必跟爹一样,从小就要学习行军打仗,将来投身于朝堂,报效国家。可若是爹续弦,保不齐会生下一个男孩、”

    冷月一本正经:“爹你想多了,有可能生不出来。”

    冷迟:“……”

    怎么感觉跟这丫头沟通有点难呢?

    “咳咳,这些都不是重点。”

    冷迟决定不去听冷月那些能气到人心肌梗塞的话。

    “爹想的是,不管这世道有多么凶险,爹只想要你和若雪能够平安喜乐的长大,日后再找个自己心仪的男子,远离朝堂纷争,从此相夫教子,一世无忧。”

    冷迟说这话的时候,两只饱经沧桑风霜的眼睛里,满是虔诚专注的光芒。

    “如今,既然若雪自己选择了这条路,那是苦是甜,是生是死,都是她的选择。

    但是你!”

    说着,冷迟突然猝不及防的拔高了音调。

    冷月:“……”

    这老头一惊一乍的是要吓死我?

    冷迟:“你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去跟姓夜的搅和在一起啊。”

    冷月:“……”

    好想告诉他,来不及了。

    空气,突然有些安静。

    冷月目光平静,冷艳的面容之上,却没有丝毫的表示。

    见到冷月这幅表情,冷迟心里顿时咯噔一声。

    “月儿,你……你……你该不会……”

    “会。”

    听闻了冷月的话,冷迟一双眼睛顿时撑得老大,似乎是不愿意相信自己的耳朵。

    下一刻,他直接将手中的酒摔在了地上,好在坛子够结实,他也没用太大力气,所以酒坛没有碎。

    可是偏偏,冷月依旧是那样一副寡淡清冷的表情。

    冷迟太阳穴的青筋一下一下突突的跳着,唇瓣嚅嗫半晌,却最终没有说出什么指责冷月的话。

    父女俩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对峙着,最后还是冷迟败下阵来,抬手扶额。

    “造孽啊。”

    见到冷迟这幅反应,冷月也有些不忍心。于是她眨巴了两下眼睛,极为郑重的站起身,不轻不重的拍了拍冷迟的肩膀。

    “想开点。”

    冷迟气得都要哆嗦了。

    “老子想开个屁!”

    突然的情绪爆发,让冷月吓了一大跳。

    不方,摸摸自己的小心脏。

    顿了顿,冷月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开口:

    “没事,慢慢想就想开了。”

    冷迟:“……”

    留下一句话,不等冷迟再有反应,冷月连忙转身快步回到房间。

    再留下万一这老头忍不住动手怎么办?

    自己是还手呢?还是还手呢?

    打死亲爹算不算犯法啊?

    冷迟站在原地,看着冷月的背影消失,突然整个人像是霜打过的茄子一般,重重的跌坐在椅子上。

    他从十几岁开始就上战场,血雨腥风见过,尸横遍野见过,可即便是生死一线的瞬间,也从来没有觉得这么无力过。

    冷月透过门缝悄悄往外看着,看见冷迟那副样子,心里顿时有点慌。

    这老头还不会被自己气傻吧?

    筑儿和小白这个时候正取了老鼠夹子回来,一眼看见坐在梧桐树下的冷迟,两个人都有些怔楞。

    老爷今天的气场有点不对啊。

    再看看冷月房间紧紧关闭的大门,两人都很明智的决定,躲远点。

    嗯,就这样。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冷迟不知道在屋子里坐了多久,冷月却没心没肺的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了。

    就在她迷迷糊糊,刚要进入梦乡时,床头突然间多了一个人。

    冷月猛地睁开眼睛,与冷迟四目相对。

    冷月:“……”

    冷迟铁青着一张脸率先开口:“爹想了下,你好歹告诉我,你跟姓夜的哪个小子搅和到一起了。”

    也许是因为喝了酒,也或许是因为被冷月刺激到了,导致冷迟现在已经完不顾什么身份尊卑,直接称呼皇家为姓夜的。

    冷月十分淡定:“夜九宸。”

