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技师之召唤战姬 > 第一百八十四回 傲娇的舅舅
    晚饭过后,张扩想去再次拜访舅舅,劝说舅舅不再为难童天笑之事。

    他担心不明火小溪再次杀来,只好吩咐欧阳暮雪、任菲、熊小欢、小红四人一起前往,顺便带上郑鑫,介绍给表姐、舅舅认识一下。

    岂料,郑兔兔也要吵着进城,张扩只好答应。

    在路上,郑兔兔又买了不少甜食,一边吃一边欢喜不已,甚至还唱起了那首奇怪的歌曲。

    “蹩脚的王老二去后山树林打兔子,结果打到了一个大姑娘。大姑娘被打晕了过去啊,王老二就把大姑娘扛回家做老婆啦。两人结婚没多久啊,大姑娘开始偷男人啦,王老二被戴了绿帽了啊!啊啊啊啊……”

    熊小欢她们以及过往路人一听歌词,不禁笑了。

    而郑鑫和张扩面色羞红,垂头不语,尴尬至极。

    欧阳暮雪笑道:“兔兔啊,求求你别唱了,阿姨我笑得肚子疼。”

    熊小欢大笑道:“哈哈哈!兔兔小可爱唱的歌好有趣啊!”

    郑兔兔冷“哼”一声,昂首挺胸,满怀自豪地说:“我以后也要像哥哥一样做歌剧演员,可以赚很多演出费!”

    熊小欢坏笑道:“哦?兔兔小可爱,你这么可爱,就不怕被一些坏人潜规则吗?”

    任菲冷声说道:“别对孩子说这种可怕的话。”

    郑兔兔就好奇了,抬头问:“什么是潜规则啊?”

    熊小欢笑道:“等你过几年就知道了。”

    郑兔兔立马明白过来,说:“哼!谁敢对我不规矩,我就揍死他!”

    大家来到吉达家门口,发现大门居然上了大锁,便停下脚步。

    张扩就纳闷了,心想:我晕!我说了今晚来,怎么还上锁了?

    欧阳暮雪就问:“小扩,你没说今晚要来吗?”

    张扩回答:“说了,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吧。”说罢,和大家转身离开。

    就在此刻,一辆马车赶来,在门口停下。

    张扩他们一瞧,便停下脚步。

    马车门打开,下来一个衣着华丽、身材魁梧、长相威严、长有络腮胡的中年男子,接着就看到衣着华丽的扎娜下了马车。

    中年男子一看张扩,当即驻足脚步,顿时愣住了。

    扎娜停下脚步,看向张扩,微笑道:“张扩,你来了啊。”

    张扩问:“表姐,你这是去哪儿了?”

    扎娜微笑道:“我和你舅舅去看话剧了。”

    张扩看向中年男子,就说:“舅舅?”

    中年男子立马反应过来,却冷声说道:“哼!别乱叫,我不是你舅舅。”说着,上前掏出钥匙开门。

    张扩一听,尴尬了,看向扎娜,就问:“这位是……”

    扎娜微笑道:“这老家伙就是你舅舅啊。”

    郑鑫她们一听,不禁惊讶,都在心想:这个女人居然称呼自己的父亲是老家伙……

    张扩无语,又将目光移向正在开门舅舅吉达。

    吉达把门开开,并冷声说道:“扎娜,快把门口的苍蝇赶走,我看着就心烦。”说着,进入庭院。

    任菲见状,就问:“张扩,你舅舅怎么这么讨厌你啊?”

    张扩苦笑着回答:“我舅舅是个种族主义者,不喜欢我这个混血外甥……”

    任菲无语。

    扎娜说:“张扩,我倒是好奇了,你到底有什么事要找父亲啊?”

    张扩只好说明来意。

    扎娜认真听完,不由得面露忧愁,长叹一声,却说:“其实,我也曾经多次劝过父亲不要和当今可汗针锋相对,可他就是不听。你先跟我进来吧,这事我再劝劝他。”

    张扩皱眉问:“你都劝过多次了,舅舅能听得进去吗?”

    扎娜微笑道:“臭小子,实话告诉你吧,我父亲就是一傲娇脾气,又口是心非,其实早就不怎么讨厌你和你爸妈了。他得知有你这么一个优秀的外甥,高兴都来不及呢。他还多次当着我的面夸赞你,信不信由你。这次我再劝你,兴许他真的会妥协……”

    张扩听了这些话,顿时愣住了。

    扎娜又扫视了郑鑫她们一眼,冷冷一笑,竟问:“这些都是你的女友吧?”

    张扩忙一本正经地说道:“不是!”

    欧阳暮雪却微笑道:“小扩,你在说什么傻话呢?明明就是!”

    张扩无语。

    郑兔兔忙严肃地说道:“不是的!姐夫哥只爱我姐姐。”

    扎娜看向郑兔兔,好奇问道:“你姐姐是哪个?”

    张扩忙指向郑鑫,并说:“这位就是。”

    郑鑫便对扎娜微笑道:“姐姐,你好,我叫郑鑫,以后请多关照。”

    扎娜看向郑鑫,上下打量一下,微笑道:“嗯……气质不错嘛。你好啊,郑鑫妹妹。我叫扎娜,以后也请你多多关照喽。”

    小红突然说:“表姐,我也是张扩的女友,以后请多关照。”

    扎娜却对小红微笑不语。

    小红倒是觉得尴尬了,忙低下了头。

    扎娜心想:张扩这个没节操的臭小子,居然连非人类姑娘都搞到手了!

    她又看向欧阳暮雪,说:“哟!瞧你的年纪和我差不多大吧?我就搞不懂了,你怎么会喜欢张扩这种臭小子呢?你要小心喽,等你老了,他就会嫌弃你的。”

    欧阳暮雪微笑道:“没事。大不了我天天美容,让自己变得年轻一点。”

    扎娜笑了笑,说:“好了,别站在门口瞎聊了,跟我进来吧。”说着,引领大家进入庭院。

    张扩没看到白天的那四个男女佣人,就好奇问道:“白天那四个男女佣人呢?”

    扎娜回答:“佣人们各自有家,白天才会过来工作。”

    然后,扎娜让张扩他们在客厅里等候,去端来奶茶给大家享用。

    接着,扎娜又去劝说父亲。

    等了半个小时,扎娜回来了。

    大家看她一脸怒意,就忙询问原因。

    扎娜微低下头,怒道:“我父亲真是太可恶了!他说可以和童天笑和解,支持童天笑继续做可汗。可是不允许他迎娶卡泽尔族女子,还说不让他的孩子继任可汗之位!”

    小红一听,就说:“不娶就不娶呗,这有啥好纠结的?再说了,做一个国家的领袖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个可汗不做也罢。”

    张扩知道扎娜为何生气。

    吉达对女儿说这种话,就是明显反对女儿和童天笑有交往。

    他只好说道:“表姐,麻烦你了。”

    扎娜说:“没什么。我很乐意为可汗大人做点事情……”

    她又小声自言自语道:“父亲这个老不死的,非要阻碍我和可汗在一起!”

    郑鑫她们一听,这才明白过来,都默然不语。

    随后,张扩连夜去童天笑见面,说明了此事。

    童天笑苦笑了一下,只能点头同意。

    在旁听的秦叶也劝慰童天笑,叫他不要太过在意。

    童天笑苦笑不语。

    张扩不禁在心中叹息,早就听说这个世间存在种族偏见的社会问题,今天终于见识到了。

    换做他是国王或者皇帝,他绝对不允许这种现象发生。

    可是,他对国王、皇帝之位根本毫无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