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穿越小说 > 夺嫡 > 第892章杀无赦!
    宋文松的大军入城之后,摧枯拉朽,凉州很快就落入了他的掌控之中。凉州城中最重要的地方有三处,第一处自然是王府,另外两处便是公子府,宋文杰和宋文华的两府被宋文松迅速的控制住,意味着凉州城已经完拿下了。

    宋文松暂住在自己以前的老宅子,作为宋家的三公子,他在凉州还是有个小窝的,只是这处住宅已经十分残破,不过此时的他已经毫不在意了。

    实际上宋乃峰也远不止三个儿子,宋乃峰一共有二十多个子女,这些子女大多数也和宋文松一般的待遇,凉州城中宋文松的兄弟姐妹依旧还有十多人呢!

    宋文松把这些兄弟姐妹都找到,并且一一和他们见面,给他们宽心,其实这些人|大多他也不熟,看着一个个陌生又有些熟悉的面孔,他的声音很轻松,道

    “各位兄弟姐妹,我便是宋文松,你们中有很多人咱们小时候都一起玩过!这些年我的经历多一些,在外面遭遇的事情也多了一些!

    在我看来,这么多年我们兄弟姐妹为什么日子不好过?关键就在于宋文杰和宋文华这两人,他们将我们这些庶出的兄弟姐们当野种,以自己乃嫡母所生之子而自觉高人一等。

    哼,只可惜我西北并不是大康朝,西北是陛下的西北,是大康的西北。大康陛下说了,西北的传承并不是只有嫡子才可继承,宋文杰和宋文华两人不学无术,志大才疏,而且荒唐无度,这等废物如何能够继承我宋家的衣钵?

    他们如果继承了我宋家的家业,只怕明日就要双手送给别人,在西北这块天地,向来就是以实力为尊,其他一切是扯淡。

    我宋文松曾经为西北立下过赫赫战功,也曾经三起三落,我率领西北军出并州进攻中原勤王,曾经拿下过京城。

    我又兵出辽东和不可一世的辽东王陆铮争过高低,今天,我又率领大军攻破了凉州城,拿下了凉州,活捉了宋文华,赶跑了宋文杰。接下来,我还要率领你们进王府去拜见父王,父王这些年受苦受累了。

    我听说自从父王兵败辽东之后,便一下病倒了,他病倒之后宋文杰兄弟不仅没有尽孝,反而将王府完给封|锁了,对王府的供应等多种物资直接削减,以至于父王身边的人日渐凋零,甚至连生活起居都十分困难了。

    另外,王府也变得荒废颓败了,一年一次的银安殿上漆也被废除了,如此这般作为真是人神共愤,今日我们要去见父王,看看他老人家,同时也要将宋文杰和宋文华的不忠不孝的罪名给夯实,我们要在祠堂里面,当着列祖列宗的面将这两人处罚,让他们永远不能入我宋氏族谱。

    宋文松这一番洋洋洒洒的讲话引起了巨大的震动,要知道宋文杰和宋文华两人平常对兄弟姐妹的防范是最严格的,但凡是宋乃峰的儿女,大小事情,事无巨细他们都要过问。

    因此这么多年,他迫害|致死的兄弟姐妹也不在少数,宋文松这番话极容易挑起他们的愤慨来,很有共鸣呢!

    宋乃峰是个厉害的人物,他的子女也自然不是泛泛之辈,这些人看上去落魄,可是心性和见识可不是普通人能比的?

    有几个深谙人情世故的兄弟立刻在宋文松面前拍胸脯,道“三个,您就放心吧,以后我们都唯三个您马首是瞻!回头我们去见父王的时候,一定把宋文华和宋文杰的事情禀名给父王,让父王亲自下令将这两个不忠不孝,浪得虚名的家族叛徒给逐出家门,将这两个名字从我们宋家族谱上给剜除!”

    宋文松哈哈大笑,道“如此这般那就好!来人啊,把宋文华给我带上来!”

