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这个医圣有点仙 > 第1章-下山
    第1章-下山

    山明水秀,鸟语花香。

    朝日初升,薄雾未散。

    半山腰中,一片平台之上。

    一个素衣少年,正跪在一座孤坟之前,恭恭敬敬的磕头。

    在磕完三个头之后,少年直起身来,说道:“师父,我下山了,您自己在这里,要好好的,我会时常回来看您的。”

    说完,少年站起身来,拿起旁边的一个灰扑扑的小包袱,背在身上,然后转身向山下走去。

    山道崎岖狭窄难行,少年走的缓慢而平稳。

    忽然,一道清脆声音从一旁的树丛中传了出来:“小咸鱼,你要去哪?”

    少年听到这道声音,却是没有丝毫奇怪之色,甚至连头也不抬的说道:“我要下山。”

    那道声音说道:“下山?下山做什么?”

    少年说道:“去江湖。”

    少女的声音说道:“江湖?去江湖做什么?”

    少年说道:“历练!”

    “历练?你这一条小咸鱼,下山不怕被人给吃掉吗?”

    少女的声音戏谑的说道。

    话音未落,一道黄色的身影便是从一旁的树丛里飞了出来,站到了少年的面前。

    少女一身黄衣、黄裙,容颜俏丽,如春花初绽;明眸善睐,似夜空明星。

    少年望着这每天都会出现的少女,神色认真无比的说道:“姑娘,我跟你说过,我的名字叫做萧羡鱼,不叫小咸鱼。”

    “还有,我师父说过,虽然江湖险恶,但只要有实力便可无所畏惧。我虽然是一条小咸鱼,可是却不是普通的小咸鱼。”

    黄衫少女嘻嘻一笑,说道:“我知道你叫萧羡鱼,你怎么从来不问问我的名字?”

    少年萧羡鱼看了少女一眼,有些歉意的说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黄莺儿,我的名字叫黄莺儿。”少女笑着说道,“你可以直接叫我莺儿。”

    “莺儿。”萧羡鱼说道。

    “你看,你是鱼,我是鸟,我们两个不是扯平了?”黄莺儿笑着说道。

    少年不禁一阵无语,而少女看到少年吃瘪的样子,却是得意的笑了起来。

    少年望着少女,盯着她那如秋水般的眸子看了一会儿,说道:“我要下山了,谢谢你来送我!”

    说完,少年便是绕过少女身畔,继续下山。

    少女转过身来,望着萧羡鱼离去的背影,忽然说道:“喂,萧羡鱼,你什么时候回来?”

    少年停下脚步,回头望了少女一眼,说道:“我会时常回来的。”

    少女黄莺儿抿了抿嘴,看着少年转身前行,步履虽然缓慢,却无比坚定。

    不知为何,少女觉得以后要有很长的时间都见不到他了,眼中竟是有些许的湿润。

    她忽然大声叫道:“喂,萧羡鱼,你可要照顾好自己啊!”

    “嗯!我知道!”萧羡鱼背对着她挥了挥手,身形一拐,消失不见了。

    少女纵身一跃,跳到了一棵大树之上,再一跃,已是到了最高的那条树枝上。

    她向下望着那少年,期盼少年能够回头看自己一眼,但是,少年却并没有。

    而在远处的山峰之上,却另有一道身影,如遗世独立,望向两人。

    微风吹起山间雾气,将那道孤零零的身影遮掩而过,而当雾气散去之时,那道身影也随之消失不见了。

    …………

    身穿粗布衫,背着一个灰扑扑的小包袱,腰间别着一个黑漆漆的小葫芦,慢悠悠走在路上的少年,此时正在默念着师父传授给他的话:“有朝一日你若下山,一定要牢记四个字,少说多看。”

    少年一面念叨着一面沿着一条乡间的小路向前走着。

    他并没有什么目的地,江湖便是他要去的地方,而师父说过,下了山,便入了江湖,有人的地方,便有江湖。

    江湖多凶险,凡事要多留一个心眼,不可轻信于人等等等等。

    少年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师父一面传功,一面跟他说这些的情景。

    但少年下山之后,亲眼看到的江湖,却似乎与师父所说的不太一样。

    所行之路,大多是泥泞不堪的乡间土路,而所见之人,也多是一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夫。

    偶尔有人抬头望他一眼,也只不过是有几分好奇罢了,却也没有人上来与之交谈。

    但刚刚下山的新奇之感,却是让少年觉得看到什么都觉得有趣。

    他清晨下山,到了晌午时分,来到了一个村子的外面。

    劳作了一上午人们,扛着农具,返回家中。

    村口停留不前的少年,让这些淳朴的农人觉得有些奇怪。

    一个中年人凑了过来,说道:“小伙子,你是哪里人?”

    少年想了想,微笑着回答:“紫墟山。”

    “哦?紫墟山啊?那离我们这里得有二三十里路吧?你来这里走亲戚吗?”那中年人又笑着问道。

    少年道:“不是,我是奉了师父之命,下山历练的,正好路过此地。大叔,可以给口水喝吗?”

    那中年人哈哈一笑,说道:“没问题,走吧,跟我回家。你没吃饭吧?不如在我家吃顿饭吧!”

    少年确然没吃饭,他向那大叔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多谢大叔了!”

    “客气啥,走吧!”中年人领着少年,向家里走去。

    路上,那大叔说道:“这个时辰了,我那婆娘肯定已经做好了午饭。”

    然而,当他们到了大叔家里的时候,却是发现家里烟囱上一点儿炊烟也没有,大叔在外面大声喊,里面也没有人应声。

    大叔不禁有些奇怪,说道:“这懒婆娘,跑哪里去了?”

    两人推开大门,走了进去,却发现里面安静的出奇,大叔又叫了几声还是没人应,便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了。

    他忙快步走进了里屋,紧接着便是发出一阵惊叫声来:“婆娘,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听闻声音有异的少年不禁微微一奇,身形一晃之间,也是闪身进了里屋。

    一瞥眼间,便看到大叔正抱着一个女子,大声叫喊着,女子双目紧闭,脸色蜡黄,似乎已经晕过去多时了。

    见此情景,少年不及多想,忙走上前去,伸手在那女子的脉门处试了试,然后说道:“大叔,你先让开,大婶这病,我能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