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这个医圣有点仙 > 第6章-人不领情
    第6章-人不领情

    听到萧羡鱼的这句问话时,张财主不由微微一愣。

    虽然这少年两次出现都看似在捣乱,但却似乎都是为了想要救人。

    “难道这少年真的看出了什么?”

    张财主的心中闪过这样一个念头,因此就没有急着催促那些奴仆,不过却也没有阻止。

    那些奴仆仍是在努力去抓那个少年,但他们四五个人,愣是连那少年半片衣角都没抓到,这一来二去之间,少年却是距离那法坛越来越近了。

    周围的村人们,原本还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等着少年被奴仆们抓住,然后直接扔出去。

    但是,在看了一会儿之后,他们却是渐渐吃惊起来。

    少年看似缓慢平常的步法,却是让那些奴仆们束手无策。

    莫说是一个普通少年了,就算是身手灵活的大人,只怕也是无法做到这一步。

    “这少年看起来似乎并不简单啊。”

    有人不由低声说道。

    那大师似乎也觉察出眼前这个少年并非普通了,微微眯起的眼睛里,闪过几分疑惑之意。

    他大喝一声,说道:“小子,你一再阻挠本大师施法救人,到底是何居心?”

    转头望向张财主,又道:“张先生,你若不将这小子赶走,耽误了施法,救不回你爱妾性命,可怪不得贫道!”

    闻听此言,张财主不由打了个激灵,他对自己的小妾爱逾珍宝,岂能容许她有事?

    当下心中刚刚生出的那一丝对萧羡鱼的惊奇之感,也是一下子荡然无存,一个劲儿的大叫道:“快,快把这小子赶走!”

    一时间,更多的奴仆冲了上去。

    萧羡鱼突然间立定脚步,双眸盯着那大师,心中一股怒火不由生出。

    那大师也望向萧羡鱼,目光中却满是得意之色,仿佛在说:“小子,你想跟我斗,还差得远呢!”

    萧羡鱼攥紧拳头,恨不得上去照着这妖物的脸狠狠的打上几拳。

    然而,周围村人们的议论之声,传入了他的耳中,却是令他微微一愣。

    “这个小子,真是恶毒啊,人家在这里做法救人,他却前来捣乱!”

    “就是啊,看起来挺老实的样子,没想到竟是这么坏!”

    “这张财主家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可那毕竟也是一条人命啊,怎么能这样呢?”

    ……

    萧羡鱼彻底愣了,他本一心救人,却没想到被人当成了害人。

    而这妖物明明耽误救人,却被人当成了活神仙。

    就在他愣神的功夫,已是被那些奴仆们给抓住了,就要将他向外推去。

    少年怒喝一声:“都松开,我自己会走!”

    萧羡鱼以善心救人,而人不领情,他也不会一意强求。

    当少年这一道喝声落下之时,那些抓住他的奴仆们,不知为何都是心中一惊,浑身一颤,然后不由自主的松开了抓着少年的手。

    萧羡鱼扭头看了张财主一眼,沉声说道:“你会为你今天的决定后悔的!”说完,便是迈步走了出去。

    人们自行为他让开了一条小小的通道,但他们望向少年的目光之中,却显然多是鄙夷之意,与看向那大师的截然不同。

    少年摇头苦笑,忽然想起自己的名字叫做萧羡鱼,这里人人都真把他当成了一条小咸鱼了。

    少年离开人群,人们再次张望大师做法,没有一人去看他一眼。

    少年轻轻吐了口气,沿着大街,漫无目的前行。

    忽然,一道怪异的歌声传入少年耳中,只听那歌声唱道:“……你把真心来对他,却当驴肝丢弃了……百年之后却来问,一捧黄土没了……”

    萧羡鱼自诩耳力过人,但那道歌声中却总有一些词句听不清楚。

    他好奇这唱歌之人是谁,便循声找去。

    在转过一个路口之后,却是看到空荡荡的街道之上,一个身穿破烂衣衫、头发乱蓬蓬如鸟窝一般的老者,正在一面哼唱,一面把一些野草挖坑栽在街道上。

    少年走到那老人旁边,那老人却并未理会他,仍是自顾自的哼歌种草。

    萧羡鱼不由问道:“老先生,这是行人走的街道,你为何要在这街道上栽种野草啊?”

    那老人却似乎并未听到萧羡鱼的话一般,没有回答他。

    萧羡鱼不由又问了一遍,那老人忽然抬起头,冲他嘿嘿一笑,露出满嘴的黑牙。

    萧羡鱼看老人的形貌,不由想起顾大叔说起村里有个疯子之事,心中暗道:“莫非这老人便是那个疯子吗?如若不是疯子,又岂会在村里街道上种草?”

    老人笑了一会儿,忽然指了指萧羡鱼的身后,萧羡鱼回头看了一眼,却是什么人也没有。

    当他再回头看时,却见那老人已经不见了。

    萧羡鱼心中一惊,暗道:“怎的这老人离开之时,我竟半分没有察觉?难道这老人竟不是疯子,而是一个高人不成?”

    正如此想着,忽然听到一阵吵嚷之声从背后传来。

    他再次回头看时,却见一大帮人正向这边匆匆而来。

    领头的那个正是方才在张财主家做法的大师,大师身旁,是一脸怒色的张财主,而其身后则是一大帮豪奴。

    在看到萧羡鱼时,那大师伸手一指,大喝道:“他就在那里,还不速速把他抓来!”

    张财主也是大叫一声:“去把那个混账王八蛋给我抓起来!”

    豪奴们顿时如脱缰野马一般向萧羡鱼冲来,几个眨眼间,已是将萧羡鱼团团围住。

    见到这般气势的萧羡鱼却并无半分慌张之色,他气定神闲负手而立,淡然望了那大师和张财主一眼,说道:“你们想要做什么?”

    那张财主气急败坏说道:“小王八羔子,老子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害老子?”

    萧羡鱼说道:“我何曾害你?我要帮你,你却不领情,何时害你了?”

    张财主骂道:“呸!你那是帮我?不是你搅乱了大师的做法,我那爱妾岂会离我而去?你还我爱妾命来!”

    萧羡鱼闻言,眉头微微一皱,道:“人死了吗?可否带我前去看看?”

    那大师道:“本大师本可救活她,奈何你从中作梗,耽误了做法,破坏了规矩,因此未能救回性命。如今这条人命,需得算到你的头上。”

    萧羡鱼冷冷瞪了那大师一眼,道:“废话少说,待我前去看看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