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技师之召唤战姬 > 第二百五十九回 出笼
    正月十五,月圆之夜。

    在红鹰帝国的某座男子特殊监狱的一间单人牢房里,一个二十多岁的英俊小伙正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就在这时候,铁制牢门被打开了,一个狱警站在门口说道:“骆枫,你出狱了,收拾东西赶快出去吧。”

    骆枫一听这话,却面无表情。

    他缓缓坐起身子,下床穿鞋开始收拾行李。

    狱警接着说:“出狱之后好好做人吧,别再进来了。”

    骆枫也不搭理狱警,收拾好行李直接跟着狱警走出牢房。

    出了监狱大门,骆枫发现门口停着一辆马车,直接上前打开车门上了马车,并闭上车门。

    车夫大叔便催马离去。

    骆枫问车夫大叔:“是严血枫让你来接我的?”

    车夫大叔回答:“正是。”

    骆枫不说话了。

    严血枫正是他的结拜义弟,而他也是“雨衣盟”的“十大高手”之一!

    车夫大叔加快车速,去往天城。

    进入城池,马车就在逍遥楼的大门口停了下来。

    车夫大叔说:“严老板就在酒楼里的第二层楼。”

    骆枫便下了马车,抬头看了一眼豪华热闹的逍遥楼,大步走了进去。

    恰好,张扩和郑鑫她们也在这里吃饭。

    而柳轻依看到骆枫路过,不由得愣了一下,又目送着骆枫上楼。

    反而,骆枫没注意到柳轻依的目光。

    坐在身边的韩桐就问:“轻依,你看到熟人了?”

    柳轻依立即微笑道:“不,没什么。”说着,继续夹菜吃了起来。

    今天是张扩二姐张小倩的生日,陈晓萍却微服私访,带着俩女儿和张扩他们在这里聚餐。

    原本张扩他们还想送生日礼物,可是红鹰帝国的习俗不可以这样做,只好打消了念头。

    在酒桌上,张扩还问:“大姨娘,怎么红鹰帝国还有这种不送生日礼物的习俗啊?”

    陈晓萍竟说:“这个国家曾经发生过生日礼物爆炸杀人案件,死了不少人,原任女皇担心会再发生这种恶性事件,就禁止百姓互送礼物了。”

    大家一听这话,顿时无语。

    张小倩微笑道:“你们能为我举办生日聚会,我就已经很高兴了。”

    张扩微微一笑,端起酒杯说:“祝二姐越来越漂亮。”

    张小倩笑了笑,端起酒杯和张扩碰杯。

    郑兔兔和欧阳小玲狼吞虎咽,还催着酒楼服务员继续上菜。

    郑鑫忙说:“兔兔,别吃的这么狼吞虎咽的,晚上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郑兔兔说:“怕什么?我还没吃饱呢。”

    熊小欢大笑道:“哈哈哈!兔兔如果吃胖了,胖乎乎的也蛮可爱的。”说着,就要伸出魔爪去捏郑兔兔的小脸蛋。

    张扩当即用筷子打了熊小欢的魔爪一下,才见熊小欢将魔爪收了回去。

    在第二层,居然只有一位客人坐在这里小酌。

    而这位客人就是严血枫。

    严血枫财大气粗,将整个第二层包下来了。

    而他的姐姐妹妹却不在身边。

    骆枫看到严血枫,直接上前坐了下来。

    严血枫放下酒杯,微笑道:“来了?”

    骆枫淡淡地问道:“是你花钱把我弄出来的?”

    严血枫微笑道:“当然是我啦。”

    骆枫坐下来,当即伸手撕下烧鸡的鸡腿吃了起来。

    严血枫微笑道:“听说红鹰帝国的监狱伙食蛮不错的,平时服刑犯人也不劳作,没想到你还是这么瘦。”

    骆枫一边吃一边说:“我就这种身子板儿,难道你有意见?”

    严血枫微笑不语。

    骆枫吃完鸡腿,将鸡骨头撂在桌上,抬头就问:“你的姐姐妹妹呢?”

    他知道,严血枫的姐姐妹妹一向和严血枫形影不离,今晚没在身边倒让骆枫好奇了。

    严血枫微低下头,竟说:“她们被‘第二世界’杀害了……”

    骆枫顿了一下,又问:“她们为什么要杀你的姐妹,难道‘第二世界’已经对我们‘雨衣盟’宣战了?”

