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这个医圣有点仙 > 第3章-不是神仙
    第3章-不是神仙

    萧羡鱼的不情之请,乃是想要在大叔、大婶家暂住几天。

    这大叔大婶听了之后,哪有不同意之理?一个劲儿的说想住多久都没问题。

    漫说萧羡鱼是他们的救命恩人,就算是一个普通的过路人,在这里住上两天,这夫妇俩也是绝对欢迎的。

    吃过饭后,那大叔便是领着萧羡鱼到了东边的房间中,说道:“这是我儿子以前住的地方,恩公如果不嫌弃,就先住在这里吧。”

    萧羡鱼微笑道:“不嫌弃不嫌弃。大叔,我叫萧羡鱼,你们叫我小鱼或者小萧都可以,就是不要再叫我恩公了。”

    那大叔哈哈一笑,说道:“好,我就叫你小萧吧。我叫顾大勇,你大婶姓王。你就叫我顾大叔就行。”

    萧羡鱼道:“顾大叔,吃完饭后,我想四处走走,应该不要紧吧?”

    顾大叔呵呵一笑,说道:“那有什么要紧?”

    说完之后,却又忽然想起一事,说道:“对了,村里别人都好说,就是有一个疯子,平日里邋里邋遢,疯言疯语的,你见了他,可要躲远点,免得被他给缠上。”

    萧羡鱼点了点头,说道:“好的,多谢顾大叔。”

    …………

    中午,萧羡鱼在房间里盘膝打坐了一个时辰,修行功法。

    师父跟他说过,每天早、中、晚三次的功课,绝对不可落下,不论在什么时候,不论在什么地点,都必须保证每天如此。

    萧羡鱼在师父离世之后的三年里,一直如此修行,从未有丝毫携带。

    今日第一天下山,自然也不能荒废了功课。

    顾大叔和他媳妇两人从门外偷偷看萧羡鱼修行,都是啧啧称奇,两人暗中嘀咕道:“难怪这少年能够轻而易举的就把你给治好了,却原来是修仙之人啊。”

    两人惊叹之余,对于萧羡鱼就越发的恭敬起来。

    世人皆听闻神仙传说,却鲜有人真正见过神仙。

    但一些修仙者行走于江湖之间,人们却是偶然可以得见。

    那些修仙之人,小则可以画符念咒,捉鬼拿妖;大则可以飞天遁地,移山填海。

    正因为这些非凡手段,才使得凡人们对修仙者也是敬若神明。

    萧羡鱼修炼午课完毕之后,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而后开门走出了房间。

    结果他刚一出门,就看到顾大叔、大婶两人都齐刷刷的跪在了他的面前。

    萧羡鱼不由奇怪,问道:“大叔、大婶,你们这是做什么?”

    顾大叔说道:“上仙在上,小人先前不知上仙驾临,多有得罪,还望上仙勿怪。”

    萧羡鱼听了,更加惊奇,但随即相通了一些,暗道:“许是大叔、大婶看到我修炼午课,所以才会如此吧。”

    当下萧羡鱼忙将两人扶起,微笑说道:“大叔、大婶,我可不是什么上仙。不过些许会点医术罢了。你们这么跪拜,我可担当不起啊。”

    顾大叔疑惑说道:“可是,你修炼的不是神仙手段吗?我看到你的身体周围,都有白色的雾气缭绕,好像烟火香气凝固不散。”

    闻言,萧羡鱼只好又解释道:“那是师父传授给我的一种内功罢了,为了行走江湖时防身之用,可也不是什么神仙手段。顾大叔,大婶,你们可不要误会啊。”

    两人听了,将信将疑。

    萧羡鱼知道有些事情解释太多也没有用,心中暗想:“看来下山之后,可不能如在山上那般无所顾忌的修行了,须得避免一些麻烦才是!”

    他向顾大叔夫妇两人招呼了一声,然后便是走了出去。

    顾大叔夫妇两人虽然听萧羡鱼如此说,但到底还是不敢相信他说的话。

    “神仙怎么可能在凡人面前承认自己是神仙呢?万一我们真信了,得罪了他,那可就悔之晚矣!”

    因此,夫妇俩仍是将萧羡鱼当做神仙看待,顾大叔也不去田里了,而是拿出自己的积蓄,要去集市上买些吃食,以款待萧羡鱼这尊神仙。

    而此时的萧羡鱼,却已是在薪守村的街道上游逛起来。

    因为是第一次下山在村落里游逛,萧羡鱼觉得看到的一切都是新鲜的。

    村里人青壮的都去田间劳作了,剩下的要么是一些妇孺,要么是一些老人。

    少年行走之时,听到街头巷尾老人们的一些闲谈:“哎呀,那谁家的娃子,昨天晚上暴病死了。”

    “前段日子那顾家的娃子不是也没了吗?”

    “唉,咱们村子里,最近不太平啊。”

    “你说我们这些老东西死也就死了,可是一些年轻人却就这么没了,这不让人心疼死?”

    路过的萧羡鱼在听到老人们的闲谈之语后,不由心中一惊,暗道:“原来村子里已经有很多人离奇而死了?会不会也都与那食尸虫有关?”

    想至此处,萧羡鱼便走了过去,向几个老人团团作揖,说道:“几位老先生,小子拜见!”

    几个老人都是看向萧羡鱼,笑着问道:“小伙子,有什么事吗?”

    萧羡鱼说道:“方才小子路过之时,听到几位老先生交谈,说村子有许多人离奇暴病而亡,觉得有些奇怪,便想问问是怎么回事?”

    几个老人刚要说什么,忽然就听到有人高声叫嚷道:“张财主家请法师做法了,大家快去看啊!大家快去看啊!”

    萧羡鱼也好奇扭头向那边看了一眼,却见一小哥正边喊边跑了过来。

    一个老人叫道:“小顺子,你在喊些啥?”

    那小伙子约莫十四五岁,比萧羡鱼还要小个一两岁,听闻老人的呼喊,便停了下来,急急忙忙的说道:“张财主家的小妾暴病,张财主花大钱请了镇上的大法师来,说要为他的小妾做法治病呢!”

    萧羡鱼皱眉说道:“莫非这张财主家的小妾,也跟村里那些暴病而亡的人是同样的病症吗?”

    那小哥一听,看了萧羡鱼一眼,说道:“十之七八是了,你要去看的话要趁早,去的晚了,好位置都让别人给占了。”

    萧羡鱼微微一笑,道了声谢,然后向几位老人问了张财主家的位置,随后便是向那张财主家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