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玄幻小说 > 兽灵祭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天意已决 孤注一掷
    死后魂灵不散,按理确实可打入幽都,只是入幽都的多是不愿入轮回的怨灵,为免他们祸害人间,以美好幻境将他们困在幽都中,直至净散殆尽。

    故而进入幽都的魂灵,从未有出者。

    候卿从前靠着强劲的神力打破结界闯出幽都,可如今只剩碎灵,将他打入幽都跟散灵没什么区别,只是早晚的差异罢了!

    白帝却还不甚满意,说夜长梦多。

    于是几位帝神就应将候卿立即散灵还是送入幽都商议了起来,全然没有注意到共工正在浑身发抖,还有他眸中那一闪而过的紫光。

    帝神们正满口大义苍生,论得难分难解,突然间被一句声嘶力竭的大吼给打断了!

    “啊——”

    众神皆是一惊,这声吼叫近似咆哮,犹如困兽怒吼,震天动地!

    原是共工竟硬生生挣脱了赤帝的定身术!他那已呈冰蓝的双眸中,满布血丝,乍一看好似成了妖冶的紫色!

    “非尔子,故轻松!所谓大义,事不关己罢了!”共工能出声动弹了,立即豁了出去,冲着一众帝神怒吼道。

    “共工!”

    好几声怒斥同时响起,一时也分不清是谁在说话,突然铺天盖地的神压勐地席卷而来,众神都是心里一闷,喘不上气来。

    一时间谁也不敢再吭声,便连共工都噎了噎,深入骨髓的敬畏感将他的眸色一下子压回了幽黑清澈。

    天帝看着他,缓缓说道:“共工,谅尔此战有功,便抵了这犯上之罪,如若再犯,必不姑息!”

    说到此处,见共工脸上神色变幻,顿了顿又接着道:“按神规论处,整个不周共工氏将为此付出代价!”

    这句堂而皇之的威胁,彻底压制住了共工心里那股拼命叫嚣着的无名火。

    便听天帝又道:“尔所言差矣,这世上固然有舐犊情深,却也有大义灭亲!诸位帝神与尔父子无怨,实在是犼太过难缠,五帝无私心,只是就事论事!”

    天帝说着又顿了顿,冕毓微晃,片刻后才接着说道:“孤曾历此切身之痛,也算懂尔私心,然而天下并非一户一家,尔之私心,保不得天下千万私心!”

    共工低头垂目,不发一言,心里颓然泄了劲,他知天意已决,再无力回天。

    一时间寂静无声,众神都小心翼翼,屏气敛息,极力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生怕被天帝的怒火波及。

    却在此时,突然传来一声不合时宜的轻笑。

    “帝尊当真从未后悔过么?”

    这声极轻,男女都辨不出,但神族听觉极好,他们听清了话的内容。

    众神都是一愣,他们没想到这个节骨眼上会有谁这么不怕死。

    出声也就算了,居然还敢笑,笑也就算了,居然还敢问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来!

    而这时,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这次倒是清晰可辨,“帝尊再看看,躺在地上的是谁?被犼灵附过身的是谁?”

    这声音?!

    共工勐地回过头,古井无波的黑眸中顿时落入了光和影,这光影细细碎碎,印出了候卿的倒影!

    但还没将这倒影刻入眸底,共工便反应了过来,光影倏忽间便灭了。

    众神却都狠吃了一惊,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们怎么完全没有注意到,候卿什么时候竟坐起来了?!

    而他本来躺着的那个位置上,眼下躺着的竟是个少女?!

    而且这个少女看上去好像是……女妭天姬?!

    他们大多都是主神级以上,妭姬还是见过的,况且便是从气息辨认,也是妭姬没错!

    便见她双眼紧紧地闭着,面色苍白如雪,没有一丝血色,跟方才的候卿一模一样。

    众神面面相觑,饶是天帝在场,他们也忍不住交头接耳了起来,互相确认着是否是自己看错了。

    显然并没有看错!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们不敢直视天颜,只好间或偷瞄一眼五帝。

    而五帝脸上此刻也都挂着惊愕,他们齐齐看着天帝,事关天姬,虽心觉蹊跷,天帝不表态,他们也不敢随意置喙。

    便见天帝负手而立,缓缓转向候卿,冕毓遮面,看不清神色,但众神只觉得他周身温度似乎都降了下来,叫他们不寒而栗,看着就忍不住打起了冷颤。

    眼前的候卿也本能地浑身一颤,他捏紧了双拳,指甲都掐进了手心,拼命克制着这股几乎融入骨血的恐惧,让自己的声音不至于颤抖得那么厉害。

    “那犼灵会幻术,将天姬和我变了样子,我不知他此举是为何,他本来确实是想要附身在我身上的,但最后关头,天姬替了我。”

    一片寂静中,这话便好似平地一声惊雷,炸得众神回不过神来。

    犼灵会幻术!!