    他这一声喊,立刻有人把宋文华给带了上来,宋文华整个人蓬头垢面,看上去有些疯疯癫癫,宋文松掌控凉州之后,将宋文华的府邸团团包围,而后派得力亲卫入府直接把宋文华活捉。

    此时的宋文华哪里还有宋家二公子的风采?这等落魄真是连猪狗都不如,宋文松道“这就是我们宋家的二哥啊,你们瞧瞧,他还配做我们的二哥么?我攻破了凉州,拿下了他,我倘若说什么未必他会服气。

    甚至外面有些不明真相之人会对我百般污蔑,把我说成是带兵冒犯父王的逆子呢!尔等如今都给我说说,我和宋文华谁是逆子?谁才是我宋家的败类?”

    宋文松这一说,场面立刻就精彩了!要知道在此之前,宋文松自居为大康的臣子,而宋乃峰却是投奔了大乾朝,两人都侍奉了不同的君主呢,宋文松能被宋家认同?

    在宋家内部,宋乃峰早就主持召开了家族会议,会议之上宋文松已经被定为逆子了,而宋文松的名字也早就被宋家剜除出了族谱。

    今日宋文松搞这一出就是要扭转乾坤呢!这不宋文华和宋文松两人现在就站在兄弟姐妹们面前,大家倒是说说他们两人谁才是逆子?谁才是应该被家族除名的存在?

    自古以来胜王败寇,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今日宋文松是胜利者,宋文华已经完失败了,这个时候的答案还有悬念么?

    兄弟姐妹们轮流上前在宋文华身上吐唾沫,但凡是能想到了恶毒的言语都往宋文华身上招呼,这一番家族的审|判下来,宋文华的罪名已经罄竹难书了。至于宋文松则是宋家的骄子,其一人出兵便攻下了京城,而且这么多年带兵纵|横排阖,所向披靡,扬西北军之威风,如此人才岂能不是宋家的麒麟儿?

    宋文华气得只吐血,其实他所谓的疯癫有一多半都是装出来的,但是他的那点雕虫小技遇到了宋文松,那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宋文松这一番手段上来,他立马破口。

    只见他受尽了羞辱,双眼通红,盯着宋文松道“宋文松,我做鬼也不会饶你!”

    宋文松哈哈大笑,道“你们瞧瞧,这家伙已经得了失心疯了。他做鬼也不饶我,各位兄弟,他们能饶得了你们么?”

    这一下几个宋氏子弟都火了,多半又是为了在宋文松面前表现,一时纷纷冲上去,有人扇耳光,有人扯头发,只把宋文华折磨得不成人样了。

    对宋文华来说死不可怕,可是受这样的羞辱简直比死还痛苦,此时他真是欲哭无泪。他想来就算宋文杰最后成了西北王,他也不会这么惨吧,最多他就丢命而已,或者是放弃一切,和这些兄弟姐妹一样,成为芸芸众生中的一凡人,断然不会受今日之羞辱。

    只可惜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现在说什么都迟了,宋文松已经成为了胜利者,立刻外面的各方豪强们,西北的豪门权阀都纷纷登门了。

    宋文松同时也带了很多追随他的银城豪门进城,凉州的权阀豪门面临新一轮洗牌已经是必然。

    但凡是顺从宋文松的家族,对宋文松进攻凉州提供了便利的家族,宋文松一律既往不咎,甚至有些有立功表现的家族还得到了奖赏。

    而对于像秦家这样对宋文松百般阻挠的家族,宋文松可不管什么底蕴影响,他进入凉州之后干出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封|锁秦家,诛杀秦家九族。

    秦家上下,从曾祖算起在凉州开枝散叶,一共历经了十代人,毫不夸张的说,秦家一直追随宋家一步步走到今天,现在的西北除了宋家之外,秦家的人最多,影响力也最大。

    可是今天宋文松却将秦家老幼五百余人,统统血腥屠|杀,这五百人中有无数人都是无辜的,但是现在这一切都没有意义了!宋文松要用铁和血来凸显自己的权威,要用最残酷的手段镇压西北一切敢于反抗的力量。

