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技师之召唤战姬 > 第五十七回 张扩对战焦虎
    金纸醉一登基称帝,就赶走了皇宫里的所有嫔妃,貌似以后不对美女感兴趣似的。

    他不仅仅这样,还把太监部赶出皇宫,并颁布指令,说以后禁止招收太监。

    在他眼里,男人是当兵保国、种田养家用的,而不是进宫当太监奴!

    张扩最近听闻这些事,倒让他对金纸醉有点刮目相看了。

    这时候,大家来到御花园,驻足脚步。

    金纸醉背着双手,和童天笑站在一边,旁观起来。

    张扩和焦虎相对而立,相隔五米距离,即将展开对决。

    御花园里没有游玩的旁人,张扩和童天笑至少不用担心有人放冷箭。

    张扩还悠然自得地扫视了周围一眼,微笑道:“呵!不愧是御花园,风景蛮迷人的啊。”

    焦虎冷声问道:“小子,准备好了吗?”

    张扩将目光移向焦虎,微笑道:“来吧。”

    焦虎说:“你先出招。”

    张扩冷冷一笑,说:“那我不客气喽。”

    童天笑突然大声问:“小扩,你行吗?不行就让我来吧。”

    张扩冷笑道:“可别小瞧我。我可是很强的。”

    童天笑不说话了,心想:看来这小子不像是在吹牛。

    张扩在背后忽然“呼”地腾升起蓝雾,犹如孔雀开屏一般!

    焦虎、金纸醉、童天笑一瞧,都不禁耸然动容。

    他们都知道这招“魔技”名叫“蓝空真气”,也早有耳闻其厉害之处。

    张扩大喝一声“去”,“呼”地发出一股如龙般的蓝雾攻射向焦虎的胸口。

    焦虎当即挪身避开蓝雾,发现蓝雾“嘭”地击中了身后的假山石,瞬间看到假山石化为大大小小的碎块!

    童天笑见状,便说:“‘蓝空真气’果然名不虚传。”

    金纸醉面无表情,沉默不语。

    紧接着,张扩却又收回蓝雾,再次大喝一声“去”,操控蓝雾继续攻向焦虎。

    而焦虎这次突然纵身跃起,躲开蓝雾,在半空中大喝一声“疯虎狂拳”,当即捣出双拳,狂发出十个绿光小虎头,“呼呼呼”,还伴发震耳虎吼,攻射向张扩!

    张扩立即操纵蓝雾形成蓝雾墙,挡住了来击。

    绿光小虎头连连击中蓝雾墙,并发出“嘭嘭嘭”数响,便消失不见。

    焦虎急忙空翻一个跟头,落足在张扩身前,赫然一拳猛捣向蓝雾墙,竟然穿透了蓝雾墙,一下子将张扩击飞了出去!

    在击飞张扩的这一瞬间,童天笑、金纸醉明显听到了骨头碎裂的脆响!

    张扩“扑通”摔落在数米远的冬青丛里,并发出一声惨叫。

    童天笑一看,忙惊叫道:“小扩?!”

    张扩只觉身剧痛,想站起身子,却使不出一丝力气!

    焦虎放下拳头,冷声说道:“哼,不堪一击。”

    金纸醉看着躺在冬青丛里的张扩,冷冷一笑,说:“我还以为这小子会有两把刷子,没想到这么快就中了焦虎的‘冲锋碎骨拳’。”

    童天笑一听这话,心想:这么说,小扩岂不是身骨骼都碎了!

    他勃然大怒,对焦虎厉声道:“你下手也太狠了!”

    焦虎斜视向童天笑,冷冰冰地说:“这小子嚣张得很,我只是教训他一下,并不想要杀他。”

    却听张扩大声说:“哎呀,哎呀!好痛啊!”说完,立刻站起了身子!

    焦虎、金纸醉一瞧,不禁大吃一惊。

    两人简直不敢相信,张扩中了“冲锋碎骨拳”竟然还能站起来!

