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技师之召唤战姬 > 第三百一十四回 五堂姐与三哥
    张扩、不明火春梅循声一瞧,发现韩桐怒气冲冲地冲了进来,不明火春恋也跟着进来了。

    韩桐直接怒道:“哪里来的野女人,竟敢诱惑我的张扩哥哥!”

    不明火春梅眨了眨眼醉眼,立刻板下了脸,默不作声。

    不明火春恋一看是五堂姐,忙小声劝道:“别骂,她是我的五堂姐。”

    韩桐一听,立马冷静下来,一脸不满地看着不明火春梅。

    不明火春梅只好下床,站起身子,身子还晃晃悠悠的,并说:“真是没趣,我要回去了,你们慢慢玩吧。”说着,晃晃悠悠地朝门口走去。

    不明火春恋担心堂姐会摔倒,赶紧上前搀扶,一同出去了。

    张扩终于松了一口气,连忙解释道:“这个女人真是的,喝醉了走错了房间,老是赖着不走。”

    韩桐冷声说道:“哼!这么一个成熟迷人的大姐姐突然闯进来纠缠你,你高兴都来不及吧?”

    张扩眯眼说:“喂,我在你眼里到底有多么不堪啊?”

    韩桐转身就走,说:“我要睡了,晚安。”说着,顺便带上房门。

    张扩上前将门插上门闩,担心再有奇怪的人突然闯进来,只好布下结界。

    与此同时,不明火春恋将醉醺醺的堂姐送回房间。

    不明火春梅直接躺在床上,伸手拍了拍额头,轻叫道:“啊!头好痛啊!”

    不明火春恋就问:“五姐,你的医药箱在哪里?”

    每个不明火家的成员都有一个私人医药箱,里面有治疗各种小病的药丸。

    不明火春梅回答:“不用找了,我睡一觉就会好的。你回去吧,我要睡了。”

    不明火春恋并不想走,却站在床边微低下头,显得欲言而止的样子。

    不明火春梅一瞧,微笑着说:“想和姐姐我一起睡?”

    不明火春恋却问:“三......三哥有没有回来,我怎么没有看到他啊?”

    不明火春梅说:“你这个傻丫头,还惦记那个混蛋干嘛?他以前那样欺负你,你还惦记他.......”

    不明火春恋说:“那天我收到三哥寄给我的一封信,已经对我道过谦了,还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我谈,就叫我回来参加宴会,顺便和他见面......”

    不明火春梅好奇问道:“什么事啊?”

    不明火春恋说:“我也不清楚,只是叫我回来和他见面详谈。”

    不明火春梅闭上双眼,说:“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回来,你明天去他的房间看看就是了。好了好了,我要睡了,走的时候顺便把门给我带上。”说完,就打起了响亮的鼾声。

    她之所以不敢出嫁,打鼾声太响也是原因之一。

    她一直在研制止住鼾声的药物,可惜一直没有成功。

    不明火春恋便走出房间,临走的时候还为不明火春梅布下了结界。

    长年在外的生活让她心生警惕,毕竟喜欢捡醉虾的坏男人太多了,可不放心不锁门就这么睡着的堂姐,为了以防万一,只好这么做。

    翌日清晨,天气格外晴好。

    张扩换上衣服,吃完女仆送来的日式早饭,就去找韩桐,陪她出去逛街。

    韩桐这丫头每当一个国家就要去逛书店,不买几本书就觉得难受。

    而不明火春恋想留在家里看望一些女性长辈,顺便去和三哥见面。

    她的三哥名叫不明火春宵,是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眼镜男。

    不明火春宵已有二十七岁,至今未婚,是位旅行作家兼行脚医生,在为一本很有名的旅游杂志撰写旅游文章。

    这个家伙其实是个便太,以前在家里的时候,就很喜欢用针灸针狂扎女性,不明火春恋和几个女仆就曾遭受过这种待遇!

    而且,在施暴过程中,他看到女人哭叫的表情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变得异常兴奋!

    后来,这事被族长不明火冥笑知道了,禁止他的疯狂行为,如有违反,必将他逐出家门。

    就这样,不明火春宵在家里才安分了许多。

    不明火春恋看到这位三哥的来信得到了道歉,还真以为三哥已然悔过。

    所以,她才大胆地去找三哥见面。

    可是,不明火春恋想得太天真了。

    不明火春宵已经回来了,看到妹妹来了就邀请她进屋。

    当不明火春恋走进他的卧房的时候,这家伙立刻将门关上,突然原形毕露!

    不明火春宵直视着妹妹的脊背,竟然兴奋地狞笑道:“春恋,这里就我们俩哦。哥哥好久没用针灸针扎人了,你就陪着哥哥玩一下可以吗?”

    不明火春恋这才知道,同父异母的三哥依然没有悔改,现在老毛病又犯了。

    原本不明火春宵的确想要克服这个可怕的嗜好,但是一见到可爱的妹妹就忍不住想要用针灸针扎她!

    不明火春恋转过身来,冷眼看着三哥,冷声问道:“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这种事吗?”

    不明火春宵一看妹妹这般表情,不禁愣住了。

    以前的妹妹看到他就害怕,柔柔弱弱的,一直对他逆来顺受。

    然而现在,他突然发现妹妹变了,变得盛气凌人了。

    不明火春见哥哥在发呆,又追问道:“你说话呀。”

    不明火春宵淡淡问道:“春恋,你出去这几年到底经历了什么?”

    不明火春恋淡淡地回答:“没什么。外面的环境只是让我变得坚强了一些而已。三哥,我可要警告你,族长爷爷如果知道你又犯毛病了,到时候真的会将你逐出家门的,你也不想成为人人唾弃的丧家之犬吧?”

    不明火春宵紧咬牙关,不说话了,还真担心这件事。

    不明火春恋说:“如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说着,上前打开房门。

    不明火春宵忙说:“等一下!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想要拜托你,希望你能帮助我。”

    不明火春恋停下脚步,转身冷眼看向三哥,就问:“什么事?”

    不明火春宵一脸认真地说道:“我希望你能帮我救一个人。”

    不明火春恋知道,三哥的医术实在不行,在家族里是医术最差的了。

    她就问:“救谁?”

    不明火春宵竟然回答:“救我自己。”

    不明火春恋无语了。

    她知道,这个三哥一向很喜欢卖关子。

    不明火春宵垂下了头,面露忧郁,接着说道:“你也知道,我和家族里的亲人一向不和,族长爷爷也对我冷言冷语,根本对我不管不问,更不会帮我。就在这时候,我才会想起了你,觉得也只有你才能救我。春恋,你愿意救我吗?”

    话音一落,他猛然抬头,用哀求的眼神看着妹妹。

    不明火春恋柳眉一皱,就问:“你得什么病了?”

    不明火春宵却说:“严格来说,我中了一招精神系攻击的‘魔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