    灭杀了秦家这个时代掌兵的家族,对整个西北豪门的震慑力太大了,秦家五百人头落地,斩杀的当天就在凉州王府东门外的十字大街,那一天十字大街血流成河,空气中漂浮的都是杀人之后血的腥味。

    杀这么多人别说是捉拿,就算是一一验明正身都动用了超过一百名衙役,杀人的刽子手不够,宋文松直接从军中抽调了三百人才完成这一次恐怖的大杀戮。

    杀了人,而后再开门迎客,迎客之后,再论|功行赏,有功的奖励,有错的惩罚。银城诸位权阀很快崛起,凉州很多豪门实力被大幅削弱,凉州的大洗牌甚至整个西北的大洗牌就这般风风火火的进行,不过几天的功夫凉州城便安静下来。

    而后宋文松推出了《休养令》,此令推出,免除凉州百姓两年赋税,另外鼓励凉州百姓开支散叶,这是宋文松推行的第一道政令。

    这条政令推出来在城轰动,百姓们莫不奔走相告,而官员们则一个万懵傻了,王府詹士李国直接登宋文松之门,用手指着宋文松破口大骂,骂的理由就是宋文松无父无君,如今凉州是王爷之凉州,西北王乃宋乃峰呢!

    宋乃峰在王府并没有诏书下来,宋文松怎能推出《休养令》,这等命令让各级官吏如何执行?难不成宋文松的将军府还要凌驾于王府之上么?

    李国的这一番破口大骂让很多人都吓傻了,此时宋文松已经具有了绝对的权威,在权阀豪门眼中,他就是一个天杀星,一言不合便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短短几天,让凉州血流成河。

    而宋文松所表现出的策略也十分明显,那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谁要是敢对宋文松反对,那必然要遭遇屠|杀呢!

    在这种情况下,李国没事?要知道这个时候宋文松居住的简陋府邸之中,来自凉州各地的官员足足有上百人。

    这些官员包含六部九卿,甚至各州刺史参军,宋文松俨然把这里当成了王府了,而王府此时都处在完封存之中呢!

    就在所有人替李国捏一把冷汗的时候,宋文松却哈哈大笑起来,道“李大人骂得好,我相信各位大人这些日子也都疑惑此事!既然这样,我看也没有什么好疑惑的,今日各位大人就一同随我入王府去。

    王爷早就想见各位大人了,我相信父王对今日的事情一定有公断,是非曲直,都有父王来裁决,李国,你以忠臣自居,敢不敢到银安殿当着我父王的面把这些话也说一遍?”

    李国已经红眼了,所谓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他怕什么呢?当即道“我有什么不敢?倘若我真能见王爷,我一定将这些话原原本本的禀告王爷,让王爷治你这不忠不孝,篡权夺位的野种!”

    宋文松脸上青气浮现,他生平最厌恶的便是别人骂他野种,李国此獠他绝对不能饶恕,不过今日他有一大盘棋要下,当即只能忍耐。

    就这样,宋文松率领文武百官浩浩汤汤的直奔王府,王府银安殿上,官员们匍匐在地,足足等了差不多小半个时辰,西北王宋乃峰才一身戎装的出现。

    他一出现就在银安殿的王椅之上,瞧他的样子还是以前的样子,但是憔悴颓废了很多,头发已经完发白了,形容失去了西北将军那冠绝天下的风采。

    “参见王爷!”文武臣子齐齐道,很多追随了宋乃峰几十年的臣子都忍不住老泪纵|横,哭出声来。

    宋文松也跪在地上,大声道“儿臣宋文松参加父王,父王,儿臣从银城到凉州,一路遇到了无数的艰难险阻,最后没有辜负父王的期待,儿臣进了凉州城了!”

    宋文松这话说完,场鸦雀无声,银安殿之上落针可闻。要知道自从宋乃峰发病之后,西北的朝晚的坐朝便没有进行了,宋乃峰的病势虽然有好转,但是依旧不能自由起居,因而他见的官员手下也非常的少。

    今日银安殿上至少有一多半的官员都已经至少一年没有见到他呢,在这种情况下,大家重逢,各种滋味浮上心头,那种感觉可想而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