    童天笑一瞧,顿时大为惊喜,忙问道:“小扩,你没事吧?”

    张扩还舒展了一下双臂,回答:“啊,没事。幸好我吃了不明火家族的‘护身神丹’,才撑得了这一拳。”

    焦虎皱眉说:“小子,原来你事先服药了。刚才你还执意要公平决斗,你服药算什么本事?”

    张扩抱起胳膊,却微笑道;“我只是事先吃了一颗‘护身神丹’,这种丹药也只能维持一次,你再来一拳的话,就你赢了哦。”

    金纸醉一听,心想:没想到这小子还认识不明火一族的人,看来这小子交友甚广啊!

    焦虎二话不说,当即闪电般地猛冲向张扩,一记“冲锋碎骨拳”再次使出!

    然而,这一次,张扩居然不闪不避!

    眼看焦虎的拳头就要捣在张扩的脸上,居然倏然跌倒在地!

    童天笑和金纸醉一看,发现焦虎的双脚被两团蓝雾包裹了!

    焦虎痛得龇牙裂齿,坐起身子,用双手支撑着身体,看着被蓝雾包裹的双脚,怒叫道:“可恶,我的双脚足踝骨碎了!”

    张扩俯视着焦虎,笑道:“焦虎大哥,好不好受啊?”

    焦虎瞪向张扩,怒叫道:“臭小子,你好阴狠!”

    张扩笑道:“呵呵!谁让你不注意脚下的情况?平时走路也要看脚下呢!”

    焦虎不能再站起,只能微低下头,愤恨道:“我认输!”

    童天笑见状,微笑不语。

    这时候,蓝雾瞬间被张扩收回掌中。

    张扩看向异常冷静的金纸醉,微笑道:“大叔,该轮到你了。”

    童天笑也看向身边的金纸醉,立即拉开距离,驻足脚步,一脸肃穆。

    金纸醉淡淡地问道:“你们是想和我单挑还是想一起上?”

    童天笑说:“小扩,你先休息一下,我自己来和他过过招。”说罢,当即布下了“透明结界”。

    他之所以布下结界,是怕有巡逻的大内侍卫过来搅局。

    张扩也在结界里面,很想看看童天笑到底有什么拿手“魔技”。

    他只好微笑点头,抱起胳膊,退到一边旁观起来。

    金纸醉正对着童天笑,冷笑道:“童天笑,朕对你的事迹早有耳闻。你是年轻一辈最杰出的‘魔技师’,说起来朕非常欣赏你……”

    童天笑微微一笑,说:“哦?是吗?那我真是受宠若惊了。”

    金纸醉竟说:“不如你效忠于我如何?我立刻会册封你为护国元帅,保你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童天笑微笑道:“免了,老实说,我打算要和心爱的女人和未出生的孩子归隐田园了。不过,我事先还想为死去的结拜义兄报仇!”说着,立刻严肃起来。

    金纸醉说:“结拜义兄?哦,是李亨对吧?枉我对李亨如同亲兄弟一样,可他背叛了我。所以,我只好将他杀了。你想要报仇的话,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张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急叫道:“喂!别磨蹭了,快点打啊!”

    焦虎冷瞅向张扩,说:“你以为这是在看戏?你朋友快没命了,你还这么好心情。”

    张扩用手指挖了挖鼻孔,说:“大不了我为他收尸好了。”

    焦虎疑惑道:“你和他不是朋友?”

    张扩故意将鼻屎用弹指弹在焦虎的短寸头上,小声说:“他抢了我的初恋,我有点恨他。”

    焦虎冷眼斜视着张扩,一言不发。

    金纸醉凝视着童天笑,却对张扩说:“小子,接下来就让你看看你朋友是怎么惨死的。”

    张扩不悦道:“你恐吓小孩子是要赔精神损失费的!”

    童天笑说:“好了,我们开始吧?”

    金纸醉收起笑容,点了点头。

    接下来,童天笑对战金纸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