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试婚365天:霍先生,违规了!

    关于乔唯一的心思,陆沅自然猜不出来,况且那是别人的事情,她也不想过多关注。

    有这个精力,她还不如趁着容恒忙的时候把自己的事情也忙完,等到他有时间的时候可以多陪陪他。

    于是,这天晚上,陆沅就跟着千星,来到了自己从未踏足过的夜店一条街。

    千星好几个月没有来过这个地方,然而走在熙熙攘攘的街头,却还是有好些人不断地跟她打招呼,可见在这一片地方出没的,大部分都是固定人士。

    陆沅手中拿着一部小巧的相机,拍了几张照片,转过头来,千星正好懒懒地两个路过的人打完招呼。

    “这里认识的人很多啊。”陆沅说,“之前很火吧?”

    千星闻言,却依旧懒懒的,似乎提不起什么劲,说:“我不过就是个半吊子,能有多火,是这些人天天泡在这里,不熟也熟了。”

    说完,千星就引着她朝自己先前上班的那家夜店走去。

    门口的保安见了她,也热情地向她打招呼,千星随意应付了两句,拉着陆沅走了进去。

    这个时间还不是夜店最热闹的时候,但是里面的热浪却已经足以让第一次来的陆沅受到冲击了。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和一群狂欢的男男女女中,陆沅忍不住按了按自己的耳朵。

    她缓了许久才让自己勉强适应了里面的环境,一抬头,发现千星坐在旁边的位置,仍旧是一脸淡漠。

    千星原本以为她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熟悉的环境,怎么也会被勾出一些热情,现在看来,她却似乎比她还要冷淡嫌弃。

    “怎么了?”陆沅不由得道,“不舒服吗?”

    “没有啊。”千星懒懒地窝在卡座里,“不是要搜集夜店元素吗?没有比这里更齐备了,尽情拍吧。”

    陆沅呼出一口气,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地看了几圈,又指着一些自己完不了解的东西问了问千星。

    术业有专攻,事实证明,她不了解的东西,千星却可以如数家珍,头头是道地将每一个点讲给她听。

    陆沅听得仔细,详细记录的间隙,不断地有人过来说要请千星和她喝酒,当然,大部分人应该都是冲着千星而来。

    千星却一杯酒都没有接,草草地打发了那一拨接一拨的人,最后索性拿了个枕头挡住自己的脸,不再让人看到。

    陆沅原本是准备好好在这里坐一坐的,见到千星这个模样,却有些犹豫了。

    陆沅又拍了几张照,回过头来看着她,说:“要不我们走吧。”

    千星听了,微微偏头看向她,“为什么?的元素搜集够了吗?”

    “我看好像不怎么喜欢这里。”陆沅说,“我也差不多了,那咱们就走呗。”

    千星正准备答话,一抬头,便看见因为要在家安抚孩子而姗姗来迟的慕浅。

    相比她们两个,慕浅反倒像是更适应这种环境的人,穿着打扮、脸上的妆容和神情都非常地贴合这里的风格。

    然而她一坐下来,就发现面前这两个人不太对。

    “怎么了?”慕浅说,“们这里也太冷清了一点吧?”

    “我们准备走啦。”陆沅说。

    “走?”慕浅微微有些震惊,“要做的事情做完了?”

    陆沅耸了耸肩,道:“差不多吧。”

    慕浅看了一眼她手中的相机和资料薄,叹息了一声,道:“哪有做搜集工作做得这么表面的?”

    说完,她就将陆沅手中的东西放了下来,拉着陆沅就站起身,道:“走,我带亲身体验体验。”

    千星依旧安坐在原位上,见到陆沅被慕浅拉着起身,她也只是平静地挥了挥手。

    陆沅跟着慕浅走出去几步,这才在慕浅耳边开口道:“千星状态不太对劲,好像很不喜欢这里似的。”

    “唔。”慕浅却并没有太多的意外,说,“因为有人不喜欢这里嘛。”

    “霍靳北?”陆沅想到这次回来见到的种种,不由得道,“他对千星的影响力也太大了点吧,那姑娘简直跟变了个人似的。”

    慕浅忍不住笑出声来,道:“是啊,因为人还没清醒过来嘛。我估计小北哥哥也是有点担心了,所以才早早地将人给送了回来。”

    “送回来就有用吗?”

    “谁知道呢。”慕浅耸了耸肩,道,“走着瞧呗。”

    这原本就是千星极其熟悉的地方,因此慕浅丝毫不担心她,拉着陆沅满场乱飞。

    千星独自一个人窝在沙发里打手机游戏的时候,慕浅和陆沅已经坐到了一群陌生的年轻男女中间,投入了一群人的狂欢。

    相较于慕浅的如鱼得水,陆沅更多的只是在旁观察,好在那群人也并非个个都是玩咖,其中有一个刚刚毕业的实习律师也相对安静,很快就跟陆沅聊了起来。

    陆沅这会儿在慕浅的带领下已经把该体验的体验得差不多了,于是便认真聊起了天。

    其实也没过多久,就一杯香槟的时间,况且她那杯香槟都还没喝完,两个认真聊天的人身上忽然就投下了一片阴影。

    陆沅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双带着凛冽寒光的眼睛。

    她先是一怔,随即控制不住地就“噗嗤”了一声。

    容恒原本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瞬间更黑了。

    没过多久,正躺在沙发里玩游戏的千星、正在跟几个小姑娘交流护肤心得的慕浅、以及看到他笑出声的陆沅,通通被容恒拎出了夜店。

    所不同的是,慕浅和千星真的是被拎出来的,而陆沅则是被牵出来的。

    慕浅大人有大量,决定不跟小肚鸡肠的男人计较,转身走进了旁边的便利店买水喝。

    而千星则倚在便利店的门口看戏。

    虽然陆沅是被容恒牵出来的,可是容恒的脸色也实在是难看得吓人,千星觉得自己也许能看到一场大戏。

    “陆、沅!”容恒咬了牙,连名带姓地喊她,“到底是来搜集资料的,还是跑出来玩来了?”

    “嗯?”陆沅微微一抬眸,“来夜店,玩也是搜集资料的一部分……吧?”

    “跟别的男人坐那么近,聊天聊那么热络,还有理了?”容恒一字一句地开口道。

    话音落,他的手忽然感知到什么一般,猛地将陆沅的手举到自己眼前,顷刻间眼里就迸出了火花。

    “戒指呢?!!!”容恒盯着她光秃秃的手指。

    “啊。”陆沅这才想起什么一般,抽回自己的手,从口袋里翻出原本戴在自己手上的那枚戒指,重新套到了指根,道,“刚才玩游戏的时候摘了下来,一时忘了戴上。”

    千星看着容恒的脸色,只觉得他可能下一刻就要气晕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