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妖言策 > 鹿鸣:八
    盛夏过去,进入秋天后,树上的果子便开始陆陆续续成熟了起来,燕晗每日站在树下,抬头看着府上的婆婆,拿着一只长长的杆子将红透了的枣子打下来。

    那枣子落在地上如下冰雹一样,噗通噗通的响,燕晗头上顶着箩筐去捡枣子,捡起一个来放进嘴里咬一口,又脆又甜,好吃极了。

    之前在俞府上,俞璋言说过的话,在燕晗脑子里只当做了一阵耳旁风,与别人逗她时说的玩笑话并没有什么区别。

    如今她每日跟着姨娘学习几个字,白天里就在府上玩耍,偶尔跟着姐姐妹妹去街道上转一圈,或者趁着父亲和大哥不在,悄悄地骑一骑绣球,不过骑的时候也不敢跑,只在园子里慢吞吞走上几圈。

    近日来或许是天气变化多端,姨娘的身体有些不好了,夜里燕晗一直听着她咳嗽,刚开始时几天,咳嗽两声便又睡下去了,到后来咳嗽起来接连一阵,咳得整个人都没了力气。

    最近几天夜里,燕晗一听见姨娘咳嗽,便赶紧起身过去,将大夫配的药丸子拿给姨娘。平日里汤汤水水已经喝下去了无数碗,虽然没有恶化下去,但是也不见好转。

    姨娘每天里絮絮叨叨惦记的,都成了她的亲事,做娘的怕自己哪天果真不在了,留着个呆笨的女儿在世上无人照看。

    爹爹每日里朝廷的事情忙的不可开交,整个府上的琐事,都由主母掌管,主母虽然从不曾苛待过她们母女,但到底不是燕晗的亲娘,所以姨娘惦记自己的女儿也在情理之中。

    这几个月里,大哥轩年房中又添了一个儿子,燕晗过去看过几次那胖嘟嘟的娃娃,可嫂嫂一直都不太喜欢燕晗和孩子玩耍,仿佛怕和燕晗在一起的时间长了,自己的孩子也会变得呆又笨。

    二姐燕颖的婚事在爹爹和主母的操办下,快要定下来了,只是定下的这户人家,似乎二姐有些不大愿意,不高兴的时候,总喜欢找那俞家小姐说一说,只不过每一次都不再愿意带着燕晗,生怕她再惹出什么笑话来。

    燕晗的亲事依旧是整个家里的难题,自打上次徐家不再提及之后,便几乎没有人登门再向燕晗说亲,燕晗知道,父亲和姨娘商量着,已经给她物色了几个寒门子弟,那些读书人稍稍有些功名,只不过家境大多贫寒一些,燕晗嫁过去少不了一辈子要做劳务活了,就算是有着娘家的接济,但是娘家管的了她一时,也管不了她一辈子,毕竟她嫁过去,夫家也是一大家子人。

    对于要嫁的人是高门望族还是寒门子弟,燕晗并没有多大的感触,只是她由心里还是不喜欢上次徐二那样的,她心里未来丈夫的样子和气度,就算是比不上俞璋言,最好也不要比自己的哥哥差上太多。姨娘说嫁到夫家就是要过上一辈子的,吃苦干活儿她倒不怕,若是碰上个不顺心的人,那日子过的也就不好了。

    树上的枣子红了一半儿的时候,中秋节就到了,入了夜之后,整个京都城里都亮起了色彩斑斓的灯光,欢歌笑语热闹声洋溢在整个街道之上。

    一家人团团圆圆吃过晚饭之后,燕晗随着两个妹妹跑到了街上,大哥留在家里陪着嫂嫂照顾孩子,只有二姐带着两个家丁跟在后面,看着自己两个年岁不大,和一个心智不大的妹妹。

    燕晗看着街道上满是色彩斑斓的灯笼,除了花花绿绿的各种色彩,手巧的人还将那灯笼做成了各种形状,有的像是一只红眼睛的兔子,还有的用颜料涂染着颜色,做成一只翱翔九天的凤凰。

    街道上消失了一段时间的杂耍卖艺人,似乎每年都会随着庙会或者灯节的到来而到来,诸如耍猴或者胸口碎大石之类的戏码,人们总会在看了无数遍之后仍旧发出喝彩,似乎受着身边氛围的感染,平日里不起眼的事情放到今天都显得格外的欢快热闹。

    燕晗也是这样觉得的,挤在人群里仿佛已经感受到了人们的喜悦,不管看到了什么,也总想着呵呵的笑两声,可是她停下脚步笑过之后,会发现又跟不上了自己的两个妹妹,而两个妹妹似乎发现了这个规律,也总喜欢交头接耳地捉弄她。

    心里感受到了妹妹的捉弄,燕晗也不觉得生气,便如捉迷藏一样,她们跑,她在后面追,追着追着几个人就都呵呵的笑了起来。

    燕晗走到一个卖团扇的摊子前,几个衣着华丽的姑娘叫住了她,她们交头接耳小声说了几句,一个看上去胆子大的问她:“你是王燕晗?”

