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这个医圣有点仙 > 第10章-帮一个忙
    第10章-帮一个忙

    萧羡鱼在说完话之后,便望向面前的疯子老人,他本以为对方在听了自己的话后,肯定会生气或者好笑,但是,疯子老人却是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如此听来,令师倒也是行事高深莫测,不按常理。”

    萧羡鱼想了想,师父的确是这么个人,当下便点了点头。

    那疯子老人说道:“令师可还在紫墟山中修行吗?”

    萧羡鱼摇了摇头,黯然说道:“我师父已经……仙逝了!”

    “哦?”

    闻言,疯子老人也是神色一变,说道:“令师竟然已经仙去了吗?”

    萧羡鱼点头道:“我师父已经仙逝三年了,我守灵完毕,这才下山历练。”

    疯子老人点了点头,说道:“原来如此,看来……这件事也只能请你来帮我了!”

    萧羡鱼有些疑惑的看了疯子老人一眼。

    疯子老人说道:“我们进去谈吧!”说着,便是向那土地庙走去。

    他躬身钻进了庙门之内,萧羡鱼也是学着他的样子,钻了进去。

    进去之后,眼前情景却与外面所见截然不同。

    在外面看来,这土地庙里破败不堪,定然是泥泞不堪。

    而在里面看来,却是一个宽敞干净,整洁明亮的房间。

    萧羡鱼暗道:“果然如此。”

    疯子老人请萧羡鱼入座,然后招了招手,茶壶茶杯自行飞来。

    两个茶杯分别落在二人面前,茶壶如有人所持,倾倒茶水,顷刻满杯。

    萧羡鱼暗暗赞叹,心想:“以后自己独处时,也可如此。”

    茶香飘逸,沁人心脾,萧羡鱼不由举杯喝了一口,感叹道:“好茶!”

    疯子老人微微一笑。

    萧羡鱼便问道:“不敢请问前辈高姓大名?”

    疯子老人说道:“老朽道号朽木。”

    萧羡鱼闻言,不由一奇。

    他虽然年轻,却也听闻‘朽木不可雕也’之语,眼前老人道号如此,想来也是自谦之意了。

    萧羡鱼拱手道:“晚辈拜见朽木道长。道长方才说有事需要晚辈出力,不知是何事?”

    朽木道人说道:“你今日解救村人之举,我都已然看到了。你一片善心,自然是无可厚非。不过……”

    萧羡鱼救人性命,自觉并无可挑剔之处,然而从老人的神色中看来,似乎对自己的做法并不完认同?

    萧羡鱼心中疑惑,神情也不由肃然了一些。

    只听老人继续说道:“不过此村人得此怪疾,也可说是罪有应得。此中前尘往事,你并不知晓,因此怪你不得。”

    萧羡鱼闻言,不由皱眉道:“这些村人也并非奸恶之辈,怎会说罪有应得?”

    朽木道人微微一笑,说道:“当你被那狐妖诬赖之时,可见那些村人们的做法了吗?”

    萧羡鱼听了此言,却也是微微一怔。

    他深吸一口气,说道:“村人愚昧,不能明辨,受人蛊惑也是有的。”

    朽木道人点点头,说道:“受人蛊惑也是有的,然则受人蛊惑所做恶事,便可不必计较了吗?”

    萧羡鱼闻言摇了摇头,说道:“自然不可!”

    朽木道人说道:“我方才所说,便是这个道理。因此村人暴病,我不能救,因我知其乃是天道循环。”

    萧羡鱼不禁心有不安,说道:“然则我已经救了人,难道是我做错了吗?”

    朽木道人呵呵一笑,摇头说道:“救人怎会有错?我言天道循环,却也有天道无常。此事在我看来,天道循环,然而在你看来,却是另外一种天道显现了。”

    “也正是为此,我才想要请你帮我一个忙。”

    萧羡鱼听眼前道人谈论天道之言,十分信服,于是点头说道:“道长尽管吩咐便是!”

    朽木道人说道:“三天之后,子时之前,你再来找我,到时你自会知道该如何做。”

    萧羡鱼点了点头,说道:“是!”

    话已说完,茶已饮尽,萧羡鱼便起身告辞,朽木道人也不留他,将他送出门去。

    萧羡鱼来时飞行,回时步行,心中在回想与朽木道人所谈的话。

    萧羡鱼心想,师父告诉过我,世间万物,因果相连,凡事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

    朽木道长说村人们罪有应得,我却救了他们,这其中又有什么因果?

    若我以后再遇到性命垂危之人,我是救还是不救呢?

    他想来想去,终究还是觉得自己无法狠下心来见死不救,毕竟就连朽木道人也说救人是不会有错的。

    然则既然救了人,便已种了因,所以,对于自己所救之人也是必然有其联系了。

    再联想此时所遇到之事,萧羡鱼也是想通了一点,即便没有朽木道长的请求,这件事自己也是不能置之不理的。

    “可是,到底这薪守村的村人们从前做过什么事呢?”萧羡鱼心中疑惑的想道。

    …………

    不知不觉间,回到了顾大叔家。

    顾大叔、大婶两人见萧羡鱼回来,神情明显松了口气,看得出来,尽管他们知道萧羡鱼有本事,却还是不由自主的为他担心。

    萧羡鱼感受到除了师父之外,来自他人的温暖,心中不由一阵感动。

    吃过大叔、大婶为他留的饭菜后,萧羡鱼便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开始修行晚课。

    当然,这次他修行的时候,就不再盘膝而坐,而是直接躺在床上,如睡觉一般。

    而当修行了一个时辰之后,他也便是真的睡着了。

    次日清晨,萧羡鱼早早起床,去东方一个土丘之上吸收朝晖之气。

    回来的路上,他又看到了朽木道人。

    此时的朽木道人又恢复了疯子的形象,邋里邋遢,疯疯癫癫。

    萧羡鱼看到他正在把昨天种下的野草拔出来。

    见此情景,萧羡鱼若有所悟,见左右无人,便向老人深深一揖,方才离去。

    而当他回到顾大叔家的时候,却见顾大叔家门口聚满了人。

    这些人有的背着包袱,有的提着篮子,有的还抬着箱子……正熙熙攘攘的说着什么。

    而顾大叔、大婶两人则是不住的劝说这些人回去。

    萧羡鱼走近之时,一个少年偶然回头,看到了他,便大喊起来:“小神医回来了!”