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技师之召唤战姬 > 第三百八十五回 少年的决心
    不明火春恋得知拉面馆的堂姑、堂姑父被杀后,顿时哭成了泪人。

    在这几天里,张扩也顺便参加了不明火之夜和田中正宗的葬礼。

    不明火之夜和田中正宗的儿子名叫田中正则,年仅十八岁就失去了父母,在葬礼上哭的死去活来。

    田中正则参军半年,难得从部队回来看望父母,却看到了父母被杀,已然悲愤至极。

    当张扩他们安慰他的时候,他当众决誓,复员后要当一名城警,决不允许犯罪分子再在日之国草菅人命!

    当田中正则得知是表姐不明火春梅连累了父母被杀,反而并不憎恨表姐,只是憎恨已然死去的两个凶手。

    随后,张扩听从郑鑫的意愿,不再向白效君复仇,直接向冯情义说明情况,辞去“江湖侍卫”一职。

    冯情义倒也通情达理,当即同意。

    司马破和佟汉对张扩倒是依依不舍,也不好意思表示反对或者挽留,只能嘱咐张扩以后多多保重。

    司马破、佟汉还是留在不明火家陪着冯情义,等他治好内伤。

    嘎嘣脆和杜连淑回来后,也只好留下来陪着冯情义痊愈。

    接着,张扩便向不明火春梅辞行,准备回香国参加老爸张惊原的寿宴。

    岂料,他们刚走到大门口,却被田中正则拦住了。

    张扩好奇问道:“田中兄,你有什么事吗?”

    田中正则却问:“我听说孟小莉前辈现在正在你的孤儿院担任副院长,这是真的吗?”

    张扩点头回答:“对呀,你找她有什么事吗?”

    田中正则竟说:“我一向很敬仰孟小莉这种女性豪杰,我想拜她为师。”

    大家一听这话,有点惊讶。

    张扩忙问:“你现在还在军队服役呢,这么去拜师岂不成了逃兵了?”

    田中正则竟说:“春梅表姐利用关系不让我继续当兵了,她希望我跟着她学医。可我不想学医,只是以后做一名出色的城警。在去就职城警之前,我便想拜孟前辈为师,跟着她学几招强悍的‘魔技’。我想麻烦张扩兄帮我美言几句,不知道可不可以?当然,日后我必有重谢。”

    张扩一脸为难,便说:“可是啊,孟前辈脾气古怪,不会轻易收徒的啊,”

    田中正则正色道:“我想试试看。她想要学费的话,我给她就是了,反正我把拉面馆店面卖了,有的是钱。”

    张扩顿了一下,看到这个少年态度坚决,只好点了点头,说:“好吧,我回去会帮你美言几句的。”

    田中正则微微一笑,说:“多谢!”说罢,对着张扩躬了一下身子。

    张扩微笑道:“不必客气。”

    田中正则收起笑容,说:“我有事先去忙了,过几天就去拜访孟前辈,就先告辞了。”

    张扩点头。

    田中正则转身就走,在临走的时候居然还瞧了任菲一眼。

    张扩一瞧,当即打趣道:“任菲,这个田中正则好像对你有意思啊,临走时还特意看了你一眼。”

    任菲淡淡道:“是啊,你们男人都是一个德行,看到美女就魂不守舍了。”

    张扩淡淡道:“女侠,你这么夸赞自己长得美不觉得害臊吗?”

    任菲说:“我本来就长得不赖,干嘛害臊?”

    郑鑫一听这俩位的对话不禁“扑哧”一笑,便说:“好了,我们去接兔兔回飞船吧。”

    张扩、任菲点头,和郑鑫一起徒步走向黑贺家。

    一到黑贺小奈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在客厅里,小奈的爸爸盘腿坐在榻榻米上正愁眉苦脸,小奈妈妈跪坐在一边正用手帕擦着眼泪轻声哭泣。

    夫妻俩一看张扩来了,当即说了一件令他们大吃一惊的事情!

    原来,郑兔兔拽着黑贺小奈去附近公园玩耍,眼看到了饭点了还没回来,结果却等来了一封飞刀传书!

    小奈爸爸将那封飞刀传书递给张扩观阅,见上面写道:“张扩王子,听说你最近拉肚子了,你没事吧?白某见你不来赴约决斗,对你相当失望。不过啊,决斗之事到此为止,还想与你再次饮酒作乐。对了,我怕你不来,特意请走了你的可爱小姨子。你若想救她,赶紧来救。我给你两天的时间,还是那家酒馆。快来哦,否则我就把你的小姨子卖给奴隶贩子哦!”

    信尾还故意画了一个笑脸,让人火大。

    大家一看这封飞刀传书,勃然大怒。

    任菲怒道:“白效君真是臭不要脸,竟然绑架小孩子!”

    郑鑫不禁双目含泪,担心妹妹会遭遇不测,忙对张扩哭道:“快去救兔兔吧!”

    张扩点头,忙对小奈的父母追问道:“小奈也被他们绑架了?”

    小奈父亲微低着头,愁容道:“白效君没敢招惹我家小奈,可是小奈当时为了保护兔兔和‘策马堂’的人动起手来,他们索性将小奈打晕给送回来了。结果小奈一醒来就偷偷跑出去了。我真担心小奈是不是又去救兔兔了......”

    小奈父母担心白效君万一对黑贺小奈下毒手可咋办,因为白效君是出了名的狠毒。

    张扩肃然道:“叔叔阿姨,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把小奈救回来的!”

    小奈父母齐忙起身齐声说道:“我们跟你一起去。”

    张扩点头答应。

    紧接着,大家准备去往江湖大陆解救两个被绑架的小女孩。

    与此同时,田中正则快步走回家,这么急着是因为有一个令他神魂颠倒的御姐在等他回来。

    而这个令他着迷的女人赫然是那个萧芬芬!

    萧芬芬正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看书,看的赫然是韩桐所写的言情小说。

    田中正则一进客厅,便开口说道:“我回来了。”

    萧芬芬抬头就问:“和张扩说了你想拜师的事了吗?”

    田中正则坐在对面沙发上,应道:“嗯,说了。”

    萧芬芬微微一笑,说:“乖。”

    田中正则问道:“我很好奇,你这么急着要杀孟小莉,到底和那个孟小莉有什么仇怨啊”

    萧芬芬一边翻书一边幽幽道:“不是我和她有仇,而是白效君和她有仇。白效君这家伙娶了年轻貌美的公主和四个迷人的侍妾还嫌不够,还对一些出名的女性‘魔技师’怀有情愫。他曾经爱慕过那个孟小莉,跑去表白但被拒绝。孟小莉不禁拒绝他,还出言羞辱了白效君几句,就这么得罪白效君了......”

    她说着说着没说下去,而是默默地继续看书。

    田中正则也不说话了,微低下头所有所思。

    其实,他去拜孟小莉为师,是想伺机下毒杀害孟小莉!

    他这样做,完是受到萧芬芬的指使。

    他对萧芬芬言听计从,愿意为了这个女人做任何事。。

    而且,田中正则其实并不想做城警,而是想加入“策马堂”,跑去江湖大陆生活!

    在军营里,他见多了腐败现象,耳濡目染,其良知也早已被狗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