    燕晗疑惑道:“你认得我?”

    那几个姑娘互相看一眼,咯咯地笑了起来,“上一次在桃园赏花,你不是被那看园子的狗追着跑么?”

    说罢了,几个人又笑了起来。

    燕晗点点头,“是有这么一回事。”

    可看着那几个人边笑着互相传达莫名意味的眼睛,燕晗觉得自家的姐妹笑话她时,她心里并没有觉得怎么样,如今看这几个人笑话她,就有一些不高兴了,直言直语道:“你们不能笑话我。”

    有一个人见燕晗竟然出口反驳了,这似乎有些超出了她们心中对于燕晗这个傻子的认知,讥讽道,“你做的事情好笑,我们为什么就不能笑了?嘴巴长在我们身上,我们想笑就笑。”

    “你!”燕晗生气了。“我不喜欢你们笑我。”

    这样一说,那几人反而笑得更厉害了。

    “不喜欢我们,那你是不是像杀劫匪一样杀了我们呀?哎呀,看来傻子果真危险,就应该关在监牢里面。”

    燕晗一听别人说她是傻子,即刻由气变恼,以前的时候也有人说她是傻子,姨娘总会与那人争辩一番之后,躲进屋里偷偷哭泣,燕晗不想让姨娘哭泣,便也不许有人说她是傻子,就算是有,背地里她管不住,当着面是一定不许的。

    几步上了前去,燕晗举起手来,刚想打那人,却被随后跟来的二姐叫住了。

    “三妹,不许打人!”

    燕晗停下手,扭回头委屈的看着自己的二姐。

    “她们说我是傻子。”

    燕颖此时脸上也有些不好看,过去朝着那几个女孩子道:“你们怎么能在大街上这样说别人呢?跟市井里嚼舌根的泼妇有什么区别?”

    这一句话说的那几人面上有些羞愧,但又不想就此认错,似乎为了挽回颜面,其中一个呛声道:“不能在大街上说,是可以在别的地方说吗?谁不知道你的妹妹是个傻子,你再护着,她也是个傻子!”

    燕颖一听这种话,顿时也恼怒了,这确实也是她多年以来在别的姐妹面前觉得难为情的事情,她知道人人都这样想,但是突然剖出来在她面前说开,更觉得脸上臊的如同刀子刮过。

    “她就算是个傻子,也轮不到你们来说!”

    燕晗在一旁边听了,心里觉得震惊无比,呆呆地看着她的二姐道:“二姐姐,我不是傻子。”

    燕颖回过头,朝着燕晗将心中积蓄了许久的火迸发出来,呵斥道:“你给我闭嘴!”

    燕晗一听,惊得后退一步,眼泪扑簌簌落了下来,一个人重复道:“我不是傻子,我不是傻子。”

    “小燕晗。”

    人群中忽然有人唤了她一声,燕晗抹着眼泪扭回头去,见灯火阑珊处,玉带锦衣的男子立在那里,精致如画的眉眼五官,伴着冷傲出尘的气质,将周遭的灯火都衬的没了颜色,而他正朝着这边望过来,眼睛里似乎没有别人,只开口唤了她的名字。

    燕晗心里分明记着他的名字,一开口竟又唤了一声,“俞神仙。”

    俞璋言冷着一张脸几步过来,将手里拎着的荷花样式的花灯递给燕晗,“我就知道你要出来,找了半天才看到你。”

    燕晗手里拿着花灯,另一只手将脸上的眼泪抹了抹,总算是止住了些心里的难过。

    那几个姑娘中有人认出了俞璋言,赶紧行了个礼,羞答答的唤了一声,“俞公子。”

    俞璋言将目光从燕晗脸上挪开,眼神凌厉扫了那几人一眼,有些鄙夷道:“璋若如今果真是越发没有水准了,怎么什么样的朋友都交?”

    提起俞璋若,又听俞璋言说的这句话,那几人霎时觉得有些难堪,想着之前这俞大公子对她们爱答不理,如今竟会突然针对了起来?几个人眼神之间来回看看,又看向燕晗手里的灯笼,不由得觉得心里惊讶,一开始觉得,若是能入了这俞公子眼睛的,王家燕颖的几率最大,如今看来竟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燕晗撇撇嘴巴,不曾注意身边的人心理交流会是一种什么想法,只抬眸问俞璋言道:“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是个傻子?”

    燕晗小心翼翼的神情让俞璋言看着有些心疼,诚心道:“你率真勇敢重感情,怎么会是傻子呢?”

    得到别人的肯定,燕晗眼睛里现出光芒来,“你真的这么觉得?”

    “不是我觉得,这是一个事实,你是整个京都城里唯一敢跟我抓坏人的姑娘,你的勇敢救了你自己,也保护了很多的人不受伤害。”

    燕晗听着,愈发惊喜了,“这是真的吗?”

    灯火阑珊中,俞璋言望着眼前灿若星辰的眸子,点头道:“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