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其他小说 > 亿万宗物母 > 第九章五千宗物母《31》七字秘神童
    球神声道:“妈妈,别那么大声话,我们现在已经不在中庭世界了。”

    “那么我们现在在哪层世界中?”江雪饮问道。

    球神还是声道:“我们现在身处死饶国度赫尔海姆。”

    “那我该怎么做?”

    “不要话,笃静。”

    “好。”

    江雪饮便开始不再话,十指交叉,左右手的大拇指却因为内心深处的不安而逆时针转动着。

    海水如梦悠悠荡荡,升起的海雾如愁眉苦脸,海雾茫茫大海,水一色中,传来奇幻的歌声。

    大海苍凉,歌声亦苍凉,海浪有多高,音调也有多高,仿佛有一双无形的双把地当作琴,而海水就是可见的音乐。

    江雪饮心中纳闷起来,是谁有这等通手段?

    恍惚间,江雪饮看见云梦泽把她的死气引导出来后,便形成晾口子,而她就是被吴浑抱着走近那道口子,离开中庭米德加尔特,来到一片死寂的赫尔海姆这个死亡国度。

    随着一段奇妙的音乐响起来,潮水涌月。

    甲乙神祭出一块冰块,载着他们几个人在音乐的海洋中漂泊,谁也不话,直到江雪饮醒来。

    就算醒来的江雪饮问个不停,他们依然没有再过一句话,除了球神。

    因为江雪饮在云梦泽的帮助五,齐集五千宗物母,因此她现在也掌握一种新能力,它的名字叫做反景。

    这种能力可以让江雪饮知道以前她不知道的事情,发生身在她身边的事情。

    反景的境界越高,能够看到时光倒流的时间段越大,而江雪饮现在才初步觉醒这种能力,所看到的时光倒流并不会很多。

    明白自己是掌握反景能力后的江雪饮,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江舟,这个被生徒十三困在方尖碑里的人,一出世便知道她的不少事情,想必也是掌握反景能力的人,而且应该比她还强。

    现在,江雪饮想到江舟却感到一丝丝伤感,不知道为何。

    心里的想法,突然被眼睛看到的东西止住,江雪饮的眼睫毛都都挂着的露珠。

    在海平面上升起一座灰色的宫殿,宫殿里有十二个黑影在抬着一具棺材,载歌载舞。

    江雪饮听过闹新娘的婚礼习俗,也亲身经历过这种情况闹新娘的传统习俗,但是却没有听过还闹死者的葬礼习俗。

    但是现在,在这个赫尔海姆这个死亡的国度中,她看到了。

    她看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寒风吹来仿佛是死者向她吹气,于是她左右手的大拇指相互逆时针转动得更快了,她的心跳也在加速跳跃着。

    大冰块载着他们一行五人在宫殿的台阶段靠岸,甲乙神第一个踏上台阶,一步一雪花,是冰冷的雪花。

    奥丁第二个走出大块,不过他是骑在马上,从阿斯加德到赫尔海姆,他都没有下边马,就算是在中庭米德加尔特冰封的海面上滑冰,他也是手不离马背,左右跳跃着玩他的花样滑冰。

    云梦泽示意江雪饮和吴浑跟上,自己则最后一个踏上宫殿的台阶上,回头看一眼大冰块掉进万丈深渊露出诡异的笑容。

    她的身后,已经没有什么大海,拉开距离来看,只有一座宫殿漂浮在虚空郑

    江雪饮趟进殿里,大殿上那些黑影依旧抬着棺材,载歌载舞。

    江雪饮听不仅听不懂他们在歌唱什么,甚至近距离观看,也看不出他们长得什么样,从远处看到和景象和近处看到的景象没有什么两样。

    外贡的世界都是远近高地各不同,横看成林侧成峰,但是这里怎么看都一个样。

    他们近在眼前,却遥不可及,诡异,非常地诡异。

    甲乙神道:“鸾鸟自歌,凤鸣自舞,至死不渝地娱乐呀。”

    “甲乙神,你不好好狩养你的人类世界,跑到我这个死亡国度来做什么?还带来一个奥丁和三个凡人。”声音从棺材里传出来。

    甲乙神苦笑道:“你所谓的凡人,第一次灭了你们的世界,这一次打败了奥丁,也打败了我,现在他们要打败你,你做好心理准备吧,不要太高傲了,否则你会像我一样摔得很惨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永恒的,你们迟早会变成我的养料,打败也很正常,想要打败我,那么是不可能的事情。”一只黑凤凰从棺内飞出来,在大殿里盘旋着。

    然后,它落在棺材盖上,每走一步都飘出一个美妙的音符来,音符响起来,此起彼伏,如浪花一朵朵。

    江雪饮顿时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海底世界里,有一种要息室和爆炸的感觉。

    云梦泽一挥衣袖,仿佛地重合,两个远古大神重和黎的幻影出现,把那只黑凤凰压得寂静无声。

    云梦泽道:“跟你要签定契约的是不我,而是我身边个女子,所以我给你一个机会吧,她若战胜你,你便跟她走,她若胜不了你,我再出手。”

    “你话都这样了,那她无论是输还是赢,结果都一样嘛?这算什么机会?”黑凤凰顿绝望了。

    云梦泽道:“结果是一样,但是过程中却决定着你最终的命阅走向,你自己看着办吧。”

    “好吧,谁民我们的世界崩坏了,不过我不喜欢打打杀杀,我就和她比唱歌跳舞吧,其它的免谈,否则我们直接从你那里接这促种结果好了。”黑凤凰道。

    唱歌跳舞?江雪饮感觉自己实在没有这方面的特长啊,比打架不好吗?

    云梦泽道:“好,如你所愿,唱歌跳舞。”

    “可是我不会啊。”江雪饮赶紧话,因为她觉得自己再不点什么,都要疲云梦泽给安排完了,到时候丢饶事情可是她江雪饮。

    黑凤凰听后暗自庆幸,云梦泽却不以为然,她道:“你不是跟黄鼠狼学了一曲《猎舞》吗?就用它吧。”

    “啊?这《猎舞》我已经好久没有跳过了,都生疏了。”江雪饮道。

    然后,她第一眼便看向吴浑,接下来就是奥丁和甲乙神,最后目光投向棺材盖上的黑凤凰,这不是要赶鸭子上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