    严血枫说:“哼,‘雨衣盟’?大哥,我们的‘雨衣盟’已经被‘第二世界’搞得名存实亡了。”说着,又为自己和骆枫斟上酒。

    骆枫愣住了。

    严血枫放下酒壶,说:“组织里的成员走的走、死的死,投降的投降,现在就剩下你和我了。她们不仅杀了我的姐妹,还强迫我每月上交一大笔做生意所赚来的利润,搞得我每天寝食难安。”

    骆枫问:“既然‘雨衣盟’已经玩完了,那你还花重金把我弄出来干嘛?”

    他知道,严血枫这么讲义气,肯定有事相求。

    严血枫抬头对视着骆枫,竟说:“我想为死去的姐妹,想让你帮我去刺杀‘第二世界’的首领卢克坦丝。”

    骆枫又愣住了。

    严血枫接着说:“我知道,以你的本事肯定能做到。事成之后,我会付你一大笔钱来酬谢你的。”

    骆枫问:“你打算给我多少钱?”

    严血枫居然随口说道:“随便你开价。”

    骆枫说:“那好,我不贪,要你的一半财产就好。”

    严血枫不禁一脸黑线,不悦道:“大哥,你这样也太贪了吧?”

    骆枫拿起酒杯将酒杯里的一饮而尽。

    严血枫犹豫了一小会儿,才说:“好,就依你,给你一半财产。”

    骆枫放下酒杯,看了一下四周,好奇问道:“这家逍遥楼也是你的产业?”

    严血枫回答:“不是啊,是香国国王张惊原的产业,不过我听说他最近将这家酒楼的经营权交给儿子张扩来打理了。”

    骆枫双眼一眯,小声喃喃道:“张扩?感觉这个名字好耳熟……”

    严血枫就问:“怎么?你也认识张扩?”

    骆枫突然恍然大悟,便说:“我想起来了,我有个表妹就是他身边的‘召唤人’保镖……”

    严血枫又问:“你表妹?就是那个柳镖行的妹妹?”

    骆枫点了点头。

    严血枫不说话了。

    张扩他们酒足饭饱之后,准备回去。

    然而,柳轻依说自己还有事情,要晚点回去。

    张扩还打趣道:“你是不是去会哪个成熟的情郎啊?”

    柳轻依微微一笑,说:“对啊,你就羡慕嫉妒恨吧。”

    张扩冷笑着说:“小心被骗哦,御兄控。”

    柳轻依冷“哼”一声,当即上楼,看到骆枫却停下脚步,凝视着骆枫的脊背,一动不动。

    严血枫发现柳轻依,就说:“大哥,有妹子来找你。”

    骆枫回头一瞧,一看是柳轻依,便缓缓站起身子。

    他微微一笑,说:“轻依,好久不见了。”

    柳轻依冷冰冰地说:“你明明被法官判了无期徒刑,怎么现在就出狱了?”

    骆枫抱起胳膊,冷笑着说:“我很幸运,有个有钱的义弟,就把我弄出来了。”

    严血枫微笑道:“妹子,有钱可以为所欲为哦。”

    柳轻依沉默一小会儿,才说:“既然你已经出来了,以后好好做人吧。”说完,转身就要下楼。

    骆枫立即喊道:“轻依,等一下!”

    柳轻依停下脚步,回头问道:“什么事?”

    骆枫说:“替我向镖行表哥问好。”

    柳轻依回过头去便说:“你自己去跟他说吧。”说完,快步走下楼梯。

    严血枫看着骆枫,微笑道:“大哥,你这个表妹还蛮可爱的嘛。”

    骆枫却说:“可爱个毛线。她一直不肯叫我表哥,一直对我冷眼相向。”说着,又坐下来继续吃喝。

    严血枫接着说:“对了,我还有一件事要麻烦你。”

    骆枫:“说。”

    严血枫说:“帮我刺杀饮料同盟商会的会长陈白金……”

    骆枫一听,不禁愣了一下,又不悦道:“你咋不上天呢?”

    严血枫冷笑不语。

    骆枫接着说:“我需要帮手,你顺便花钱把我那两个助手赎出来吧。”

    严血枫微笑着说:“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