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非凡相师 > 第二卷 负载而行 第一百一十二章 结伴同行
    秦梦瑶备好“天上人间”这个丈夫生前所酿的美酒,和亡夫生前最喜爱那道菜还有其他一些供品和纸钱,便只身来到了亡夫坟前。

    她将水果供品和蒸鸡摆上,又把美酒倒满,而后虔心上香敬拜,美眸中尽是感激和缅怀,唇中轻喃出声:“转眼已是三年了,我还记得,昔日若非承蒙恩公相救,今朝便不会有我秦梦瑶这个人。秦梦瑶承诺过恩公,定会好好照拂恩公全家上下,无论多么艰难,多么困苦,有多少磨难,我都一定会遵守诺言,好好的报答恩公!”

    此时,客栈之中也迎来了一位红衣女子,这个女子不是别人,赫然是与林浩然闹僵,负气出走的林语清。

    “你们这些都是什么食物?鸡这么瘦,排骨这么肥,你根本就是看不起本姑娘,存心跟我过不去!”林语清看着眼前的那盘鸡肉和排骨,愤愤说道。

    她身为千金小姐,自小山珍海味什么都吃过,对食物很是挑剔,口味确是极叼。

    而且在父亲那里受了闷气,现下心情也非常不好,简直糟糕透了!是以,便把客栈这位大婶当成了出气筒,把气都撒在她身上。

    此刻站在林语清面前的,自然便是那位帮秦梦瑶打理客栈的二婶儿。

    她俨然已经成为林语清的出气筒。

    “不是啊,这只鸡挺嫩挺好吃的,排骨也很瘦;是你挑嘴啦!”他们平日里招待宾客皆是这般的饭菜,从来没有什么问题,类似今天这样的事情,还真是大姑娘上花轿——尚属头一回!二婶当然非常不解。

    林语清美眸一凝,语气微冷:“你说什么?”

    此时,秦梦瑶见状,忙赶过来:“姑娘请息怒。”

    “秦老板。”见她过来,二婶轻唤了一声。

    “你便是老板娘?”林语清眸光一转,由下而上,看向来人,只见她身着一袭浅蓝裙裳,长裙垂地遮掩了双腿玉足,蔓腰的黑亮青丝轻轻挽起,纤腰若素,身材修长。

    再看她的面容,那一瞬间,她忽然觉得眼前的世界明亮了许多,目光猛的定格,灵魂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撞击,脑中一片轰鸣。

    毫无疑问,林语清也是个极美的女子,在山庄之中,她和三师姐叶汝嫣便是两朵姐妹花,不仅武功出众,样貌更是不俗,是众位师兄师弟心目中的女神,在山庄里不知道有多少暗恋者。

    她自是知道自己的美貌,也因此非常的自信。

    但,看着眼前女子……面容精致绝伦,白皙无瑕,黛眉清细,身姿妍媸,美眸顾盼之间气度高华,望去犹如仙子临凡。

    看着她近乎完美的玉颜,竟让她一个女子,如忽临不真实的虚幻,久久失神。

    “姑娘,姑娘你怎么啦?”恍惚的世界,隐约传来老板娘秦梦瑶的声音。

    灵魂被从幻境中拽回,她螓首稍侧,没再看她一眼……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强烈到无法形容和抗拒的自惭形秽。平生第一次,她一只自以为傲的容颜,竟让她有些无地自容。

    “你便是老板娘,你们怎么做生意的?”林语清美眸微微一侧,声音也莫名的低了了许多,

    秦梦瑶樱唇轻启,歉然道:“她不懂招待姑娘,还望姑娘不要见怪!”

    林语清:“……”

    随之,她侧眸看向身旁的二婶,吩咐道:“二婶,你让厨房炒一碟最上等的牛肉给这位姑娘下酒。”

    二婶应声而去。

    “就当是我请姑娘的。”秦梦瑶看向林语清,爽朗的一笑。

    不知为何,看着这人,林语清心中便是发不起火来。反而心中的郁结倒是消了大半,说不出的畅快。

    林语清闻言,嘴角亦是扬起了一抹淡笑。仿佛多日来的阴霾在那一瞬间一扫而空。

    她拿起酒杯,浅尝了一口杯中美酒,心中甚是快意。

    秦梦瑶却并未离开,她的眸光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红衣少女,那一副英姿飒爽之态,别有一番风姿,却是像极了昔年的自己,这亦是她愿意免费请她吃饭的原因之一。

    而她那一柄放于桌上的长剑,秦梦瑶一看便知不是俗物,宝剑长约三尺有余,剑鞘之上还镶了一颗大大的宝石,闪闪发光,非常的漂亮,也非常名贵。由此想来,她的身份绝不简单。秦梦瑶心中暗暗想到。

    秦梦瑶微笑着道:“这把宝剑真是漂亮!一看便知,姑娘定是一位饮马江湖行侠仗义的女侠!”

    “你真有眼光!”秦梦瑶的话,当然让林语清倍加受用。毕竟没有人不喜欢听好听的话。

    “对了,”忽的,林语清似是想起了什么,便开口问道:“我想请问一下,你知不知道这附近有个叫白墨画的人?”