    冷迟先是一愣,紧接着双手捂脸,飞奔而出。

    冷月想了想,再次:“……”

    所以,这老头到底是要闹哪样啊。

    ……

    为了防止冷迟去而复返,冷月靠在床上,瞪着一双眼睛等了半晌也没等到人了。

    想着冷迟或许受到了刺激,今晚不会再过来了,她这才深吸了一口气,重新酝酿睡意。

    然而让冷月没想到的是,她睡意酝酿到一半的时候,刚刚掩面激奔的冷迟竟然真的去而复返。

    “月儿!”

    冷月:“……”

    话说咱们父女俩就不能有点默契么?

    冷迟立在冷月床边,脸色通红,一双黑眸炯炯有神。

    “爹想过了,既然这是你的选择,那么爹就尊重你!不就是夜家的人么,有什么了不起!”

    “哦,还有事么?”

    “……”

    冷月凉薄的语气,倒让冷迟一时间有些不知道怎么接。

    “没事我要睡觉了。”

    说完,冷月还煞有其事的往上裹了裹被子。

    冷迟静默了两秒,似乎有些欲言又止,唇瓣上下翕动着。

    但最终,还是忍不住将藏在肚子里的话说了出来。

    “月儿啊,你知道九皇子其实……”

    “知道。”

    冷迟胸口有点憋闷。

    合着他犹豫再三不知道要不要说的话,他女儿压根就没当回事。

    “月儿,你长大了,有些事……你自己决定了就好,你只要知道,爹会一直站在你这边就好了。”

    说完一番话,冷迟抬起手,似乎想要摸一摸冷月的脸,但是举到一半,又收了回去。

    “早点睡吧,爹回去了。”

    说完,冷迟便转身离开。

    冷月看着冷迟离开的方向,心底说不上来是一股什么滋味。

    虽然冷迟现在对她的好,都是基于原主的基础,但也不可否认,在她穿过来的这段时间,也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他给的亲情和温暖。

    她是个孤儿,从小就进入雇佣部队训练,虽然身边都是战友,可父爱,却从来没有感受过。

    原来,就是这种感觉么?

    冷月翻了个身,看着窗外挂在梢头的弯月,一双琥珀色的眸子,隐隐的折射出银色的光华。

    ……

    同一时间,九皇子的府邸。

    湖心小筑上,夜九宸一身墨锦的长袍,头发没有被束起,只是零散的倾泻在肩头。

    一条腿被他支起,手肘搭在膝盖上,整个人看起来极为放浪不羁。

    片刻,岳城疾步而来,到了夜九宸跟前。

    “主子,一切都准备好了。”

    夜九宸手中端着的酒杯轻轻晃动了一下,嘴角随即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

    “嗯。”

    不知道,这份贺礼,她会不会喜欢呢?

    ……

    翌日,清晨。

    葳蕤轩内,冷若雪一身大红色的喜袍,头戴九转凤冠,白皙精致的面容之上画着精致的妆容,坐在梳妆台前,眼底却不见丝毫喜悦之色。

    李嬷嬷和常嬷嬷站在一旁,表情严肃。

    李嬷嬷转头看了看站在一旁的绿芜。

    “你去看看,其他的都准备的如何了。”

    绿芜抿了抿唇瓣,朝冷若雪看了一眼。

    冷若雪轻轻颔首,绿芜只好转身离开。

    很快,房间里便只剩下冷若雪、李嬷嬷和常嬷嬷三个人。

    常嬷嬷端起事先准备好的汤药,几步走到冷若雪跟前。

    “二小姐。”

    冷若雪擎着一双眼眸,直勾勾的盯着眼前那碗褐色的药汁,右手不自觉的就攀到了小腹。

    常嬷嬷表情严肃,眼底没有丝毫怜悯,见冷若雪没有动作,不禁冷冷开口说道:

    “二小姐莫不是想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