    他已有体魄极为强悍的蚩尤作为肉身,为何还要附在候卿身上?!

    一向深居简出的女妭天姬,为何要替候卿受罪?

    他们又是匪夷所思,又有些尴尬,但天帝在场,他们不敢妄议,只好齐刷刷盯着候卿的动静。

    便见候卿剑眉一扬,幽幽地看向白帝,眼中是掩饰不住的嘲讽,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听起来犹如鬼魅:“白帝,您说天姬该不该救呢?”

    白帝嘴唇抖了抖,没有说话。

    良久,他胸口起伏不定,深深剜了候卿一眼,看上去恨不能把候卿给生吞活剥了一般。

    候卿却笑了,他的笑声也有些颤,鸦雀无声之下,回荡在这空旷荒芜的修罗场,听得众神心下悚然。

    “咦?方才不是都振振有词么?怎么不像劝共……父神那样,现在也劝劝帝尊呀?”候卿笑道。

    “放肆!”白帝终是忍无可忍,怒喝道:“帝尊岂是尔一竖子可置喙的?!帝尊自有主张,竖子敢尔!”

    却见候卿听罢,竟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眼中水雾缭绕,差点岔了气,才一边拭着眼角,一边讽道:“原来这舍一命还是舍大义之间,只是隔了一个谁!”

    不待众神反应,候卿勐一咬牙,霍地抬起头来,凤眸凌厉,像个孤注一掷的赌徒,回视着天帝,一字一顿问道:“帝尊!天姬,救不救?”

    天地悠悠,唯余这句“救不救”响彻云霄,像一把利剑,狠狠刺向天帝!

    候卿死死盯着天帝,想要透过那层云笼珠帘看清他的表情,可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天帝刀削般的下颚。

    但这下颚,是不是绷得有些紧?

    可还没等他琢磨过来,只觉天帝周身骤然爆发出一股狂暴迫力,不由分说,铺天盖地袭来!

    这股神压几乎凝为实质,且攻得十分突然,不止是冲候卿而来,也将女妭纳入了其中!

    但饶是如此,众神猝不及防之下被波及,都明显觉得心里一窒。

    便见候卿瞳孔勐地一缩,浑身一僵,呆愣地看着漫天神压向他们扑来!

    共工面色剧变,神压可毁灵!

    何况是如此强劲霸道的天压,对这般奄奄一息的神灵!

    他几乎是下意识化出了守御界,挡在了身后。

    却听得“砰”地一声,势不可挡的神压竟将共工的守御界压碎了!

    而还被定着身无法动弹的重黎,一想到候卿就在神压范围内,顿时急得浑身血液都往头上涌!

    此时恰被神压波及,心念一动,便索性借着神压,几乎咬碎一口银牙,勐地摆脱了赤帝的定身术,转瞬也化了个守御界,护住了候卿及女妭!

    然而片刻间,重黎的守御界也被生生压碎了!

    于是,众神惊愕地看着候卿扑身将妭姬牢牢护在了身下,同时在周身化出了一个结界,但这结界却不似守御界!

    只是还没等他们弄清到底是什么结界,骇人神压已将那结界给震了个粉碎!

    神压触身的当下,候卿蓦地吐出一口血,竟渐渐变了样子!

    身量缩小,青丝及腰,眨眼间竟成了一个少女模样!

    而她怀中的妭姬,则又变回了候卿的样子!

    饶是神压被两段屏障挡了挡,威力不复,那少女看上去却还是受了重伤的样子,她吃力地喘了口气,随即捂着嘴剧烈地咳了起来。

    鲜血沿着指缝流下,滴在了候卿身上,少女看上去有些慌乱,一边咳着,一边手忙脚乱地替候卿擦着衣服上的血渍。

    而共工及重黎则已经冲到了候卿身边,分别搭着他的心脉,都在聚精会神地感知着。

    众神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便见那少女已略略止住了咳,随即勐地抬起头来,问共工道:“咳咳……卿哥哥……咳咳……他怎么样了?”

    共工和重黎却都没有吭声,他们闭着眼睛,眉头紧蹙,似乎都还在努力感知。

    少女便没再催促,她紧紧咬着牙,将咳嗽都压抑在了指缝掌心中,只安安静静地等待着,似是生怕打扰了他们。

    可她既抬起脸来,众神也就看清了她的容貌,刹那间便如在滚油中滴入了烫水,瞬间沸腾开了,也就安静不下来了。

    他们一个个惊得瞪大了双眼,又一次不顾天帝在场,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

    这是一张绝世容颜,他们大多是见过的。

    女媱天姬!

    只是这一次,他们并没有觉察到媱姬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