    此言一出,顿时令秦梦瑶猛然一惊,眸中快速闪过一抹讶然,顿了顿,随之道:“是有的,不过他已然离开了此地。”

    林语清:“那你有没有见过一群人来此找他?当中有一位相师,一位和尚,还有一位姑娘。”

    “请问你是……”秦梦瑶闻言,不禁有些好奇。

    林语清直言道:“我是秋水山庄林浩然的女儿林语清,那位随行的姑娘便是我师姐,这次我是特地来找她的。”

    秦梦瑶恍然道:“原来你竟是叶姑娘的师妹!”

    林语清惊喜道:“你认识我师姐?”

    “他们一行人之前便在我这间客栈落脚,不过现下已经离开了。”

    林语清随即问道:“他们是向哪个方向而去?”

    “是北方。”见是叶汝嫣的师妹,秦梦瑶顿时放下心来,这才将她所知告诉林语清。

    “北方?”林语清喃喃轻语。

    “姑娘请慢用。”

    说完,秦梦瑶便走开了。

    这个时候,忽然有一大批人从外面走进,而且随行人员不少,甚是热闹。

    “快搬进来,先吃点东西再上路。”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传来。

    林语清侧眸一看,发现这人原来竟是福威镖局的总镖头关振海!而林语清是在早些时候福威镖局操办喜事之时,与大师兄宋晚希来过一次,因此结识了关振海。所以她一眼便认出了他,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他。

    林语清不由大喜,欣然起身:“总镖头,这么巧啊!”

    关振海听到有人唤她,旋即侧目,顿时也是微微一惊,随之来到她跟前,道:“林姑娘,真是想不到会在这儿遇到你。”

    “相请不如偶遇,请坐。”

    “那我便不客气了。”关振海便在她的对面坐下,与她同桌叙话。

    扫视一圈,林语清轻咦一声:“总镖头这是在押镖赶路吗?”

    “是呀!”关振海轻应一声。

    “既然是总镖头亲自出马,这趟镖一定很重要!”林语清轻然颔首。

    关振海闻言,压低声音道:“说实话,这趟镖是受一位大官所托,让我亲自押送一样宝物去往京师。”

    毕竟她也是正道中人,告诉她倒也无妨,而另一方面,他也有自己的考虑:他如此说,当然是看中了林语清的武功和身份,呃,主要是身份,希望她能够助他一臂之力。

    以她正道盟主之女的身份威慑,那些对这宝物心生觊觎之人也不敢擅动,毕竟也要掂量一下自己的轻重分量,权衡一下得罪正道盟主之后的下场。

    “京师?那不就是北方。”林语清轻声道。

    “嗯,”关振海忽然微叹一声,满脸担忧:“不过如今最麻烦的是,我们途中有几个兄弟因为水土不服病倒了,真是让人头疼啊!”

    林语清听完这话,随之微微一笑:“总镖头但请放心,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反正也是向北而行,我们可以一起上路。”

    反正她也要往北方去找师姐叶汝嫣,不如便随他们一起,这一路上也好有个伴儿,不至于太无聊,于是索性和他们一起上路。

    “真的吗?”关振海心下大喜:“那就最好了。有林姑娘一起上路,江湖上的朋友多少都会给几分面子啊!”

    林语清一听此言,亦是非常高兴:“总镖头你太客气啦。对了,这里的走地鸡和糖醋排骨都很出名。”

    随之她转首看向那边的秦梦瑶:“老板娘,再多上一些糖醋排骨和蒸鸡给我身旁这位朋友的手下兄弟们。我做东。”

    她说的那叫一个豪爽和大气!

    “好啊”那边的秦梦瑶应了一生,随后便让底下人去准备了。

    “那我们便不客气了!”关振海侧目看向另几桌的手下兄弟,忙道:“还不快点多谢林姑娘!”

    “多谢林姑娘!……”镖局众位弟兄一时纷纷应声答谢。

    相比于这边林语清和福威镖局的人笑逐颜开的融洽氛围,云凡所在郑其道的道观那边气氛却是异常的诡异!

    当然,对于云凡而言,这其实一个“难办”二字可以言尽。

    郑其道现下仍是一心想要炼成长生不老丹,为此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而他之所以留下云凡,便是想要在他那里取取经。而这一点,也刚好为云凡所用。他便是抓住这一时机,令郑其道自己主动挽留住自己一众人,他也能借此拖延时间,从而找到此事的突破口,想到应付郑其道的办法。

    这些日子,郑其道一心扑在此事上,日夜不寐地刻苦钻研云凡所说之法,简直都入魔了!

    自从上次炼丹失败之后,郑其道便把失败的原因归咎于是自己丹炉的摆放方位上,认为之所以会失败,便是在炼丹之时,那些丹炉没有摆对位置。

    这一日,郑其道又让两名弟子把炼丹所需所有原材料准备就绪,紧接着就开始着手重新炼丹,而且这次又把云凡三人请到一旁以作指导,主要是云凡,至于求死和叶汝嫣可有可无。

    “我已经完全按照相师的指示和要求,将丹鼎放在至刚至阳、绝阴去寒之方位。”郑其道一脸欣然的道。

    心中暗暗想到:这次将丹鼎的方阵完全改动,又添加了几种稀世材料,外加又有云凡这么一个懂得炼丹之理的相师在,想必这回一定会成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